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情感散文

长公主一个特别的人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3-10   点击:


  在爱情上她没有姐姐幸运,晋阳公主毕竟嫁了心爱之人,有了林殊那样明朗阳光的儿子。而莅阳长公主,在爱情上却是很悲哀的。皇家的女儿,却没有多少政治头脑,与南楚质子相爱。情生自愿事过无悔,她爱就爱了,以后的命运她认了,敢于承担,这一点令人佩服。
  以她的个性,肯定想过和质子离京,可事实上天大地大,他们能去哪里,回了南楚,长公主就是悲剧了。不在大梁不在南楚,漂泊天涯吗,这是一个选择,也要看质子乐不乐意。事实上质子离京是为了回南楚。
  质子走了,此生再见无期。
  长公主的世界,失了爱情,失了爱人,还被太后给算计了。不管太后是不是她的生母,都是后宫最有权威的人。一杯情丝绕,就令长公主的命运悲剧更上了一层。多年后的霓凰能脱险是因为越妃的地位根本不能和太后相比,而太后那样地位的人物,想要阻断太后的行动,难度太大。事先不知情,就是事先知情,也不可能与太后不相往来,到皇上面前去要求公道。
  谢玉家世人物都不出众,不知用了什么关系,走通了太后的门路,太后如果是谢家人,那么谢家的地位应该不会太低,从书里看,没有谢家是太后娘家的文字描述。总知身份贵重的太后,为了给谢玉弄个驸马的名份,不惜行如此下作手段。暗算金枝玉叶的公主。
  长公主接受了这门婚事,给了谢家荣宠。
  当然他和谢玉都知晓景睿的真实身份。估计长公主是明白谢玉会针对这个孩子。所以才做了诸多安排。
  剧中说她是巧遇了卓家的夫人,二人一见如故,情同姐妹。而卓家那个孩子成了景睿的替身。总感觉这里面有着阴谋的味道。尊贵的公主,主动结交天泉山庄的夫人。天泉山庄只是江湖门派,原非达官贵人,身份差别极大,偏生还十分投缘。
  可怜的卓家,从那时起,就成了谢玉的刀。
  而深知内幕的长公主,明知当年公案与谢玉有关,还会把女儿嫁到卓家,真真是坑孩子呀。谢卓两家是有杀子之仇的呀。怎么能那么从容的与卓家夫妇谈笑风生,装作什么事没有呀。公主的儿子是儿子,人家的孩子也是孩子呀。
  后来的景睿存活了下来,长公主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不让这个孩子离开她的视线,分明是防范谢玉。
  谢玉情丝绕于前,暗杀长公主的儿子于后,这样两个事件串起来,长公主居然若无其事的和他做了几十年夫妻。
  最后谢玉入牢,长公主还似有情份,送行那场戏,还是有些夫妻情深的。那份保谢玉性命的手书,长公主大模大样的收着,一副贤惠妻子的模样。
  长公主对宇文念的说词是,不能逼迫景睿,愿意不愿意回南楚,由景睿决定。气势威严,一个小姑娘果然招架不了。
  长公主的一生,果然传奇。而她的个性也果然特别。
  爱了不能爱的人,嫁了算计她的人。那个丈夫一心想要暗害她的儿子,她也能若无其事多年,表面上一副恩爱的模样。
  闪光的感情
  加强了殊凰恋的感情线,让电视剧可看性加强,原著没有深刻的爱情线,有些单薄的感觉。梅宗主是一个情深意重的人,不见霓凰还好,相见了总会有些真情流露的时候。这才正常。其实他对景琰也用些好些失态的地方。比如靖门立雪,他急怒之下喊了箫景琰的名字,你有情有意,为什么没脑子,这样的话分明是林殊的语气和姿态。只是景琰被表象迷惑,忽略了长苏和林殊的神似。
  而聪明的郡主(不是景琰不聪明,只是他不敏感,长苏保留了诸多的林殊的习惯动作,都被他忽略了),霓凰是从一些细节上感觉出了他的真实身份。
  他们初相见的时候,是在太皇太后宫里,从梅长苏的身份来说,他与霓凰是初相识,而且恰逢郡主招亲的敏感时刻,可是在太皇太后面前,是长苏紧紧抓住了霓凰的手,是演戏还是投入,身为当事人,霓凰是有感觉的。长苏的表情长苏的执著,都会令人怀疑。
  宫门外,长苏说是为了老人家的心愿,说的通情达理,可是那一握的感觉,是敷衍还是有情,敏感的女孩子,怎会没感觉。长苏别把霓凰当景琰。她不是人家说什么,就相信什么,她是有感觉有判断力的。那是霓凰就有了疑惑。
