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杂文随笔

誉王的身世之迷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3-08   点击:


  不知道作者早就设定了誉王的身世,还是后来要给他一个起兵的理由。总感觉有些成谜。
  梁王借助滑族的势力上位,在滑族内部里是知道他们的公主有过一个孩子,那么梁王身边的人也应该知道他得到滑族公主的扶持。比如言候比如林帅,这些人都和他的登基密切相关。长苏应该会知道靖王的背景,或者靖王借助了哪些势力上位,有些时候,作为谋士或者心腹,要正确评估投资人的综合实力,才能做出正确判断。如果滑族曾经在箫选上位立过大功,能让箫选忌惮,那么作为当年的挚友林帅和言候应该会知道。
  当年的滑族公主肯支持箫选,双方肯定有什么约定。而公主自然也有谋算,也许其中就有包括自己的儿子成为太子之类的约定。箫选是一个狠毒而又猜忌的人,他最恨最怕别人控制他,或者影响他的皇位稳定。这个人是他的儿子也不行,他心爱的女人也不行。
  所以祈王死了,宸妃死了。但最先的牺牲品是那位滑族公主。
  在电视剧中看,只有皇上和高公公还有誉王的姨母知道,而那位姨母也并没有事先告诉夏江,而是放在锦囊中,最后关头才打开。
  誉王并没有被箫选放弃,而是带回了宫中,假托了祥嫔这样一个没有出场的人的身份。连皇后越妃这些人都不知道。包括晋阳公主也不知道。
  皇上是如何瞒过这些人,就是他的兄弟纪王也不知道。如果林帅或者晋阳公主知道,那么长苏根本就不必担心誉王争太子位了,誉王根本就没机会。
  从箫选轻易的赐死祈王来看,并不是一个父子情深的人。他因赤焰案对景琰有心结,才让靖王被冷落多年。而对滑族公主的儿子,誉王却不曾放弃,还养在皇后名下,他一点也不忌惮了吗。那可是杀母之仇,棋子之恨。果然誉王知晓后,毫不犹豫的就举兵谋反,甚至连调查也没有,就相信了一个所谓的锦囊之语。
  事前箫选一直对誉王还是表面恩宠的,就是他有参与构陷靖王的嫌疑,主使炸毁私炮坊算计太子。这样一个构陷兄弟,栽赃太子的皇子,箫选都保了他,还让他保有了双珠亲王的身份。可算是宽大处理了。可是只一个锦囊,只一封滑族公主的信,他就轻易的信了,当然内容是真的,可是为什么他对父亲一点信任也没有,可知这个父亲的失败了。也许就是箫选赐死了祈王,逼死了宸妃和晋阳公主,才让誉王对这个父亲的亲情值早没信任度了。他心中的父亲,是什么事也干的出来的,没有任何的情份可言。
  箫选一直保留这个秘密,是太清楚他的杀伤力了,果然誉王不负他的期望,真实的上演了一次谋反。把当年祈王不会做的事,表演了一次。
  终于让天下人,目睹了一场父子相争的闹剧。
  总是感觉好似是要给誉王一个谋反的理由,才让他有了那个瞒尽众人的身世。
  他的身世不好瞒,皇家的孩子,身世确认那般严格的,如果能如此轻易的把一个异族公主的儿子放进皇室,那么庭生为何不可恢复身份。
  让一个皇子真的下决心谋反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尤其胜算不大的情形之下。太子被废,都没有此心,就是在位的时候,看了父亲宠爱誉王,也只是和誉王争宠,并无夺位之心。谋反和打压兄弟不是一个层次的事。而誉王和箫选这对父子一相处的不错,作为制衡太子的棋子,誉王还是得了不少恩宠。他对父亲没有太深的怨恨。
  如果要给誉王一个谋反的理由,扫除景琰日后的障碍,最大的理由就是从誉王的母亲身上做文章。
  没有一个理由比母亲被父亲所杀,而且还是有恩于父亲的棋子,这个理由最是深刻,而且誉王还对照出了自己的身份也永远是一枚棋子。
