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杂文随笔

心态在项目管理中的影响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3-11   点击:

  心态在项目管理中的影响

  如果可能一生的光明正大如林殊,成为一朵永远灿烂的向阳花,是林殊们的幸福,是靖王们的快乐。而在地狱中的梅长苏,一直在奢望那样的时代,为了他背负的责任与理想,为了他的初心,不得不用了些手段,如果能选择,他一定不选,即使在执行的时候,也是想着尽量减轻伤害。比如在谢府时准备了护心丹,比如安排人照看去南楚的景睿,比如最后在天牢中营救了誉王妃。保全了誉王妻子和孩子,做了誉王想做的事。
  一个人有时候不能选择走哪条路,只是在走的时候,心底还有阳光,还在渴望真情,就是令人敬重的。
  靖王十二年间什么阴暗的手段都不用,耿直率真,可是雪不冤正不了名,只是看了民不聊生,连个赈灾的机会都得不到,无计可施,保一身清名,于人何益。
  我敬重长苏的是他愿意把所有的不名誉的纠结的事都自己做了,成全了景琰的价值观良心观。我不入地狱,谁入的情怀与勇气。
  投资人的心态积极阳光,理直气壮,一直是站在了道德和正义的至高点。就是因为这种阳光的姿态,让他聚集了沈追蔡荃这样一批正义清白的人士,能为日后的气象一新打下坚实的基础。可前提是这样的组合有机会上位。比如靖王不当太子,那么东宫就是景宣和誉王的,而户部的楼之敬兰园案不事发,沈追就没有机会。同理也是如此。就是长苏的谋划,才让恶人伏法,忠直之士才有机会上位,才有发言权,才有机会一展之长。才让六部有可能办实事做实事,不是之先的党争。
  而长苏的手段不是靖王赞誉的光明正大,处处要谋划,事事有推进,合适的机会合适的人,少一步都是攻败垂成。可只有长苏这些的行动,才给了靖王们机会。
  表面上看庆国公和楼之敬是长苏巧妙的借助了太子和誉王相争,才有靖王得利的机会。可是那一步步的安排,都是呕心沥血的计划与运营。
  最先得罪了太子,才有了雪庐的刺杀,若无飞流相护,长苏如何安全。如谢玉这样杀人如蝼蚁的姿态,如何能让他站在高堂上,不除之如何会有清明天下。
  而动谢玉,就要牵连景睿,这是没办法的事,所有能做的只是让景睿的伤害降至最低。事先的护心丹,事后派人去南楚的相护。他要的是景睿历此之后,能成长能成熟,有些风雨躲不过,就站起来,走出去。此后的景睿才更是令人敬重的君子。连景睿都说真相本就是真相,你不过是揭开真相的手。是呀,长苏从没有构陷过什么,一切都是揭开原以存在的真相罢了。
  可就是如此,长苏自己对自己所行之事,都是不喜的。他和景琰的价值观一样,从前在光明中生在光明中长,实在不喜黑暗。可是跌入黑暗的人,想走出来,只有先适应了黑暗,才能冲出来。
  面对景琰对道义的维护,对手段的不齿,他内心认同,也为自己悲哀。他没的选,他能做的是,让景琰可以从容的幸福的在阳光下生长。
  我不能成全自己,愿意成全你。让阳光照在你身上,我被黑暗包围。我是暗生的莲,我是雨中的燕,我是梦中的星,我是风中的沙。所有的低头,所有的忍耐,所有的痛苦,都是为了云开,为了月明。为了有一天,能在阳光下和你并肩。看梅花开,看飞雪落,看朝阳升,看云霞红。只愿那时,你还愿意,懂我知我,与我同行。我们都是爱了光明的人,都有一颗不变的初心。不管我做过什么,经历过什么,我的心不变,我的血是热的。
  长苏的心态影响了他与景琰的相处,没有诸葛亮在刘备面前的泰然与底气。都是扶持弱的主君,都是走一条艰难的路。长苏要承受投资人恶意的推断,一次次误会,只是因为他谋士的身份。可是十二年的江左盟并无恶行,他的宗主,自然不是品质有问题的人呀。
  权谋和品质不是一个层次的问题。
  查出太子私炮坊的问题,故意透露给沈追,来攻击太子是权谋,而秦般弱为了强化太子的恶行替誉王争利,炸了私炮坊那就是恶。权谋是长苏的强项,可恶长苏从来不做。这是谋士的层次问题。所以长苏根本不正眼看般弱。
  心态在人与人的相处中影响很大,一个气盛一个气弱,有时候会让影响气场。而靖王继续不屑谋士,谋士自己也感觉卑微。本来必须走的路,就走吧,何苦纠结。人生有时扛了责任,就没了选择。
  只有靖门立雪,长苏在靖王的一意孤行,形势危急的时刻,终于喊出了你有情有义,为什么没有恼子。这一句话,其实好多人想问靖王。你的不计后果不考虑全局,是情深义重了,可是有没有想过你失败了,祈王府就是靖王府的例子。你死了,靖王府所有的人和兵马也难善终。所有的诛连,从来都是残酷。形势太残酷,敌人太狠毒,你何处存身。
  那一刻长苏的心态才算恢复了气势,才让我们看到了他的伤痛与沉重。
  