  后来迎战百里奇,长苏分明是替霓凰解围,非亲非故,长苏因何会卷入,只是为了霓凰的心愿。
  林府门前,长苏转身而去,如果他平平静静的进府,霓凰反而不会疑心。就是他转身就走,那样仓皇的离去,才令让人感觉他和这里有关联。一直从容的人,突然失了态,就是另有隐情。
  后来朝堂论理,请出黎崇老先生,就让霓凰更加确定了长苏的身份。
  所以霓凰长亭相认,声泪俱下的思念与伤痛,令长苏情不自禁,二人相认。
  相认与不认,都不能过多的往来,霓凰为了长苏的大计,不得不隐忍,而长苏也一样的要忍。他不想牵连她,她怕影响他,就是为了对方,才会如此的克制。
  就是这样的体贴,这样的有话不能说,才让人体会情深。
  此后霓凰离京前把穆府调动资源的玉佩给了长苏,人不在眼前,也愿意助你一臂之力。千里迢迢送茶进京,让穆青送过来,她永远记得他的喜好。
  只是景琰一直都是不介意这些细节的。比如静妃娘娘一直给他做臻子苏,后来知道了长苏的身份,再做的吃食都是两份,怕让长苏误食,干脆一并都不做了。这个细节,景琰轻易的忽略了。他爱吃的食物,母亲一做几十年,突然就取消了。
  而霓凰和长苏就是因了那些细节,才串出了那份深情。
  在项目运营中经理人的双重人格
  以江左盟主一个江湖帮主的身份入京,身份是低微了些,身份不足,名气补。所以才有琅琊阁的品牌包装,得麒麟才子可得天下,钓足了誉王和太子的胃口。造势成功。一下子长苏身上汇集了无数的目光。就是并未立项的景琰,也有耳闻。
  此后与投资人立项,在整个项目的运营中,长苏对投资人和合作伙伴姿态是不一样的。
  对投资人是完全理智型的,完全展示的是梅长苏的一面,冷静理智,包括自黑,树立的形象是一个唯项目是图的专业经理人形象。只谈项目不论感情。
  对合作伙伴,比如蒙统领,一开始就告知了身份,林殊。这样也好,他可以以林殊的面目与其相处。他的真情,他的苦恼,都可以与之交流。
  对霓凰是林殊的魂长苏的形,那些真情流露的关心,那不带侍女这个习惯不好的提醒,都是直截了当,并没有包装和粉饰。所以才令霓凰有了亲切熟悉的感觉,才会在十二年之后,人事全非的时候,还能认出她的林殊哥哥。
  走上了一条艰难的夺嫡之路,可长苏还是希望能有个空间,可以做回林殊,不是永远的在面具下生存。
  他始终愿意以林殊的姿态活在世间。
  所以他在景琰面前一直扮演着长苏这个谋士的形象,其实是很累的。如果不是为了保证项目运营成功,不是让投资人理智行事,不会因为感情用事误事,才不必苦苦的瞒着。他要以冷静的旁观的语气品评世事,装作无情的样子。做好梅长苏的职责。昭雪夺嫡,扶持明君上位。
  想必他也纠结,林殊是闪亮的飞扬的,是最明亮的少年。而长苏是沉稳的冷静的,是搅弄风云的谋士,在世人眼中,令人疑惑让人畏惧。
  徘徊在两重人格之间,最简单的最复杂的,最清澈的最算计的。
  这也是一种挑战吧。
  在与霓凰的感情线处理方式中,他对夏冬说,他仰慕郡主,只是寿不长久,不想连累别人。这是理智的真话。可是遇了人家,还是情不自禁的关怀,又是情感型的情人了。
  这一生于情终是负了她,年少的青梅竹马,十几年重遇后的心心相映,他们相依相知相扶,本是最般配的星辰,却只能来世必践。
  这一世只有懂得只有祝福只有遥望。
  在现实与理想间挣扎的长苏,幸而还有这样一份深情支撑,才有了梅花一样的欢喜。
  谢玉的选择
  太子的经理人是谢玉。
  谢玉是一品柱国候,又是驸马,本是皇亲。也是太子的姑父,当然了皇子们都是他的侄子。当然利益面前,他是不会考虑亲戚情份的。祈王也一样是他的侄子,林殊还是他的外甥。晋阳公主和莅阳公主关系好,两家自然会有往来。谢玉最会伪装,自然不会得罪林家。和林殊肯定也是有往来的。
  谢玉还是有识人之明的,最懂人心,那么他当然晓得太子水平不强,德才一样不靠。
  若非祈王死了,余下的孩子他为长,而且母亲得宠,才顺位当了太子。若单是相争,他不及誉王。誉王行事还动动脑子,想想办法。太子就一招行刺。如此的直截了当,连权谋都不用,不知是这招太有效,还是他没有其他方法。
  明知太子能力弱,而誉王成了七珠亲王,谢玉最后还是公开了立场,这就说明,谢玉分析了当时的形势,认为太子是能登基的。
