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玉簪花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3-18   点击:


  还有什么是不变的,是月亮吧,十五圆月,是一直的守约。是守一个爱情的约,还是守一个幸福的约定。
  小莲今夜无眠,她也放弃了入梦的打算,干脆和月亮说说心事,和窗外的玉簪花聊聊天。
  明天是她出嫁的日子,也不算是出嫁吧,是去江家大院做二房,大太太成亲后多年无子,这年纪过了三十,才在公婆的压力下,同意给少爷江水涯娶个二房。二房的人选是江太太自己选的。
  小莲能入选,不是因为她漂亮,小镇子里美丽的女孩子多了去,哪里会轮到小莲,小莲明白是因为她生辰好,是大吉大利,关键是不克江太太。
  小莲自家情形也知道,两个兄弟要养活,还要给他们娶亲,父母是没了法子,反正小莲不做姨太太也要到大户家里做丫环,丫环的日子也没好过的。怎么都是被父母卖掉,姨太太也是个出路,素闻江家风气正,到是和善人。
  院子里父亲在抽水烟,他也不好受,女儿的命运,是他一首促成的。
  另一间房里的灯早早亮了,是母亲在给小莲赶一件喜服,粉红的缎子上,母亲一定要绣一朵并蒂莲。
  两个兄弟还在睡梦中,小莲好羡慕他们。现在江家给了钱,他们能上学读几天书。这是几代人希望,能有个儿子是读书人。
  第二天小莲出了家门,坐了一顶小轿子,从江家后门进了府。这是规矩。
  母亲的眼泪,父亲的叹息,还有两个兄弟的样子,都在后门关闭时,离小莲远了。
  江太太心里不痛快,若非公婆逼着,她才不会同意娶什么姨太太,她和江水涯是表兄妹,打小的感情,自然是好的。这还是亲姑姑呢,一样的子嗣为重,她心里恼,也怪自己多年无子,这人生中样样如意,偏这一桩吃了亏。
  她是读过书的人,行事爽快,府中上下都是她管着,无人不服气的。该精明的地方精明,该大方的时候大方,内宅里,还是她说了算。水涯管着外面的生意,夫妻二人凡事有商有量,自然是水涯让着她多些。
  依着规矩小莲给江太太敬茶,江太太先是推托身体不好,不去了。后来婆婆也是亲姑姑来了,说是给她请大夫,又说若是身体不好,她要代管几天家事。这江太太才不得不起了床,喝了茶。只是从头到到尾,没个好脸色,小莲更是低了头,怯怯的,不敢看她。江太太这才舒服些。这么个容貌平平又胆小的小丫头,弄不出什么事非来,她早点有了孩子,抱到自己身边就是了。
  这些事情,都和江水涯没什么关系,他是能接受和表妹二人世界,可是父母不答应,场面上过不去。娶个二房就娶吧,人也不是他选的。他不敢多发言,这太太还鼻子不鼻子脸不是脸,他只一句,太太定。
  见到小莲的时候,还是叹息了一句,这样的容貌才合花容月貌的表妹的心意吧,这让表妹感到安全,表妹在无声的表白,这小莲就是生孩子来的。
  日子总要过着,江太太对小莲冷冷的,极是威严。小莲一切遵守府里的规矩,不多话,每天早早给太太请安。她做得一手好针线,没事就在屋子里,给府中大大小小的主子,做衣服。人是老实极了。
  凡小莲父母来瞧,小莲只是把自己攒的衣服和零用钱给了父母,也是没话。她在家中就是闷头干活的性子,如今还是。
  婆婆到是对小莲和容悦色的,她的侄女她知道,那不是刻薄的人,但对了小莲另一个样子。若非无子,也不会委屈了侄女。
  江家上下对这个姨太太,都有些瞧不起,这个除了干活没话的姨太太,如何能讨了人的好。
  小莲除了做活,也爱养花,后窗种了不少玉簪花。
  第二年小莲生了儿子,这让江家大喜,太太果然孩子一落地就抱了走,小莲眼泪汪汪的不敢多言。水涯有些不忍心,便有时抱了儿子来给她看。小莲那时脸上有了笑容,她笑的时候,眼睛弯弯的如月牙。
  儿子叫小旭,有阳光的意思。
  小莲有了儿子,仆人们的态度好多了,怎么说人家有个儿子,是要继承家业的。
  谁也没想到,江太太的哥哥和江家争抢生意,本是至亲,因了桩生意,两家反目。江太太很是生气。婆婆的态度就不大好了。江太太想,那也是你侄子,你娘家,你和我生什么气。江太太不知道,婆婆的心思里,她早是江家的人了,而媳妇不是。尤其那个侄子做生意的本钱,还是媳妇给的。那时候她照顾哥哥,也没人说什么,如今就感觉可恶了。
  婆婆生了气,就开始抬举小莲,小莲是不大和娘家往来的。婆婆说这才是为媳妇之道。
  婆婆把小旭带到自己身边教养,江太太大怒,和婆婆大吵一架。最后婆婆晕了过去,这事才罢了。
  因了母亲生病,水涯常常过来照料,眼中看见的都是小莲在母亲面前忙前忙后,自家媳妇在房中装病。江太太以前经常装病,只要她一病,水涯自然服软,可是这一次,水涯没理论。还是把小旭抱了过去给了母亲。