  林殊的影子

  长苏的叹息,昔年明亮少年,纵马长歌朱弓在手,一世风华。而今只有在阴诡地狱里算计人心,可是是谁把他推向了地狱。往事不能回首,不能追问。只有昭雪,才是他的责任,他此后忍受一身痛楚活下来的支柱就是为了责任。
  旧梦中一次次梦及当年,活下去,活下去,有时候活着比死难的多。
  他活了下来,旧时风华已无,旧时向往的路,走不得了。他白衣胜雪,病骨支离的在十二年后,一袭马车回来了。
  另一个模样另一个身份,物是人非,无语泪先流,只是他不能泪下,只能忍痛前行。
  做他不愿意做的事,做他痛恨的事,只是为了那个目标,所有的手段只能不计,若是计了过程,就没有了结果。是程序正义,还是目标正义,不能两全时候,他只有顾及目标。在一个没有程序正义的环境里,他若一步一规矩,就无路可走。
  他需要有强大的心理素质才能支撑这十几年的所言所行,背离了少年的价值观,面对着儿时旧友,羡慕他还能走自己的路,不用承受内心的煎熬。那一句,他来做,那一句,景琰别怕。他是把站在阳光下的权利和资格给了他的朋友。他替他做他不想做的事,他也要景琰替他把那份光明拥有。
  不肯告知景琰林殊的身份,不只是为了顾全大局,免得景琰为情所虑,关键时刻因情误事,这一份对大局的成全。另一个原因,他太懂景琰的世界观价值观,景琰心上的林殊,不是眼前的长苏,他不希望景琰面对这样的林殊,就如他自己都不想林殊面对眼前的世界。
  长苏宁可现在的一切都与梅长苏有关,与少年的林殊无关。今生今世,林殊一直就是那个阳光少年,而此刻的翻云覆雨只是一个叫苏哲的人做的,与林殊无关。他愿意景琰心上的林殊,是十二年前的样子。
  就让朱弓永远在景琰的书房中,就让林殊永远鲜活的形象活在世人眼中。长苏愿意成全林殊的记忆。
  所以烽烟四起的时候,他那么义无反顾的用生命去拚一个林殊的结局,他感觉那是命运的成全,让他从林殊中来,回到林殊中去。以战场作归结,是林殊的使命,如此的结局,好过梅长苏归于山水。他感谢有一个机会让梅长苏和林殊合二为一,退隐的结局只是长苏,没有林殊的影子。
  