  不谈靖王,若无长苏出现扶持,靖王是没有竞选的可能。当时能与太子一争的唯有誉王,而誉王荣宠更强于太子,但是深知箫选心性的谢玉却明白,誉王的份量是平衡的棋子,不是皇上要立的东宫。在后宫中皇后权大,但得宠的确是越妃。单从皇后和越妃来比,越妃素质强于皇后。所以在后宫是越妃对于皇上的影响力强于皇后。
  而前朝,不管誉王如何折腾,皇上都认为是党争,反而不会怪罪太子的失误。
  所以太子只要不犯大错,不自找麻烦,平平稳稳的,就能上位。
  不管誉王是强势,还是弱势,都没有胜算。
  还有一层考虑,誉王的人品就是箫选的再版,扶誉王上位,最后只能落个林帅的结局。不选誉王,又想建大功,只得是太子。
  身世的秘密
  凡是秘密就是有不能公开的原因,公开了会对当事人引发极大的危机,破坏稳定的局面。
  有两个人身世有大秘密。
  一个是长公主和谢玉的儿子景睿,景睿的身世,长苏是知道的。长苏入京前,对于当年旧案的始末应该有了基本的掌握。他和谢玉夏江是必有一战的。而且是谢玉在梅岭诛杀的赤焰军。这个仇是非常直截了当的。那么对谢玉的诸多情况都要了解。谢玉一个人自然构陷不了如此的大案。
  景睿两姓之子的身份,自然引人好奇。其中是有一个孩子死去了的,活下来的孩子,如果是长公主的儿子,那么死去的就是卓家的孩子。
  深宫旧事,不管是长公主与南楚质子的相爱,还是后来的下嫁谢玉,都是有迹可寻的。长公主与南楚质子的往来,自然有诸多旧人知道。长苏要查,也是能查出一二的。
  长苏应该是去过南楚的,如果他恰巧见到了质子,如果景睿的相貌与父亲酷似,那么也许会让长苏怀疑。后来宇文念蒙面进京,面纱下的容貌就和景睿极似。
  推测出了景睿的身世,我感觉在景睿生日宴会上揭开,应该是为了景睿考虑,他不是谢玉的儿子,就不必受谢玉大案的牵连,原是一种保全。
  长苏的目标是卓家,通过卓家获悉当年旧情,才知道谢玉是杀子仇人,进而指证谢玉。这才是搬倒谢玉的目的。景睿的身世本与此关节无关。所以揭开景睿的身世并不是针对谢玉的必须手段。而是可以分开看的。就是让景睿与谢玉无关,不受其连累。
  如此以来,当时景睿是痛,总好过,此后一直被这个有心暗算的养父牵连的好。
  身世大白,少年公子当然心痛,一个太过美好世界,原来是假象,原来两姓之子的宠爱,倾刻间灰飞烟灭。他的两家亲人,成了仇人,刀剑相对,而他在谢府,也无容身之地。
  不过后来谢府被诛,随母回了公主府,也还算眼不见心不烦了。
  另一个身世有大秘密的人,是誉王。
  表面上后宫祥嫔之子,养在皇后身边,最后锦囊知真相,原来是滑族公主的儿子。母亲助父亲上位,却被当作棋子诛灭。他生来就是小棋子。
  他的生母和父亲都是爱了皇位的人,各有各的立场,只有他成了最大的牺牲品。
  这个身份的真相,原比景睿的身份冲击力更强烈。景睿的生父毕竟不是南楚的皇上,身份还不那么敏感。
  而誉王洞悉了自己的悲剧,是从生下来就注定的。如果箫选要保全他,还不如,把他寄养在民间,平平静静的过一生。也好过给皇后作养子,喂大了他的野心,却无能力心胸相匹配。白白的当作棋子制衡太子多年。如此身份,除非他上位,否则哪一个皇子上位,都会除掉他。
  所以本以安心作王爷的誉王,才疯狂起兵,真正的谋了一次反,结局落败,步了母亲的后尘,被箫选除去。
  誉王的身世揭开与长苏不相干,长苏最后虽然知道了,只是明白了夏江为什么会支持誉王罢了。也算弄清了誉王举兵的原因。
  这个身世,本来是永远的秘密,就因见了光,就成了幻灭。
  项目运营中的合同约定
  长苏之所以只立项不谈合同不说收益,是他对投资人充分的信任,他说你不会是一个杀功臣的人。他对投资人绝对的信任,这种信任是基于他是林殊的身份的充分了解。而对于靖王也没谈,是因为他感觉夺嫡成功于他太遥远,那时候,他对成功没有任何把握。他所行是为了情义,要为祈王和小殊拚一次,不能再这样过另一个十二年。
  长苏隐藏的诉求是昭雪,这是他和靖王共同的目标,就是因为靖王要昭雪的心愿,才是合作的基础。此次立项,二人的目标其实是完全一致的。对于长苏来说,靖王上位,就是他的成功。
  长苏公开的诉求是夺嫡,而靖王也必须通过夺嫡来实现为友雪冤的目标。
