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杂文随笔

长苏的江湖夜雨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3-05   点击:

  林殊的时光是朝堂的,是彊场的。他没想到有一天,会成为江湖盟主,通过江左盟,完成心愿。
  江湖夜雨十年灯,十四年梅长苏的生源里,离他最近的两个人,一个是琅琊阁主蔺晨(可以谋大事托生死的良医挚友),一个是飞流。
  一个跳脱张扬却心地缜密看透世情,一个天真无邪透明如水晶,这两个人,恰好给了长苏另一种安慰和鼓励。
  身旁有一个知己,懂你的心,虽然也会摇头,但总会恰到好处的配合。另一个武功卓绝,总是在危险的时候飞了出来,令你无忧。长苏的人生,也不算太寒凉。
  蔺晨的人性是看透说透还是愿意为了朋友沉陷,而飞流是心里无尘眼中清亮,他的人生简单,就是苏哥哥。都想着本来无一物,不惹尘埃,可是有了情,处处是尘埃。
  最懂长苏的是蔺晨,在这里,长苏可以吐露心事,对方都能承担,不用担心他扛不住。
  长苏最呵护的是飞流。那一个孩子,一直在孩子的世界里,单纯的生活着。有苏哥哥就是晴朗的天。一直呵护着飞流,给他爱吃的,送他爱玩的,指点了穿什么颜色的衣,不肯委屈了飞流。长苏把所有的耐心与宠爱都放在了飞流身上,是因为飞流身上的光明与清澈吗。
  他愿意与飞流这样的人相处,不用设防,不用算计,不用猜疑,多么的轻松。
  江左盟的事务由赤焰原来的旧部在打理,他自然放心,他们能力和忠心都是有的。而让长苏筹谋的就是如何昭雪。
  原来想着旧案重审后,逍遥山水,身边的人,也就是蔺晨和飞流。对于蔺晨来说,愿意守护朋友到最后,能在最后的时光里,享受最后的快乐时光。而飞流是一天也不能没有苏哥哥的,他的日子里,苏哥哥就是他的阳光,他也是长苏的阳光。三人行,山山水水间,自然轻松快乐,给长苏那样一段时光吧,没有家仇没有责任,只有山水,只有快意。
  一场烽烟起,他执意上阵,他要结束江湖生活,他要做回少帅,那个让他骄傲的林殊,他要让他的一生归于林殊的生活,而不是长苏的山水人生。
  一个朋友一个孩子,仍然陪了他,从江湖到京城再到彊场。他们都在。

  那个闪电一样的结尾

  呈冤昭雪战场,本是大场面,却是闪电一样的奔向了尾声,感觉是意犹未尽。
  成大事的人都是心志坚定百折不回的。林殊是长苏也是。
  烽烟四起,长苏瞬间就做出了决定,他不要做梅长苏青山绿水人生了,他要披甲上阵,作回林殊,哪怕只有三个月,也是他的快乐。
  冰续草还有朝中无将,都给了他最好的理由。家国大义,始终都在林殊心上也在长苏心头。战在彊场,一直是林殊的理想,此刻还有机会实现,没有比这个更让他激动了。
  他一直是坚定的冷静的,所以不管是故友景琰,还是知己蔺晨,都拦不住他的满腔热血。我感觉,即使是没有冰续草,他也要撑了去,即便有将,他也想亲自上马。
  那是他一直心头的热爱,十几年江湖夜雨江湖宗主,他对战场对军事一直关注,之前是没有机会,如果有机会,他也早参与了。现在终于有了机会,什么样的难关都要克服。一个心志坚定的人,一定会做成自己想要做的事。
  如果没有坚定的信念,如何撑过火寒毒,如何没有理想的光芒,如何走过十几年的漫漫长夜。就是信念和理想,让他这十几年走了过来达成目标。
  一个有理想的人,是令人敬仰的,他们的身上有一种光芒,吸引着你的目光。不计得失,不计利害,不计生死,一往无前做自己想做的事,成为自己喜欢的人。
  所以在结尾的处理上,很是果决,就是一场战争,成全了林殊的理想,长苏做回林殊,实现他的心事,划一个这样的圆。
  长苏没有对霓凰解释什么,他说不出什么,再若许诺,只有来世。无论长苏还是林殊,摆在第一位的都不是儿女情,而是大情大爱。所以这十几年,他没有联络过青梅,这一次上战场,明知此去难回,也是义无反顾,再重的情,在理想和信念面前,也都让了一步。
  而霓凰就是太懂事,一直都懂林殊看重的是什么,所以不忧不怨,万语千言竟成无语。她的叹息与担忧,都在眼中。她的思念和牵挂,都在心上。
  此生一诺,来世必践,是唯一的安慰与承诺。那个结尾,总是让人既为林殊心愿达成而钦佩也为如此的结尾而心疼。
  太急太快,好像很多话没有说,已经只是你的背影。

