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杂文随笔

最理想的婆媳王夫人和宝钗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3-06   点击:


  贾母接了外孙女来,王家就来了个宝钗。
  如果说侄女随姑,感觉凤姐和王夫人差别太大,王夫人本质上是一个内敛的人,不似凤姐张扬到了极处。
  还是宝钗更像王夫人些。当然王夫人读书少,没有宝钗的博学多才,和豁达大度。
  对于王夫人来说,对姑娘们的照看都是外在的,气派呀场面呀,对宝钗这个外甥女才是真心关爱。
  第一个场景,薛姨妈让周瑞家的给府里的姑娘们和凤姐送几枝宫花,本来吗,薛家做客在贾府,虽然是经济自主,不花费主家的钱,可是毕竟一大家子人,在别人家住着,总要礼上往来,可是通观全书,薛姨妈就没请过什么客,这个老太太还是比较会省钱的。都是她主动参与贾家的宴会,贾母还大张旗鼓的给宝钗过生日。送宫花好像是薛姨妈唯一的一次送礼,也实在是因了宝钗不爱这些花呀粉的,白放着可惜了。
  这宫花完全就是薛姨妈怕浪费的顺手人情。薛姨妈忽又笑道:"你且站住。我有一宗东西,你带了去罢。"说着便叫香菱。只听帘栊响处,方才和金钏顽的那个小丫头进来了,问:"奶奶叫我作什么?"薛姨妈道:"把匣子里的花儿拿来。"香菱答应了,向那边捧了个小锦匣来。薛姨妈道:"这是宫里头的新鲜样法,拿纱堆的花儿十二支。昨儿我想起来,白放着可惜了儿的(是因为白放着),何不给他们姊妹们戴去。昨儿要送去,偏又忘了。你今儿来的巧,就带了去罢。你家的三位姑娘,每人一对,剩下的六枝,送林姑娘两枝,那四枝给了凤哥罢。"王夫人道:"留着给宝丫头戴罢,又想着他们作什么(王夫人那一句又想着他们作什么,给宝丫头,可知亲近)。"薛姨妈道:"姨娘不知道,宝丫头古怪着呢,他从来不爱这些花儿粉儿的。"
  对于王夫人来说,那几个姑娘和黛玉,都和她没什么血缘关系,而宝钗却是外甥女。
  
  王夫人和宝钗(二)
  金钏事件,对于王夫人来说也是震动,那个时期的王夫人和后来捡抄怡红院的心态还不同,应该说还比较温和,宝玉那时还小,对于王夫人来还不到非逼着宝玉考学成亲的阶段,也就是说宝玉还不到背负责任的年纪。王夫人对他还是娇惯为主。
  所以金钏因和宝玉调笑,说了几句玩笑话,引起王夫人大怒,认为这是引导儿子做坏事往下流走,问题严重到了宝玉的声名品行,有带坏的嫌疑。有着这样的认知,难怪王夫人不顾情面,把跟了十多年的大丫环一掌打走了,金钏也有苦求,对于这一天金钏的心理来说,真真天上地下,差别太大,前一秒钟还是府里丫环羡慕的太太大丫环,后一秒扫地出门让人指指点点,难怪她受不了。
  王夫人只是撵人,没想着要丫环的命,所以金钏投井,她本是真的内疚,暗自垂泪,这不是演戏,她没必要一个人演戏。而且在当时的环境里,作为主子的王夫人身份尊贵,没必要演这个戏。这时候王夫人很希望有人和她说说这件事,平息一下她的不安。几个姑娘们不可能说这事,凤姐也不好说。此时贴心小棉袄宝钗来了。
  宝钗来至王夫人处,只见鸦雀无闻,独有王夫人在里间房内坐着垂泪。宝钗便不好提这事,只得一旁坐了。王夫人便问:"你从那里来?"宝钗道:"从园里来。"王夫人道:"你从园里来,可见你宝兄弟?"宝钗道:"才倒看见了。他穿了衣服出去了,不知那里去。"王夫人点头哭道:"你可知道一桩奇事?金钏儿忽然投井死了(她是真忍不住了,宝钗不提,她也要找个心腹说)!"宝钗见说,道:"怎么好好的投井?这也奇了。"王夫人道:"原是前儿他把我一件东西弄坏了,我一时生气,打了他几下,撵了他下去。我只说气他两天,还叫他上来,谁知他这么气性大,就投井死了。岂不是我的罪过(王夫人谈到了金钏气性大,也说到了自己罪过)。"