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杂文随笔

终于等到还君明珠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3-11   点击:


  长苏自梅岭而来,他扛着林殊的使命,去走昭雪的路。抛开那些不得不运营的权谋,素日在苏府,和飞流和蔺晨的日子还是有轻松明快的时候,像是梅雪上的雪,晶莹可贵。只是一遇了,与夺嫡相关的事情,他的眉不得不皱了。想挽弓已经拉不动,小火人成了最怕冷的人,那些过往,成了骄傲也是伤痛。
  他的笑总有光照梅花的清雅,洒脱中有着挥不去的忧伤。
  而景琰十几年来,日子是冷寂的,与皇上的心结,让他不得志,一直在外争战。他的表情是沉肃的。在祈王死后,小殊没了的时候,他相信他们,却找不到为他们洗去污名的办法,他不允许自己置身事外,把一切当作没发生过。
  和卫峥谈过,知道了当年的真相,他以为小殊回不来的时候,这一次痛哭是在众人面前,以前的落泪是在他母亲面前,这一次他是真的绝望了。
  夺嫡已近成功,皇上看他的眼神有了温度,他却是默默不乐,连面具也带不好了。皇上和纪王说,景琰好像有心事,不高兴的样子。
  他的心此时跌进了谷底。
  直至夏江卷土重来,在金殿上揭破林殊的身份,景琰才恍然醒悟。挚友早已经在眼前,却是不相识。
  此后再见,长苏那一句殿下,终于让他打断,殿什么下,难到你不做回林殊,在我面前还是梅长苏吗。其实就是梅长苏,也已经快让景琰认了出来。
  故友相逢,都是有些心痛,长苏心痛他再也成不了林殊了,不管是体质上还是心态上。而景琰心痛是林殊经历了什么,才是眼前的模样。
  二人的相处还有微微的尴尬,长苏还保持着谋士对君主的姿态,景琰却急于拉近他与他的距离。
  直到他把那颗明珠送给他,长苏那一句,这是你欠我的,这时候,我们才得见景琰在全剧中少见的笑容,明亮灿烂,不是梅花带雪的笑容,是春风灿烂。好似冰封几月的雪,化了,为了明珠还君。
  这样的情义,让人感怀。
  他们相处的少有的轻松时光。
  此后照雪沉冤,心愿达成。
  烽烟四起,长苏找到了作回林殊的机会,披甲上阵。当年一别,他去了梅岭,他去了东海,十二年后才得相见还是不相识。站在城楼上,景琰看着林殊远行的背影,这一次分别,再会无期。只是他留不住他的脚步,那是林殊的心愿,他只有成全。
  明珠又回到了景琰手中,那个如明珠一样的人,永远留在他心上。
  那些欲盖拟彰的表现
  有了掩盖的意图,证明你是最先在意,越是在意,越是暴露。在意与暴露成正比。
  因为心虚,或者达到某种不宜为人知的目标,而采取的行动,高明的天衣无缝,稍微差一点就成了欲盖拟彰。一步之间,总是容易过渡。
  比如谢玉,庆国公事件是他打击誉王的利器。本来一切计划周全,只是让夏冬发现了天泉山庄的影子,他急于弥补,于是暗杀夏冬。我一直感觉谢玉的胆子奇大,凡是影响他的人,他都是搞暗杀,这比夏江还直接还大胆。
  夏冬是悬镜司的人,本身能力不弱,而且还有个强大的靠山。如果夏冬真的出了意外,悬镜司会坐事不理吗。且不说夏江的态度,那两个师兄就不可能不问。夏秋还是夏冬的亲哥哥,就是夏春虽然唯师命,但对同门还是有情义的。而夏江如果夏冬不防碍他的大事,对于一手栽培的徒弟,也不能让人不明不白的干掉呀。悬镜司的体面还是要的。掌镜使被暗杀了,多丢面子!