  有一种情义

  有一种友情:景琰别怕;你放心。
  一部剧中主线是昭雪夺嫡。副线两条,殊凰恋荡气回肠。友情线情义千秋。
  主线穿插副线,互为补充,增加了可视性冲突性,让人深陷其中。
  林殊经过十二年的筹备,江左盟在江湖上极负盛名,要人有人,有物有物,算是进入了一个强盛时期。成为少帅,是源于他的自身能力,当然离不开他有一个作元帅的父亲,应该说林殊的身上有着自身的强大,也离不开林家的背景。而宗主这个身份,却是人家创业成功,靠了自己一点点挣来的。他不能进入官场,只好进入江湖,绕了一个圈子,在琅琊阁的包装下以麒麟才子的名头,引太子和誉王注意,得了箫选一个客卿的身份,在朝堂上有了一个位子。
  他是有备而来,他明白要昭雪有一段长长的路要走,扶持景琰夺嫡,是先夺嫡还是先昭雪,其实最初并没有必然的先后顺序,只是此二者是联系在一起的。没有一个皇子的支持,是不可能昭雪成功的。而景琰也有昭雪的意愿,这是大目标一致。他是皇子中唯一一个和林殊的命运联系在一起的,愿意为了故人而夺嫡的。
  兰园案和何文新案那一节,是之前就安排好的,他的帮中,各个阶层的人都有,那些旧案旧时恩怨里,与六部人中各有牵连,这些案的引发,改变旧有的格局,安插新的人选入部。
  林殊是骄傲的长苏是强大的,二者的合体,自然是成竹在心。对于复杂的局面,他心中有数。能困惑他的还是旧人旧事。
  进京之前,只联系了蒙统领,蒙原是赤焰军旧人,算是漏网之鱼,而今地位特殊是禁军统领,是站在梁帝身边的人。梅长苏太需要一个皇上左右的人。他的江左盟的信息通道在宫外自然畅通,但宫中就有些单薄了。他不想联系静妃,在深宫里,还有两个亲人,一个是太皇太后,另一个是他称作静姨的人,他不想打扰她们。所以联络蒙挚是最合适的办法了。
  其余的旧人,他没想联络。
  对于林殊来说,少年青年时代中最重要的朋友就是霓凰和景琰。
  一份爱情一份友情,是他十二年荒凉生涯中的温暖吧。
  对于霓凰他是关注的,曾派卫峥前去相助,这说明十几年间,他是一直注意青梅的。此时恰逢霓凰进京招亲,二人相遇。如果她不来,他是不会出现在他的生命中。只是遇见了,难免情不自禁,在太皇太后面前相握的手。那簪花的手指,那忍不住的关怀。遇上敏慧的青梅,感觉出了他不同寻常,认出了他的身份。与霓凰相遇是一个意外,却是他愿意接受的意外。而且霓凰并不参与夺嫡,身份并不敏感,不在长苏的项目运营中。
  对于水牛一样的景琰,长苏是打定主意相瞒的。就是太懂景琰,就是太在意当年的情义,才不愿意景琰心中的林殊,成了眼前的模样。也许景琰眼中的伤痛,才是他最大的遗憾。
  而且作为夺嫡中心人物的靖王,是一步错不得的,而且景琰的重情,于朋友是可贵,可是对于夺嫡大业会成为阻力,什么时候感情用事,都会被人利用。宁愿被靖王误会,被他轻视,也要保全他的安危,成全他的夺嫡成功。
  而景琰在朋友十几年没有信息,都认为林殊已死的情况下,一直在打听他的消息,最后也是为了替祈王和林氏洗雪污名,才走上了他并不擅长的夺嫡之路,彼此之间的那一份情义,虽不相遇,却互为成全。
  如果说有什么能让景琰将来回想时,不会后悔对长苏的冷落,那么就是两次在金殿上他挡在了长苏前面。第一次他倒掉了那杯毒酒,第二次挡住了箫选刺向长苏的剑。朋友有危险的时候,他都冲了过去,只有他在,他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他的朋友。哪怕这个人是他的父亲,他的君主。
  如果说这一生有什么遗憾,就是十二年前,他去了东海,他的朋友一个人深陷在梅岭,林殊最惨痛的时刻,他没有在他身边。
  那一颗明珠,一直在他的手中,终于能送了出去,他多么愿意时光倒流,还是他出征前,他们在阳光下轻松的谈笑。他回来时,他还在他眼前,可以纵马驰骋,可以谈天说地。他身边还是那朵向阳花,明朗热烈,真挚坦然。
  本想着昭雪后,青山流水远走,被人认了出来,一切都改了。也许是另一种形式的成全。

