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现代诗 > 新诗

身体诗(八首)

作者:冷吟    授权级别: A    绝品文章    2017-03-10   点击:

专栏作家:冷吟
 

冷吟,本名徐勤举,山东新泰人。先后在《诗刊》《星星》《诗林》《诗潮》《绿风》《扬子江》《散文诗》《诗歌月刊》《中国诗歌》《中国诗人》《上海诗人》《儿童文学》《北京文学》《山东文学》《时代文学》《黄河文学》《鸭绿江》《青海湖》《草原》《杂文选刊》等报刊发表诗歌、散文等800余首(篇)。部分被《青年文摘》等刊物转载。著有诗集两部。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泰安市诗歌学会副会长,泰安市文联首批签约作家。

点击进入冷吟个人文集

身体(八首)

冷吟

▌脚:一种鸟

生来就没有翅膀
却喜欢飞。一前一后地飞
一左一右地飞
时快时慢。对称地飞

在它们眼里
幸福就是一条路。一条河
一张蓝色的机票
甚至一次小小的迫降

歪歪斜斜。冷冷暖暖
但脚飞了一辈子
也没有飞出鞋——
那些新了又旧旧了又新的羽毛
或天空

▌心:一座城

一座城被安放在体内
如同一只苹果被安放在秋天
看守的两个人
一个叫嘴巴。一个叫表情

城里住满了思想。智慧
幸福。泪水。还有虫子
它们都是你甜蜜而忠实的百姓
你是它们惟一的王

有时它们会从嘴巴里钻出来
变回鸟或蝴蝶。它们的翅膀
与空气擦出自由的火花
有时。你借表情之手
打开那两扇窗户。让阳光
帮你打扫角落里的黑暗和灰尘

累了倦了。你就把自己关进府中
喝酒。写。虚度光阴
这时他们看到的你
并不是你

同样一座城
有的是金汤,坚不可摧
有的是豆腐,不攻自破
但你是王。决不会落荒而逃

▌耳朵:隧道

声音的火车一列列开进来
你点亮体内所有的灯
为它们引路

那些绿皮白皮黑皮的火车
那些大的小的长的短的火车
都争先恐后地开进来
一边埋怨狭窄一边制造拥挤

其实它们不怕黑
也不怕发生碰撞
但它们的脾气个个都像迅雷
让你来不及掩闭道口

夜深了。所有的火车都睡了
你就把自己变成一列火车
哐当哐当地开向黎明
头顶上的灯那么多。那么孤独

▌鼻子:捕鼠器

那些小东西东蹿西跳的
像一条条香喷喷的飘带
缠住了你的炎症或铁锈

你把自己摆在角落里
任由它们折腾。尖叫
你鼻翼翕动:仿佛夹子在煽动翅膀
窗前。一只更大的猎物
正蹑手蹑脚。向你靠近

▌胃:垃圾处理场

酸的甜的苦的辣的咸的
白的黄的红的绿的黑的
冠冕堂皇的来历不明的
统统搅在了一起

看不见的秩序
听不见的轰鸣。就这样
一些身世被消化。吸收
变成灯光:照亮身体里黑暗的道路
一些余数被整理。打包
变成记忆:运往花朵的故乡

▌头发:芦苇

从你的思想中长出来
每一根
都带有先天的指向性

或密或疏。或刚或柔
你顶着它们在世上行走
像一块小小的沙洲
走在波涛汹涌的河流

总有一些水鸟会栖进来
以隐身的方式做巢
做爱。它们孵出的后代
有的叫恶棍。有的叫

随着四季的更替
它们中间瘦弱的一部分
会被梳子冲走
让出的那片空地
渐渐发出智慧之光

当那场叫做芦花的雪
终于落满你的头顶
你也如远道而来的黄昏
原谅了所有的冷暖与风吹

▌手:筢子

小时候
看到奶奶把那么多柴禾搂起来
感觉筢子真像手
后来
听到有人把那么多钱财搂起来
感觉手真像筢子

手和筢子到底什么关系
似乎谁也说不清

但无论怎样。你终将于某一天撒手西去
你拼了命从这个世界上搂来的
也必将一次性全部交回

▌身体:香炉

和一般香炉不同
它会生长。走动。思考
会用许多叫衣服的表情
把自己伪装起来
但作为一种容器
它知道更重要的
应该是装下粮食。欲望
风雨。而求神拜佛
自然也就成了一辈子的事

菩提树下
谁来为我指点迷津
莲花座前
谁来引你渡出苦海
当生命这根脆弱的松香
一点点燃尽
那副锈蚀斑斑的骨架
也终于参透了尘世的虚无
  审核编辑:村姑翠儿   精华:村姑翠儿    绝品:赵小波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品茗•改诗

下一篇: 《 春姑娘

编者按:
执行站长   赵小波: 墨舞红尘中文网2017年馆藏作品年选3月份入选作品。

现代诗副主编   村姑翠儿: 欣赏细腻,富有想象力的诗句。融入种种生命的体验。每一个人的身体都是一个小小宇宙。精华推荐。祝福诗友。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3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