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微型小说

霜雪明之--潇湘深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3-18   点击:


  和婉是真的愿意抹去上海的记忆。
  可是不能,庭院里的桐花树,还有桐花下的父亲,父亲抱着她看月亮的情景,很多年后,都在她梦里浮现。
  她是一个敏感的人,表面上性格像活泼开朗的小姨,其实她只是更长于隐藏自己的真实想法。
  她离开上海时,已经十二了,这个年纪已经懂事了,上海的生活,当时她不懂,后来长大后,陆续看了些资料,又听别人谈起,她大致明白了当年的事件。
  她明白为什么说父亲死了,也许他真的已经死了,而且在家人的口中再没提及过上海,她的档案上也没出现过上海的字样。她的母亲,当年是安静,后来是沉默。
  唯一不变的是那棵梧桐树,春来花开满枝,她能看见母亲惆怅的眼神,那花树里她的青春和爱人吧。
  她知道她和别家的孩子不一样,越是如此,她越要装得和别人家的孩子一样。一样调皮一样活泼一样的爱玩爱打扮,一样的嘻嘻哈哈少不更事。还好有小姨夫,他总是微笑着出现,让人相信一切都好,他出现在小院子里,和婉心里会真的轻松些。
  还好和君年纪小,他对往事可能真的没什么印象了,反正他是没提过上海,没提过父亲,母校让叫他小君,不要再叫二郎了,那是小名,长大了不要提了。
  和婉和别的孩子一样,热心参与学校的活动,和同学们搞好关系,只是不大去别人家玩,也不请同学来,她知道母亲爱静,不喜欢陌生人来。她常去的是小姨家,小姨是个快乐的人,能带给别人轻松的气氛。和君完全是愿意呆在家里,他爱看书,拿一本书,就能看一天。书里的故事,他要背下来,还要默写下来,他另有一个世界,打发时光。
  和婉的爱好是写大字,字写得极好,在上海的时候,父亲教她握笔写字,那时学的是颜体字,后来母亲让她改写宋体字,母亲说规规矩矩的笔法,还是宋体字。于是她就不再写颜体字了,在颜体字里,她容易看见父亲的影子。
  和婉的上学还算顺利,成绩算是上等,但也不是前几名,总在十名八名左右转,她更愿意组织活动,是老师的小助手。和君不同,他几乎包揽了第一名。
  毕业后和婉也当了老师,她喜欢孩子们,和他们在一起,让人容易放松,她的心里有一根弦一直没放下来。有时半夜突然醒来,会脱口感爸爸。总是捂上嘴,有时泪水滑下。
  她们这里,一直不提父亲,和婉明白这是忌讳。别人问起她都说父亲死时年纪小,不记得了。人们反而怜惜她叹息她。
  她不喜欢那些怜悯的眼神,她曾经是一个疼爱她的父亲,她相信他也一样不希望别人可怜她。
  她出落的比母亲漂亮,只是她感觉还是母亲美丽些,母亲的美丽有骨子里韵味,那种韵味可能是琴棋书出熏陶出来的,可能是骑马打枪练出来的,母亲的眉目始终平和,真的有自信的温婉的光泽,让人有好感,又感到距离。
  女孩子大了,提亲的人多了,她一直不得罪他们,又拒绝他们,最后和他们玩成了哥们。这一点总让小姨惊叹,还能这样处理问题。
  直到小姨夫和母亲都表露了忧虑。她知道她必须考虑了。
  她的年岁到了,再拖下去,就有人说闲话了,她们家本就特殊,她不能让人议论纷纷。
  她找到了小姨夫,提明要求,这个人出身好,人有定力,要有担当。她特意提了担当二字,李波的眼神动了下,有些心照不宣,然后又说,人好最重要,别的都好说。和婉还是强调,人有担当才好,像我父母像你和小姨那样的。
  李波欲言又止,有些事永远是哑迷。这孩子懂事不问,他也不能说,而且也不知怎么说。
  李波从老战友那里找了个小伙子杨聪,这孩子父母是烈士,他本人在军队部门工作,年纪比和婉大了几岁。李波和他深谈过,这是一个有思想见识的人,性格稳重,而人品极好,有一颗善良的心。
  相亲意外的顺利,杨聪对和婉是一见钟情,他喜欢开朗活泼的女孩子,说性格上和他互补,他不爱说话。和婉也比较满意,杨聪不吸烟不喝酒,唯一的爱好是看书和养鸽子。和婉想起父亲养的鸽子,那此鸽子有特殊的用途,可是父亲喜欢让她给鸽子喂食。她多少年不见鸽子了,在杨聪那里,她抚摸着那些鸽子,泪湿了眼睛。杨聪很高兴和婉喜欢鸽子,以前给他介绍的女朋友,好多不喜欢鸽子,或者只喜欢看鸽子,不喜欢照料它们。
  婚事也定得极快,和婉的想法是,家里多个人也好,她们家十多年没有什么喜庆的事了。
  婚事极简单,只是在家里附近的彭家饭店办的,是母亲的一个远房亲戚给帮忙料理的。小姨和小姨夫都是忙人,母亲又不惯俗务,这些年凡有些琐碎的事,都是这位表舅帮忙。表舅的名字,很有趣,田家旺。
  一切顺利,和婉离家的前一夜,在梧桐树下站下了许久,爸爸我要结婚了,我是大人了。你放心,我会好好的生活,照料母亲和弟弟。
  审核编辑:白玉兰     推荐:白玉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白日嫦娥

下一篇: 《 笛清韵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白玉兰: 找到了心悦的人是幸事,结婚了,和婉长大了,是对父亲的一种交代,是对家庭的一份责任。推荐阅读!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