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微型小说

霜雪明——尔垂钩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3-21   点击:


  施众的名字是族里的长辈给起的,他自小没了父母,是族人养大的,家里的产业也归了族中,他们待他也还好,亲情是少了,但让他读了大学,给了他一个新的世界。
  他是立志做大事的,也不计较,家里的产业了,是亏了他,还是少了他,他上大学的时候,接过族长给的学费,就收拾了行李,没打算在回来了。
  他敢打敢拚,在学校里也算是霸王一类的人物,脑子却聪明,知道什么人有校长的后台,不能得罪,什么人有社会上人的照看,要奉承。
  就这样,总有一帮子人围着他转,学费是不必愁了的。
  他也知道这样不是长久之计,毕业后如何是局,他不想在帮派里混,现在已经有帮派的人,找他。他敷衍着,在没有更好的路子之前,他不能得罪人。
  苏副校长出现时,他简直惊喜莫名。
  他打听过了,苏副校长虽然是副职,那是校长也要给面子的,和省里某些人物有往来,他们都称他为苏先生。苏也喜欢这个称呼,并不乐意唤他职务,上面还有个正校长呢。还是先生这个称呼好,有学者气。他更愿意让人认为他是学者,而不是官员。虽然他一生的目标是高官。
  苏先生招揽的人还有一个陈长风,这也是施众观察很久的一个人物,安静稳重,并不参与什么,却什么都知道,巧妙的与各方关系都极好,别人都对他客气三分。他知道陈也是人物,之前他没有冒然接触,实在是底气不足。
  此后的世界真的是他从未接触过的。他胜在不怕死,苏先生指哪里打哪里,不问原因不问事非,他知道苏在那么多人里选了他,就是因为他是一把好枪。他满意自己的用途,除此之外,他并不作他想。他既然跟定了苏先生,就不会患得患失,各行有各规,他这一行,就是往前冲,没有第二个选择,生死已经不必问了。
  谋略的事交给了陈长风,他们二人的配合也算默契,缺一不可,少了哪一个,对方也难保全。他们算是生死之交了,暗里结拜兄弟,没让苏先生知道,苏先生不喜欢这一套,说是江湖气,可是他喜欢。陈长风对这些,并不热情也不拒绝。陈长风的态度始终是态度不鲜明,只是事情做到了位。
  那一年从战场上归来,那一场战斗,打到最后,上万人,剩下了几十人,他和陈长风算是死里逃生,一颗炸弹落下来,在他们身后爆炸,两个人都昏了过去,不想还能醒来,还能互相搀扶着走出来。
  以至于后来苏先生带着他和陈长风来到上海,他真的有一瞬间的茫然,好似梦中,曾经在战场上是敌人,如今转身投靠了对方,这是政治吗,他有些疑惑,陈的表情也是茫然的,只是比他镇定些。施众早不介意骂名不骂名,他只是感觉世间事变化太快。今天敌人,明天在一个酒桌上吃饭,什么是真的。他感觉他的认知有了障碍。
  高官权利轻易到手,一切好似太容易,又好似背负了另一个十字架。
  他遇见百乐门昔日的头牌李梅时,感觉他可以换另一种活法了。有人比她美,有人比她年轻,她们不是她,没有她的活力和娇媚,没有她的骄纵和嚣张,那样的张扬,像一朵绽放的玫瑰花,有刺也有致命的引力。
  他就是喜欢她的不管不顾,喜欢她的一切唯我独尊,那样的人生也许是他一直想要的。他感觉她是他的一个分身。
  结婚时,他就说,是他的就是她的。
  拱手一切讨你欢,他感觉他有昏君的潜质。
  他知道苏先生不满意,陈长风到是没说什么,他不说什么已经是反对了。
  施众想,这一生也许现在才是为自己活的,就这样吧,不用别人满意,自己满意就好了。
  此后施众行事更加张狂,一个李梅更是豪赌,他们更像两个赌徒,只赌今天,不管有没有明天。今天的烟花盛放就好,明天是不是有太阳升起,他们都顾不得了。
  不管什么钱都敢挣,什么人都敢得罪,有几次明显越了界线,苏先生不轻不重的敲打了他几次,也有些收敛,但过不了多久,又成了老样子。
  李梅的表弟是他的行动队队长,也是李梅的性子。施众明白李梅是在自己身边放眼线,放就放吧,只要她开心。
  那一天传来消息,那个行动队长,被外地的客商给打死了,事后毫无痕迹。他马上明白不是什么外地客商,外地人做不了这样不留丝毫痕迹的事。能把事情做的这么周全,此人谋算不在自己之下,而手法之干净利索,绝对是专业训练出来的。
  他知道他们的行事招人恨,这是免不了的,这是一个信号吧。他已经嗅到了危险的气息。保卫力量更加强,决不一个人出门,什么时候都是前呼后拥,比苏先生出门的仪仗都浩大。
  有一天夜里,他突然醒来,忽然想到了陈长风。
  那个行动队长原来在帮会混了多年,身手极好,人也狡猾,不是一般人能算计的。而且身边从不离人,若是落了单,除非是被人算计。
  他和陈长风共事多年,当年风雨同舟生死与共,他能相信一点,不管什么时候陈的枪口不会对准他。但是他身边的人,如果不碰陈的底线,陈可以留三分面子。
  施众几经打听,又审问了行动队长的副职,才发现那个队长有几次派人盯紧了陈家的一举一动,尤其是陈太太吴桐。施众很是惊叹,这是什么脑子,陈长风做这一行时,这些人还不知道在哪里玩呢。
  最后他弄明白了是李梅有一段时间想给吴桐个教训,似乎有绑架的意思,只是绑架,她未必真的敢杀吴桐。
  他叹息,这个女人真的是疯了。
  幸而后来李梅因苏先生的夫人金女士收了陈家二郎做干孙子而停手,他想,幸而她停了手,否则死的就是她了。
  陈长风应该知道一切,出手收拾了李梅的表弟,而没有动李梅,是他最后的面子了。
  兄弟至此,也是茫然。
  施众约陈长风喝酒,有赔罪之意,席间二人气氛融洽,提及当年事,有些感叹,陈劝他,还是不要插手太多,当退则退,免得结怨太多,有伤福报。
  施众苦笑,当年做了这个位子,就不会有好退的余地了,不过是赌吧。他一饮而尽,点头允诺。他知道已经没有退路。
  那一天胃疼,他就知道,他中了招,在送医院的途中,反复对李梅说,不要在这里了,离开这里,去哪都行,换个名字,重新开始吧。她听不听,他不知道,他能帮她,就到此了。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推荐: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那时焰火

下一篇: 《 铁镜公主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西部井水: 这一节叙述的是施众这个人物,从起名到生命终了,以及和其他人物的关系。推荐阅读。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