  大棋子生的小棋子,够悲哀够愤怒。
  这个理由从情感上给了誉王谋反的理由。
  那些被靖王错过的立项细节
  作为夺嫡项目成功的投资人,靖王其实并不完全合格,能够成功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有一个非常称职的职业经理人。
  立项是经理人提议的,经理人主动说出,我选你。
  当他在嘲讽经理人是选誉王还是太子的时候,对方坚定的说,选你。
  他当时愣住了。
  他没有想到,对方会选中他。应该说此前靖王并没有把夺嫡和昭雪联系起来,他想要昭雪,他想念的他兄长和朋友,却没有实际上想过如何为他们昭雪。只有落实到了夺嫡,才有可能昭雪,在箫选管理下,没有强烈的背景,是不可能让他认错的。誉王或者太子上位成功,更不可能管这件他们参与构陷或者说构陷之后是最大的受益人的事件。在皇子中,除了他,没人关心当年的真相。
  所以经理人的项目建议,让人有了新的思路。他的立项决心并不强大,只是为了朋友走上了这条路,他不能坐视太子和誉王上位。才与长苏达成了协议。
  但是他没有细思过,长苏为什么选他。他的地位不如对手,他的人望不如对手,明显弱势的情况下,对方为什么会选他,艰难的夺嫡之路,本不容易,选了一个弱势的对手,风险更大。
  而后靖王讲明他的底线,有些人不能伤害,有些事不能做。
  而长苏开始了他的自黑行动,告知投资人,面对狠毒的对手,复杂的市场情况有些事必须做,但由他来做。
  靖王默许了。
  但是他对长苏通过自黑建立的形象,有了不信任的念头。他是重德的人,品德高于一切,利益其次,大局更次之。他的心上,人是有底线的,不能突破。
  二人最初的会盟只是达成了项目立项,并没有建立起最重要的信任基础。
  他错过了细节,长苏为什么选他,为什么会主动自黑。
  选他是因为长苏对他有信任,相信靖王多年未改变的赤子之心,愿意为朋友昭雪。主动自黑,是源于他不希望靖王对他有情感上的回应,他希望公事公办,让靖王不顾忌经理人的安危。
  经理人深知投资人的心态与意志,而投资人对经理人一无所知的情形之下,开始了项目的运转。长苏想要控制一切,最后才发现,投资人的信任基础,才是最大的变数。
  情丝绕事件对项目的影响
  第一印象是至关重要的,项目合作第一个案例的意义远大。
  长苏巧妙的营救了庭生,给了投资人一个大礼,投资人很满意,这是项目立项的基础。之前麒麟才子之名扬天下,引誉王和太子竞折腰,可是靖王没感兴趣。他没把这个才子和他的命运联系在一起,完全是长苏主动接近靖王的。
  长苏不能暴露身份,更在靖王面前刻意隐瞒,必须以梅长苏的身份出场,可是又要接近靖王。在宫中第一次相遇,他对靖王表示了关切,可是靖王犹疑而冷淡,和霓凰的信任恰恰相反。
  主动营救庭生,不只是靖王的目标,对于表兄的儿子,长苏自己也要营救,这一次算是巧合,也取得了靖王对他能力的认可。
  虽说靖王重德,可是没有能力那么项目也不必立项了。靖王需要一个能阻断太子和誉王上位的人,这个人,靖王身边没有,他自己也办不到。所以他必须倚重长苏这样的人才。
  接下来的情丝绕事件,靖王误会这是长苏的谋算,不知因何得出的结论。只是因为这样可以让靖王得穆府的人情吗,本来穆府也是倾向于靖王的。当然如今之后会更加的倾向。
  靖王以受益的理论来推论这是长苏的谋算。对于长苏的人品,其实毫无信任度。在他心上谋士都是不择手段不计代价的与品质无关。
  这一点他的态度表现无疑。
  其实细品之下,长苏对于情丝绕事件最初的判断失误,是付有责任的。他虽说让霓凰小心入口之物,其实对方使用的是饮品,如果是香呢,感觉长苏还是小看了越妃和皇后。对于他们对霓凰算计之狠,没有完全的估量。提醒了,就感觉安全了。
