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杂文随笔

包装很重要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3-14   点击:

  
  包装很重要
  一个江湖盟主,再有名望,也是江湖上的名望,在朝堂上想有一席之地,是要给自己一个身份。而身份的包装非常重要。
  对于长苏来说,包装只能是用自身能力的宣传,不能借助身世背景,不能像刘备一样(皇亲的身份),先为自己弄一首宣传
  遥映人间冰雪样,暗香幽浮曲临江。
  遍识天下英雄路,俯首江左有梅郎
  此重在意境,提升长苏的文雅气质。
  接下来是琅琊阁的排行榜,琅琊阁是权威机构,由一个权威机构,肯定他的实力。替他做背书。
  而后誉王去琅琊阁求贤,得到了锦囊是:麒麟之才,得之可得天下,长苏的名字,进入了誉王的视线。同时太子也得了相似的信息。
  夺嫡最热闹的两位,都扑向了麒麟之才,长苏的名望得到了充分的肯定。
  由于他们的重视,皇上也知道了,他是不以为然的。他不相信什么麒麟之才,两个最有权势的儿子,都重视梅长苏,只能说明二人心中已经势同水火,都要借麒麟之才消灭对方。
  而此时长苏最成功的案例也传播开来,他成功的把处于弱势的北燕六皇子推上了太子之位,这是最让誉王兴奋的。也是最让太子防备的。
  誉王自我感觉良好,比北燕的六皇子地位强多了,那么麒麟之才只要相助,他必定能上位。
  到此,长苏包装成功,身上有麒麟才子的光环,名动京城,影响极大。
  朋友圈多重要呀,林殊的朋友圈,就不要提了,皇长子皇七子,亲姑姑是宸妃,母亲是长公主,父亲是赤焰主帅,他的朋友不是景琰这样的皇子,就是景睿这样的公主之子,要么就是言候的儿子。都是皇亲国戚,天下才俊。
  而长苏没了朝堂的人脉,可是人家有民间最大的权威信息机构琅琊阁作后盾,先是助他成立江左盟,管理一个部队的少帅现在管理一个帮派,自然不成问题,还有旧部相助。然后是琅琊阁给予冠名的麒麟才子,随后又是在北燕成功的推举最弱势的六皇子上位,成功的案例摆在那里,又加上琅琊阁的大力推广。一身光环的长苏进入了大梁的朝堂。
  包装很重要,包装之后,梅长苏走进金殿,得了皇上一个客卿的封号。别小看这个身份,是能在霓凰郡主身边设坐位的。
  有了这个身份,吸引了皇子门的眼光,誉王的礼遇,太子的忌恨,靖王的疑惑。
  包装多重要呀,一下子苏先生就可以进宫,可以出入各家王府,争相抢之。
  谢琦的婚事
  出场镜头不多,一个温婉贤良的女子,有一个悲剧的结尾,而制造者是她的父亲。
  谢卓两家因了景睿而建立了一种特殊的关系。精明的谢玉把卓家的天泉山庄划入了自己的势力范围,他不好出面的事,可以用卓家这把刀,去完成他明面上不能做的事。
  从剧中看,谢玉是把卓家绑上了他的战车,他扶保太子,自然是为了日后荣华富贵,谢玉已经是候了,目标自然是封王了,若无大的利益,他何必冒险。他是敢于冒险的,十二年前,因为诛杀赤焰军,而被皇上亲封了一品柱国候。这是一个为了利益敢于冒险的心狠手辣的人。
  有了天泉山庄这股江湖势力,增加了他在太子面前的筹码。他说动卓家的理由除了日后太子上位的利益,还有就是太子是储君,安了个正统的帽子。
  那么十几年前,祈王还在,太子还不是太子,他是如何让卓家出手暗杀了夏江安排伪造谋反书信的书生李重心呢。对于卓家来说,暗杀一个文弱书生还是一个老头,他们没有犹豫过吗,还是只听命于谢玉的命令,为了卓家另一番局面。
  就是谢卓两家的秘密合作,才是谢玉肯把女儿下嫁的原因吧。当然两家是通家之好,孩子们青梅笔竹马,卓青遥也是人物出众,可配谢琦。感情基础是有了。可是门第并不般配。
  谢琦的母亲是长公主,父亲是一品候爷,如果母亲为她争取一下,大小姐弄个郡主的封号还是有可能的。即使没有那个封号,她也是金枝玉叶的大小姐。可婚配的人家太多了,就是嫁进皇室都是可能的。
  而卓家毕竟是江湖门派,而且还不是第一大帮派。除了小儿女有情,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谢玉为了拉拢卓家死心为他效力。
  谢大小姐的婚事,表面上情深意重,彼此有情,可实际上还是谢玉的棋子。为了让卓家死心踏地的充当他的杀手,做他的工具。最后一直杀到了内监头上。后来又指向了户部尚书沈追,沈追是什么人物,他的母亲是郡主,他是皇上口中的世家子弟,这样的人物,天泉山庄都敢动手。真是胆大包天呀。