  谢玉这种动不动就暗杀的手法,真搞不懂,他是要夺嫡呀,还是暗杀组织呀。
  果然夏冬摆脱了追杀。反而跑来警告一下谢玉,顾念当年他把亡夫的骸骨带了回来,领了这份情,此事作罢。谢玉的表情,让人猜疑。如果他给了夏冬这么大的人情,如何不用。果然后来聂锋出现,才明白,当年谢玉带回来的骸骨是假的,不过是要夏冬一个人情罢了。这个人真是什么事都能干的出来,什么人都能利用。就因为他是带的假的,所以才没放在心里。
  谢玉的多此一举,反而暴露无遗了他是太子系的人马。而且天泉山庄是他的杀手组织。
  夏冬因为身份关系,不参与党争,但是却令夏冬日后追查内监被杀一案提供了线索。
  谢玉之前表现的是不参与党争,忠心于皇上。此事后,他也不必再装了。
  另一件事是对长苏的刺杀。
  他和太子的意见一致,只要对方不听命于他们,就除掉。他本意请卓庄主,一向言听计从的卓庄主,却婉转的相拒,因为同在江湖,不做不合江湖规矩的事。只是答应试探一些长苏的保安措施。
  这一次谢玉出手,让长苏也摸到了谢玉的高手实力。
  有时候一动不如一静,谁先动,谁先输。
  长苏在面对景琰的时候,为了掩饰林殊的身份,其实也故意做了很多事,只是景琰单纯耿直,人说什么信什么,没有沉思。
  长苏刻意强调他的谋士本色,比如说他对童路的防范,对方的家人,都在廊州,有人质的意味。其实他也是说说罢了,最后童路中了四姐的美人计,一样出卖了帮中秘密。而长苏也不会真的拿他的家人怎么样。他只是想给景琰树立一个黑化的谋士形象,撇开与林殊任何相同的地方。
  景琰发现了他与林殊一样的小动作时,他马上停止了。这种行为非常敏感,只是景琰只是忙着追忆林殊,没有理会长苏的表情。
  长苏是想与景琰建立一种公事公办的关系,谋士与主君的关系。不扯上任何情感关系。他要防范景琰认出他是林殊的可能,或者是对长苏有了情感上的认同。景琰的情义千秋,值得朋友托付,可是也会因情误事,让敌方利用。长苏要防范这种危机。
  管事容易,理人难。尤其是自己的管理。
  他和飞流谈及水牛,不知他念叨了多少次,才让飞流在景琰面前脱口而出。这样的细节,其实是致命的。但是景琰还是信了长苏的说辞,是郡主说的。这样的说辞,他也信了。可是他没有问一个为什么,本来与长苏不相识的郡主因何那般信任长苏,连这样的背后议论当朝皇子的小名的事,也会提及。那些话是属于霓凰和林殊的回忆,她为什么会和长苏去说。
  而一向清高不与大臣密切往来的蒙挚,如何会唯苏先生之命而从。那份特殊的关切与信任从何而来。是什么能让禁军统领折腰。
  只有一种可能,这个人是郡主和蒙统领都认识的故人。
  如此多的细节,都没有令景琰多想一步。而夏江单凭长苏中过火寒毒,单凭长苏会不顾个人收益的扶持弱势的景琰,就断定他是景琰的朋友林殊。好厉害的心思。
  其实事物的推论除了正推,还有倒推,谁是最大受益人,谁就是最大执行人。
  这世间除了林殊,还有谁能掏心掏肺的对景琰,这一层,景琰就没想明白。也幸而他没多思,才让长苏的计划顺利实施,那些欲盖拟彰的行为,才没有出问题。
  
  
  因何要揭开景睿的身世
  景睿本就是两姓之子,天子赐姓了箫,所以谢候世子之位才是谢弼,也就是说,就算谢家有什么祸事,也不必诛连于他。有长公主这样的母亲,最后谢玉大案也因她首告之功,而其子免受了牵连。