  后来还是听豫津说和誉王这边的候选人去活动,这才警醒,不是誉王而是太子。先前他的分析其实也是皇后。
  他和霓皇都对越妃有一个盲区。
  太子和誉王势同水火,都要争取穆府。而太子其实更迫切些,他更少军方的支持,此时誉王还有庆国公。所以霓凰对于太子作用更大于对誉王。
  后来的衬救方案非常得力,幸而有蒙统领超强的执行力,才得通知了相关人吗。而派走了蒙统领,他才松了口气,其时还是相当危险的,如果靖王晚到越妃宫呢。
  后来的搬出誉王算是方案的另一重意义了,打压太子保全靖王闯宫。
  我理解靖王的怒火,长苏的确事先知情,知道宫中有人算计霓凰,因了判断失误让霓凰受惊,逼得靖王刀逼太子。
  靖王认为长苏故意把事情弄险,是为了让霓凰领靖王的人情,可靖王宁可霓凰安全,他不要这样的人情。
  长苏以麒麟之才入世,自然让人高估了他的能量,尤其是有庭生事件,所以靖王认为以其能力可保霓凰平安,所以这个误会也是有理由的。
  耿直的人也简单,他们的分析方法,可以让人看懂。
  而这个误会,长苏没有消解,给投资人留下了唯利是图的印象,经理人没有消除此误会,引起了后来的误解,
  项目运作中的信息分析
  在情丝绕事件中,信息分析极为重要。
  经理人得到的信息:长公主提供(源于静妃)
  静妃把事情告知了长公主,她认为以长公主的经历和能力能给霓凰提示,郡主知情之后能回避这个风险。
  长公主没有见到霓凰,转而托了长苏。不知道长公主为什么会相信长苏会参与此事(高风险无收益),事件的制造者都是当权的实力派,长苏一个江湖盟主,表面上与穆府并无交情,为什么要冒险呢。
  长苏不负所托,果然告知了霓凰,单说信息传递,长苏是完成了这一任务,而且还专门说明,不带侍女的习惯不好。那么现在应该赠送一个侍女在身边,增加保险系数。只是这时候,不管是长苏还是霓凰谈及此事,都是云淡风轻,没有正确估量此事的风险系数。
  这个时候,长苏和霓凰得到的信息,都是宫中有贵人,会用情丝绕暗算霓凰,目标是为了增加夺嫡的份量,看中穆府的权重。
  二人的信息量都只有这么多,而且梅长苏已经传递给了当事人,此后的事情,应该是霓凰解决,毕竟长苏不能相随两侧,计划赶不上变化。
  这时候霓凰的解决方式有两种,一种是携带侍女,身边的人多了,对方不敢下手,凡入口的食品,都有人先行品尝,给对方增加难度,逼其自行放弃。
  第二种,风险不好预估,干脆离开风险。找个身体不适的理由,离宫回府。
  可是霓凰并没有采取任何防范措施,就冒险的进宫了。开始严防皇后,轻易的信任了并不知底细的越妃。应该说此时的霓凰对风险的处理能力让人忧心和失望。
  而长苏一开始也大意了。直至确认越妃生事,这才慌乱了。幸而他的储备人员蒙统领在侧,长苏让其马上通知还在宫中的靖王,前去营救。而后又亲找誉王授议。如果说此前长苏对誉王和太子都是回避的姿态,两不参与。那么因了此事,公开开罪了太子,表面上倒向了誉王。让誉王去请皇后和太皇太后,赶赴越妃宫,这是营救的后援人员。也是为了给越妃和太子一个打压。最后让誉王去皇上那里,替靖王解围。
  长苏的应急能力还是极强的,能在短短的时间内,既要营救霓凰还要打压太子和越妃,自然是不易的。
  此次事件中,靖王刀逼太子,公开与太子反目,而誉王明面上坐收了渔人之利。越妃被降职,当然只是暂时的。而太子并无损伤。
  当然云南穆府被太子系算计,自然也与太子反目。所以说这一次事件,风险是极大的,如果太子上位,不管是靖王誉王穆府,都不得安稳。所以太子一下子树立了诸多敌人。
  长苏的本意,是不希望把穆府卷进夺嫡事件中。一直以为,穆府也一直是太子和誉王都想争取的棋子,此后与太子敌对。