宝钗叹道:"姨娘是慈善人,固然这么想。据我看来,他并不是赌气投井。多半他下去住着,或是在井跟前憨顽,失了脚掉下去的。他在上头拘束惯了,这一出去,自然要到各处去顽顽逛逛,岂有这样大气的理!纵然有这样大气,也不过是个糊涂人,也不为可惜(劝解的妙,先肯定王夫人慈善之心,再说金钏可能是误落井中,如果真的是投井,那就是糊涂了,应该说是成功的安慰了王夫人的内疚心理。表面上看这番话对金钏来讲有些凉薄,但两相对比,王夫人是宝钗的姨母,是亲人,这时候亲人心理不爽,自然是安慰了。她当然不可能义正辞严的大骂王夫人不慈,逼死人命,那不是宝钗。那成了金钏的亲属了。其实就是金钏的亲人,也不会那么说,第一金钏投井是她自己的选择,并不是王夫人主使,二则犯错的丫环,让凤姐处理,那是打几十板子,弄到庄子上配人了,这说明王夫人指是把人撵走,在当时已经很温和了)。"王夫人点头叹道:"这话虽然如此说,到底我心不安。"宝钗叹道:"姨娘也不必念念于兹,十分过不去,不过多赏他几两银子发送他,也就尽主仆之情了。"王夫人道:"刚才我赏了他娘五十两银子,原要还把你妹妹们的新衣服拿两套给他妆裹。谁知凤丫头说可巧都没什么新做的衣服,只有你林妹妹作生日的两套。我想你林妹妹那个孩子素日是个有心的,况且他也三灾八难的,既说了给他过生日,这会子又给人妆裹去,岂不忌讳。因为这么样,我现叫裁缝赶两套给他。要是别的丫头,赏他几两银子就完了,只是金钏儿虽然是个丫头,素日在我跟前比我的女儿也差不多。"口里说着,不觉泪下(王夫人又是赏银又是给衣服,又是泪下,此时的处理方式,她还是有一丝主仆之情,是真的对撵人造成的严重后果有内疚的心情)。宝钗忙道:"姨娘这会子又何用叫裁缝赶去,我前儿倒做了两套,拿来给他岂不省事。况且他活着的时候也穿过我的旧衣服,身量又相对。"王夫人道:"虽然这样,难道你不忌讳?"宝钗笑道:"姨娘放心,我从来不计较这些。"一面说,一面起身就走。王夫人忙叫了两个人来跟宝姑娘去。(宝钗又是精神安慰,又是送衣服给姨母,也不忌讳,可知是真心替姨娘排忧了)
  王夫人和宝钗相处,还是能说心里话的。当一个人讲心里话的时候,就说明情感上是接纳对方是自己人了。
  王夫人和宝钗(三)
  凤姐病了,王夫人要找人代理管家,她是不会接手那些杂务,把自己陷进去。王夫人一惯的风格是抓大放小,当然大事她也抓不住。
  本来是让李纨和探春协管就行了,李纨本是这一房的长媳,若非是寡居,当家的人原是她的。探春的优秀已经显现出来了,贾母重视,表面上王夫人和探春相处的还可以,探春故意疏远赵姨娘母子,不让王夫人恼恨。
  只是如此,王夫人并不放心,她仍托了宝钗。宝钗最是明哲保身的人,做为客人,本不乐意管别人的家务事,这些小事又多又杂,又容易结小人仇恨,但是王夫人再三相托,她无奈不得不上任。
  王夫人见他如此,探春与李纨暂难谢事,园中人多,又恐失于照管,因又特请了宝钗来,托他各处小心:"老婆子们不中用,得空儿吃酒斗牌,白日里睡觉,夜里斗牌,我都知道的。凤丫头在外头,他们还有个惧怕,如今他们又该取便了。好孩子,你还是个妥当人(欣赏),你兄弟姊妹们又小,我又没工夫,你替我辛苦两天,照看照看。凡有想不到的事,你来告诉我,别等老太太问出来,我没话回,那些人不好了,你只管说。他们不听,你来回我。别弄出大事来才好。"宝钗听说只得答应了。(宝钗是只得答应了,王夫人是她的长辈,又是她们薛家在贾府做客的倚仗,如何能不答应,)
  王夫人所虑的是出了事情,不好见贾母。当然了若是漏洞太大,也许会失去管家权。王夫人的原则不出大事就好,小事小非到是不怕。
  宝钗行事细致妥当。宝钗便一日在上房监察,至王夫人回方散。每于夜间针线暇时,临寝之先,坐了小轿带领园中上夜人等各处巡察一次。管家不易,着实辛苦呀。又在上房监察,又在园中巡察。
