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作家专栏 > 百味居

素琴无弦字无声

作者:冰凤凰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7-03-12   点击:

专栏作家:冰凤凰
 

冰凤凰,海南省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经济学教授,国家理财规划师高级考评员,国家企业人力资源管理师高级考评员。

点击进入冰凤凰个人文集


  时常在一人独处时,保持一种写作者的姿态。
  生活在文字的奇妙空间里,骨髓里的诸多元素在时空漫溢着,迷恋词语的力量,并渴望每一个词语都在笔下散发出迷人的光泽和悠远的意。用散文、随笔、歌、杂文等抒写着生活中的喜怒哀乐,将沧海桑田全装在素笺里。

  寒意侵人,舒张衣袖,挡住那一方寒气。在百合盛开的电脑桌前静静地坐着,柔指随思绪的飞扬在键盘上舞动着。虽然素琴无弦字无声,但与亚*索尔仁尼琴创作《古拉格群岛》时的写作环境相比,简直是天堂了。
  这是多么美丽的时刻,就像在风里穿行时,看到开到极致的花朵忽然的凋零,一些思想,轻轻的就入了春水深处,有着柔软的怜惜。那些没有生命的文字,也在眸里变得清澈而温暖。

  一片喧嚣归于静寂,没有了白日风驰电掣的匆忙。清澄的月光似乎有一种巨大的魔力,让人放轻了脚步。居于水湄,坐看云起,白云托着皎皎的明月,照得世界一片清明澄澈。苍凉幽咽,浸润了柔波清越且浑厚,带有一种说不出的穿透力。
  置身于广袤的世界之中,宛如一棵树,不管枝叶如何在喧嚣的时代里摇曳疯长,根子也必须静静地扎在黑暗中,汲收养分和水。我的树根永远是文字,是那在字里行间灵感闪烁的思想。

  指间运劲,风雨冷雪澌声与墨溅之声,飒飒作响。从十二岁始,就这样一路断断续续地写着。灵魂在字里行间游走,仿佛是一个无边海岸的守望者,收获丰硕又伴含泥沙。
  思绪悄悄涌上,在这浮躁的世界,坐在清寂的夜风中,用悠缓的调子,娓娓诉说一种彻悟后的深情。

  想起在三千多年前的盲人荷马写的《奥德赛》的某些片段:“茫茫汪洋中的魔岛,纯美的女妖披散着长发,边啃嚼累累白骨,边含泪歌吟凄婉绝伦的恋曲。过往船只上的水手,无一例外地落水,应着波光粼粼的旋律,凫向死亡彼岸。唯有主人公因事先接受了神的忠告,让堵住双耳的部属将自己缚在桅杆上过关。当魔岛终于从海平面上消失,他还在泪水盈盈地回望,感受那种源自灵魂深处的拒绝诱惑的遗憾,浸润在歌中的极其舒服的自毁的毒液使他此生形同行尸走肉。”

  或许,每个人的心底都有着一个最真的梦想。每一个人的心中也都会有一片黑暗时光或一团希望之火,它们会时常左右着人的心情,和左右着待人处事的态度,甚至会改变人的一生。
  也许随着时间的变迁,现实的磨砺和我们的成长,这样的梦想会逐渐褪色,变得遥远而模糊。但只要机遇垂青,它就会从记忆深处浮上水面,应和命运的呼唤。

  凭着对生活的直觉和纤细的情感,用文字来发掘普通生活中的点点滴滴,记述个人生活中的一些情感,在随意偶然中包含更多的自己的经历,但决不是那么的宏大或者满是哲理,不是那么刻板或者韵律和谐。只是想以一名知识女性的立场,以真切的人生体验、充满忧患的意识,给自己的作品打上强烈的、质地纯粹的个人印记。
  一直以来有个愿望,就是有朝一日不再从事金融工作,只在家里安静地写作。此生无法用意志抗拒这一美妙诱惑,就好似与《奥德赛》之中的人物如出一辙,本能地巴望神魂颠倒的自毁。

  静谧的夜里除了写作,还喜欢读诸多前人的文学作品。经常读那些以“含情的微笑”来看世界、且弥漫着浓郁的书卷气息,也展示了丰厚学养和人格风范的散文。“入妙文章本平淡,出俗神品原无色”——中国文学有冲淡神逸一格,有的散文就像泼墨写意的山水画,一直很欣赏。
  就如某作家曾坦言:“大概受儒家思想影响比较大,‘温柔敦厚,诗之教也’。我就是在这样的诗教里长大的。”因此“我是更有意识地吸收民族传统的……我追求的是和谐。”但这个喧嚣的年代,尤其是在这个货币横行的时代,身置都市,比任何时候都浮躁。