  长公主的身份,只要不是遇了谋反这样的大案,都不会有什么生命之忧。当年的晋阳公主,是因为她挥剑自刎,并不是赐死。
  长苏要搬倒谢玉,才在景睿生日宴会上揭开了景睿的身份,及谢玉曾派人误杀了卓家的儿子,致谢卓两家反目,卓家成了指证谢玉证人。
  从亲戚变仇敌,这一步棋本身极妙,内监案谢玉剑指蒙挚,长苏自然要揪开真相,打跨谢玉,不能总任着谢玉今天派人袭击长苏,明天又搞点事对付蒙统领,最好的方法就是一击必中。破坏了谢卓联盟,是最好的方法。谢玉所行之事,多是通过卓家执行,如果卓家为证,谢玉必亡。
  长苏是事先知道谢玉曾派人误杀卓家之子的事,因为当年的杀手是宫羽的父亲,小姑娘也要报仇,这也是她加入江左盟的原因之一吧。也就是这步棋长苏是会走的,只是在找一个恰当的时机。
  因为内监案,皇上交给了悬镜司查办,所以卓家进入了夏冬的视线。
  其实只要揭穿当年杀婴案就可了。为何一定要多此一举的弄出景睿是私生子的身份呢。
  长苏的目的是破获内监被杀案,洗脱蒙统领的责任。而破坏谢卓联盟,由卓家指证谢玉,足以打跨谢玉。景睿的生父是哪位,与他的目标根本无关。景睿的伤心,是两重的,一是当年的杀婴案,二是他的私生子身份。他哪里是两姓之子,他成了三姓之子。
  南楚那行人,根本就是长苏安排进京的,宇文念此时来找哥哥,也是因听了他们国师的话,那国师的言语也是长苏的安排。
  我一直在想,也许长苏是感觉谢玉不配有景睿这样的孩子,所以要让景睿明白,此后谢玉生死不必景睿伤心。可是谢玉还是扮演了多年好养父的角色,景睿未必完全理智的看待。
  这双重的真相,对景睿的伤害巨大。
  曾经的两姓之子背后却是如此的故事,而多年来厚爱他的两个父亲反目成仇,他自已又是南楚质子和母亲的私生子,这样的变故,太过残酷。这戏剧性的一幕,多年后想起来都是茫然。
  破坏谢卓联盟,由卓家指证谢玉素日所行之恶事,一举扳倒谢玉,打掉太子最得力的帮手,为废太子打下了基础。这一计划本身环环相扣,极为妥帖。只是何苦揭密景睿的真实身份呢,对于长公主来说,这把年纪了,还要在众人面前,揭开当年的旧情,何尝不是伤痛。虽说情生自愿事过无悔,只是这几十年来,终是有太多的无可奈何。
  也是长公主心理素质强大,当年的旧事揭开,也是从容自若,过去就过去了,不管诸人评论。身份有身份的好处,婆家人是管不得她,皇上也不必去介怀旧事,长公主总是姓箫。
  景睿是有情义的人,知道了真相,还要跑一趟南楚,去探望父亲。南楚那里也有风云,长苏不放心,才令人暗中照看。把景睿扯进来,与长苏的目标没什么直接关系呀。只是让他叹息了身世。
  靖王的团队
  靖王的团队:朝堂上最得力的两员大将,一是沈追一是蔡荃。
  二人也算是比较良好的组合了。
  沈追的母亲的郡主,算是皇亲了,人脉比较深厚。为人比较圆通,当然也正直,是楼之敬下台后提携上来的户管堂官。长苏为了扶持靖王,一共动了四部的人员,最先动的是户部。
  后来何文新案,动了邢部和礼部。蔡荃是靖王提携上来的。此人是忠耿之士,属于靖王一类个性的,业务能力突出,个性鲜明,过直过刚。有古大臣直谏之风。当然了遇见靖王是他的幸运,否则此类个性,又不是世家子弟,很容易被埋没了。
  在十几年的党争之后,大多数臣子都是只站队不办事,有他的出现,算是一洗之先的不办事之风。当然是不得箫选之喜。
