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微型小说

  霜雪明----一发间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3-23   点击:



  很多年后想起来,那爆炸的一幕,陈长风都是惊心动魄的感觉,他感觉自己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此生除了牵挂,别无所惧。
  即时提前知道了船会炸,他也不可能轻易逃脱,所有的信息所有的计算都要准确,差之毫厘,他就无命。有时候他也想,也许天理循环自有命数,施众死了,苏先生干脆放弃了逃脱,他认了他的命数。他叹息这也许是报应。
  可是陈长风不能认,他还有亲人,千难万难,爱让他苦痛,爱也让他有勇气绝处逢生,承担爱的沉重。
  此后他不是陈长风,他是另一个人,借了别人的名,还着自己的魂。因为爱你,我不得不成为另一个人,因为爱你,我不得不变成另一个人,一个谁也认不出的人,一个我永远不能承认我是谁的人。
  陈长风以苏先生的名义指定了轮船的大小舱位,他知道符合这个要求的船,在码头上只有唐家的船,唐家有军方的背景,军方肯定乐意征用,既然打算让苏先生一去不归,那么在这些枝节上对方一定会一路绿灯。
  很多年前,陈长风无意中搞到了唐家那船的结构图,他当时只是无意,后来还是研究了船的图纸,并请教了一下专家。
  临行的前一天,他和骆处长接洽,说要替苏先生看一下船上的安排,好些天要在船上渡过,不能马虎。骆处长安排人陪同。
  陈长风在船上里里外外上上下下仔细的检查着,研究着他的房间在什么位置合适,研究着苏先生的房间在哪里,对方肯定是选择一个无人区实施爆炸,不必要先炸整个船,只要把苏先生一行人的区域爆炸就好,然后确定伤亡之后,他们的人离开,然后将整个船炸了就好。
  最后他站在甲板上,冷风吹过他的脸庞,他有些舍不得下船,今天他还是他,以后他不是他。
  晚上和骆处长一行吃饭,这是最后的礼节,苏先生照例没有出现,最后大家在门边分手,骆处长说明天有公务就不能去送行了,陈先生保重。二人握手时,骆处长用力握了一下,陈长风感受到他的份量,有什么东西在他手心里。
  回到房间,陈长风打开台灯,有一个极小的纸条,展开是一个数字,十二点。
  他把纸条吞下,慢慢的咀嚼着。
  随船的人员,态度良好,可是陈长风和苏先生都看出了他们的身手,都是拿过多年枪的。
  一切都是按步就班的,陈长风按照自己的心意,住进了自己指定的房间。
  十一点五十五分的时候,有人从房间门口停留,然后快速离开。
  陈长风也悄然起来,床上依然有人睡卧的样子,他打开玻璃跳了出去,然后往船尾方向走,他知道他们那些人,肯定在船尾另有小船,但是以他的判断,那些人执行完任务,估计也凶多极少,眼前也许无事,日后必有麻烦。
  还是计算错了半分钟,爆炸的时间提前了一分钟。他想不是骆处长的纸条有问题,他算的时候也是十二点,也许是哪里出了问题。
  因为一分钟,他虽然也跳了海,但还是受了伤,比他想像的严重多了。
  在漆黑的夜里,他一个人往另一个方向游去,幸而他们选了这个时间,黑暗主宰着一切,他才能有机会。
  大船爆炸了两次,相差不过五分钟。
  火光里,他的视线模糊了,不知是泪,还是海水。
  他知道在这一刻之后,陈长风死了。
  
  
  
  审核编辑:下寨龙池     推荐:下寨龙池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霜雪明之不负言

下一篇: 《 百媚娇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下寨龙池: 接上回,骆处长尽了力,也尽了尽。果然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中间虽有波折,好在陈长风没有死,但他必顺死,所以,世间少了一个陈长风,多了一个陌生人。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