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微型小说

霜雪明之 不识君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3-22   点击:


  所有的人都觉得和君小,一定没有上海的记忆了。
  和君自己也从不提起上海和父亲,和姐姐一样,大家都认为他是因为没有记忆。
  那年离开上海时他七岁,其实七岁的孩子已经有了记忆。
  他少小体弱,母亲自然多娇惯他,父亲总是摇头,说男孩子不能这么惯,他是儿子不比女儿。
  孩子有着敏感的天性,他知道在谁面前可以撒娇,在谁面前要老老实实,他怕父亲,所以在父亲面前就安静沉默,也不大主动和父亲接近。他直觉父亲喜欢姐姐,和婉聪明活泼,父亲也惯着这个机灵的女儿,家里肃穆的气氛都是靠姐姐调节。
  姐姐可以大声的说话,可以唱歌跳舞,和小姨打打闹闹,姐姐是家里的开心果,他不是,他是个看客和观众。
  他经常依偎在母亲的怀里,他的眼睛大大的,其实他比姐姐生得美,长长的睫毛像个洋娃娃,姐姐说,你比我的洋娃娃都好看。
  人人都夸他漂亮,父亲说,男孩子要那么漂亮干什么,父亲训练他晨跑,教他写字,父亲没耐心,他也没耐心,他们之间的训练总是磕磕碰碰。
  还是小姨夫有耐心,他戴了一副眼镜,脸上总是微笑着,他喜欢把和君举过头顶,和君喜欢他。
  离开上海的前一夜,父亲坐在他的床前,他开始和姐姐一个屋,后来父亲说男孩子要独立,他就自己搬到了一个房间,他哭闹无用。
  父亲抚摸着他的脸,他醒了,屋里开着灯,他看清了父亲的头发上有白发了,他有些好玩的抓那个白头发。
  父亲握着他的手,长长的叹气,你什么时候长大呀,也许我都见不到了。他听不懂,只记得父亲最后关灯离开,轻轻的说,你快快长大吧,长大了好照顾你母亲和姐姐,你是家里和男孩子。
  后来父亲再没有出现过,他和母亲和姐姐还有小姨小姨夫一起坐船,回到了外婆家。
  没人提起他的父亲,他也不会问。上海的一切,他都真的忘记了。
  只是那一天姐姐结婚,他看见母亲在院子中的梧桐树下站了半天,他对这树有印象,他记忆里,回论到哪里,他的家里都有梧桐树。
  他站在母亲后面,看着母亲,她的发间,也有了白发,极少,像极了当年的父亲。他伸手拔了下来,母亲回头,看见他手中的白发,笑笑说,我也老了。和君突然抱住母亲,你不老你不老。
  姐姐从屋里出来,看见他这个样子,又笑他,还是小孩子,个子比妈高,还这么小孩子气。
  和君脱口说,我长大了,我是家里唯一的男孩子,我要照顾你们。
  母亲和姐姐都笑了,你长大了。
  和君却恍然间,看见另一个人,那个人说过这样的话。
  他有些恍惚,他其实是记得他的,所有的人都以为他不记得。
  家里没他的相片,所以他的记忆有些模糊,但他记得他的样子,永远是冷静的,走路的样子永远是挺拔的。
  姐姐结婚了,他本想好好照看母亲,他准备考大学,可是母亲却让他参军,还找了小姨夫,给他办了相关的手续。
  他不解,他不想离开家,他没离开过母亲,姐姐经常去小姨家住,他不去,他一直守着母亲。
  母亲却非常固执,说这是为他好,他是男孩子,要多锻炼,在家里锻炼不出来,姐姐开始劝妈妈,后来见母亲固执,只好劝他,让他放心走,她会照看母亲。
  他只好走了,临走前母亲领他去饭店吃饭,那是姐姐办婚宴的地方,饭菜到是好吃的。母亲一反常态,和饭店的掌柜一直在聊天,说儿子长大了还是参军好,他印象里的母亲不大和人聊天,她更多的时候是看书,她哪怕绣花,也不愿意和人多说话。
  掌柜也说是呀,男孩子还是要参军。
  他们去的时候客人大多走了,饭店里没几个人了,母亲并不急,点了包子要了菜,吃得极慢。他耐心的陪着母亲,这里的母亲有些不一样。
  终于出了店门,母亲领他从后厨过,说是和掌柜的儿子小彭老师打个招呼,小彭老师下班后会在后厨帮忙,他个子高高的,人很热情,也喜欢做菜。小彭老师过来和母亲打了招呼,也夸赞了和君去当兵,说他也想去呢。
  这时候那个瘸腿的厨师常师傅抬起了头,看了看和君,和君虽然被他的脸吓了一跳,还是礼貌的点了点头。
  他和母亲离开,回头时意外的发现那个常师傅好像正看着他们,他再一看时,人家转了身走了。他怀疑是自己的错觉。
  和君离开了家,他在心里说,妈妈我听话,我好好锻炼,然后回来照顾你和姐姐。
  燕草如碧丝,秦桑低绿枝。
  当君怀归日,是妾断肠时。
  春风不相识,何事入罗帏?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推荐: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霜雪明之暗飞声

下一篇: 《 凤凰木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西部井水: 何君这个人物第一次出现,真的是不识君。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