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微型小说

桃李春风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3-21   点击:


  她是书香门第的大家闺秀。
  她的父亲是国子监的祭酒,李家祖上还做过学政,门生故旧极多。合族都是读书郎,在李家这个大家族里,有学问的人,就是让人尊敬。结亲的对象也都是清贵翰林。李家最多的是书,哪一房哪一户都是藏书极丰厚。
  她小的时候,也随了同族的姐妹上的族学,读的都是《烈女传》《孝经》一类的,也请了师傅单教琴棋书画,到不为了成名成家,只是必须用来陶冶情操。还另有老师教导女红,德容言工,李家的姑娘一样不能少。
  她名纨,小名宫裁,也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娇宠着长大,规矩是规矩,可也是严父慈母的家族。
  姐妹们伴着,也悄悄成立了社,只是不张扬,家里男孩子们可以吟唱和,写了让人传播出来,女孩子的,都在闺阁里互品,就是了,不好笔墨流传出去。
  宫裁想,为什么男孩子和女孩子的差异这么大。兄弟们可以随意出门会友,可以游山玩水,为什么,她们姐妹的天地就是后宅,那一方天地,唯有初一十五去庙里才得见识下外边风物。母亲说成亲就好了,可以和夫君一起出去。可是她不信,母亲很少和父亲一起出门,也只是年节时一起去亲朋那里。
  她想她要是男子多好,可以去自己想去的地方,不只是后院一片天。
  过了十三,就有说亲的人上门,她想无非是那位翰林的孩子。姐妹们都是这样的人家。
  父亲一向疼爱她们姐妹,虽然不和她们提对方什么样人家,便都会仔细访察。也会通过母亲告诉她们一二。
  母亲说有一户贾府也来提亲,到不是他们这一类人家。是国公府的二公子替自己的长子来说亲的,中间人是林探花。
  林探花宫裁是有听闻的,据说人物文章都是极好,当时谁不争看探花郎。
  这贾府是国公府,本是武将人家,但贾政却是自小读书,后来得了恩赏,作了工部员外郎,他极尊重读书人,他的长公子贾珠也是极有才气,十四岁进学,也是难得的才子。
  贾政的妹夫就是那位林探花郎。
  父亲对贾政的评价极高,说他礼贤下士,府上清客极多都是有才气的读书人,而林探花也极夸赞贾珠少年才子,将来必有所成。
  父亲后来亲见了贾珠,也考察了功课,回来赞不绝口,很是满意的样子。
  母亲却有些忧虑,国公府的门第高,虽然女要高嫁,可也高了些,而且贾府是武将出身,风气自然不比读书人家清贵,还不如寻个门当户对的读书人家。
  父亲却是坚持,林探花与他是好友,贾政又和他说得来,又一眼看中了贾珠,最后父亲拍板定了亲事。
  一切都是听闻,女孩子家贞静,不好过问自已的婚事,都是听母亲说的,家里的仆人都比她知道的多。丫环素心悄悄的说,小姐放心,我问过张妈,她见过珠大爷,人极好的。
  婚事上了议程,后来听闻珠大爷房中原有两个人,那是贾府的规矩,大爷未娶亲前,都放两个人,不使外面胡闹。宫裁不悦,这在书香家里是断没有的,都三更半夜五更寒忙于读书呢。母亲也恼了。
  母亲和父亲提了,父亲和媒人说了,后来听说,那两个丫环都先打发了。可见贾政是如何重视这门亲事。
  吉日到了,没有什么可逃避的,宫裁上了轿子,进入了贾府。
  盖头掀开的时候,她是喜悦的,贾珠果然一表人才,优雅大方,一派斯文。
  第二天给公婆敬茶的时候,公公很是和气,婆婆却是一脸的端正,她感觉婆婆不喜欢她。
  后来奶母告诉她,大爷房里的两个通房原是婆婆看好的丫环,公公把人撵了,很是扫了婆婆的面子,婆婆自然不喜。
  此后宫裁对婆婆小心恭敬,唯恐让婆婆恼了去。
  幸而夫妻和美,有时贾珠有了兴致,也会学古人张敞画眉,宫裁表面上不喜,心里却是快乐的。有一次婆婆来了,看见了马上拂袖而去。
  婆婆板了脸,宫裁更是惶恐,幸而太婆婆贾母,出面调停,说小夫妻不都这样吗。
  此后宫裁格外注意婆婆的喜好,一力奉承。
  幸而大姑子元春是极好的,常常替她周旋一二。元春和珠大爷感情极好,贾珠常给元春从外面带回些精致的玩具。
  宫裁怀了身孕,才高兴几天,婆婆就说另派人服侍珠大爷,奶母劝宫裁与其让婆婆找人,不和自己一条心,还不如把自己的丫环素心给了大爷,宫裁还犹豫,婆婆已经送了人来,名叫金簪。宫裁这才醒悟,马上也提了素心。
  就这样吧,一生一世一双人,怎么可能。
  幸而大爷重礼,总是给了她面子,而且那两个通房不晓文墨,能和大爷说得来,还是宫裁。
  一举生子,公公取名兰哥。
  兰哥生下来身体弱,有时半夜哭闹,都是贾珠哄了才睡。婆婆就不悦了,说是奶妈不得力,要换人,这奶母是李家介绍来的,宫裁极称心的。
  宫裁不敢让贾珠照看孩子,都是自己忙前忙后,后来自己累病了,还是贾珠忙忙的请了大夫。
  那一年贾珠参加考试,回来后,和同学们一起游玩,不想旅途劳累,加上他回来时兰哥生病,他又照看了几天,病情更加重了。
  宫裁怎么也不会想到,贾珠一病居然就过去了,这是怎么可能。曾经有卦师说她是极有福气的。
  贾珠没了,兰哥还小,她的心也灰了大半。
  她感觉婆婆不喜欢兰哥,说珠大爷是照看兰哥累的。此后宫裁不敢常领兰哥到婆婆面前。
  金簪娘家来说,要接她走,宫裁马上放人,后来素心也有了去意,宫裁叹口气,走吧走吧,这日子她娘俩过也好。她答应了丈夫把贾兰教养成才。让贾府出个读书郎。
  婆婆的侄女凤哥嫁了长房的贾琏,婆婆一脸欢喜,后来婆婆让凤哥管家,反而让她照看小姑子们就行了。她知道婆婆不喜欢她,自然要提拔自已家的侄女。
  就这样吧,宫裁的目光投向了兰哥,这才是她的希望,这是她和珠爷的儿子,她一定要把这个孩子教导成材,让珠爷安慰。
  贾府的风风雨雨明争暗斗,都和她们母子无关,她只关起门来,好好的养大孩子就好。那年成亲时桃李花开,春风吹开了她的盖头,她看见了迎亲的贾珠,那时光真好。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推荐: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铁镜公主

下一篇: 《 霜雪明之暗飞声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西部井水: 红楼梦中年轻守寡、老来富贵也侥幸的李纨的故事,另一个角度的叙述。推荐阅读。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