  他追查出了私炮坊案件的真相,皇上不让株连誉王,他还在穷追不弃,还是被靖王和沈追拦了下来。要不然真的触怒天威了。他没有想过皇上的立场,一个私炮坊案已经废了一个太子,再牵连一个皇子亲王,天家颜面何存,皇上真丢不起这个人。此时已有立靖王为东宫之心,按照惯例要留下一个制衡太子的人选。誉王还是能担此任的,所以对誉王要网开一面,留下余地。箫选还是满意当年太子誉王相争,他来裁判的时代。他可不想太子一家独大。
  这其中复杂的关联,蔡荃是不懂的,他只想黑是黑白是白,一切归于公理人心。
  在后来人才运用上,他主张用新人,打造新气象,而沈追还是客观的强调了一下老官吏的长项,主张新老共存,可见老成之处。经验也是重要的。
  这二者一激进一通达,到是很好的互补,难得的是二人持心皆正。
  靖王上位是离不开江左盟的,但是江左盟是江湖势力,上位成功后,江左盟会回归正常,并不卷入朝堂正事。
  而谋士长苏最先的打算是功成深退,昭雪平冤达成心愿。他并没有立足朝堂的想法。他是为了昭雪而来,并不是荣华富贵。
  很有些人随清风去,不带一片尘埃的洒脱。
  有时候攻城的团队和守城的团队并不是一批人员,各个时期需要的人才是不一样的。就好比一个企业初创时期的元老们和企业发展之后的新贵们,所要求的能力并不一样。
  沈追和蔡荃是以后管理时期的核心人物。
  
  聪明的豫津
  看了豫津和景睿这一对良朋诤友,就好似看见了当年的林殊和景琰,一样的豪族皇亲,一样的赤子之心,一样的相扶相伴。
  景睿在道德上是非常完美的人物,直率爽直大气包容,书本上说什么他信什么,是一个有理想的人。遇了变故,还能不怨不恨,能从容的对长苏说,真相本就是真相,你不过是揭开真相的手。喜欢他的坦荡,只是若说是聪明智慧,自然是他的朋友豫津了。
  豫津和长苏的接触不多,可是人人以为长苏扶保誉王的时候,他却对景睿说不是。我想他的判断标准是价值观,长苏的价值观和誉王根本不同,不是一类人,已经成名多年的江左盟主,不会委屈自己去帮扶一个道不同的人。或者说是直觉,苏先生和誉王不是一类人,是不会走到一起的。同一类人,哪怕言词不同,但气场是一样的,你能感觉出是同类。唯此而论,他到像是长苏的知己。
  他就和景睿说,他们和苏兄不在同一个层面上,思想境界相差太多,是不会知道苏兄的心事。他看透说透,却依然敬仰苏兄。通透而敏锐。他能看透,还能平衡。
  长苏阻止了言候的暗杀行动,算是帮了言府,豫津非常感谢,后来言候和他一起过除夕,他也知道这是长苏的劝告。
  后来长苏游说言候支持靖王,言候同意了,父子在营救卫峥时出了大力,一起与夏江周旋。豫津还策动纪王进宫,向皇上进言,看见夏冬和卫峥在一起。破坏了夏江和誉王对靖王的构陷行动。
  应该说言豫津表面上吃喝玩乐像个纨绔子弟似的,其实内里聪明。你看他结交的朋友,景睿是谦谦君子,而纪王表面醉心于吃喝玩乐却是和光同尘的智者,能躲过箫选的犯忌,平平安安做个王爷,还营救了祈王的儿子庭生,也是有胆有识的人。
  最后国有战事的时候,豫津也报名去当兵了。这是一个有担当的聪明人。只是愿意轻轻松松的过日子,痛痛快快的生活。
  
  景琰的局限性
  全剧中景琰从道义上来说还是偏完美的,当然他有他的局限性,这个局限不是他品质的问题,而是他自身经历的问题。他担得起情义千秋这四个字。
  从出场时落寞的不得志的皇子,到最后的君临天下,完全是一部不受宠皇子升职记的版本。