  棋子的悲剧

  看第一遍的时候,感觉誉王可笑,第二遍的时候,真的感觉他可悲。
  他亲上的琅琊阁求来了锦囊,得麒麟才子可得天下,如获到宝,哪里想到,那是琅琊阁为梅长苏的包装,就是为了让他和太子上钩。
  太子也心动了,可是一看梅长苏不好管理,直接放弃,改为诛杀。
  只有誉王,一求不得二求,一定要求上来。虽说是演戏吧,演足了求贤若渴的剧本,可是他的真的信服甚至说是崇拜这位才子。不管对方什么姿态什么表情,送什么礼人家退回来,直至般弱送给飞流的玩具,对方收下,他欢喜若狂。一场戏演到这一步,也能获奖了。
  情丝绕事件,让誉王感觉坐收渔人之利,对长苏的急智佩服的无体投地。得出这个结论,并不说明誉王弱智。而是信息的不对称。誉王不知道长苏对霓凰的关心,也不知道长苏扶持景琰。在誉王眼中,靖王项目没有立项,那么当时的两个投资人只有他和太子。既然长苏选择和太子对抗,那唯一的选择人就是他了。这说明信息很重要,暗中的对手一定要注意,黑马股随时都有。
  从股票的论点来看,他和太子是热股,所以眼中只有对方,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却忽略了黑马股。那些冷门的股票,质地优良,缺少的是庄家炒作。一旦有庄家炒作,自有惊人之量。
  表面上看情丝绕事件誉王得了穆府的人情,打击了太子,让越妃降了份位,还卖了靖王府的好。这让他感觉是长苏递的投名状。
  信息的缺乏,判断的错误,让誉王陷进了思维怪圈。
  接下来庆国公侵地案,长苏表现出了关注,这是为了让靖王出头,靖王一直在皇上的视线之外,给靖王个主审的机会,让他进入朝堂。也为靖王结识朝堂上的忠耿之士制造机会。也就是这一次的主审,让靖王在此后推选了蔡全上位做了邢部的主管。成了靖王旗下的生力军。
  说动对他全心信服的誉王,只要具备一点,让誉王感觉有利于他和太子的竞争就好。
  不管什么时候,竞争的关键点就是让裁判倾向于你。说起来太子位的争夺,还是圣心。
  箫选对侵地案的恼恨不在于庆国公伤害了多少老百姓的利益,而在于会不会影响他皇权的稳固。动了这一点,庆国公是不为箫选所容。
  而让誉王明白保庆国公就是影响皇上对他的好感,甚至会走向反面。誉王太精明,不会做赔钱的买卖。既然庆国公的存在不能增加他的收益,反而会连累他,他自然不会在其身上投资。反而要借机摆脱牵连。那么摆脱牵连的方法就是支持对庆国公的审讯,支持靖王,获得靖王的好感,增加制衡太子的筹码,又让皇上感觉他顾全大全,有全局观。
  长苏的沟通能力超强,总是让誉王在一个困难局面里看到收益。本来为失去庆国公没了军队的支持而苦恼,却在长苏的影响下,看到了新的利益点,靖王的支持比庆国公更有利。他一直轻视靖王,认为靖王不得父宠,没有母族的支持,在朝堂上没有人脉,却忘记了有时候什么都没有,反而也是一种优势。
  因为没有参与党争,靖王可以得到非太子和誉王系人马的支持。没有母族的支持,反而让皇上看不到尾大不掉的局面。人脉是可以建立的,只要有机会参与理事,就能结识人脉,发现人才,建立关系。
  靖王是誉王视野上的一个盲点。这个盲点的存在,成了日后致命的错误。
  誉王忽略了一个事实,靖王也是皇子,他也是有竞争资格的。纪王都直言,没有皇子不想皇位的。靖王也是皇子,自然在某种机缘下,会参与竞争的。没机会和没想,不是一个问题。一个是时机问题,一个是立项问题。
  誉王走秀的水平极高,而且热衷于表演,这点太子要好好学习一下,不能动不动就搞暗杀。太子和靖王都不长于走秀,只有这一位皇子一枝独秀的表演了。