  江太太在与婆婆的争斗中败下阵来,养了几年的儿子,有了感情,她是真疼他,当作是后半生指望,现在被婆婆抢了去,真的心痛,丈夫又偏向了婆婆,她更是委屈。便故意不理睬水涯。水涯现在外面忙着和大舅哥争生意。回了家母亲媳妇还不安宁,自然心烦,看不得太太的冷脸。到是小莲不多言,安安静静的作汤给他吃,又时也劝他,凡事都是虚的,保重身体才好,一家子老老少少都指望着他呢。水涯在这里感到了放松。
  人和人的相处,最怕冷战,冷的时间长了,就容易有变化。
  江太太发觉的时候,有些慌了,又骄傲惯了,拉不下脸,就寻小莲的不是,小莲送了茶一会儿说凉,一会儿说烫,折腾小莲,小莲也不恼,总是一杯一杯的倒去。烫手也不说什么。有仆人把事情告诉了水涯,水涯更嫌太太不懂事。小莲总是小旭的母亲。这样不给面子。
  江太太真的病了,这一病,还是小莲照看她,到是实心实意的,病中的人,总有些脾气,水涯来看她,她也没个好脸,反而是小莲安慰她,也劝她,老爷是惦记太太的,只是太太脾气不好,老爷感觉没面子,男人要面子的。她家里就是母亲低了头,父亲才平息怒气。总和男人争吵,久了就会伤了情份。一家人,太太低个头就是了,免得伤了感情。
  江太太当时讽刺小莲,你当我是你呢,小门小户的什么见识。夜里平静下来,反而明白小莲说的是实情。
  江太太也尽量调整自己,也送了吃食给水涯,水涯见太太改了态度,也便妥协了下来,总是多年情份。
  不想婆婆把小旭的身份告诉了孩子,也说现在这个时代,不比先前了,不让人家母子不能见面,让小旭管小莲叫二妈,这才让江太太大感危机,她本是存着心思,不让小旭晓得身世,府里的仆人她都敲打了,小旭的奶娘,她特意选了娘家人。
  如今婆婆说了,她现在心里,这是婆婆,不是姑母了。
  江太太和水涯的关系有了缓和,又和婆婆杠上了,当着水涯的面还给婆婆面子,背了丈夫,也不去请安了。府里的事,都是瞒不住的。
  水涯和小莲叹气,这是亲姑侄,还走到了这步。
  小莲叹气,年纪不一样的人,想法不一样,也是有的,总是至亲时间长了就好了。
  小莲的兄弟上了学,有一个读书,还努力,人也有天份。水涯私下里照看了几次,交了学费,让他去省城读中学了。
  江太太知道了也闹,这一闹,让水涯说了句,资助人家读书是好事,总好过资助一个白眼狼,江太太大怒,她恼兄长不念情分,可是她的哥哥怎么能和小莲的兄弟比。身份差的远呢。这水涯分明是把二人放在一个地位了。
  江太太一怒之下打了丈夫一耳光,水涯还愣着,婆婆却不干了,马让说太太病了,让人架了出去。这时候江太太才发现,这家中的人,还是听婆婆的话。
  此后江太太的院子里冷落下来,水涯当时生气,过后到不气了,可是母亲不让她见太太,说太太病了,好了再说。水涯不想母亲生气,就让小莲过去照看。
  小莲过去了,如今婆婆已经不让小莲给太太请安了,说媳妇都不给她请安,姨太太也不必给太太请安了。江家已经没规矩了。
  太太此时更恼小莲,认为是小莲撺掇着水涯贴补娘家兄弟。对小莲也没个好脸,总是小莲一来,就摔摔打打的。
  这样一来,更证实了太太有病。
  太太的管家权利被婆婆收回了,婆婆现在有时反而指点小莲管家。说家业本是小旭的,她当娘的上点心。
  太太真的病了,这一病就是大半年,身体是跨了下去。仆人们先有人殷勤,后来看亲姑母都不理论,而小莲风头日盛,水涯也不大理论,这都冷了正房。
  太太去世的时候,江水涯是真伤心,婆婆也有些难过,这个侄女一生太顺利,容不得半点委屈,生生是自己坑了自己。
  几年后,小旭大了,到了读书的年纪,水涯就把小莲扶了正,让小旭换小莲母亲。江家的人,都渐渐忘记了江太太。现在的江太太是小莲。
  小莲还是从前的样子,遵守江家的一切规矩,对婆婆是早请安晚请安,家事都是请教婆婆,她唯一的喜好是园里多植了玉簪花。
  在出嫁的前一夜,小莲就对自己说,她不是杂草,她是一朵玉簪花!
  
  
  
  
  
  
  审核编辑:白玉兰     推荐:白玉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玉楼春

下一篇: 《 龙元寺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白玉兰: 小莲就对自己说,她不是杂草,她是一朵玉簪花! 杂草变成了玉簪花,这一过程写满了一个女人的隐忍、包容、大度和善良!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