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杂文随笔

谢玉的余热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3-15   点击:

  长苏最麻烦的对手夏江出场了。
  箫选当年构陷祈王林氏案的两把刀,一把是谢玉,一把是夏江。此后长苏要把他们一一送给箫选处置。长苏从来不私自处理人犯,皇上的爱将,还是要皇上认清他们,自己处理比较尊重他。
  先送来的是谢玉。
  其实谢玉能活命的底气是因为他相信夏江会营救他。果然夏江给他弄了个流放。他和夏江有个共同的秘密,这个秘密让夏江欠了他一条命,他替夏江杀了构陷书信的书生李重心。
  长苏要和谢玉谈一谈,要从谢玉口中知道当年旧案的真相。
  当然谢玉开次口不易,让更多人的分享一下,比如靖王比如夏冬。
  谢玉和长苏的智商比,还是差了个夏江。
  长苏点燃了谢玉对夏江的猜疑,就是杀谢玉灭口,此后聪明人夏江就高枕无忧。
  其实夏江是什么人,谢玉心中有数,他知道夏江的狠毒在他之上。谢玉有家有口,为了荣华富贵参与构陷,而夏江是一个人,做事更是狠毒,没有牵挂。当年夏江夫人的失踪,谢玉也应该是知道的。夏江这个人没底线,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的。
  长苏只要让谢玉自己面对现实,就会发现夏江不可靠,能保谢玉的命的人,是长苏。
  谢玉这个人生命力旺盛,他不肯死,就是现在这个局面,他从一品候跌到流放犯,他仍然热爱生命,仍然抱有希望。直觉是寄希望与太子,其实以他的智商,明白太子没了他的扶持,根本没有上位的机会了。而表面上长苏是保誉王的,以长苏之才,誉王上位是没问题的。太子已经没了机会。谢玉的希望在于大赦天下,流放是可能回来的。他有家人有儿女,有公主夫人。他的人生还没到无牵无挂的地步。这是他和夏江的不同。
  所以他才能接受长苏保命的机会。每个人都有弱点,谢玉的弱点就是惜命。他是如何也不肯死的。
  当然他相信麒麟才子的能力,他自负一生,还是输给了这个年轻人,他应该能感觉出长苏对他的恨意。
  为谢玉做个价值链分析,对于谢玉来说,他的死受益人是夏江,夏江怎会允许他最大的秘密被一个流放的人掌握。所以推测一下夏江会做什么,谢玉自然就有了结论。因为换了他是夏江,他也会那么做的。他们是同一类人。都是手够狠的人,没有底线的人。
  谢玉自己在认为卓家知道了孩子的真相,都没有选择相信卓庄主会守秘密,那么夏江为什么要相信谢玉呢,其实谢玉只要一思索就明白,什么对于夏江来说最安全,有安全的路,谁会冒险呢。
  谢玉不知道长苏是林殊,他单纯的以为长苏对他的恨意是因为他派人暗杀过长苏,而长苏在谢府生日宴会上的安排只是为了助誉王上位,是为了夺嫡。所以长苏没有非要杀死他的理由,如果价钱谈的满意,长苏可以指点他一条生路。
  谢玉动摇了,他对夏江的人品其实没信心,就像他对自己的人品没信心。他如何对卓家,夏江如何对他。
  长苏挑明他关注的是夏江,他和谢玉交换的筹码是夏江的秘密。不知谢玉有没有疑心过长苏为何对夏江如此防范。毕竟悬镜司不涉党争,而长苏扶持誉王与夏江并无冲突。为何要处心积虑的与夏江为敌。
  事实上就是因为长苏后来立场表明在靖王,才令夏江诛杀,夏江防范的是靖王,和江左盟没有冲突,如果长苏真是誉王系的,是不会与夏江发生冲突的。
  不过谢玉关心的是自己的命,没心思替夏江考虑。他要权衡的是谁杀他的可能性大些,谁能指条生路。
  攻破谢玉心防的是李重心这个名字,这就是信息的价值了,因为查到了李重心这个与谢玉无关的人,那自然是与夏江有关的人。所以点明这个人,让夏江怀疑谢玉出卖了他。长苏的做法就是逼谢玉放弃夏江,只能选长苏了。
  谢玉这样的人,只有被逼到了绝境,才能按着别人划的圈去走。
  长苏的切入点就那个仿写书信的人,他的理由是知道夏的秘密好保命,其实这个理由有些牵强,但是谢玉现在只关心自己的命,别人的理由随人编吧。
  有个江左盟作后盾就是好呀,告诉谢玉,朝堂上有誉王,此时谢玉已经认定誉王获胜了,看来谢玉也不知道誉王的身世。其实箫选保密工作很厉害,连谢玉都知道誉王的身世。江湖上有江左盟,有实力就是厉害。谢玉估计是在权衡,在江湖上,江左盟厉害还是悬镜司厉害,估计最后还是感觉江左盟好。
  这时候,才通过谢玉之口知道了当年构陷的细节,而夏冬也明白了他的夫君被师傅害死了。
  长苏就是要靖王和夏冬知道那些细节。
  长苏在门口与靖王相遇,靖王现在确切的知道了祈王和林氏的冤案是如何生产出来了。此后,夏江成了靖王的仇人。
  听闻真相的三个人,各有所思。
  靖王立意夺嫡,夏冬对师傅产生了怀疑,奠定了离心的基础。
  而谢玉并不知道长苏的真实用意,长苏让谢玉对夏江失去了信心,道出了真相,后来还传话给长公主去要谢玉的亲笔首书,表面上保谢玉的命,也是为了金殿呈冤作基础。
  这个时候,长苏与夏江的对决开始了。长苏棋胜一招,让夏江的真面目在靖王和徒弟面前暴露了。
  此时夏江针对的目标是谢玉,而不是长苏,直到长苏公开站在靖王系那边,他才和誉王联手攻击。
  和谢玉的天牢之战,完全是一场心理战。长苏是要谢玉发挥一下他的余热,毕竟当年的构陷案谢玉是参与人,他的话最有可靠性。谢玉也该为旧案昭雪作点事。
  

