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微型小说

昨夜风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3-11   点击:


  有些友谊源于欣赏,有些源于利用。有些是两者皆有。
  不管在什么环境里,什么人身边,都需要有一两个知己好友,哪怕是表面上的也好呀,尤其是女人,终不愿意孤零零的。
  吴桐的悲哀在于,她实在不能融入陈长风的圈子,都是些什么人呀,有杀人不眨眼的,有背叛原来信仰的,这些人在一起,能是什么局面。而他们的太太,有如施众的太太李梅,比施众还张扬还闹腾,有俗不可耐,只会讨好奉承的。
  幸而陈长风体谅她,劝她干脆闭门不出,什么人也不应酬了。顶多落了个清高的名声,反正他自己也很不愿意敷衍他们。
  吴桐轻省了几天,后来想这也不成,总要在夹缝中找个安全。
  苏先生的夫人金女士虽然傲慢,但好过李梅的毒辣。吴桐要真心奉承一个人,自然也是巧妙的。几面下来,金女士宛若皇宫公主的派头,她明白,金一直追忆当年的大清繁华。那时她是格格,正室嫡出的格格,出嫁前还能封个郡主什么的。
  明白了这一层,吴桐的服装尽量偏以前的风格,哪怕是在衣服的花边上体现一下,她送金女士的礼物也是前清的东西。装作不经意的提及外祖父是如何的在民国也不肯剪了从前的辫子,虽然让人笑话,可他一直都那样。
  几次下来,金女士对吴桐有了不同。她说的那些从前的事,只有吴桐能听懂,那些繁复的礼仪,只有吴桐能附合。所以金女士生了些知己之感,放眼这些下属的太太们,也只吴桐和她有三分相似,当然是气质。
  金女士也招待李梅她们这些人,只是招待,但不和她们出门。出门逛街做头发,她只和吴桐出行。吴桐因此上,到也省事了,应付一个清高的金女士,好过应对一群人。金女士不过是架子大了些,野心大了些,就是她的野心,弄成了苏先生现在的局面。
  吴霜和李波来的时候,吴桐的喜悦是有了亲人,而陈长风马上就查到了李波的真实身份。他及时的修正了信息,不让任何人怀疑到李波。
  陈长风和吴桐之间没有秘密,他对吴桐的原则是,不让吴桐参与他的事,但吴桐要知情。
  李波为了盈盈的事,婉转暗示时,先是和吴桐提起这么个人因文字而获罪。
  吴桐和陈长风说起,陈找人打听情况。找回来的资料,吴桐看了,原来盈盈是李波的同学。从盈盈的家庭背景来看,也是旗人,也在北平长大,有一个细节,让吴桐想起了金女士曾说起她的庶姐大格格,金女士提及当年大姐风光出嫁的场景,顺便提了一下姐夫的背景。而这个人与盈盈母亲家有亲戚关系。
  陈长风暗示了李波,余下的事,自有李波处理。走通了金女士的路子。金女士有一次和吴桐说,施众的人居然会抓了她姐家的一个亲戚。放人还不痛快,李梅真是越来越嚣张了。人人都知道李梅疯狂插手施众的事务,什么钱都挣,什么人都敢抓。已经让苏先生头痛。
  吴桐和金女士的往来,让李梅心上忌妒,她决定找个机会给吴桐找点麻烦。
  李梅才和一个小姐妹透了风,那个小姐妹到是劝她别多事,陈长风看似不多事,未必是省事的。若真没本事,苏先生也不会那样看重。而且陈长风和施众还是结义兄弟,闹大了大家不好看。李梅不服气,暗恼吴桐对她不奉承,金女士得罪不起,吴桐凭什么对她冷脸。
  那个小姐妹原是陈长风安插在李梅身边的人,苏先生对施众不放心,让陈盯紧。陈在施众身边放了个人,这个人是明线给苏先生通风报信,而李梅那个小姐妹,是陈自己的钉子。
  小姐妹第一时间通过阿旺给了长风消息,陈长风当时大怒,他在办公室一向轻省,没什么动静,这次却摔了杯子。他几乎就要和阿旺说干掉李梅了,话到了嘴边,还是犹豫了一下。说他考虑一下。
  李梅和施众如今成了众矢之地,他实在没必要动用阿旺,阿旺可以不费力气的干掉李梅,可是凡做过的事情都有痕迹,阿旺必须离开上海,这个损失太大。而且李毕竟是施众的妻子,他还不到和施众反目的地步,这件事闹开了,苏先生也难办。
  陈长风犹豫再三,只得另想办法。从金女士身上下手,金女士这些年常去庙里烧香,和一个主持关系极好。
  通过那个主持让金女士有了认干孙子的想法,而那个孩子的出生时辰是和君的。和君的大名从不对外叫,只叫他二郎。
  金女士这些年突然喜欢起小孩子来,一直对二郎就有好感,听了主持一番命格的演讲,其时她没听懂,却装作懂了。
  她本就常送陈家两个孩子东西,这次和君过生日,又特意收了和君做自己的孙子,这下子,李梅不敢动手了。
  此后,陈长风深恶李梅。
  李梅抓了李波的上级的时候,李波才开了口,没想到陈长风会插手。李波是想弄点有用的情报。然后想办法营救,这个人太重要,他暴露了,李波就危险了。
  陈长风想的是一举两得,李梅全靠她一个表兄弟折腾,那是行动队的队长。陈的打算是把人营救出来,顺便干掉这个队长,此人干了不少缺德事。
  李梅好大喜功,人没有放在自己部门,而是藏在一个郊外的仓库里,这给了陈长风机会,把消息给了李波,然后让阿旺带人配合。阿旺手中有一个二十来人的队伍,平时不在一起,有事才在一起,办完事走人,平时决不联系。
  此次之后,李梅的气焰小了些,失了表弟,她手中没有得力的人。
  而李波也对陈长风有了新的认识。他曾经一渡以为,陈长风是在混日子。
  吴桐和金女士一直保持了友好的往来,有时领二郎去看看干奶奶,金女士难得对孩子有说有笑,极有耐心。她这一生夫妻还算恩爱,苏先生事事听她的,可惜没孩子。终是寂寞。
  金女士有一次问起吴桐和李波的贸易行,问生意如何。吴桐只说投了钱不大管经营,用的都是外地人,李波是个才子,教书还好,做生意是老实了些。金别有意味的说,若不大挣钱,还不如早点关了,免得招风。
  李波停了贸易行的事,说回老家看看,有什么生意好做。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推荐: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这是一个关于天才和毁灭的故事

下一篇: 《 金明灭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西部井水: 作者在讲一个长篇,却不是从横向的铺展和纵向的深入去讲,而是每次以一个人物为核心,纵向地去叙述,要不是那些熟悉的人物名字,总以为是短篇。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