  誉王一直把招纳麒麟才子做为头等大事,而且一有机会就要展示其成果。告知天下,他是如何的贤明,如何的重用人才。在宣传上,誉王做足了势。
  其实誉王的套路,皇上心知肚明。誉王最大悲剧在于,他一直在努力的表演,却不知道,皇上只把他当作棋子,根本不给他上位的机会。因为他的母亲,他是棋子的孩子,成了另一个棋子。有父如此,他和祈王一样,只是子不知父,父却知子。
  一直看着誉王卖力的表演,一直在上窜上跳,一直在奔向东宫的路上,只能永远在路上,哪怕七珠亲王,也是在路上。箫选是在暗自得意吗。他给太子找的陪练,太过入戏,太过尽职。只是太子辜负了这份苦心,皇上对扶植太子上位,还是有着充足的耐心并且给透了机会。太子只会忌恨,采用暗杀这种短拚快的手法,既不注重声誉,也不拉拢人才,白白的牺牲了陪练的技艺。
  而到了长苏这里,誉王又成了靖王的陪练。打着让誉王拉拢靖王的旗子,其实是给靖王入室的机会。成功的审结了庆国公案,让皇上看见了靖王的能力和忠心,在皇上眼中,靖王闪亮出场了。他轻飘飘的提出了蔡荃,让其有了升职的机会。
  而誉王还沉浸在收益的展望中。
  每一次与太子的争斗,都是靖王得利,二虎相争,却没有此消彼长,连穆青都看清了的结果,誉王却只盯住了太子的损失,忽略了新出现的受益人。
  在梁帝那里,誉王是制衡太子棋子,在梅长苏这个誉王自以为得来的谋士那里,他是扶持景琰的棋子。
  一个是九五之尊,一个才满天下,这二人的联手打压下,誉王最后只好举兵谋反了。
  这一次他又是棋子的命运,如果誉王认了两珠亲王的命运,安心的做个王爷,始终都是靖王的隐患,此人比太子能干有心机,不一定什么时候,找个机会跳出来生事。如果誉王不谋反,还在亲王位上,后来的金殿呈冤,哪有那么众口一词,上下齐心。也许誉王还会生风起浪。
  现在他被夏江和般弱鼓动得要摆脱棋子的命运,兵发猎宫,一举而败,再没有翻身的机会,反而不会影响靖王的路。最后的行动,仍然是棋子的命运。
  以靖王的个性,他做了皇上,只要誉王不造反,靖王还就得好好的供着这个皇兄。一个太子一个誉王,对于靖王来说,也是一根刺呀。誉王自己拔掉了这根刺,所以长苏说,没想到他会造反,但这样也好。长痛不如短痛,誉王的行动,反而解决了日后的麻烦。
  看到誉王在天牢里为了保住王妃和未出世的孩子,宁可自杀,他的血书里,那份情义,是他在世间唯一的情义了,尽了一个父亲和丈夫的责任。
  皇上和他的儿子们
  箫选儿子不少,所以并不太珍惜,只是成器的并不多。
  长子是资质最好的,算是德才兼备型的,本来是皇位最好的继续人,在中宫无子的情况下,他是最有潜力的上位者。而祈王本性纯良,是被书本教育出来的,那些圣人之言他都听了进去,是真的想打造一个理想的世界。他的单纯与天真,在箫选的猜忌中,反而成了包藏祸心,一个有心魔的人不相信一个百分百的天真的人。他不知子,子不知父。他们之间的心结,早已暗生。
  一个正在壮年的皇上,是很忌讳一个贤名天下理直气壮讲天下的人,好像侵犯了他的权益。恰巧这个人还有可能上位。做皇子的箫选被陷害过,无非是那些有资格争位的,所以他格外的注意别人是不是有算计他的心,或者是算计的能力。诛心成了最好的借口。主要是他不安心。
  一个比他有贤名的皇子,整天府中高谈阔论,时间久了,有人挑拨,岂能不犯忌。而且这个人母族还太显赫,有个和皇上交情深厚拥兵自重的舅舅,这样的组合,让箫选日夜难安。