为什么你总认不出
  全剧中认出林殊是都是女子,夏江是诛心,例外。
  第一个是太皇太后,她是非常宠爱林殊的,当年曾为小殊在金殿上求情。而且小殊和霓凰的婚事,还是她做的主。她把长苏和霓凰的手拉在一起,别人说她是老糊涂了,可是她没把豫津或者景睿当成小殊,只是把长苏当成了。也许是心电感应,也许是直觉,也许是老糊涂了,总之成功的让小殊的心乱了,情不自禁的拉了霓凰的手不松开,老太太就是厉害让长苏在那么多人面前失了态。
  第二个是霓凰,他对霓凰有太多情不自禁的关心,让对方起了疑心,没见几面,就说真是奇怪我为什么会信你。信任是的感觉,没理由。
  第三个是静妃,全剧中情商智双高女人,明白了还能不动声色的配合长苏。
  而和长苏一起玩到大的景琰一直认不出来。他明明也发现了长苏和林殊很多多一样的小动作,还有那个水牛的称呼,可是他都被长苏敷衍过去了。其实景琰和长苏在一起的时间比霓凰还多,对于林殊是最了解的。可是他确是在夏江的指证之后,才明白。
  霓凰能因长苏对她不同寻常的关心而生疑惑,景琰一直就没有明白长苏为何会选他。他明明实力最弱,对谋士的态度最差,连夏江都明白世间若有一个人不计代价的支持景琰必是林殊。
  我感觉女人对一个人的感觉甚于外在容貌,认心不认人。而男人更注意容貌,忽略了那些本质的东西。所以景琰固执的守着林殊的外表,一直在逃避。他不希望林殊不是原来的模样,所以忽略了眼前人。
  其实在和苏先生相处融洽的时候,他也说过,如果他的朋友林殊见了苏先生也一定会欣赏苏先生。这个时候,他明明在苏的身上看见了林殊的内心。只是他忽略了。
  景琰从没有透过现象看本质。
  比如提起当年旧案长苏的态度,分明是沉痛的。所以他也怀疑过长苏是祈王府旧人。长苏对军事那般了解,说是听盟中兄弟说的。但是景琰是战场出来的,没有上过战场的人,有些事是不会明白的,纸上谈兵和实战不是一回事。尤其是九安山之后,那个抽刀的动作之后,还是没有确认。让观众都替着急。
  还是夏江在金殿上替长苏慷慨陈词,讲了长苏如何为景琰劳心劳力的付出,景琰如何在长苏的谋划下登上了东宫之位。这位才幡然醒悟。
  为什么一直认不出,潜意识里,他是不敢认吧,他骄傲的小殊,成了病骨支离的模样,他不肯接受这个现实。他阳光灿烂的林殊,成了搅弄风云的谋士,他替他心疼吧。命运把林殊折磨成了这个样子,他不肯相信呀。
  全剧有时候为了刻意突出长苏的智商,有时候弱化了景琰,景琰成了标准的绿叶一枚。景琰不和长苏同一个场景的时候,感觉智商还是不低的,尤其是与夏江的几场冲突,口才和反应能力都是不弱的。
  没有早一点认出林殊,是景琰的遗憾和心痛吧。
  
  审核编辑:渭雨轻尘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双玉缘与金兰契

下一篇: 《 誉王的执行力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渭雨轻尘: 似乎两篇合在一起发了。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