  王夫人和宝钗(四)
  王夫人是中意金玉良缘的,她对宝钗自然是满意的。可惜宝玉的婚事,贾母不能置王夫人态度不顾,王夫人也不能不考虑贾母的意愿,二人都不先开口,是怕一开口,一旦对方拒绝,话说死了,反而不好挽回。
  王夫人夜查大观园,本意是给邢夫人一个交代,邢夫人弄了个绣春囊,王夫人不得不整顿内务。也只是冲着丫环们去的,从来也不是针对小姐公子们。
  凤姐还是善体王夫人心意,特意和王善保家的说明,只抄捡自家人,没有针对亲戚的。薛家是客人,客人在园子里住着,跑到客人的领域去查违规,好似不妥。
  不想就是不查,宝钗也多心了。第二天宝钗借了母亲身体不好为由,和李纨说明回家照看母亲去了,却是去了没回来。对于宝钗来说,贾府已经进入多事之秋,管理混乱,矛盾丛生。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她当然不趟这混水了。
  王夫人却特意挽留。
  王夫人见他精神复初,也就信了。因告诉撵逐晴雯等事,又说:"怎么宝丫头私自回家睡了,你们都不知道?我前儿顺路都查了一查。谁知兰小子这一个新进来的奶子也十分的妖乔,我也不喜欢他。我也说与你嫂子了,好不好叫他各自去罢。况且兰小子也大了,用不着奶子了。我因问你大嫂子:`宝丫头出去难道你也不知道不成?'他说是告诉了他的,不过住两三日,等你姨妈好了就进来。姨妈究竟没甚大病,不过还是咳嗽腰疼,年年是如此的。他这去必有原故,敢是有人得罪了他不成?那孩子心重,亲戚们住一场,别得罪了人,反不好了(宝钗一走,王夫人如此急切,怕有人得罪宝钗)。"凤姐笑道:"谁可好好的得罪着他?况且他天天在园里,左不过是他们姊妹那一群人。"王夫人道:"别是宝玉有嘴无心,傻子似的从没个忌讳,高兴了信嘴胡说也是有的。"凤姐笑道:"这可是太太过于操心了。若说他出去于正经事说正经话去,却象个傻子,若只叫进来在这些姊妹跟前以至于大小的丫头们跟前,他最有尽让,又恐怕得罪了人,那是再不得有人恼他的(王夫人一点不知宝玉,还不及凤姐,宝玉岂会是能委屈人的)。我想薛妹妹此去,想必为着前时搜检众丫头的东西的原故。他自然为信不及园里的人才搜检,他又是亲戚,现也有丫头老婆在内,我们又不好去搜检,恐我们疑他,所以多了这个心,自己回避了。也是应该避嫌疑的(凤姐精明)。"王夫人听了这话不错,自己遂低头想了一想,便命人请了宝钗来分晰前日的事以解他疑心,又仍命他进来照旧居住。宝钗陪笑道:"我原要早出去的,只是姨娘有许多的大事,所以不便来说。可巧前日妈又不好了,家里两个靠得的女人也病着,我所以趁便出去了。姨娘今日既已知道了,我正好明讲出情理来,就从今日辞了好搬东西的。"王夫人凤姐都笑着:"你太固执了。正经再搬进来为是,休为没要紧的事反疏远了亲戚。"宝钗笑道:"这话说的太不解了,并没为什么事我出去。我为的是妈近来神思比先大减,而且夜间晚上没有得靠的人,通共只我一个。二则如今我哥哥眼看要娶嫂子,多少针线活计并家里一切动用的器皿,尚有未齐备的,我也须得帮着妈去料理料理。姨妈和凤姐姐都知道我们家的事,不是我撒谎。三则自我在园里,东南上小角门子就常开着,原是为我走的,保不住出入的人就图省路也从那里走,又没人盘查,设若从那里生出一件事来,岂不两碍脸面。而且我进园里来住原不是什么大事,因前几年年纪皆小,且家里没事,有在外头的,不如进来姊妹相共,或作针线,或顽笑,皆比在外头闷坐着好,如今彼此都大了,也彼此皆有事。况姨娘这边历年皆遇不遂心的事故,那园子也太大,一时照顾不到,皆有关系,惟有少几个人,就可以少操些心。所以今日不但我执意辞去,之外还要劝姨娘如今该减些的就减些,也不为失了大家的体统。据我看,园里这一项费用也竟可以免的,说不得当日的话。姨娘深知我家的,难道我们当日也是这样冷落不成。"凤姐听了这篇话,便向王夫人笑道:"这话竟是,不必强了。"王夫人点头道:"我也无可回答,只好随你便罢了。"(王夫人以长辈和主家之身份,真诚挽留,可知是关心宝钗的,可是宝钗却是以持家之礼规劝,二人达成协议,王夫人表示理解。宝钗所言其实到是治家之道,薛家中落,宝钗是经历过的,句句良言)。