  只要甥舅联手,一个坐拥天下,一个摄政天下,这样的吸引力,岂不让人动心,所以他看向皇长子的眼光,越来越阴沉。
  这时候,祈王要裁撤悬镜司,动了夏江的蛋糕。
  被滑族公主洗脑的夏江,已经无忠心,有的只是个人权利的保全。
  一个更会诛心的人,轻易看穿了皇上的猜忌,于是皇子与林帅谋反案的构陷出炉了。夏江的想法是一击必中,不给皇子和林帅翻身的机会,唯谋反之罪才能让对方无翻身可能。
  于是箫选配合默契的下了旨。
  越有人为祈王求情,为林帅喊冤,皇上越恼,他恼的是人这些人对祈王的忠,对林帅的义。对别人的忠义就是对他的背叛。
  所以祈王府诛了,林帅和赤焰军剿了。连太皇太后若苦求情的外甥也不放过。所谓赶尽杀绝,也不过如此。他针对的不是他的儿子和挚友,而是抢他江山的敌人。
  祈王何言,唯一句,父不知子,子不知父。
  皇后的儿子,没有保住,她因此忌恨同时出生的惠妃的儿子,一直找惠妃和人家儿子麻烦。
  皇上心知肚明,只是惠妃不是宠妃,那个孩子不是他的心头肉,所以他争一只眼闭一只眼,由着皇后折腾。
  祈王案后最大的受益人是越妃之子。
  他应是祈王之后最大的孩子了。
  母亲是宠妃,越妃很聪明,能哄得皇上开心,知道如何示弱,如何奉承。
  太子的帽子落在了头上,他自然是惊喜。只是皇上不会在壮年就交权势的,于是制衡的重担落在了誉王身上。
  表面上是皇后的养子,实际上是滑族公主的儿子,一个大棋子生的小棋子,这个孩子虽然狠毒奸诈,但实在也是悲剧。
  他的母亲扶持箫选上位,被过了河拆了桥。而他是制衡太子的筹码,这样的角色风光也风光,危险也危险。太子上位后,他就和他母亲的命运一样。
  皇上刚封了七珠亲王,太子的杀手就来了,誉王那一句,不用追查了,除了太子还能有谁。看来太子不是第一次了,而且派的人水平不高。
  有这样一个没上位就杀兄弟的人,誉王不争还等死吗。
  誉王一直做着东宫的梦,以为斗倒了太子,就有机会。却不知,没了太子,皇上也不会把位子给他,他的出身就命定了一切。可以宠可以用可以杀,就是不能上位。
  他不负重托,和太子相争十年,让皇上安心了十年,如此制衡术,坐在台上看两个儿了龙争虎斗,不亦乐乎。
  皇上对太子算是最有父子情份了,这个才德都上不了台面的孩子,有个得宠的母亲,太子只要装装孝顺和软弱,就得了皇上的怜惜。他生的逢时,壮年的君王,正需要一个表面忠厚无才的太子。
  把誉王弄给太子陪练,除了党争,没什么好的效果。
  若不是太子私炮坊案事件太大,皇上也不至于有废立之意,就是如此,还是留了一线机会,直至亲听见了太子对他的怨恨和怨愤,他才明白,原来他在太子心中不过如此。他的失望和伤心是真的。九个儿子,病的病,弱的弱,杀的杀,冷落的冷落,利用的利用,只对这个孩子有些真心,不想他还如此的姿态。那一刻的痛,才有些父亲的意味。
  也说明此时的箫选已经老了,不是十二年前的狠辣。
  太子倒了,誉王没有上位,反而是靖王封了亲王。
  这时候的誉王愤怒委屈是有的,与夏江联手构陷靖王失败,灰头土脸的成了两珠亲王。这时候他有些认命了。若不是锦囊露了身世,他举兵谋反,还不至于自杀于天牢。
  誉王对父亲是仇恨的,母子两代人棋子的命运,让他亲情全无。
  太子恨着皇上,誉王恨着。祈王叹息皇上不懂他。
  靖王的上位,其实出乎箫选意料。
  因为祈王案因为林帅案,父子闹了心结。
  幸亏当时靖王不在京中,他回来时,此案已平,可知皇上是以极快的速度了结此事,不给祈王和林帅任何机会。
