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杂文随笔

山花满头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3-13   点击:


  牢房是阴暗的污浊的,只在最上方有一个小小的换气窗,只有午后阳光极好的时候,才有微光照进来。
  严蕊半昏半睡间,感觉了阳光,好似又回到了少年时候,那时父母还在,洒满阳光的院子里,母亲唤她幼芳,那是一个纯朴的名字,有爱有温度。她忍不住喊了娘,在亲人身边的日子多么幸福。她好不容易得唐仲友落籍,能回到母亲身边,不想好梦易醒,反而落入牢狱,多次受刑,她的身体极差,大多时间都半躺在那里。
  这时候有牢头进来送饭,严蕊接在手中,手指颤抖,连牢头也叹息起来,忍不住开口相劝,你一个弱质女流,哪里扛得住,再打下去,命都要没了,不如招了罢了。少受几鞭也是好的。
  严蕊强展星眸,憔悴的脸上,只有那双眼睛依然炯炯,她淡淡的一笑。“身为贱妓,纵合与太守有滥,科亦不至死;然是非真伪,岂可妄言以污士大夫,虽死不可诬也。不管自己的身份如此低微,可是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决不能诬陷他人,以求自保,自己决不为之。牢头叹息着离开,这姑娘看着柔弱,却有一颗坚硬的心。宁可伤了自己,也不负人。
  天黑了,严蕊的世界也暗了下来,这种时时受刑的日子,何时到头。想到唐大人,她叹息,她现在境遇和他有关。只是她不后悔,这世间瞧她不起的人太多,她看过了冷眼和轻视的目光,唐大人对她有欣赏有怜惜,才有落籍之恩,他和她之间有欣赏有尊重有恩义,但不是爱情。
  有些人是你的星光,是你梦里的春风,可惜不是红尘中的良人。
  一次又一次的受审,磨光了严蕊的锐利,但她始终闭口不言,想要的口供始终没有。严蕊沉默的时候多,最后只一句,没有没有。
  事情陷入了僵局,如果定唐仲友的罪,没有严蕊的口供是不行的。唐与严蕊风化之罪,无严蕊之供,何能成立。最初想的简单了,一个营妓一个弱女子,几鞭子下来,何供没有。可惜就是没有。
  就这么僵持着,严蕊一天一天挨着时光,几近绝望。但她不低头。
  那一天早上,牢头笑嘻嘻的和她道喜说朱大人调走了,新来的岳老爷是岳飞的后人,自然是清正,严蕊的案子有了转机。
  好似阴了许久的天空放了晴,严蕊的眼睛有了神采。
  大堂上,严蕊还是当初的话,没有就是没有。“身为贱妓,纵合与太守有滥,科亦不至死;然是非真伪,岂可妄言以污士大夫,虽死不可诬也。
  因没有实据,岳大人释放严蕊,严蕊熬了过来。问及归宿。
  归宿多么美好的两个字,这一生的命运,何曾由已。这一刻严蕊写了心里话,
  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花落花开自有时,总赖东君主。
  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
  她终于得到了自由,这一次她真的能回到家人身边,再不用低眉折腰了。
  山间的风是清香的,远处的山花是灿烂的,这就是她想要的世界,若得山花插满头。她采了许多野花,她不知它们的名字,有什么关系,它们是最美的花,最自由幸福的花。
  
  审核编辑:罗军琳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凤凰姐姐和螃蟹弟弟----探春与贾环

下一篇: 《 包装很重要

编者按:
散文编辑   罗军琳: 关于严蕊的故事大概最能让人记住的就是这狱中之灾了。而文中提到的朱大人,他一生最大的污点或也就是这一节了!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