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杂文随笔

项目团队---有人才有一切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3-07   点击:


  人是成功的关键。
  除了好的投资人和项目经理人,还要有一个组织严密执行力强的团队。
  当年的构陷,核心人物是箫选(他有决策权,一切要他的批准才能生效)。
  而经理人应该是夏江,从后文的描述,那个反书是他找一个书生李重心写的,而后来为了打压靖王,也是他献计誉王抓获卫峥设伏悬镜司。这个人长于谋划,而且揣度投资人箫选的心理极为准确。是诛心的高手。
  而执行人是谢玉,梅岭残害赤焰军的是他。夏江的身份是悬镜司的主管,而谢玉是武将,所以领兵这种事还是安排的谢玉。后来谢玉扶持太子,他很少用计,所用的手段主要是靠天泉山庄搞谋杀。手段比较直接。看不顺眼的人,直接暗杀,连罗织罪名都不屑。对梅长苏是如此,对沈追是这样,对皇宫内监也是如此。也就是如谢玉并不长于搞构陷。直接的打打杀杀更符合他的气质。所以他心计还是单纯,长苏才能在天牢说动他,吐露当年真相,让谢玉对夏江失去信任。
  后来在悬镜司,长苏也会过夏江,对夏江却没这个影响力,那位心志坚硬,根本说不动,诱不动。
  皇上左靠了夏江,右靠了谢玉,这才构陷了祈王和林帅谋反案。
  而十二年后,长苏进京启动昭雪项目。他的团队是琅琊阁(制造了麒麟才子的传说)负责信息收集和品牌宣传。
  他自己的江左盟负责执行(兰园案何文新案,在大理寺营救卫峥)
  而整个的项目进行中,又不断加入了新的力量---言候父子(营救卫峥)和纪王(暗中相助)还有宫中的静妃(引导皇上)。
  天生的盟友---云南穆府(武力支持)。
  朝中的良臣---沈追和蔡荃(支持靖王)
  有这么了一支团队,才能保障项目的运营。
  项目运营中的危机管理
  市场风险大,任何项目都会面临危机,所以危机管理是项目运营成功的重要因素之一。
  能够成功解决危机的重要武器(首先要制订目标):
  一:上下齐心(信任是重要的)这一点,投资人和经理人配合不好,在卫峥事件时,投资人居然中了敌方的离间计,断铃放弃合作。
  二:计划周全,执行到位。
  三:反戈一击,让敌方自食恶果。(这一点经理人非常慎密,果然夏江算计不成,反进了长苏的笼子,悬镜司被查封,夏江入狱,他的危害大打折扣)
  对于长苏来说,有两次大的危机出现,都是令他心神折损。
  一:情丝绕事件。
  此事件他事先得到了长公主的提示,也告知了霓凰郡主,但他们都把目光放在了皇后身上,忽略了真正的敌人越妃。
  不知为什么长苏会把目标锁定在皇后身上,是因为皇后率先请霓凰吃饭吗。
  防范了皇后,却沉陷在越妃的宫中,难以施展。
  长苏非常机敏,听闻司马雷随太子入宫,马上明白自己判断错误,迅速调整方案,让蒙挚通知景琰(投资人要亲自出场)赶至越妃处营救。他对投资人的决心和能力是有着准确的估量。
  而后通知誉王配合,把事情闹大,让越妃和太子承担他们的责任。
  这一次霓凰侥幸脱险,应该说长苏关心则乱,长苏也有他的失误处。而被投资人误会,却没有释疑。
  第二次大的危机事件是卫峥事件。这是夏江和誉王精心谋划给景琰的礼物。
  先是用静妃的宫女在投资人面前离间景琰和长苏的关系,投资人对经理失去了信任。
  果然景琰心有成见,听不进去长苏的规劝,恼怒之下断铃终止合作。
  长苏不得不靖门立雪,阻止投资人的冒进。
  其时长苏在靖王府门口等待的时候,也是靖王冷静的时间。靖王不是一个心狠的人,虽然终止了合作,并不想见经理人。可是听闻长苏的坚持,想到风雪寒天的,还是出来一见,这才有消除误会的可能。
  长苏苦苦相劝,并承诺营救卫峥,这才缓解了投资人的恼火。
  后来多方筹划,又请了言候父子相助,纪王出场,这才解决了此次危机。
  这两次危机处理,都没有投资人和经理人的心意相通,一直存在误会,才令危机更机扩大化。
  信任在项目运营中的强大意义
  投资人和经理人之间缺乏信任这一基础,对项目的运营是大大的不利,尤其是危机出现的时候。