  以靖王的个性,十几年后在金殿上因了卫峥还和皇上反目,让皇上大怒而去。可知年少的他,惊闻噩耗是何等的态度。
  祈王林帅没了,皇上的心安了,他以为再没人能动摇他的皇位,心态上安稳了。怒火也没那么大了。面对少年热血的靖王,他还是手下留情了,明知这个孩子犟若水牛,还是容忍了他。父子相遇不愉快,干脆远远的打发去南征北战吧。
  冷落是冷落了,长苏回京时,靖王从西山回宫复旨,在宫门外一站几个时辰,还是高公公看不下去了,婉转提了醒,才被叫了进去。为高公公赞一个,不冷落任何一个处于弱势的皇子,才有可能赢到最后,谁想到最后上位的,就是宫门外罚战的那个。
  一进金殿就被太子挑剔了半天,什么衣服不整什么礼仪不对呀,皇上还在那帮腔,那个水牛一样的靖王,实在让皇上看不下去了,挥手撵了走。
  此时的靖王虽然与父亲有心结,但还是敬重的,该有的为子之仪还是有的。只是在天牢那里旁听了谢玉的供词,才知当年旧案惨烈之后,对皇上失望,此后才是敷衍与权谋。
  他想真心对父亲的时候,父亲的眼中没有他。
  等到太子落败,誉王谋反之后,皇上想要真心关照靖王的时候,他对父亲,已无亲情,只是君臣了。
  祈王当年若是无父子只论君臣,也不至于那样的悲惨。
  最后靖王成了太子。
  这时候,皇上已经拿不出一个棋子制衡太子了。这才有了昭雪的机会。
  在皇上生日宴会上,金殿呈冤,这是一场与皇上的心理战。即使皇上知道他冤枉了祈王和林帅,也不愿意承认。这个错太大,那是他的儿子和朋友。只有认为他们当年有谋反之意,那所有的决定才有立足之地,推翻那个假设,他的所行,就是天大的罪过。
  此时太子已得人心,监国已见成效,此时皇上迫于形势,不得不低头。乱臣逆子,他对景琰是恨透了。
  誉王谋了反,景琰迫他重审旧案,这两个孩子,真令他痛恨。
  如果不是他老了,如果不是景琰权威已重,他怎肯认这个错丢这个面子,面对自己的内心。
  后来烽烟四起,朝中无帅,景琰都不敢自己领兵,朝臣也不敢,谁也不知太子出了宫,箫选会不会干出什么另立储君的事,或者控制后援物资让前方战事落败的事情。
  父子已经全无信任。
  皇权威威,皇位赫赫,得了这个位子,箫选全无了父子之缘。
  当年他下旨杀了祈王,表面上他安心了,实际上却造成了严重的后果,祈王谋反案并无事实,并不是誉王那般领兵逼宫,完全是事实俱在。一个诛心的缘由,就杀了皇长子,在其余皇子的心中岂会不认为父亲太过狠心。他们怎的还有真心。
  若非有祈王案在先,以靖王的价值观也不会参与夺嫡。最后靖王那一句,他仰慕皇长兄,但他不是祈王。也就是他不是祈王那样一切听命于君王的人。
  在一杯毒酒赐给了祈王的时候,其实箫选和他孩子们的父子亲缘已经断了。
  
  审核编辑:罗军琳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王夫人和黛玉

下一篇: 《 终于等到还君明珠

编者按:
散文编辑   罗军琳: 现代人都知道人活的就是心态,赢的就是心态。心态就好比正义之师与信仰的力量。而古往今来,莫有不适,退一步海阔天空。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 沁芳闸

    景睿是个好孩子,苏兄不忍伤害,可是“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2017-03-11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