  最初他的渴望是昭雪,不是夺嫡,十几年被冷落,他在皇上心中没什么份量,在朝中无人脉,身边无谋士,这样的局面里,夺嫡于他太遥远。可是昭雪,一个是他仰慕的兄长,一个他生死相随的朋友,这两个人,是他心中的执念,是不管有没有能力为他们昭雪,都必须去做的事。
  少年时代的他,最重要的两个人(一生中)是祈王和林殊。
  仰慕一个人,是一生的幸福,你有了榜样,你不迷茫,你一生都希望他走在前面,看了他的身影,你就安心,有这样一个兄长关照,他是幸福的。
  有一个一起长大的伙伴是幸运的。你一个眼神他懂,他一个微笑你就乐了。不是因为他多优秀,你多完美,生命中好像他就在那里,你就在那里,有你的日子就有他,如此而已。
  少年时,他肯定在父皇那里,也不是最得宠的孩子,当然了也不是被欺负的孩子,十几岁能有府,也是正常的皇子待遇了。
  他有一个天下间最温暖的母亲,冷静智慧慈爱,他是不少爱的。
  一切从祈王林氏谋反案开始,世界变了。
  他不相信,他质问过,他责难过,所以父子有了心结,他也甘心被冷落出局,十几年南征北战的放逐自己。
  他有他的清高和固执,所以霓凰对夏冬说,靖王自有靖王的风骨。
  风骨二字,可配靖王。
  十二年后,才名天下得之可得天下的梅长苏进就了,一切有了改变。
  他问他是选太子还是誉王的时候,那个谋士说:我选你,靖王殿下。
  他惊了,他愣了。
  从没有人说过这样的话,他自己也没有想过,还有人会绕过太子和誉王,把目光投向他。
  是他人品贵重,还是他潜力无穷,不管因为什么,有人选总比没人选强。
  我们一直对景琰的不悦是因为长苏。
  我们都知道长苏是林殊,是对他能掏心掏肺的林殊,他是一直牵挂的小殊。
  可是景琰不知道,站在景琰看谋士的角度看长苏,有些时候,他的耿直与犹疑就有了道理。
  他对长苏有三次大的误会,让观众为之气结。
  第一次情丝绕事件,景琰认为长苏置霓凰于险地,是为了替他讨穆府的人情,他不要这样的人情,霓凰是小殊的未婚妻,是他不能利用的人。(长苏冤枉呀,他比景琰还担忧呀,那是他的青梅呀,他都急得坐在了地上,可是他有口难言。他要隐瞒林殊的身份,就找不到一个理由表明,他比景琰还看重霓凰的安危)。
  景琰开门见山的定规矩,不能突破底线。
  长苏的委屈,我们都看在眼里,却忽略了景琰为了霓凰能刀胁太子,这是断了后路呀。我们看他指责长苏,他是为了小殊呀。我们为长苏委屈,却为林殊庆幸。十几年间,林殊生死难猜,他的朋友,为了他的未婚妻还能置自己的安然于不顾(越妃可是下令射杀景琰呀)。
  第二次是私炮坊被炸事件,景琰误会是长苏给誉王出的主意,这个主意的好处是能沉痛打击太子。杀伤力太大。
  经霓凰表明后,景琰道歉。
  我们气愤的是景琰因何不问不查就轻率作此结论,难道谋士就没底线吗,全天下的底线都在他一个人手里吗。江左盟在江湖是十多年了,行事风格有据可查。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他的道歉。知错能改,还是好的。只是对长苏的打击有些重,在景琰心中,自己是这个形象吗。不知道长苏能否很好的把握好情感。对于林殊这是天大的委屈,对于谋士这个委屈就弱化了。二人互不了解的时候,这只是一个猜疑。他是林殊,他知道景琰,可是在景琰心中,他是一个谋士,与景琰并不熟悉。