  投资人不只一次的表现对谋士这一身份的厌恶,这一点先入为主的诚见,是一个投资人最大的缺陷。
  而经理人明知这一点,却一直没有化解。坐视不信任的发展愈烈。才导致卫峥事件时,投资人轻易中了敌方的离间计。幸而投资人有一个强大的母亲,后来弥补了这一问题。
  这个问题的产生,与靖王对谋士先入为主的诚见相关。他是一个耿直的人,一直的生存环境又是军中,他喜欢光明磊落,喜欢直来直往,这是他的价值观也是他的行事风格,其实对于他的这些性格和习惯,经理人是心中有数的。长苏欣赏景琰的单纯干净,也愿意维护他的阳光。乐意承担景琰不愿意面对不愿意做的事情,只是前提是也要景琰对此行动表示理解和默认。不能除了坐享其成,就是道义指责。不能总把动辄言利这样的话放在嘴边,毕竟夺嫡本身是利益风险共存的事情。江左盟这个团队的加盟本身是承担了巨大的风险。
  长苏一直没有就此问题与景琰沟通,不知道是因为他心里认同景琰的价值观,还是不想与对方牵连上公事之外的交流。他一直希望投资人理智的对待经理人,不要有什么公事之外的交流,免得重情义的投资人因情误事。
  当然这一想法也有道理,就是景琰一直对经理人的行事风格不喜,没有正确领悟经理人的深刻付出。才会在长苏进了悬镜司之后,没有丧失理智的采取极端手段,而是任凭长苏自救,没有打乱经理人的布局。
  还好,长苏身边有个琅琊阁主,而投资人后方也有个强有力的支持者静妃。
  静妃是一个聪慧大气的母亲,能理解和支持儿子的大业,并且耐心的规劝和提醒景琰,一定要对苏先生和别人不同,要相信苏先生。而且找出了宫中的内奸,并让其在景琰面前揭露了敌方的离间计,这才让投资人对经理人加深了信任。为以后的合作大业创造了坚实的基础。
  项目合作的几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项目立项制定目标(楼台会)立规矩(投资人表明底线)
  第二个阶段:互相了解,表明诚意
  第三个阶段:矛盾纠葛,发生危机
  第四个阶段:解决矛盾,达成目标
  第五个阶段:项目结束,制定新的项目(或解散)
  因为情丝绕事件,让靖王一开口就表明底线,有些人不能伤害不能利用,这些人都是他看重的人,都是越了底线,他就终止合作的人。虽然投资人语气不善,但开诚布公的表明态度,也是一种沟通的方式。长苏表示认可,他不会打破底线,只是另一些人要利用,尽量不伤害。
  从这次沟通来看,投资人耿直,经理人完全掌握了会议的节奏。投资人对立项有诚意,对过程的艰难没有预料。而经理人是志在必得,难度尽知。
  第一次会议,幸而有个庭生事件,还算是让投资人对经理人有个肯定。对于情丝绕事件的复杂性,投资人并无明确的认知,反而误解了经理人因利忘义沉陷霓凰于险境,这个误会让长苏有苦难言,不能表明对霓凰特别的关心,又不能有完全的证据证明自己事先不知情。因为判断失误在先,后来的补救却是忙而不乱,应该说在人事的安排上非常准确。让蒙统领四外奔波,极有执行力,让靖王以身犯险闯宫,刀逼太子,才让霓凰脱险,后来又安排誉王抢功,成功的让太子把矛盾转移给了誉王,保靖王安全。经理人的应变能力还是非常厉害的。只是投资人少了洞察力。
  后来的兰园案何文新案,还有对沈追的保护,这些工作让靖王对长苏的能力还是有了解,对其能力充分肯定。
  但一遇见冲突便生了矛盾,卫峥事件,中了敌方的离间计,轻易就怀疑了经理人,几乎造成重大损失。
  幸而经理人靖门立雪及时挽回,后来又至个人安然不顾,深陷悬镜司,饱受折磨。这才取得了投资人的信任。
  第四个阶段,在猎宫事件中,二人合作默契配合无间,取得了胜利。这是合作的最高阶段。
  那些年那些仰慕
  喜欢林殊也喜欢梅长苏的人有两个,一个是霓凰,林殊的青梅与爱人,在不知长苏身份时,对这个苏先生,最先表达了善意。
  在太皇太后面前,长苏情不自禁握住了霓凰的手,郡主并没有反目,她当时是震惊的,这种震惊里有不解有疑惑,但对苏先生有本能的好感,却是肯定的。两个相貌行事完全不同的人,却让她都有了雷同的好感。
  后来她判断苏先生就是林殊,那是另一回事。