  靖王虽然有昭雪夺嫡之心,但没有投资人的心态,不似太子和誉王,有明确的指向性。他是被动的不是主动的。如果没有经理人的运营,他就是打算夺嫡,都不知道流程如何走,人员如何招揽。从全篇来看,他根本没有主动的去吸收什么人。不管是言候还是纪王都是长苏的挖掘。
  本来亲兄弟还要明算账,事先制定好合同,以后照章办事,对大家有利,有据可依,才是有利于双方长期稳定的合作。但是长苏筹谋十几年,一切有条有序,但是靖王这个投资人,却事先没有安排,只是被太子和誉王所逼,不得不走上了这条路。他完全没有投资人的心态。道德观极强。如果长苏现在和他说合同的约定,比如双方投入什么,获取什么,付出什么,收益什么。没准靖王一看,如此厚黑直接走人了。
  靖王不是为了夺嫡什么都不顾的人,他是为了情义什么都不顾的人。
  这就是后来卫峥事件最直接的体现。
  危机暴发之后,他不想大局不想安全,不在意会不会被皇上打压,被对手夏江和誉王打击,只是要对林殊有个交待。他在意的是情义,不是什么利害得失,轻重缓急。
  对于感性的投资人来说,你完全的公事公办的讲条款说约定,他会更加的抵触,他会从心里轻视对方的唯利是图。他感觉昭雪是件正义的事,进行的正义行动,处处贴上利益的标签,他心理不接受。
  所以长苏以林殊对景琰的了解,干脆淡化了投入与产出的对比,风险与收益的讲解。反正长苏这个经理人,只要能昭雪,能扶持明君上位即可。恰好投资人和他目标一致,很有些你的利益就是我的利益的感觉。只要你好,我自安好。
  当然整个项目运营中,打探消息的,营救卫峥的,抓进悬镜司的都是江左盟的人和江左盟的宗主。又出钱又出人又出力又承担风险。
  倾全力的投入,甚至是本人的身家性命的投入,不计代价的付出,也唯有如此,才得一胜,才得了投资人对梅宗主的信任。自悬镜司之后,投资人才对经理人有了充分的信任。
  项目经理人的风险
  之所以项目经理人要通过投资人实现抱负,那是因为他的资源或者身份受了限制,不得不借助投资人的某些资源或者身份。
  比如夺嫡项目,投资人一定要是皇子,这才是名正严顺,否则性质就不同了。
  如果长苏抛开景琰去立项是不现实的。他必须在皇子中选择一个。这个选择是要对项目负责的。所谓德才,梁帝最好的儿子是祈王,可惜被处理了。
  余下的皇子中,处于优势地位的是太子(已经是东宫了,当然上位的风险还是存在),另一位是誉王(七珠亲王,公开与太子争权争宠争资源),可是这两位人品太差,不会实现长苏的理想。属于道不同不相为谋,没有合作的基础。
  而唯一有合作基础的是靖王。
  只是表面上看靖王的资源太少,没有皇上的宠爱,没有后宫的支持,没有朝堂的人脉。而且重要的是没有夺嫡的手段和经验。
  选择靖王,其实风险是极大的。
  那是同时要得罪太子和誉王的。
  幸而那两位的目光没有注意到处于弱势的靖王,也就没有把靖王和长苏联系起来。
  太子被废之后,誉王已经分析出来长苏的真正意图。此时长苏就成了誉王的敌人。
  所以先被夏江离间与靖王的关系(卫峥事件),受靖王的猜疑,密道断铃。逼得他靖门立雪,身体和心灵受了严重的考验。
  后来又被抓进悬镜司承受了几天几夜的拷问,最后被逼服下乌金丸,危在旦夕。
  而此事件中的靖王,因为职业经理人的严密保护,毫发无损,安全脱身。
  所有的风险都落在了他身上,如此的胸怀与大义,是非常称职的专业经理人。
  对于长苏来说,他的安然不重要,投资人的安全才是项目运营的关键所在,所以保全投资人才是第一位的。
  应该说危机发生的时候,经理人一心保护投资人的安全,项目运营的成功。自己承担了所有的风险。
  
  审核编辑:沁芳闸     推荐:沁芳闸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生日快乐

下一篇: 《 养花随想(外一章)

编者按:
散文主编   沁芳闸: 她曾深深爱过,那爱让她以为可以抛开天地。她认命,做了谢玉的妻子就得像模像样的做个贤妻。她护子心切,为了景睿,宁可让谢玉身犯险境。看似矛盾,其实不矛盾,因为有时候我们要的太多。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