  景琰的局限性是,他之前做一个郡王,可以不和谋士打交道,可是他要夺嫡,就要与不同层次的人往来,他不能以固有的观念看待他并不完全了解的群体。
  谋士这个群体,他不喜欢,可是他离不开人家的支持,不能一面享受得来的利益,一面又任意的道义上指责。
  这种局限性与他多年的军中经历有关,与祈王林帅被构陷相关。
  第三次也是大家最生气的营救卫峥事件。
  景琰被宫女小新挑拨,中了夏江的离间计,认为长苏是一个唯利是图没有情义的人。
  当长苏反复强调营救卫峥的风险的时候,他就恼了,断铃离去。指责长苏动辄言利,与他道不同不相为谋。
  从来没见过,梅长苏那样惶恐的眼神,那样悲伤的表情,那样痛彻心扉的声音。
  那一句殿下叫的人心伤。
  长苏靖门立雪,执意挽回,喊出那句,箫景琰你有情有义,为什么没有恼子的话。
  那个风雪交加的场景,梅长苏病骨支离,在风雪中勉强支持,答应自己营救卫峥,才令靖王又与他坐下来商议大事。
  岂能不为长苏心痛,昭雪之路风刀霜剑,有些是敌人加的,而此刻,却是靖王给的。
  只是靖王为了谁,为了林殊的副将,他本人和卫峥并无太深的交情。只是因为这个人与林殊有关系。哪怕只是一个副将。也值得它葬送大好前程,与皇上反目。情义千秋四个字,他是担了。对林殊,也算是情深义重了。
  作为谋士的长苏是伤痛的,作为林殊是欣慰的。
  作为主君,对谋士终是刻薄了些。
  作为朋友,对林殊总是仁至义尽了。
  其实长苏当然会营救卫峥,他只是不希望景琰卷进来,他的副将,赤焰军还有几人呀。他比景琰还在乎,只是他不能说他在乎。
  三件事之后,在静妃让小新对景琰讲明真相,知道是夏江的设计之后,此后景琰对长苏才算是放开心结,全心信任了。
  如果没有林殊身份的揭穿,一直就是景琰对长苏,也是有了情义。比如九安山的时候,景琰临行前对蒙统领的叮咛是父皇不能有事,贵妃不能有事,然后又返回说,苏先生也不能有事。这个时候,他是把长苏这个谋士放在心上了。
  我们为长苏松口气,你终于教育了景琰,他对于你这个谋士终于有了应有的器重和欣赏。
  应该说与梅长苏相处的两年,景琰经历了他一生中最重大的转折时期。他的视野他的经历他的志向都有了改变。智商和情商都大幅度提高。
  在金殿之上与誉王争辩卫峥被营救之后,口才奇佳,誉王都说,景琰我竟不知道你口才这么好,屡屡把夏江弄得无言以对,大快人心。尤其是那一句反问夏江,你不把犯人放在守卫森严的悬镜司而放在没有人把守的刑部,你是希望有人劫,还是不希望有人劫呀。成功的引发了皇上对夏江的猜疑。
  人在不同的环境里,总是有不同的收获,和梅长苏的相处,他还是受益良多。
  投资人对经理人的心态
  经理人主动对投资人推销项目。
  为此先送了一分大礼给靖王(营救庭生),靖王有两个心结,第一个是祈王的儿子庭生,这是祈王唯一的血脉,靖王要为仰慕的兄长作点什么,照看好这个孩子是必须的。这份大礼深合投资人的心意,也让投资人见识了经理人的运作能力。
  投资人的第二个心结就是昭雪旧案(当然也在期望着小殊的归来)。经理人先成功的打开了第一个心结。
  第二个心结是他们合作的基础。
  经理人先以夺嫡来开场,投资人轻飘飘的说,夺嫡于他太遥远。真正打动他的还是截断誉王和太子上位。这个合了投资人的心意。