  只有景睿,没有霓凰的敏感与直觉,没感觉梅长苏和林殊有什么相同,但本能的这两个人,都是他仰慕的人。
  林殊的时代,他就愿意拉了豫津围着林殊转,林殊是阳光,吸引热爱光明的人,这可以理解。豫津说林殊教了景睿射箭,景睿非常高兴,第二天教了豫津,景睿就不高兴了。可怜的景睿,他以为林殊哥哥是另眼相看,没想到在人家心上,他和豫津是一样的。林殊也为难呀,景睿是姨表弟,而豫津是父亲挚友言候的儿子,都是兄弟,当然都要管了。而且从性格上说豫津活泼跳脱,更容易和人拉近关系,而景睿正直稳重,是个让人放心的孩子。
  到了长苏的时代,景睿又万分的仰慕,以能结交长苏为荣,一口一个苏兄,叫的情真意切。
  诚邀人家来京调养,长苏同意,他那般喜悦,兴冲冲拉了豫津去接,这样的情份,真是难得。
  他是真的把长苏当成了兄长,那种仰慕,令人动容。皇后来府中要见长苏,他怕长苏为难,马上出面拒绝,不怕得罪皇后,也不要朋友为难。
  平时相处,总是处处留意对方,是不是不舒服了。谢玉暗杀长苏,也是他拚力挡在前面,他的朋友,是不允许任何人伤害的,哪怕是谢玉。
  有时候看见他一声声叫着苏兄,想到长苏在他生日会上揭穿他的身世,让他从长公主的贵公子成为南楚质子的私生子,整个是打翻了他的世界,就感觉,所有的人中,对景睿的伤害,是无奈也是有些过了。那个单纯明净的孩子,心地如水晶,终于还是被上一代人牵连了。
  风烟过后,他还是平静的面对前来送行的长苏,那一句错不在长苏,真相就是真相,长苏不过是揭开真相的手。豁达而包容。
  即使在这个时候,他对长苏的仰慕之情还在,虽然他看不透长苏的世界与责任。豫津说的对,他们和苏兄不在一个层次上。可又如何,他就是仰慕长苏,就像对当年的林殊。
  所以这一生让景睿仰慕的林殊和长苏,始终是一个人呀。长苏千变万变神韵依然,才会让景睿一心的仰慕。
  长苏不能恢复林殊的身份,所以景睿一直不懂,作为江左盟的长苏,为什么一定要揭开他的身世,一定要扳倒谢府,让赤焰案真相大白,他能接受,他只是不懂,一个盟主,为什么会为这个旧案出手,不惜以身犯险,不惜推开了他这个朋友。
  长苏一直很关心景睿,那样通透清澈的眼神,那样全心的仰慕,这世间几有几人遇上。林殊遇上了,长苏遇上了,他岂会不动容。
  不能妥协的人生
  因为情丝绕,金枝玉叶的长公主下嫁谢玉,谢人物不出众,谢府也不是什么名门望族,很多少人都不解。
  太后是主谋,很奇怪,太后是谢家的人吗,谢府出一个驸马提高门第吗,如果太后与谢家无关,因何出此下策。
  越妃使用情丝绕,是为了助儿子夺嫡,一个妃子为了自己的儿子上位,将来登上太后的宝座,就算手段卑鄙也让人理解。太后身份已经至贵,因何还要使用如此手段,不怕长公主把事情闹出来吗,想和南楚质子私奔的公主,可不是什么贤良软弱的女子。是什么大的利益值得太后,放下身份,冒险呢。
  我一直认为太后不是公主的母亲,自己的亲妈不会这样坑自家孩子的了。那个谢玉也不是什么风华绝代的良人,值得人托付。
  而长公主认了命低了头,那个时候,质子应是已经跑了,她为了给景睿一个身份,才会同意下嫁。
  只是很多时候,是不能妥协的。
  这一妥协,后来很多难堪更苦。
  谢玉人品恶劣,构陷祈王林帅,只是为了得到荣华富贵,他个人与祈王和林帅并无仇恨。人品如此,真是公主的大不幸。
  后来一次次面对这个丈夫带来的难堪,最初是帮太子诛杀朝臣,后来是惊天大案。公主为了自已孩子不受诛连,不得不在金殿上首告,承受皇兄的滔天怒火。
  能参与情丝绕事件,这样的人品不堪,岂是良配,当时的妥协,日后的难堪更大。
  有时候,真的不是能妥协,哪怕当时吃了亏,也好过日后更深的痛苦。
  项目团队对比
  从梁王的儿子们来说,能竞争东宫的,表面上只有一个誉王,暗中还有一个靖王。
  太了团队:投资人---太子
  优势:已经是太子
  劣势:个人素质最低,才德皆无
  机会:越妃还是有能力的
  威胁:外援中只一个谢玉
  太子这个团队,内有越妃得宠,外有谢玉深知圣心。最初还是花团锦绣一片太平。最大的风险在于皇上扶持了一个平衡格局的誉王,七珠亲王的身份加上皇后养子的身份,这一下子就乱了太子的心志。太子的错都是自己制造的。
