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微型小说

昨夜开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3-17   点击:


  卫校长的小学不大,学生也不多,不过是镇子里家庭条件好的孩子来读书,尤其是女生极少,卫校长为了开明风气,主动把自家保姆的女儿小寒也拉来凑数。
  保姆自然欢喜,自已是没能力让女儿读书,现在小寒有这个机会,自然是喜极而泣,对卫校长更是感激莫名。小寒和卫校长的儿子宗扬同班。
  宗扬是独子,卫校长寄予厚望,在学校里被老师教导了,回家还要吃卫校长的小灶,小小年纪就在书山里跋涉,着实不易。幸而这孩子听话懂事,让学什么就学什么。小寒则不然,回了卫家主动帮母亲干活,母亲一个人做保姆带大她,着实不易。
  奇怪的是小寒的成绩居然比宗扬好,这令卫校长大为困惑,只能说是资质不同的。
  但眼界格局,终还是与环境有关。假期里卫校长领着儿子游山逛水见识各地风华,宗扬年纪不大,却对人情世故,世间百态有了体味。
  卫校长领了儿子出门,家中只有卫太太和小寒母女,卫太太人和气,原也是秀才的女儿,嫁了卫校长,日子虽是不及家中富裕,不过举案齐眉,心境极好。对小寒母子也和气,闲时也教小寒弹琴,她没有女儿,颇有些移情的作用。
  卫校长羡慕陶公,也在后院里种了菊花,秋天的时候,极有些采菊东篱下,悠然望南山的意境。
  时光如流水,转眼间宗扬和小寒小学毕业了,中学需要去外镇还要住校,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小寒收拾了课本,这个小学都是校长免了学费,供了课本,中学是不指望了。
  宗扬劝父亲好事做到底,不如多出一份学费,校长有些怜才之意,奈何卫家本不富裕,校长又爱风雅,酒留连,到底存不住钱。
  还是卫太太出了面,她是个善心人,看不得人委屈,见小寒功课比儿子都好,也觉此时断了学业可惜,于是当了首饰,替小寒交了费用。
  保姆拉着女儿给卫太太磕头,这是意外之喜。
  就这样,小寒和宗扬一直是同学,她在家里唤少爷,出了门就叫名字,宗扬随她去。
  那一年去省城读大学,小寒奇怪宗扬的成绩平时极好,一到考试就平平,她故意拿了考卷上宗扬做错的题问他,他都对答如流。小寒此时醒悟,他是故意的。他故意成绩比她低,是希望卫校长有惜才之意。
  宗扬太单纯太热情,在学校里很快加入了社团活动,他神采飞扬,意气风发,引无数的女学生倾慕。
  在学校里,宗扬都说小寒是妹妹。
  所以女学生们都对小寒多加关照。
  快毕业的时候,宗扬参加游行,被抓进了警局,小寒和老师们一起奔走,想把人营救出来。
  学校里有个田姓同学,家里的舅舅是警局的局长,大家求他。
  田明晨一直忌妒宗扬风头旺,这一次众人求他,自然得意。他一直心仪小寒,这时正是大好机会,便说要小寒做他女朋友,亲戚间才好帮忙。
  小寒马上点头同意,没有任何的犹豫。少爷是独子,可不能出事,若有什么,那不是要了卫校长和卫太太的命吗。
  宗扬被放了出来,大家劝宗扬先出去避避风头。
  宗扬奇怪小寒如何会和田明晨在一起,如何看上一个纨绔子弟。
  小寒也在想着脱身的法子,心知田家必然不同意田明晨和自己往来,于是故意把消息透露给田家的佣人,果然田家把儿子弄回家审问。
  田明晨从小到大是花天酒地,只是闹腾的多,还是听话的。这一次他自己做了一次主,却得家人反对,越是反对越是上劲。一家子不欢而散。明晨干脆闹绝食,田太太心软了。
  田太太见了小寒,看人家姑娘眉清目秀气质极佳,只是出身差了点,只一个小镇校长的舅舅(这是宗扬说的,说小寒是她姑姑的女儿)。母女都是靠舅家接济。
  小寒和田太太推心置腹的讲,她知道配不起田家,只是田明晨固执不好驳他的面子,现在她想和哥哥出国,如果田太太帮忙演出戏,等于明晨发现时,她已经走了,岂非大家省心。