  达成了目标的统一,经理人知道投资人有昭雪的目标,这一点经理人放心,可是投资人并不确认经理人对昭雪的意愿如何。在投资人眼中,经理人有麒麟之才,能力是没问题,可是经理人回复投资人为何选他的时候,经理人的理由是显得自己更有手腕更有能力,是为了获得更大的利益。经理人表现出一副最大利益谋求的形象,这给投资人树立了唯利是图因利而动的形象。埋下了不信任的基础。
  在投资人心中,经理人是一个有才有一定江湖地位的江湖帮主,他之所以离开安逸的廊州,主动进入夺嫡的漩涡,给人的感觉就是为了获取最大利益。一个单纯的谋士承担最大的风险,自然是为了获取最大的利益,这是最合理的解释。
  所以景琰与长苏的合作,完全是一种公事公办的心态。他不喜欢谋士这一类人,因为他本性耿直,加之他生存的环境里,都是直来直去的环境,而祈王和林殊都是率直的人,他的朋友圈里,都是同类人。他没有把谋士当朋友的想法,对他来说,他们只是各取所需一同共事。而长苏隐瞒林珠的身份,也是不想与景琰有友情上的连接,他只是想以苏先生的身份出现在分别十二年后景琰的生活中,将来项目结束,他要了无牵挂的离开。
  二人都愿意以一种共事的姿态出现。
  这样长苏是知景琰的,而景琰不知长苏。
  因为有了谋士利益为先的思想认知,此后二人的合作自然会有冲突,因为没有信任作基础。
  当然都是景琰误会长苏,长苏是不会误会景琰的。
  三次重大的误会,情丝绕事件和营救卫峥,都是景琰出于对林殊身边朋友的维护,虽然误会极深,但林殊欣慰,长苏委屈。
  而私炮坊被炸相对来说简单,景琰误以为是长苏给誉王的建议,知道不是后,也痛快的道歉,风波平息的也快。
  最大的冲突就是卫峥事件,充分的暴露了投资人对经理人毫无信任感。二人相处一年,景琰听了宫女的话,就认为长苏是利益当先,不顾静妃的安危,有了这个认知基础,后来在密道中,长苏只是正常的分析了一下营救卫峥的风险,还没说什么,景琰就断铃,终止合作。理由就是他不会与不顾情义只言利益的人合作。
  合作几乎破裂,长苏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也能感觉出景琰对他毫无信任,这对于合作是非常不利的。
  之后靖门立雪才算挽回,长苏以身犯险营救卫峥,才算是保住了项目的合作。
  应该说这个时期的投资人对经理人纯粹是业务合作关系,没有信任作基础。所以他对谋士的心态就是主位与谋士。这种状态本来是长苏所求,可是后来他也发觉少了信任,很容易被敌方利用。破坏项目的发展进程。
  直至静妃识破了夏江的离间计,景琰才算醒悟,对长苏才有了信任。建立起正常的合作基础。
  审核编辑:罗军琳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心态在项目管理中的影响

下一篇: 《 过江东

编者按:
散文编辑   罗军琳: 一份怎样的情长才配得上这份还珠之义。也许对梅长苏来说,这一执着的情感也是感动了天感动了地感动了自己吧!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 沁芳闸

    少年时,景琰离开时告诉小殊,等我回来送你明珠,而这一别却是十多年,明珠终于送到了小殊手上,可是,来日无多。由此,想到,誓言说了也没用,人生只是无常。

    2017-03-11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