  兰园案的楼之敬却有其事,私炮坊的确是太子的获利途径,在楼之敬倒台之后,太子并不收手,简单是利令智昏。内监案,也是太子和谢玉为了夺蒙统领之权而刻意制造。
  所以太子的倒台还真不是别人构陷的,是他自己沉不住气,错误一个接一个,在谢玉被流放之后,太子无力支持,也说明他身边人才太少。只依靠一个谢玉,如何是了。
  这一对投资人经理人,都不走正路,不是杀人就是制造事端。完全是自己毁了局面。
  誉王团队:
  投资人誉王
  优势:皇后养子,本人素有贤名,肯低头
  劣势:他是滑族公主之子,皇上根本不给他机会上位
  机会:是用来平衡格局
  威胁:本人格局太小
  誉王的支持者皇后,在后宫权重,但是不得圣心,总是硬碰硬。他身边的谋士秦般弱,秦的能量重点在信息的搜集上,她的能量是点,而夏江才算是线,梅长苏是面面俱到。
  在长苏相助的时候,誉王好像次次取胜,只是连穆小王爷都看出了此消却没有彼长,都长在了靖王处。
  后来夏江相扶,也只是制造了一个卫峥事件,本想环环相扣,不想对方识破,反而把自己深陷进去,全盘皆输。
  最后知晓身份,举兵谋反,又兵败猎宫,都是听了夏江的主意,自己一时冲动,没有正确估算自己的实力,领兵打仗不是他的强项,又无帅才做阵,没有心腹支持,如何能赢。
  连做棋子的资格也没了。
  靖王是潜力股
  投资人:靖王
  优势:声名极佳
  劣势:没有人脉
  机会:太子落败后,他其实成了唯一的候选人
  威胁:旧案与皇上的心结
  他最大的幸运是有个智慧冷静的母亲。他没有夺嫡之意的时候,静妃像个透明人一样在宫中消遥。他有此志的时候,芷萝宫马上成了皇上常去的地方。
  梅长苏的倾心支持,从暗转明,步步为营,而且梅还拉了诸多帮手,比如言候父子,比如纪王还有穆府。
  当然誉王的谋反,反而是撞在了靖王手中,长于武力的靖王,此战确定了自己的地位。
  他最大的机会是有个忠心能干的经理人。
  
  有理想的人
  每个人都有理想。只是后来理想变了,有的人被红尘所埋,成了另一种人。没了赤子之心,没了初心。
  箫选说他不是生来无情。我相信这是他的一句真话,全剧中少有的几句真话。一部剧中他很少与人谈心,高位也有高位的寂寞,他享受了成全了这种寂寞。少年时爱重的人,都被杀的杀,冷落的冷落,远离的远离。最后语重心长的和林殊(长苏)叹息他的变化。
  如果他生来无情,生来刻薄,那么当年风华绝代的林帅和言候,如何会与他成为挚友,一心扶持,置生死与度外,他们是愿意陪了他,创造一个理想的世界。
  曾经为他洗过冤,曾经救过驾,曾经大功告成,箫选上了位,他们以为,一切会有所不同。
  只是皇位迅速影响了箫选的价值观,他心中的理想,变了形。他以为那不是天下人的天下,是他一个人的天下,他不许任何人谈论天下,有什么理想,都必须服于他的脚下。哪怕这个人是他的皇长子,是宸妃的儿子,哪怕他温良贤孝,也一样要除之。他的心中皇位大于亲情。
  所以祈王死了,死于父不知子,子不知父。是父不肯知子,子不知父,一个太狠毒,一个太天真。天真遇了狠毒,便没了立足之地。没了祈王,皇上才安心。
  林帅死了,少时的伙伴,青年的知己壮年的生死之交,只是他认为林帅拥兵自重的时候,他就变了心肠。年少时他们曾有过共同的理想,现在这世间,他不许别人有理想。
  没了林帅,他安心的高高在上。
  十二年后,那个人的儿子回来了,他满心的理想,为了理想重生。
  最后箫选输了,输给了真相输给了民心,输给了有理想的人。
  只是在他心上,他是输给了势不如人。
  一个人的理想,怎么能抵得过心中有千万人的理想。
  
  审核编辑:千千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袭人的人际关系

下一篇: 《 誉王的身世之迷

编者按:
散文编辑   千千: 是的,一个团队不是靠一个人的努力就能成就一切,团队靠的是众人的力量,众人拾柴火焰高,这一点,从古以来,不可改变,得人心者得天下。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