  田太太回家说了同意这门亲事,不过姑娘要回家一趟,等回来了就办他们的事,明晨呢先在家里安抚田老爷吧。明晨当然吃了饭。
  明晨从家里得了自由,回到学校才发现,宗扬和小寒都不见了,打听之下才晓得,二人得了校长的推介出国了。明晨此时才知上当,而骗子一个是母亲,一个是小寒,都是他在意的人。
  数年后,明晨进了警局,是托舅舅的福气。他升职极快,很会揣度人心,田家自然满意,只一样,婚事不顺,相亲的人,他同意的人家不同意,人家满意的他不乐意。田太太发现,凡是他乐意的姑娘,都有小寒的影子。
  一次晚间突击行动,明晨成了行动队长,自然由他带队,目的地居然是他就读的学校。混乱间,他看见一个短发女子的影子,端然就是小寒。
  他鬼使神差的调离了部分人,去另一个方向追寻,他自己沿了桥追过去。在桥上看见了那个女子,她回头,正是小寒。
  几年不见,小寒眉目更是清朗,一双秋水样的眼睛更是明亮。
  明晨无语,手中的枪,不知如何安放。他拿过小寒手里的单页,叹息一声,你居然走了这条路,这是你那个好哥哥的杰作吧。
  小寒灿然一笑,我做的事不是为了我自己,是为了大众。不像你,都不知道自己为谁活着。
  明晨不知道什么时候小寒离开的,他手里握的那些单页,那些字,单个他都懂,混在一起,却是茫然。那些内容不是他这个世界的文字。
  任务失败,舅舅责怪他,他一脸茫然,舅舅以为他中了邪。
  他想,小寒可不就是他的邪。
  他托人查问,不敢惊动警局的同事,小寒和宗扬并没有成亲,他曾经怀疑他们的表兄妹身份。宗扬已经结婚,对方反而到是本城的名门望族。
  小寒在大街上见了他,反而落落大方,请他吃饭,他就去了。他明白他们看中他的身份。
  他有时帮忙,有时玩失踪。在警局的工作,反而非常认真,尤其是对各方面的消息,及为关注。
  那一次舞会,他直觉有问题,穿了便装,他也混了进去。
  看见宗扬和他的妻子,他们是舞会的主角,明晨直觉他们要传递什么。
  小寒出场极晚,有些疲惫的样子。
  明晨看见舅舅也穿了便服,他悄悄的在周围转悠。
  明晨拿了杯红酒,走近小寒,轻声的说,走。
  后来舞厅就乱了,电闸坏了,灯亮的时候,该走的人都走了。明晨也趁乱跑了,他不能让舅舅看见他。
  他拉着小寒的手,跑了很远,夜风极凉,他们终于在一个胡同里停下来。
  小寒说了声谢谢。你拿帮我弄两张船票吗。
  你给谁弄的,明晨问,他知道小寒离开最好,可是她要是再离开了,他何时还能见她。
  幸而小寒是给宗扬和他妻子弄的。
  那一夜他接到了抓捕小寒的命令,他慌张混乱中,带人冲到了一家书店。
  他故意的离书店不远处,打了一枪,说是枪走火了。
  人还是跑了,这次舅舅给了他一耳光。
  他不想过这种担心受怕的日子。他劝小寒离开,如果小寒不走,他就不帮他们了。
  小寒走了,他却意外的被同事举报了,因了舅舅的关系,他只是被丢进了监狱,没有挨枪子。
  几年后他被放了出来,不是因为舅舅,舅舅已经跑了,再不是从前的时光了。
  他因为帮助过地下党,还是安排在警局工作。田家的人,都去了香港。他也可以申请走,但还是惦记小寒。
  那一天,他接到了一张请柬,说是一位同志的结婚典礼。
  在婚礼上他看见了小寒和宗扬,这时候他明白,宗扬的那位妻子是为了掩护他们的工作。他默默举杯,他的祝福是真诚的。
  小寒看见了他,向他高举了杯子,他笑了,也许小寒的追求,才是适合她的。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推荐: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霜雪明之远山长

下一篇: 《 白日嫦娥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西部井水: 几个人物的命运和故事,折射出一个时代的兴衰。推荐阅读。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