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微型小说

霜雪明之不负言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3-23   点击:


  骆处长早年在部队服役十多年,所以即使人到了五十岁,仍然腰杆挺直,最重身姿,所以当年他挑人,一要身家清白,知根底,二要站有站相坐有坐相。
  骆处长能坐上这个位置,多少人盯着,最是谨慎。
  他做风端正,和太太虽说是父母之命,却一直和和气气彼此互敬。他当兵多年,家中全靠太太打理,上孝敬父母,下教养子女,很得骆处长敬重。
  所以骆处长一在重庆安定下来,就接了太太过来打理家事。战乱多年,太太的亲戚都失散了,只一个外甥田家旺常有往来,田在上海开了家侦探所,骆太太很把这个亲戚当回事,她妹妹早年得病死了,这个孩子随父亲投亲去了。现在重逢,自然欢喜。
  骆太太劝田家旺来这里,让丈夫给谋个差事还是容易的,不要一个人在上海了。田每次答应的痛快却一直没行动。田一年来几次,都是选了骆处长生日或者太太生日,还有就是中秋来,也不是正日子上门,正日子骆家自有客人往来,田都是先来几天,提前送上礼物。礼物拿捏得当,都是骆处长和太太喜欢的,也不太贵重,正合亲戚之意。他的分寸进退,让人无可挑剔。
  正日子田家旺并不出现,都是那时就回程了,骆处长感觉田并不想出现在他的圈子里,这是奇怪的一面,别人有了这样的亲戚自然有所求,何况他殷勤数年,却从无所求。
  骆处长不像太太天真,真的认为亲戚情份。他找上海的关系,查了田家旺,可是一切没有问题,田的侦探所多年经营,不好不坏,他除了办公事,和周围的人都无往来,几年下来的结果都是如此。越发让骆处长疑心,田可能无事,那就是一个老实孩子,若有事,必定是大事。骆处长见过风雨,心里不惧怕,一切听天由命吧,他也不必心急。
  那一年秋天,快过中秋了,往时田家旺该出现了,这一次他没去家里,反而约了骆处长吃饭,说是有事相商,骆处长想鸿门宴也要去呀。一个人赴约,不带随从,也是托大。
  他进了雅间,田家旺没出现,窗前站着一个穿深蓝长衫的人,像是军人出身,好笔挺的身材,骆心里先赞了,那人回头,带了一顶黑礼帽,帽檐压得极低,他摘下墨镜放在桌子上,做了一个请坐的动作。骆先生有些疑惑此人有些熟悉的感觉,那人摘了帽子,那双锐利冷清的眼睛,让骆处长马上在心里喊了名字:陈长风。
  陈长风是苏先生的特使,约见骆先生本是上面打好招呼的,可是他不走正规渠道,通过田家旺,骆先生此时才知田是陈长风的联络员。骆先生心中雪亮,陈长风婉转告知,对于骆先生的一切,他尽悉掌握。
  第二天陈长风离开,田家旺出现在骆家,骆处长恼恨,面沉如水,太太不喜,瞪了骆处长两眼,骆处长不想让太太卷进来,让家旺去书房。田在书房给骆处长深施一礼,坦言陈长风对他父亲有救命之恩,他不得不为之。但他不敢多求,只一件事,他此时离开,短期不会再来,免得给骆家惹麻烦,但请骆处长他年面对陈长风的事时,眼开眼闭能顺水推舟,给个活路。
  此后骆处长与陈长风往来约谈,不过是都在传话,都不得坐主。陈长风从不提起田家旺,好似没这回事一般,倒让骆处长心生好感。
  相谈极是顺利,就在骆处长以为上面真有心放苏先生一马时,得到了密杀令,他叹气,到是可惜了陈长风。他对陈长风做过相关调查,此人行事机敏,不似施众犯了众怒,苏先生一心只在仕途。陈长风对苏先生的追随有报恩之情。
  那天他的机要秘书程阳请他吃饭,说是要争科长一职,他当即答应,程阳有岳父做靠山,行事也稳妥,此职原也担得。若非如此,骆处长也不出来喝酒。他表面上醉酒,其实哪一次都是清醒的。
  所有的话题都正常,只在他半醉时程阳提及了苏先生一句,电光石火之间,他眼前出现了陈长风和田家旺的影子,他一念之间,说了四字真话,一去不归。尽人事听天命吧,他还了陈长风一句话,至于陈的命运,就不是他能做主了。
  他在车里睁开眼,程阳在他身边多年,并无任何问题,经过多次考验,这是从哪里和陈长风绕上的,也许和他一样,有另一份人情,不过是一句话的辗转罢了。他就装个醉酒罢了,现在的他,不是年轻时非黑即白的姿态了。
  那一天,程阳接了给苏先生一行送行的任务,骆处长心知肚明,乐得抬抬手。只要不影响任务就行了,从他掌握的信息看,一切正常,陈长风并没有什么行动。
  报纸放在桌子上,轮船已爆炸,他的任务完成了,至于有没有漏网的鱼,他就不管了。
  骆处长升了程阳的职务,却调动了工作,不在他的手下了。
  
  
  
  审核编辑:下寨龙池     推荐:下寨龙池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凤凰木

下一篇: 《   霜雪明----一发间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下寨龙池: 此段主要人物是骆处长,在作者平静的叙述中,人物性格逐渐成形,他老练,多懝,又处世圆滑,各方面都照顾的很好,婉如一只千年老狐猩,深藏不露。背景有些模糊,顺从头看才明白所以然。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