  而事后长苏如果反醒一下,他当时也是大意了。霓凰在外争战多年,为人单纯,可是在江湖中十几年的长苏,不该如此简单的看待情丝绕的杀伤力。
  所以因为他的大意还是置霓凰于险境了。这是他应该检讨的。
  而后来被靖王误解,也是因为双方信息不对称造成的。对信息的处理能力,是项目运营的关键一环。
  如果静妃没有把情丝绕的信息传递给长公主,而长苏事先不知情,那么因为霓凰的习惯,很可能中计。所以对风险的防范上,始终没有很好的准备措施。
  霓凰招亲,本是双方夺嫡争夺的焦点,作为当事人,霓凰应该增加保护措施。而长苏也应该给予提示。
  对于风险,都是见招拆招,并没有防范于前。以霓凰的身份,就是一个大大的风险。只有皇上取消了招亲,才会风险释放。
  在风险不释放之前,增加必要的防范措施才是最好的解决方式。
  霓凰是靖王要保全的人,所以他也成为了与长苏楼台会议事的底线之一。
  靖王不知因何信息就认定长苏是故意让霓凰涉险,只是为了让靖王得到穆府的支持。这个结论得出的很直接。可是如果长苏是故意如此,那么并不在深宫的长苏,根本不可能完全保障霓凰的安全,如果霓凰遇了险,而靖王又得罪了太子,这样的结局,会让项目损失惨重。长苏怎会做此安排,这与营救庭生不同,庭生营救不出来,还在掖庭,以后还有机会。可是霓凰的事,没有以后。
  就算靖王眼中的谋士,都是因利而动,考虑收益最大化,那也要有安全做基础,才有收益呀。如果让霓凰遇险,根本就不符合收益稳健原则。
  接下来,因此事件二人开了第一次项目会议。
  靖王明确表达了他的底线,和他对谋士职务的轻视,及对暗算的深恨。
  而长苏也表示会遵守他的底线,但是该用的手段还要用,毕竟对手是狠毒无情的,而此项目也是高风险的。
  靖王表达了他的道德观,而长苏也自黑了一下他的手段。为了保障项目成功,他不介意使用此类手段。
  虽然长苏表明了他的姿态,但投资人并不相信经理人会完全遵守他的底线。这就是后来信任引发的危机。
  他们虽然立项了,虽然启动了项目,庭生事件,靖王领了人情,情丝绕事件的分歧暂时统一,但并没有对具体的执行方案,达成意项。只一个工作地点达成了统一,就是秘道。
  而作为投资人的靖王忽略了两个信息。
  第一个信息,蒙统领因何会听命于长苏的指挥。那是禁军统领,是直接听命于皇上的,就是太子和誉王的面子都不给的人。说明了什么,靖王没有深思。
  第二个信息,霓凰对于长苏为何百分百的信任。本是相识不久的人,为何一向清高权重的郡主会相信一个谋士。
  可惜太皇见长苏的时候,景琰没在场,如果他看见长苏和霓凰握手的场景,不知作何感想。
  应该说长苏仅凭司马雷入宫就能分析出暗算霓凰是太子系,那么,景琰凭蒙统领听命于长苏,而郡主信任长苏这两点,没有任何分析,白白的错过了故友相认的机会。当然不相认是长苏刻意的安排。为了顾全大局,便于行事。
  在长苏心上,蒙统领可以知道他的身份,霓凰可以知道,但是景琰还是不知道的好。
  真实身份这个信息,是要对靖王保留的。而靖王与长苏合作后,并没有去派人打听长苏的行事风格。如果他去打听了,应该对经理人的人品有个正确认知。
  
  审核编辑:渭雨轻尘     推荐:渭雨轻尘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项目团队---有人才有一切

下一篇: 《 邢夫人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渭雨轻尘: 看来月涵是一个做事专心的人,看一部电视剧也可以写出这么多文章来。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