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杂文随笔

最大气的丫环---鸳鸯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3-09   点击:


  
  凤姐说府里的丫环比人家的小姐还强,这点一点不夸张。从贾母的丫环鸳鸯说起,若论大气与眼光,真是小姐们也没得比。
  鸳鸯最出彩的是拒婚一节。拒婚是非常不易的,作为奴才,已经习惯了让主子安排一切,这是久已多年的规矩。对方不仅是主子,而且是袭职的大老爷,不管贾母多不喜欢贾赦,可贾赦一样是荣国府的袭职者,一样是大老爷,一样是为了几把扇子,就有贾雨村之流的跑去替他弄了来。贾赦在府中没落多年,可是并不影响他与生俱来的优越感,尤其是对一个丫环的优越感。纵然对方是贾母的丫环,可身份是一样是奴才。这点贾赦很有自信很有把握,既然是奴才没有不想高攀的,没有不想作姨娘的。这是府中多年的规矩和价值取向。而鸳鸯也是丫环,当然还是不同于其他丫环的。她在贾母身边多年,是母亲的心腹,自然了解贾母所有的财产,了解贾母的喜欢与人情往来。也就是说鸳鸯拥有一项资源,那就是对贾母知根底的资源。而这恰是一直被贾母冷落的贾赦所迫切希望明白的,所以才会大费周折的要娶鸳鸯。
  出面说媒的人就不同寻常,是邢夫人。老爷夫人齐上阵,自然是志在必得。可惜,先碰了凤姐的软钉子,凤姐其实非常了解贾母,也明白在贾母心中贾赦的形象,而且更清楚鸳鸯在贾母身边的份量。而且凤姐与鸳鸯一直合作密切,自然不想失去了一个好帮手,反而成全了大房的势力。凤姐从来不曾把自己的利益与大房捆在一起,她是厌恶大房,一直处于敷衍状态。凤姐的话是实情,可惜邢夫人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自然也分析不得凤姐的真话了。
  邢夫人也是明白贾母不会乐意的,所以她也不敢不想直接面对贾母,怎么和贾母开口说,大老爷看上了您的丫环,您乐意吗。这话邢夫人没胆子在贾母面前开口,贾母一直不喜欢这两口子,邢夫人自然也晓得了。所以直接去找鸳鸯,想着鸳鸯不过一个丫环,凭你是谁的丫环,也是丫环,难不成不想作主子,只想作一辈子奴才!所以开了口,说得极好,若将来有一儿半女就和自己一样了。多大方的邢夫人,自已作媒,自已许诺,只是想要打动鸳鸯,完成贾赦交付的任务,当然也是为了大房的长期利益。鸳鸯自然是又惊又恼又羞,没想到天上掉下这样一对夫妻,竟然跑来说这样的事。这是鸳鸯从不曾想过的,她怎么也想不明白,她和那个胡子白了的大老爷有什么关联,鸳鸯只能沉默。邢夫人只能去找鸳鸯的家人。
  
  接下来鸳鸯去园子里散心,相遇平儿袭人,诉尽心事。那一节,把自己的志向说的明白,这才是她大气的地方。她不作小老婆,当然若是贾赦这样的人物,大老婆也不做。也就是说人人眼中的福气,她瞧不上。贾赦那样的人,她更看不上。虽然她是奴才,虽然她身份只是个奴才,可是一样瞧不起作了主子作了官的大老爷,哪怕对方是老爷,也一样不入她的心。这一点上鸳鸯有胆量有见识,她看透了姨娘的命运,也看了姨娘的身份是如何的卑微与可怜。更有勇气瞧不起贾赦。这一点与她在行酒令时,那一句酒令大如军令,一切唯我是尊。那时的风彩,可见如今的坦然与从容。她的心上是从容平和的,所以才会在如此形势面前保持清醒的头脑与冷静的决断。贾府还为了前程,把元春送进了宫,元春并不喜欢宫中的生活,可一样要进去。而鸳鸯在这一点上,其勇气,胜过了元春。她不接受茫然的命运,不接受别人的算计,不做家人攀高的筹码。她有她的尊严,她有她的坚持。
  可是拒绝谈何容易,唯一的法子,是大闹一场,找个人出来庇护,让对方死了心,不再纠缠她,唯一的希望是贾母。可是贾母会不会为了她,而与长子翻脸。鸳鸯也没有把握,如果她有把握,完全可以私下与贾母沟通,让事态不闹大,那么与贾赦的矛盾也不会太厉害。可是鸳鸯没把握,所以只能选择公开一争。
  
  袖剪而去,那一刻是不是做了最会的打算。哭诉前情,既要说的明白,又要晓之以理。鸳鸯的口才也是极高的,在那样的场合里,有勇有谋,才能险胜。公开有公开的好,贾母在那样的形势里,要维护自己的尊严,不得不应战。之前鸳鸯没告诉她,大房瞒了她。所以毫不知情的贾母,自然是无比的愤怒,算计在她头上,她恼。若是私底下,贾母还要考虑一下贾赦,也许会动摇,可是在公开场合,贾母必须要保护自己的权威。所以贾母马上作出了决策,留下鸳鸯,拒绝贾赦。若非如此,以后别人有样学样,那她还有什么权威可说。
  贾母迁怒于王夫人,并非糊涂,而是警告。让二房明白,不要以为她糊涂,她始终清醒。王夫人不敢还一言,自然还不得,此时开口,等于替大房承担骂名。
  鸳鸯胜了,贾母对邢夫人名言,可以出钱,但不能出人。你们要的不能给,早早死了心吧。今时不给鸳鸯,以后你们自己想去吧。
  鸳鸯的另一举动是偷贾母的东西帮贾琏和凤姐解决经济危机。贾家早已经是入的少出的多,当家人自然要拆东墙补西墙。只是拆来拆去,拆在了贾母身上。鸳鸯听闻贾琏的请㝳,毫不吃惊,看来这个丫环,早对府中的经济事务了若指掌。
  鸳鸯应该是回过贾母的,鸳鸯大气有承担力,但是她也明白,这些东西很可能有去无回。所以若是私下应了,将来难免对不上。而贾母乐得此得帮一把手,贾母不缺钱,可是不能公开支持。如此把名责担在鸳鸯那里,最是合理。鸳鸯应了句,等于让贾母继续装糊涂,能装糊涂也是一种幸福呀。
  鸳鸯和凤姐一样都得罪了长房,离了贾母都是危险的。所以鸳鸯的命运与贾母联系在一起。这一层鸳鸯早已看透。书中让鸳鸯上吊,未免小看了她。鸳鸯不是怕事的,怎会如此行事。
  鸳鸯向往的是自由,所以没了贾母,鸳鸯应该是一个人悄然离去。她在贾母身边多年,自已的私房钱,也足以渡日了。如何会离了贾母,就没路可走,那不是鸳鸯。
  
  审核编辑:千千     推荐:千千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邢夫人

下一篇: 《 文盲婆婆和文化儿媳

编者按:
散文编辑   千千: 看来,读者也应该学学这个鸳鸯能装糊涂也是一种幸福呀。 鸳鸯向往的是自由,所以没了贾母,鸳鸯应该是一个人悄然离去。她在贾母身边多年,自已的私房钱,也足以渡日了。如何会离了贾母,就没路可走,那不是鸳鸯。 凤姐说府里的丫环比人家的小姐还强,这点一点不夸张。从贾母的丫环鸳鸯说起,若论大气与眼光,真是小姐们也没得比。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 千千

    大气的人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都会与常人不一般吧。

    2017-03-10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