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微型小说

笛清韵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3-19   点击:


  
  那时做生意,叫下海,暗指风险大吧。
  尤其是有公职的人,更是得不到人们的理解。铁饭碗是多么的可贵呀,很多人一生都是抱着铁饭碗过了一辈子,感觉很幸福。
  他那时是厂里业务科的明星,每年的签单量最高,只是奖金没多少,那时奖金差异不那么大,多干少干差别不大,他脸上是笑着的,可是心里就不平衡起来。
  年轻人发牢骚不好,家里人一直教导他,干活在前享受在后,尊重老同志,尊重领导,和同事友爱,他完全遵照着。可是自己南来北往辛苦的跑业务,别人喝着茶水读着报纸,一天又一天的好轻松。而奇怪的是每年的先进分子还是他们。因为他们资格老,或者和厂长的关系好。
  那一年快春节了,厂长安排他去一个商场要帐,商场在外地,离这里很远,这个苦差事没人乐意去,他刚出差回来,本来不应该安排他,这一去除夕赶不回来,他有些不愿意,嘀咕了几句,厂长就拉脸。活还是干了,回来的时候,是春节了。他在进家门的那一刻,做了决定,他要辞职下海。
  他一向很少做决定,做了就没人能改变,是主意正的一类人。
  他办妥了相关的手续,也没和家里人说,在集贸市场摆了摊位,上货卖货都是一个人,辛苦是一定了。
  那一天被邻居发现,告诉了家人,父母自然恼火,父亲摔了杯子,母亲无声哭泣,他一直不说话。最后不欢而散。
  他在外面租了房子,也是为了做生意方便,毕竟回家晚,不好影响家里人休息。
  谈了几年的女朋友,本来快结婚了,他提了礼物去人家,对方一听说他从单位辞职就变了脸,认为他不务正业,好好的大企业不做,一个人在市场上风吹雨打的,有什么出息。女友是孝顺孩子,向来听话,虽然有些感情了,可还是听了父母的话,和他再见。
  他有时候也怀疑自己是不是错了,如果当初不离职,父母不生气,现在也结婚了,也是成家立业的人了,现在好了,好像什么都没了。可是他心里另一个声音告诉他,不要过那种一天看到十年后的日子。他还年轻,现在不拚搏,这一辈子还有什么机会。
  一个人总是忙不过来,有时上货要关门,那一天他关门的时候,门被人挡了一下,他回头,看见她盈盈的笑着,她是他的徒弟,很老实的一个小姑娘,但认真能吃苦,就是话少了些。在业务科不显眼。
  他看见故人,总还是欢喜的,有些恍然如梦,其实离开厂子才半年,却好像十多年似了。
  他以为她逛街,可那天是工作日,她说,她也辞职了,她要跟着他干。他正缺人,就同意了。
  有了帮手,后来又招了一个小姑娘看店,他能去南方进货了,一时生意做大了些。后来缺资金,还是她给凑了钱,应该说,他的事业里真的有她的努力。
  他一直把她当徒弟,后来让她做经理,也真的只是同事关系。
  她的深情,他不是不知道,开始是顾不上,他想事业做大了再说,已经走到这一步,总要弄个风生水起,好见江东父老。
  后来是太熟悉了,争争吵吵,为业务吵,为价格争,为市场闹,总之,这个安静的小姑娘,把这事业当成了自己家的,所以什么事都要过问,利润费用,请客送礼,她都插手。
  他想事业伙伴不一定适合成家,就故意躲开她的眼神。
  几年后,他的生意有模有样了,人员也上百人了,有批发有零售,后来还弄了个服装加工厂,自己产销一条龙,在服装领域,他几乎是当地的第一了。
  别人给他介绍了女朋友,年轻漂亮,还是金融系的高材生,在银行上班,很能给他些建议。
  对方小鸟依人一样,又能巧妙的给他些建议,他感觉这才是他要找的人。
  他结婚的时候,她很惊讶,有些不相信的样子,她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谈的女友,那时工厂里有些问题,她一直在盯着服装厂。
  她沉默了。
  那天婚礼她没去。
  他上班后,她对他说,当初创业有她的股份,现在她要求撤股。
  工厂归了她,他想这样也好,他不知如何面对她,工厂那一块并不挣钱,又事务繁重。
  妻子结婚后,就回归家庭,不在上班了,反正他不差钱。
  她的消息越来越少,后来她把厂子迁到了郊区,就更少联系了。
  那一年市场整体不景气,他也受了影响,资金一时转不开,有破产的风险。他整天忙着筹集资金,几个月下来老了不少。
  有一天一个朋友来借给他一大笔钱,他才又活了过来。
  一年后,他连本带利还钱的时候,朋友很是感叹,说你有个好徒弟呀,那时他才知道,原来是她当时便宜卖了厂子,给了他运转资金。他的情况她一直都关注。
  他有些感叹,问她的情况,对方说,她卖了厂子,就出国了,也许都不回来了。
  他想,她可能真的不想与他有什么联系了。
  
  
  
  审核编辑:白玉兰     推荐:白玉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霜雪明之--潇湘深

下一篇: 《 那时焰火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白玉兰: 这男人也是个生活中的高手,用了徒弟的人力、财力,又娶了另一个才貌双全的女子为妻,唉!枉了徒弟的一往情深啊!推荐阅读!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