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杂文随笔

琅琊榜-- 有推论就够了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3-25   点击:


  有时候不必听别人说什么,看别人做什么就成了,有时候你猜不透原因也不要紧,只要看谁受益就够了。
  誉王和太子相争的时候,他一直认为苏先生选择了他,他送礼登门,礼物被拒,人却是以礼相待,也只是一个礼字。苏先生是给了他一些当时对他而言非常正确的建议,也的确打压了太子,他成了表面的受益人。所以誉王一直很欢喜。
  只是随着靖王的上位,誉王在六部的力量都损失了的时候,他也明白了。苏先生从来没说过,我选你誉王殿下。
  就如般弱说的那样,这个时候已经不需要证据了。其时她也拿不出实在的证据。
  苏先生和靖王是通过密道往来的。苏府的里面,秦般弱也用心查找了,没有找到密道的机关。这是苏先生故意邀请他们入府参观,让她找不到的机关,才最安全,那是最好的检验。
  表面上靖王和苏先生并没有密切的往来,靖王也不像誉王那样热衷于表现亲贤,那样长于作秀表演,所以根本没有靖王屡屡登门的踪迹。
  但这个时候,的确已经不需要什么证据了。受益人就是最大的明证。
  一个人劳心劳力作一件事,肯定有目标。
  而苏先生在京中一年多,太子被废,誉王表面风光实权已无,而一直被流放的靖王,从郡王成了五珠亲王荣宠加身,这就是最好的明证。
  就是搬倒谢玉,最后谢管辖的巡防营也归于靖王。这个时候,皇上的倾向性非常明显。本来靖王就有兵权,还把巡防营交付于他,真的是壮大了靖王的权限。一直以来,誉王要什么,皇上都明白,可就是不给他。与太子相争,誉王得不到,与靖王相争,誉王还是得不到。
  只要看着靖王站在那里,苏先生的选择就一目了然了。所以虽然苏先生什么也没对誉王说,誉王也懂了。
  结果才是最重要的,表态不重要,证据也不重要了。
  就像夏江在皇上面前说长苏中过火寒毒,是林殊。其实也是无凭无据,当年赤焰军几万人在梅岭,都有中火寒毒的地理条件,以此为凭,说是林殊,明显的没有支持。只是夏江也不要皇上相信,只要皇上疑心有万分之一的可能,这就够了,无关证据,只要心疑,他的目标就达成了。皇上果然赐了毒酒给长苏。
  所以有时候,有推论就够了。
  被误会的人生
  誉王的一生像是一个大的误会。
  他的母亲误选了箫选,托了滑族托了终身,丢了性命。
  誉王被皇上挑出来做制衡太子的棋子,给了誉王一个天大的误会,以为皇上宠爱他。其实是坑他不浅。皇上真心要立的太子是景宣,对于誉王这个滑族公主的儿子,从不会考虑入主东宫。自来制衡的棋子,在新君上位后,是不会有好结果的。大仇已深,如何善了。而且怎么看还没上位的景宣都不是宽厚之人,能一次次派杀手刺杀兄弟,上位之后,誉王岂有命。
  棋子的作用就是过河的桥,他的作用一则制衡,二则磨炼平庸的景宣,一举两得,只是誉王的处境就尴尬了。
  最初的誉王肯定没有夺嫡的心,只是后来的局势一步一步,逼到了绝境,看透了太子的杀心,他不得不奋力一争。他赢了,入主东宫,他输了,和不争的结局也没什么不同。当他成了棋子,就已经注定了这个结局。除非他一开始就能安心的扶佐太子,甘心被太子呼来喝去。
  只是他一直误会了父皇,以为父皇宠他,他是有机会的。皇后的养子,在宫里地位极高。景宣不过是越妃的儿子,本是庶出。他自觉才干强过太子。
  纪王说没有皇子不想皇位的,咫尺的距离,无上的荣耀,尤其是一个得宠的的皇子,如何会不想。误会了皇上的虚情假意,才走上了夺嫡的路。
  麒麟才子进京,誉王感到他的机会来了。他最缺的是人才。太子占了名份,强于他,他只有在人才上超过太子,才有胜算。
  他以为苏先生能选择的人只有他和太子,他的眼界一直是他和太子。
  当苏先生与太子反目,他以为对方只他可选。
  于是他做足了礼贤下士的姿态,送礼被拒也不罢休,转而给飞流送玩具。
  表面上苏先生也指点了不少,却也说的中肯。确也打击了太子,在与太子的相争中,誉王的确占了上风。一直处在战胜太子的喜悦中,他就没顾得上清点一下自己的实力。靖王成了五珠亲王,他才发现,朝堂六部竟无他的人手。这时候,他发现局势变了,新格局形成了。他又要和靖王相争。
  和太子相争的十多年,已经耗费了他太多的精力和时间。而迅速崛起的靖王,更是厉害。这时候他已经明白梅长苏一直在扶持的人选是靖王不是他。这一个天大的玩笑,成了另一个误会。他的分析是长苏是祈王旧人。所以才会弃他而选靖王。
  当长苏站在靖王身边时,他的身份就和祈王府扯上了关联。大家的一致判断就是,只有他是旧人,才会选祈王系的景琰。如果不是,在当时的局面下,是不会呕心沥血的站在靖王那一边,那是不合常规的选择。
  第三个误会,与夏江的合作,他们共同的对手是靖王。只是他不知道夏江的目标是搅乱大梁局面。如果说最初的抓获卫峥,目标还是给靖王挖坑,那后来鼓动他造反,完全是坑他。
  一个忙于内部斗争的皇子,如何是另一个领兵打仗多年的皇子的对手。就靠了人多,就想取胜,真是妄想。这一次夏江的目的就大梁的皇室操戈。当年那一场旧案,赤焰七万将士,再打一战,如果不能急时平息,又是几万人。一个大梁趁多少个几万将士。完全是消弱军力的作法。这样的战争打几场,不用外敌,大梁自己就亡国了。
  最后的误会,让誉王上了断头台。
  说起来,父皇于他是利用,最后的那一战,让父子缘尽,这一次他没有误会那个刻薄的父亲。
  
  审核编辑:渭雨轻尘     推荐:渭雨轻尘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红尘一梦

下一篇: 《 转眼,又是春天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渭雨轻尘: 好的作品,往往是在优秀的读者合作下完成的。月涵对琅琊榜的系列解读,已经说明了这个问题。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 渭雨轻尘

    我想,月涵的解读如果能够更加专业一些,而不仅仅是聊天式的铺陈,效果会不会更好、

    2017-03-25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