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情感散文

不得月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3-07   点击:

 
  他们相逢其时很早,都能算上青梅竹马。
  同岁同学,小学时天真烂漫,一起上下学,有时在对方家里吃饭,一起做功课。她像个小尾巴跟在他身后,他有时不耐烦,男孩子的活动谁愿带个小丫头,可是不带不行,她会哭,她会闹,她会告状。他无奈。
  高中没在一起,她成绩好,上了重点,他进了职业类学校,这时候,她很少遇见他。他住校,周末才回来,她忙着上各种补习班。虽然是邻居,有时几月也碰不见。
  她考上外地大学,他进了工厂。她上大学时,他去送他,进了大学校园,她欢喜,神采飞扬,他安静沉默,别人问他是谁,她说是哥哥。
  她不知道,他在校园外站了很久,看着学校的牌子,他终于低头。
  此后光阴如水,她在大学里谈了男朋友,离校时分开。他在工厂里有了女友,后来女友嫁了别人。
  又同在一个城市里,她成了中学老师。他还是车间工人。
  她家中的力气活,都是他在干。他母亲见了她,总是喜悦的,忙前忙后当成客人。
  是他先结的婚,是同厂的工人,她的婚姻成了老大难,高不成低不就,一直没合适的。
  他也给她介绍过,总是不成。她生日的时候,他送她康乃馨,她说这是给母亲的花,他笑笑,这花美。
  他记得她的生日,礼物都是实用的,有时是书包,有时是梳子,有时是围巾,都是平常物品。
  她教他的儿子学英语,小孩子像极了父亲,她在他脸上看见了童年的他。那时心突然有些疼痛。
  她出国进修,他去机场送她,她心里的话还是不能说。
  逢年过节,都是他打电话,说的也和家人一样,无非是身体如何,多保重健康,早些回来,有合适的人就定下来。
  她在那边嗯嗯的答应,放下电话,总是悄然泪下。
  回来时,已经人近中年,他算是幸福的吧,提了车间主任,孩子聪明懂事,妻子温柔安静。她算是成功了吧,已经是教育专家了。
  每年生日,他都过来,也只是做碗长寿面,送一束康乃馨。
  后来他儿子考上了大学,就是她当年那所大学。她陪着去送孩子,故地重游,少年人老。
  在校园门口,他说,那年我在这里站了一下午,最后才发现,我们在这里分开了。她沉默,心里的话是,我一直看着你,我等你进来,可惜,你转身走了。
  后来她结了婚,是大学的一个老同学,对方结婚离婚后,二人又重逢。他来参加婚礼,他对他还有印象,那是你哥哥呀。她点头,近水楼台不得月,只因他是哥哥。
  审核编辑:千千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拥抱

下一篇: 《 清风扬

编者按:
散文编辑   千千: 近水楼台不得月,只因他是哥哥。文章中淡淡的诉说一个青春爱情故事,只有过程,纯真的友谊,君子之交淡如水的交情,没有爱情的结局,让读者心里有丝惋惜,却又不得不说上天的安排是天意还是捉弄。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 千千

    青梅竹马本应二小无猜,却一次次错过,真遗憾。

    2017-03-07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