  金融专业是门大杂烩,里面囊括了银行、证券、保险等知识。
  为了提高学生的就业率,时常教他们如何磨去其锋芒,牺牲个人爱好,以便适应社会的需求。比如说在给学生讲授金融实务操作时,为了训练和提高他们的实践能力,常会教他们一些与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金融知识,还教他们一些投资方法。
  几年前的某日下午,正在多媒体教室给大三的学生讲授《金融学》,课间休息时,一位学生来交毕业论文初稿请我修改指导,同时带来了一本中国工商银行的活期存折,翻阅给我看;并且当着台下一百多位比他低一届学生的面,向我连声道谢,因为在担任他的金融管理与实务课教师时,我开了张保险专业的书单给喜欢文学的他,引导他往保险方向发展,并要他考取了保险公估人和保险经纪人,结果他在实习期间就拿到了高薪。
  他兴奋地对我说,一定要请我吃顿丰盛的大餐。可我没有去吃他的丰盛大餐,只是淡淡的对他说了一句:“祝贺你取得了可喜的业绩!”心底的波浪却是万般起伏……

  “时代发展了,社会进步了,文学艺术反而趋向于消亡”——这是黑格尔当年做出的一个判断,曾被称作文艺美学中的“黑格尔难题”。感性、情感、直觉、个性、人格色彩、独创精神以及心灵深处那些幽微奇妙的震颤悸动,该是文学之所以是文学、诗歌之所以是诗歌的基本的、内在的属性,或者套用一下佛家的用语,即诗的“自性”。可是在现代社会里,一个强大而又严密的货币体制却釜底抽薪,抽去了文学赖以是其所是的“自性”。
  联想到当今的一位优秀女诗人,在写《放逐深圳》系列散文时,正“生活在”、或换言之是“被放逐在”深圳那个前卫、浮泛、嚣乱的现代化城市里。她在《独一无二的人》中思索着那些“我们人类的异体性在哪里?你不同于别人而鲜明独特的灵魂在哪里?你与你躯体相搭配的思维个性在哪里?”等问题的时候,周遭纷繁芜杂的生活现象于她,一定有着深刻切肤的痛感。

  按照美国行为科学家埃德加*沙因《组织行为学》一书中总结出的经济人假设、社会人假设、自我实现人假设及复杂人假设等人性的四种假设理论。
  在大多数的情况下,我们只能如经济人假设一样去选择职业或生存,并总是无奈而又被动地在组织的操纵、激励或控制之下,完全没有选择职业的自由,因为在经济人假设状态下,人没有任何的经济基础,时时为生活担忧,为了生存下去,而不得不工作,并总是无奈而又被动地处在组织的操纵、激励或控制之下,失去选择职业的自由;除了经济人假设外,至于社会人假设、自我实现人假设及复杂人假设,均需以一定的经济实力为基础,人们只有在无须为生活担忧,具备一定的经济基础条件下,才能够有选择工作的权利和自由。所以无奈地告诉学生一定要借助金融专业这一创业的好平台,在奠定了一定的经济基础之后,再依照个人爱好,选择喜欢的生活方式。

  如果说在以往的社会中,货币之上还有皇帝、总统、国家、政府,那么新的自由主义经济学家已经在劝说国家、政府进一步减少对于国计民生的干预,让银行取代政府,让货币自行其事,以货币的流通规律操纵社会的发展规律。我们现在能够看到许多的景象,是文学向金钱的妥协、臣服、倒戈、寄生。
  在当前社会里,货币正在奠定它在人类社会中从未有过的至高无上的地位。在任何一个城市,走上街头看一看,银行不但比书店多,比公厕也多。那么,金钱,或者货币究竟又是什么呢?在以往的社会里,货币可以金条、银锭、铜板,更早一些是石头、贝壳、牲畜、布帛,后来就统统变成了纸币或支票,现在则变成了“电子钱包”即银行卡上的一串或长或短的数字。继科学技术对人类日常生活的框定之后,货币,尤其是在微电子技术装备之下的货币,将会进一步逐渐有效地清洗掉人间残留的一些诗情。

  在这喧嚣芜杂的都市,面对文化精神的失落,欲望对纯粹的消解,人如何才能从文化心理升华的人生境界,在现实中顽强地自我省察、自我检视、自我救赎?
  杨绛认为要做到“万人如海一身藏”、“怨而不怨,哀而不伤”、“心态之争与中和之美”,首先应该“自己重自己”。

  海德格尔不甘于文学不敌货币这一失败,曾寄希望于“贫乏时代的诗人”。然而,直至二十一世纪降临,诗人们并没有能够挽救时代的精神的贫乏,也未能给生活注入更多的诗意。
  诚然,拯救的希望或许还会存在,那便是在货币体制外求生存的诗人,还有,从货币网罗中突围的、和你我一样挚爱文学的颗颗痴痴的心。
  然而,在货币正奠定它于人类社会中从未有过的至高无上地位的当前社会里,这种“自己重自己”“消失于众人之中,如水珠包孕于海水之内,如细小的野花陷藏在草丛里,不求为‘勿忘我’,不求‘赛牡丹’,安闲舒适,得其所哉”的超然,并非人人皆可以领略和有条件做到的。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晚归

下一篇: 《 蜀黍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 简竹

    文中所写的现象应该是当下很多人的迷茫,虽然只写到经济和文字的纠葛,但仍有许多层面的感触提及,如提到学生的,如提到自己的,或曰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吧,总有一些向往和不满足,才让生活纠结出痛并快乐的滋味。

    2017-03-15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