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微型小说

苏幕遮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3-10   点击:

    
  苏筠少年时,家里请人给他打卦,说是此子贵不可言,但贵后反而是浮萍之命。
  家里人半信半疑,但从此不敢小看他。
  方圆八里的人都知道神童苏筠,有过目不忘之才,老师大赞。后来上学出国,都是顺风顺水,苏家本不缺钱,但因了苏筠之名,常有名士资助,说是奖学金。地方也一直大力宣传他。
  苏筠年纪轻轻,被人看重,倒也不骄不躁,从容礼貌,更得众人赞誉。
  在国外遇了一位王爷的小女儿,端然的格格身份,金格格只许人称她金女士,半是洋派,半是自许,格格是个空名,家里已经中落多时,勉强出国,实在是另生一副打算,想找个留学生,提提身份。
  慧眼看中苏筠,人物生得好,比女子还美,气质也佳,像是有根底的人家出来的孩子。才学过人,老师无不称赞。
  作媒的是老师,苏筠对金女士也有些爱慕之情,大家贵族的女子,本就让人心向往之,而且金女士见识广博,有决断,道不似他,其实常会犹豫。
  成亲是在国外,没什么亲朋参加,金女士并不委屈,旧时繁华如云烟,还是现在这样好,一身一人,俱是所中意的。
  苏筠回国在省城大学任教,第二年就是副校长,风光一时。常在报纸上发表文章,纵论中外形势,极有见地,慕名求教之甚多,有些还是军政要员。
  有以高官相许,苏筠心动,金女士反而劝他冷静,先要培养几个自己人才好,否则无根无叶,也没有人鞍前马后如何成势。
  苏筠在几期学生里留意,精心挑选,不过一二,一是施众,嚣张大胆敢争敢斗,二是陈长风,冷静从容低调隐忍。
  金女士点头一个是枪,一个是心腹。缺一不可。
  施众大喜过望,马上点头拜师,他一心要出人头地,无奈他想奉承的人,瞧他不起,看上他的,当是打手。他虽手脚好有功夫,可也不想做个打手呀。
  陈长风却低头沉思,他太清楚苏筠的身份不只是一个副校长,连校长都要对他客气三分。这样的人物,一遇风云便化龙。于他来说,是安稳一生,还是风生水起,他还未做决定。
  苏筠收了施众,对陈长风反而安抚,劝他不急,离毕业还有三个月,好好考虑。
  让陈长风下决心的反而是阿旺,阿旺做个小警察欢天喜地的,神采飞扬,畅谈未来,再也不回那个小镇子了,一天好似一生,日子一眼望到头,他要过不一样的生活。有一天他阿旺的名字,也要成为小镇子的荣光。
  陈长风一遍遍的写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
  请君暂上凌烟阁,若个书生万户侯?
  终于毕业的前一天,他找苏先生拜师。
  此后随了苏先生南征北走,枪林弹雨,也风光过也落寞过。
  在上海安定下来,苏先生张落两个弟子的婚事,结果哪一桩也没成。施众看中了和他个性一样比他性格还火爆歌厅美人李梅。而陈长风却迷上了个女老师。
  他本来替他们选的都是在事业上能帮助他们的。尤其是陈长风那个,家庭门第都是上上,他看得出陈长风的犹豫,这个人和他像,有时候会犹豫,只是最后,陈长风还是婉拒了,他有些着恼,和金女士抱怨,金女士见了陈长风的未婚妻吴桐,回来后,反劝苏筠罢了,姻缘都是命,半点不由人,想不到陈长风那样的人,也有为了女人低头的时候。客观说昊桐也配得上陈。
  苏筠不是个个性强硬的人,有时心软有时也容易妥协,并不是很坚定的人。所以金女士开了口,他也罢了,随他们去吧。他做老师的,着实对得起他们,是他们无福。金女士对李梅大摇其头,感觉将来会误事。
  后来的事,果然验证了打卦人的话,阴差阳错,苏筠果然成了贵人,只是这个贵骂声一片,他还在犹豫,是金女士让他接了委任状。金一心要拾当年王府风光。
  施众自然乐意,陈长风从始至终都沉默,只说听老师的话。
  有时候苏先生庆幸有施众这样的弟子,指哪打哪,可是在情感上更倾向于长风。他感觉长风像他。
  在安排二人职务时,到也不必相争了。施众自告奋勇管了情报和行动两个最有实权的部门,陈长风也安然的接手了安防和教育。
  一个高调上了天,骂名赫赫,一个低调到了底,从不出席任何新闻媒体的活动,不上报不演讲。
  两个好似都过了头、
  施众在李梅的撺掇下,什么钱都敢挣什么人都得罪,一时风头无二。连金女士都看不下去了,提醒苏筠劝劝施众,不要太嚣张了。本是夹缝,一点余地不留,将来如何收场。
  陈长风却是冷静自醒的,处处谨慎,对于苏公馆的布防非常严密,他的不安,苏先生明白,苏先生也有不安。
  苏筠遗憾的是无子女,施众也无,只有陈长风一儿一女。吴桐从不干涉陈的公事,只与金女士有往来,其余的同事太太都不联络。
  苏筠叹息他的左右手,真真是左右呀。
  上层要动施众,实在是施众声名太坏,事先和苏先生提及,苏先生想保他,可是想到这几年,施众已经不大服从自己的指令,有些事,自己都不知道,还是别人查实了告诉他的。舍了施众,如断一臂,可是现在众怒难犯,不得不断。
  事先支走了陈长风,不想让他插手,也担心陈长风顾念多年情份。
  施众死了,说是急病,施公馆中李梅和施众的兄弟,还想着接施众的班,幸而陈长风冷静,没有跟着他们胡闹。
  苏筠曾想让长风接替施众的位子,那个位子太重要。长风婉拒,一则他个性内敛不太合适,二则上层既然动了施众,必要安排自己人,此时相争,未免开罪于人。
  苏筠叹息,终是浮萍之命吗。
  陈长风的妻子孩子以给岳母过寿的名义回了老家,苏筠开始未多心,后来形势紧急,才恍然明白,陈长风已经留了后路。他默许了,只要陈长风一日忠心于他,有些事,他就不计较了。
  几经商谈,终于商定他可以带了家人和部属出国,此后再不追究,当然他要交出一份名单。
  临上船的前一天,陈长风来帮忙收拾东西,和金女士聊天时,反而劝金女士不必和他们一起走,船小人多,路上风也大,不如另乘飞机去美国,也舒服些。他们是因为物品多,飞机装不了。金女士最怕劳累,于是改做了飞机。
  苏筠突然间有些茫然,陈长风的态度,似乎流露了什么不安。
  只是到了这一步,他不能问不能改,有些事,他已经无能为力。太太另走,也好。
  上船之后,他站在夹板上,想起少年的卦言,他大贵之后,真是浮萍之命了。归于哪里,都是一样了。是海上,还是他乡。分别不大。
  海水茫茫,他心事茫茫。
  燎沈香,消溽暑。鸟雀呼晴,侵晓窥檐语。叶上初阳干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
  故乡遥,何日去。家住吴门,久作长安旅。五月渔郎相忆否。小楫轻舟,梦入芙蓉浦。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推荐: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月中落

下一篇: 《 空空“妙”手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西部井水: 那句卦语真的厉害,像魔咒一般锁定了主人公先大贵后流落的命运。推荐欣赏。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 月涵

    谢谢,祝编辑老师周末快乐

    2017-03-10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