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微型小说

寒鸦春雪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3-15   点击:


  “寒鸦春雪”一种极品兰花,兰花草生长在天山极寒地带,终年保持绿叶,每十年开一次花,花为白色,香味极纯正而清冽
  她的父亲也是元帅,那时她们两家也算是门当户对,定了亲事。母亲那几天都是欢喜的,她是父母唯一的女儿,掌上明珠,母亲一直担忧她,容貌平平,怕在婚事上有挫折。如今既定了杨家六郎,自然是欢喜的。杨家忠义诚信,必然不会委屈女儿,六郎聪慧过人,又是一是仪表堂堂。足配自家明珠。
  她那时还小,并不知其中意味,只是她喜欢六郎,那个眸正神清的少年,眼睛像天上的星星一样明亮,她唤他六哥,她有感觉,六哥对她淡淡的,她不知是不是因为她容貌不美。可是那有什么,母亲说,以后她就是杨家的媳妇,六哥就是家人,她和他永远在一起。
  那一年她父亲外任,两家分别,她送了六哥的绣帕,那一朵兰花,含了她的名字,她有一个极美的名字,兰英。
  后来兰英遇见了她的师父,师父说她天姿不凡是练武的材料,她随师傅去了深山,她想杨家的人,都是擅武者,她的武功高了,六哥是不是就欢喜了。
  世事变迁,山下的消息,她知道都晚了,她父亲王怀在一次与辽人作战中被擒,为了活命,投了敌,母亲伤悲,也无奈。她知道的时候,已经几年后了,她那时有些恍然,如果这样,王家岂非是杨家的仇敌了。那么那桩婚事如何。
  几年后辽宋开战,她接到家书,说母亲病重。兰英马上回明了师傅,要求下山。师傅叹息,明知其中有诈,但母女之情,如何不让人回家。只是叮咛她,不要忘记自己是宋人,这一点是永远的。她当年订亲于杨家,就是杨家的儿媳。不管何时,记得这点,将来自有因果。
  到了家中,才知上当,母亲身体一直不太好,但病非书信中所言,父亲就是想让她上阵,女儿的功夫,他有过见识,想要立功。
  兰英想起师傅的话,一味推托,实在不行,就上阵应付几下,但足以成为父亲的夸资。太后知道了她的情况,特意见了她,又是赞叹又是收义女,极尽欣赏之能,她成了郡主。
  那一次她出马,宋军几名战将败于她马下,她一直听从母亲的话,决不伤宋人性命。这时候又冲出一人,她抬头一看,少年好英俊,有些眼熟,急问对方是谁。对方傲慢的指了身后的旗子。一个斗大的杨字,她突然间泪湿了眼眶,她是六郎。相见不相识!
  这一阵打成平手,兰英只是应付,她的刀法原在六郎之上。
  最后的时候,她射了一箭,六郎接过箭,箭上有一张字条,写的是王兰英。
  六郎把字条给了母亲,太君想起当年旧事,和王家是有婚约的,这些年因了王家投敌,婚事就没人提了,而且六郎已经娶了当朝的柴郡主,夫妻和美。
  如今攻城不下,王兰英的功夫了得,六郎赢不得,别人更不要说了。
  太君出阵,与兰英相见,心里叹气,这姑娘模样比小时候还让人叹息。太君提起当年事,如果兰英愿意归顺,可再续前缘。兰英看了眼六郎,六郎一脸冰霜,可是兰英还是低了头。
  进了宋营,才想起父亲奸诈可是母亲是慈母,如何弃之不顾。
  第二阵,辽人果然以王母作为要挟,兰英心痛,几乎倒戈,这世间最疼爱她的就是母亲,她替她操心,她给了她世间的温暖,她不嫌她丑。她岂能不顾母亲的性命。
  王夫人却要见佘太君,她叫了声老姐姐,我相信你是个重承诺的人,你说的话都会做到,我把兰英交给你了,让她回家吧。她本就是宋人。
  就在众人的眼前,王夫人突然持簪子自杀而死。她不要做女儿的拖累,这些年她忍耐着等待着就是为了女儿有个归宿。她不能让女儿陷入辽营。现在兰英找到了杨家,她心愿已了。再无牵挂。
  兰英大惊,母亲的眼睛中有笑意,她终于安心了。
  后来在兰英的相助下,宋军大胜。
  提及婚事,六郎以柴郡主为由,拒不肯同意。
  太君愿意和郡主解释,相信郡主能理解。兰英的订婚早于郡主,而且现在的情形,兰英母死,都是为了宋。
  六郎私下见兰英,只说愿意认做兄妹。
  兰英此时已经明白六郎的心意,他是连名份都不愿意给她呀。
  可是嫁入杨家是母亲的心愿,她不能不顾。于是兰英深思一夜,天亮后见太君,当年订亲,王家一直遵守,婚约她要兑现。她只要这个名分。成亲后,她离开这里,再不见杨家人,她愿意镇守一个小城,安渡此生。她回到了宋国,嫁了杨家,完成了母亲的心愿。
  在太君的坚持下,婚礼热闹的办了,可是当天夜里,兰英就走了。
  她不要世人可怜,她只要完成母亲的心愿。
  兰英一直在一个小城镇守,园中遍植兰花。思及少年时,那方绣帕上的兰花,一直开在她眼前,可惜,那不是她的良人。她这一生有兰花,就够了。
  
  
  
  
  审核编辑:白玉兰     推荐:白玉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峨眉春蕙

下一篇: 《 门当户对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白玉兰: 一段婚姻,一段历史。杨六郎娶了郡主,可苦了王兰英啊!兰英守镇,兰花相伴,手帕上那朵兰花也成了念想!推荐阅读!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