  卓家因为景睿这个两姓之子,本就是通家之好,双方有了共同的情感纽带。而后又成了儿女亲家,更加两家成一家,捆绑成了利益联盟。这是谢玉给卓家的感觉,如果遇了特殊关头,比如揭开失子真相,谢玉成了卓家的杀子仇人的时候,谢玉为了自保,马上翻脸,对卓家格杀无论。这样的谢玉,可与箫选相比。箫选认为林帅拥兵自重的时候,就给了个谋反的罪名,诛族。
  她的女儿可是卓家的媳妇呀,而且马上临产,他是丝毫没有考虑谢琦的感受,有父如此,真是绝望。
  对世子谢弼也是如此,表面上让谢弼投靠誉王,他暗助太子,后来事情公开,置谢弼何地。谢弼可是他唯一的儿子,世子呀。让谢世子名誉扫地呀。
  对于谢玉来说,女儿是指向卓家的棋子,儿子是指向誉王的棋子,这是他的两个亲生儿女呀。
  所以全剧中箫选的知音是谢玉,他们都是一类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六亲不信,什么人都能利用。
  而被利用的最深的其实是谢琦,她的婚事也是谢玉的筹码。真相大白之后,谢琦难产而死,这个可怜的女孩子,完全就是谢玉的牺牲品。
  成于细节
  苏先生病了,誉王肯定要来走秀,苏先生见了誉王就想吐,誉王假成这样了,实在是表演派的不是实力派的,可是再想吐,也要给个好脸呀,现在苏先生还在忽悠誉王帮扶一下靖王,以示拉拢。只有誉王的暗助与拉拢,才好给靖王上位的机会。用一个敌人消灭另一个敌人,此阶段誉王还是好同志。用他对抗太子,一直很有成效。
  正在深情的表演,估计苏先生也忍到吐了,快不能忍时,誉王的仆人惊慌失措的跑来了,告知皇后晕了。这个阶段,皇后还是誉王的大靠山,没了这个养母的帮扶,誉王就没机会夺位了,当然有言后,他也没机会。
  誉王进宫探病,顺带诛心一下,是不是越妃的暗算。
  长苏查明了情况,感到疑惑,言后的病对身体无伤害,不是什么大病,只是不能出席年终尾祭的活动。出手人不是太子系。
  这时候对言后生病的原因,长苏还是一头雾水。
  这时候热情的豫津来送父亲订的年货---桔子。只能说明飞流很厉害,他吃出了火药味,就不吃了。
  这时候,言后的病和带火药味的桔子,让长苏有了新的设想。
  言候素日不理家事,除夕都不和儿子一起守岁,这样一个不问世事的人,突然去订年货,这本就反常,反常即为妖。而长苏太了解言候的能量了。
  林帅是和儿子说过当年言候的风华,在长苏心上言候的口才与胆略是能与蔺相如相比的人。三十七年前的青年人,能说破了三国联盟,令人敬仰。言候的风骨,一直令长苏敬重。
  现在长苏明白了,言候在干什么。
  言后生病不能出席年终尾祭,加上火药,那么尾祭必须有一场爆炸,目标自然是箫选了。
  言候与妹妹一向不和,只是生死之时,还是愿意护她一下。
  长苏去了言候府。
  与言候的谈话,诚恳相劝,不要报私仇,破坏安定局面。
  言候自然是聪明人,他不后悔他的行动,但感谢长苏的阻止。不后悔是情义,对乐瑶对林帅的情义,感谢长苏阻止了他的莽撞,救了言氏一族。
  言豫津登门致谢,此后言候才开始重视这个儿子。
  长苏说不想多生事端,豫津却肯定了这其中自有情义,他不知道这是林殊对言候的情义。十几年了,他父亲的朋友,还能记得林家的冤案,不是天下人皆是箫选那样过河拆桥的人,也有真朋友,比如言候,也有真情义。
  长苏赞豫津聪明透彻,这四个字用的好,豫津果然是聪明,他看的出长苏为人风骨,决不会欣赏誉王行事,和誉王不是同路人,所以他对景睿说苏先生不会保誉王。
  长苏仅凭言后生的不轻不重的病,和桔子中的火药味,就能推理出了言候的刺杀行动,果然高明。
  言候失败的行刺案
  目标:箫选
  原因:报仇
  过程:买通了负责年终尾祭的人
  结果:中止
  长苏提及言候少年风采,和蔺相如相比的人。可知风采。在长苏眼中,言候是凭的真本事封候,并非因为他是言太师之子。
  他是箫选的伴读,世家之子,扶持朋友上位,几十年后,却又亲手炸死他。朋友做到这个地步,真是悲哀。
  这个死结是从十二年前祈王和林帅案开始的。夏江构陷,箫选准许,祈王和林氏成了谋反之人,诛族。宸妃作为祈王的母妃上吊而死,林家和赤焰军被谢玉诛杀于梅岭。
  当时求情的都被诛连,以言候的个性,当年肯定也有过谏言,被否。他死了心,十二年他开始谋划行刺。