  王夫人好面子,但宝钗却是提出了园子的费用省了极好,不只是省钱,而且省了管理混乱出问题。司棋收买看园门的人,表哥就能混进来。入画收买张妈,就和哥哥传递东西。所以管理漏洞处处都是。
  
  
  最理想的婆媳
  王夫人和宝钗(五)
  王夫人在贾府地位特殊,她本人有极强的娘家背景,儿孙满堂,还有个贵妃女儿在宫里,那是贾府的靠山。有如此资源的王夫人,其实是有嚣张的资本的,但是王夫人非常低调,一大把年纪了,还有晨昏定省的在贾母面前立规矩,对长嫂邢夫人也是远接高送的,完全是做足了礼仪。
  从王夫人日常行事可知,她是深受封建思想熏陶出来的大家儿媳妇,她欣赏的人也是低调稳重的大家闺秀风格,绝不是凤姐未曾出场先有声的神仙妃子模样。凤姐的个性与王夫人完全相反,并非王夫人喜欢的类型。
  而宝钗无论是举止言行,还是处事风格,就是明哲保身的不关已事不开口,一问摇头三不知,也是王夫人喜欢的大家小姐性格。就要一个稳和静。
  王夫人不看重银钱小事,所以给刘姥姥一出手就是百两银子,为了拉拢袭人,自己掏腰包出袭人的月银,完全按姨娘的规格待遇。可知王夫人深知钱财是用来办事的,不是用来保管的。
  宝钗也是如此,替湘云在大观园请客,连螃蟹带果品,众人细算也有几十两银子。包括后来送黛玉的燕窝,给岫烟的暗中照看。宝钗都是把钱花到了合理的地方,既解了姑娘们难处,也表现了温厚大方的一面。
  可是宝钗自己却不爱花呀粉的,她自己住的房间雪洞一般。贾府中姑娘们都极讲究穿戴的,宝钗却不弄什么碧玉佩装饰的。她认为是闲妆。
  有一节是王夫人寻人参配药的章节,遍寻不到,要出去买,这些名贵药材,贾府盛时自有人的孝敬,此时要自己去购买,可知是中落了。
  王夫人向周瑞家的说:"你就去说给外头人们,拣好的换二两来。倘一时老太太问,你们只说用的是老太太的,不必多说。"周瑞家的方才要去时,宝钗因在坐,乃笑道:"姨娘且住。如今外头卖的人参都没好的。虽有一枝全的,他们也必截做两三段,镶嵌上芦泡须枝,掺匀了好卖,看不得粗细。我们铺子里常和参行交易,如今我去和妈说了,叫哥哥去托个伙计过去和参行商议说明,叫他把未作的原枝好参兑二两来。不妨咱们多使几两银子,也得了好的(世情皆知)。"王夫人笑道:"倒是你明白。就难为你亲自走一趟更好。"于是宝钗去了,半日回来说:"已遣人去,赶晚就有回信的。明日一早去配也不迟。"王夫人自是喜悦,因说道:"`卖油的娘子水梳头',自来家里有好的,不知给了人多少。这会子轮到自己用,反倒各处求人去了。"说毕长叹(有悲凉落寞之感)。宝钗笑道:"这东西虽然值钱,究竟不过是药,原该济众散人才是。咱们比不得那没见世面的人家,得了这个,就珍藏密敛的。"王夫人点头道:"这话极是。"(不管什么时候,王夫人的愁绪,宝钗都能轻易化解,那一句咱们比不得那没见世面的人家,说明了王夫人是大家族,这说的多气派)。
  难怪王夫人看中宝钗,果然是可得贴心二字。
  审核编辑:罗军琳     推荐:罗军琳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长苏的江湖夜雨

下一篇: 《 王家双凤---王夫人和凤姐

编者按:
散文编辑   罗军琳: 婆婆自然喜欢会做事明大理的儿媳,而宝钗属于食烟火的能持家理事的儿媳型,也算得八面玲珑了,四面讨得欢喜,自然也错过不了婆婆。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