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杂文随笔

过江东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3-12   点击:

  往事好似是梦,对于易安来说,这一生也曾夫妻恩爱,也曾劳燕纷飞,也曾名满天下,也曾毁誉一时,都是过往。
  在战乱中15车书籍器物几多遗失,是她最大的伤痛,那是她和明诚的至爱和心血,他们平生的爱好与梦想,都在这战乱中离散,愿那些稀世之宝能有个归处,遇上识它们的人。
  易安豁达,想世间万物皆有归处,也许它们和她的缘份就是如此。
  遇见张汝舟时,也未曾心动,只觉得此人文雅淡泊,是一不俗之人,往来还是尚可。那一天张汝舟又来,还带了花雕酒,当时正是春暮天气,晚时有雨而至,张走时,路经门口,遇海棠花开,有风雨相袭不耐之感,将伞搭在花枝之上。就是惜花的动作,让易安心动。她此时境遇,不就是风雨中的海棠花吗。暮春时节,花期将过,一场风雨,就是绿肥红瘦,芳华不再,落英满地。一个爱花的人,一个风雅的文人,总是一个可以让人托付的人,而且他也许可以和自己一起保护那些留下为数不多的收藏。
  再嫁就再嫁吧,她不是那个倚门回首嗅青梅的女子了,一生一世一双人,那个一双人,离她而去,天上人间,只余她一人。她只是想抓住一点人世的温暖,不在这飘泊的时光里,一个人白天一个人黑夜。
  最初的再婚时光还是幸福的,张汝舟虽无明诚的才气和大气,但毕竟也懂得识人眉目高低,懂得呵护她。被人照看总是好的。尤其是寂寞中年心。
  只是相处的久了,他一再打听,她那些收藏品,价值几何,他看重并不是那些东西的收藏价值,而是它们能值几何。他的面目一点一点展现出来,好似另一个人。
  易安听家中老妪说,在外面张汝舟如何吹虚,夫人的收藏都已经归于他手,皆由他处置,如何许愿,如何讨价。
  易安大惊,那些东西是不可售卖的,那是她比生命还重要的心血。
  一次次争吵,一次次失望,最后易安告诉张汝舟,大部分物品都已经失散,留下的只是文献,商贾之人并不看重。
  张汝舟并不相信,赵明诚父亲曾至宰相,何等富贵,若说失散,易安不该留下最值钱的东西吗。
  而真相是,最值钱的易安没有留,她留的都是传世的书籍,张汝舟大失所望。
  原以为娶了个百宝箱,不想只是一屋子书,那不是他的爱慕。
  此时纷争升级,张汝舟露出本相,对易安再不客气,甚至动了手。
  易安不再心存侥幸,事以至此,必须和离,才有出路,她不要一生和这样人共渡。
  张汝舟醉中曾吹虚科举考试作弊过关,那是他七分得意,三分傲慢所言,易安找人查实。
  那一天清晨,易安换了服饰,只一身青色粗衣出门,来到官府击鼓。拿起鼓的一刻,有一瞬间的茫然,人世如何至此,这一鼓下去,他身败名裂,她何尝不是,可非这般,她如何立足。她所看中的,他不屑,他所追求的,她不耻。她与他,本是冰炭不同炉,于她来说,声名不及人格重要。
  师爷接过状子的时候,先被一笔清雅的簪花小楷惊讶,这样的字,天下能有几人。他看了眼站立妇人,眉目坚毅,自有风霜之色,然举止从容,自知出身不凡,看了状子,大惊失色。名满天下的才貌双全的易安,就是她吗。如今已是中年之人,又经历诸多不顺,往昔美貌不复,只那笔好字,可知真的是才情过人。他叹息,他犹豫,他知道妻告夫,也要入狱。
  他悄声提点,易安眉峰不动,只点头,我知道。
  事实一经查实,张汝舟的结局是诏除名,柳州编管,而易安也面临两年牢狱之灾,易安从容进牢。经过这一番辗转,易安心静反而从容,当生则生,当嫁则嫁,当离则离,她做了想做的事,此后余年,只求有机会继续编撰《金石录》,那不是一个人心血和梦想,那还是明诚的心血和毕生所钟。两年的时间,不过是一恍眼,她愿意熬过去。
  幸而有故人相营救,易安才没有真的在牢中渡过两年,綦崇礼替易安向皇上求情,言辞恳切,极是动人,易安九天后获得了自由。出来后,大恩不言谢,易安也只是修书一封,以表谢意,书中详述事情经历,她不在意世人误解,但对一个真心相助的人,她有必要说明一切,这是尊重也是信任。他算是她的恩人和知己,也不过是君子之交淡如水,彼此相望于江湖。
  她获得了自由,是用几乎入狱得来的代价,当然也把她再婚被人算计的事实昭告于天下,流言纷纷,都与她无关。
  也有人指责她对张汝舟薄情,弄得张汝舟声名狼藉还被流放,此生断了前程。可是谁又能明白,若非走投无路,若非张汝舟算计她的《金石录》。世间事有些可以忍,有些不能忍耐。
  她可以低头,可以轻信再婚,可以尝试新的生活,唯有一样,就是《金石录》不能得到任何伤害。那本未完成的书,寄托了她和明诚一生的心血和理想。
  此后,易安闭门谢客,只专心于《金石录》,幸而完成此做,进表朝廷,这是明诚的遗愿,她愿意替他完成。她和他,一生的情意,不只是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也还是离乱后,他不在她身边,她依然做他想做的事。
  她对他的情意,和时光一样久长,不管什么情况里,他都像她的血液一样,融入了她的生活和梦想。
  只是她的日子,自然是寂寞而清冷的。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晓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著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审核编辑:沁芳闸     推荐:沁芳闸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散文主编   沁芳闸: 最值钱的没留下,留下的是一屋子的书。可这些书是易安先生的命,张汝舟不懂,就如他一定不懂赵李二人的情怀,在有些人心中情怀是高于生命的。张汝舟本应是得意的,娶到了名纵天下的女子,可不巧的是此女子虽为大家闺秀也清贵绝决的很,哪怕会下狱,也要把你来告。易安先生虽然落难飘泊,但对付宵小还是绝不假以辞色,绝不与尘同埃,那份高贵让她落笔写下“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 月涵

    谢谢编辑老师,非常喜欢红尘这个大家庭

    2017-03-13

    回复

  • 沁芳闸

    月涵越来越溶入红尘这个大家庭了,正文中没有题目,自动点击也已做好。赞一个。

    2017-03-12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