  乐瑶是他心爱之人,林帅是他的朋友,他们含冤而死。林氏一族无人。箫选太狠毒太绝情,言候的心彻底冷了。
  如果说梅长苏想的是昭雪,而言候根本不指望箫选会认错,旧案能重审。他们的敌人是一个,方法却不一样。
  言候表面上不理俗事,却清楚的知道户部以私炮坊谋利,他运了火药,调动了官船,这样即使被查,也只会怀疑户部,怀疑太子。夹带在年货中。
  如果不是豫津给长苏送水果,让飞流感觉了桔子的火药味。也不会引起长苏的警觉。
  而人关心的多了,就会露出麻脚。
  他与言后不和,但终是兄妹,他不想让妹子和箫选一起被炸,这才让言后病了,不能参加尾祭。能在皇后的饮食中动手脚,宫中自有人脉,而且事后誉王和皇后宫中并不曾查出来。
  长苏就是把这两者串在一起,目标才指向了言候。能调动官船,必是达官,不想伤害皇后,必是皇后族人,而豫津带来的桔子,这些线索,综合在一起,就露出了真相。
  言候的方案暴露了,只好提前中止了。
  其实此事如果不是长苏介入,那么他是有可能成功的,当然后果很严重。
  言候已经五十七岁,还是如此的热血,行事如此的绝决。
  让言候放弃的原因
  长苏是个有始有终的人,他的布局要考虑开始也要考虑结局,如何善后。总是问一句之后如何。程序正义是所有正义的基础。
  在言候心上,他认定箫选能够上位,于他和林帅当年的扶持有关,如果没有他二人的倾力相助,箫选没有上位的可能。所以看错了人,做错了事,他要纠正这个错误。在他心上,他制造的错误,他来终结。
  应该说他确定实施这个计划,肯定也想过别的方案,不会一上来就想着炸死皇上,那是皇上呀,一则保卫标准极高,二则后果严重。他是世家之子,受过良好的正统教育,他的价值观并不是一上来就以武犯禁,肯定想过正常渠道。可是看透了箫选,他发现已经在坐了皇位时死掉了,不再是他认识的那个少年朋友了。指望箫选是不可能的,那么其他皇子呢。最理想的祈王没了,余下的皇子,他没有看好的。太子可占一个昏字,誉王能得一个伪字(而且他认为誉王就是另一个箫选)余下的皇子,弱的弱,胆小的胆小,没有理想人物,可以值得他扶持。
  景琰没有进入他的视线,靖王对祈王和林氏的感情,与他是一样的,可是靖王耿直,不擅权谋,他认为没机会上位。
  这是他和长苏的不同,长苏认为靖王的资质不擅长争位,但是适合坐位,争位的事由长苏完成。这就是林殊的骄傲,没有林殊的身份,他的能力一样能扶持一个弱势力皇子上位,他自信他有个这能力。林殊和景琰的感情在那里,他相信他的朋友,情义千秋,初心不改。在他眼中景琰是适宜的人。而在言候心上,皇子无一合适。
  所以长苏可以通过程序正义来正大光明的解决,通过旧案重审来昭雪,不能走暗杀这种通路。
  他有扶持的人选,他有强硬的手腕能完成这件大事,有了这两个基础点,他不用去以武犯禁。而言候则不同,他对箫选失望,在皇子中找不到继位的人选,他没指望了。
  所以他不后悔当初的筹谋。
  只是长苏问的好,之后呢,于国于民何利。
  言候回答不了这个问题,他是一个有头脑的人,不能只凭一时之勇,当初不考虑后果,现在别人把后果的严重性告知了,他不能装糊涂,长苏说的都是事实,他不得不停手。他毕竟是一个有责任感的人,为了私怨,伤了无辜之人,不是他的本心。
  和聪明的人说话,点到为止,只一个然后就问住了言候。
  然后点明,那不是林氏所求,林氏要的是能洗雪冤屈,能够恢复名誉,堂堂正正的有牌有位有名。
  那也是言候想给林氏的,只是他给不了,现在有人点明了,他那时也许就会怀疑长苏的真实目标。后来他就感觉,长苏就是为了旧案而来。最初怀疑长苏是祈王府旧人。长苏谈及故人旧事,语气表情,那是骗不了人的,那种沉痛,是真实的。而且长苏的阻止,分明也有对言氏一族的维护,豫津都说其中是有情义的。
  言候的放弃,避免了一场大的风波,没有打乱长苏的计划。人家长苏的目标是让箫选自己认错自己下旨重审,谁的错谁认,才是公平。
  
  审核编辑:罗军琳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山花满头

下一篇: 《 与谢玉的对决

编者按:
散文编辑   罗军琳: 人靠衣装马靠鞍,包装不仅仅指外表,还有象来头,噱头这样的借助之势也是很重要的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