  那些感动我们的都是我们内心的向往

  只在一个人身上,看见了属于我们内心的向往,才会感动。
  我们总是在追寻那些属于自己内心的东西。
  长苏一出场,就是漫天的大火,梅岭之后,他是面目全非,恍若再世为人。他的身份他的世界没了,他的再生,是先天扛了一个重担,当然他也可以不挑,一生只做一个逍遥的江湖盟主,风花雪月山水留连,若那样,他就不是林殊了。他有的是林殊的骄傲和赤子之心,注定只能走一条艰难的路。就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从容与坦然,让我们最先动容。
  人生中,不可能永远的一帆风顺,跌至谷底的选择,才是最艰难的,也是最让人佩服的。
  他出现在京城,大幕开启了,不能停下来,他从来没想过停下来。别的人都能中止,唯他不能。他是林殊,是赤焰军的少帅。他已经不能再选。
  景琰是他旧时的挚友,他的固执他的孤愤,他的忧伤,都是林殊的朋友,才有的特质。也唯有百折不回的景琰,才配得起当年明亮张扬的林殊。
  长苏对景琰最让人动容的是他对蒙统领的话,所有的景琰不愿做不能做的事,都由他来做,他不让景琰手上沾血,他要景琰接过一个干干净净的天下,那一句睡梦中的景琰别怕,是他对朋友的一腔热血。
  而景琰为了一个十几年不知生死的朋友,一直在挣扎着在追寻着当年的真相,承受父皇的打击和冷漠,一直苦苦的坚守着心中的情义。最后不得不走上夺嫡的路,那一条路太高太险,走错一步,就是万劫不复,就是粉身碎骨,他的初衷是明白非如此不能接近真相,不能为他的兄长和故友洗冤。情义在他心中,始终是最重的。
  营救卫峥时,他明知是夏江和誉王设的谋挖的坑,也愿意跳进去。哪怕失去手中的一切,也在所不息。只是为了见到林殊时,能有个交待,能有面目见那些故人。在他心上,情义重于一切。
  这样的两个人联手,本来是最合宜的。只是因为形势的艰险,一个瞒了身份,一个不曾多想,重重误会,几乎陷在夏江的主离间计中。即使是中计的景琰,割铃断道,也是为了他心中的情义千秋,也是为了他不顾一切也要营救他故友的副将。长苏恼归恼痛归痛,又何曾不感动。
  穿插在洗冤计的大计划里,始终是那段不变的情义。那些悄然忆及的少年时光,明亮张扬的少年,而今的憔悴病离,这样的林殊与长苏的鲜明对照,更令人心伤。景琰口中念的回不来了,小殊回不来了。再回来的故人,他认不出,那不是他梦中心里的小殊。
  重归的是长苏的形林殊的神。
  形不似令人伤神是令人惜。
  那一份坚持,那一份对光明的热爱,对清明的珍重,对情义的维护,不都是我们内心的珍爱吗。
  所以我们看了长苏,看了景琰才会感动,才会牵挂他们的命运,才会感同深受。
  什么时代对理想对情义的坚守,都是初心。

  那些感动我们的

  那些感动我们的
  都是我们内心的向往
  有些人
  有些事
  有些话
  突然心动
  莫名泪下
  不是无凭
  那些都是我们
  内心的渴望与向往
  一直在追寻
  一直在努力
  在你的身上
  呈现了出来
  是我最初的
  欢喜与梦想
  让我一生
  珍藏

  终负美人恩

  金殿鸣冤时,她离席下跪,以林家未亡人的身份请旨,那一句,十三年来,此约未废。就是她昭示天下的声音,那是说给从前说给现在说给未来听的。那个时候,她把这一生定格在林家儿媳妇身份上了。
  长苏十几年的筹谋里,一颗赤子心,苦心孤诣的坚持着挣扎着,只是没有替霓凰打算过。他们是有婚约的,十几年里,他不出现在她面前,希望她忘记了他,开始新的生活。可是青梅竹马的深情,心心相映的缘份,令她一生都不会走出去。
  他在廊州,她在云南,海角天涯,她不知他,他却知她呀。她一往情深十年无悔,他深知。却一直沉默。
  从梅岭落下,从中了火寒毒开始,从这一生再也作不回林殊开始,长苏的心里,就真切的要放开郡主,不要再重逢了。
  十二年后,一切准备就绪,他重回京城,也没想着与霓凰相认,他希望他就是世人眼中的梅长苏,也是她眼中的苏先生。
  若不是她敏慧深情,认出了他,若不是她苦苦逼问,他是不愿意相认的。
  相认了又如何,为了大局,还是要推开她,让她回云南,让她不在他身边,他的世界太大,他的责任太重,实在是放不下一段儿女深情,实在是没有空隙给她。
  她一句兄长,叫得人心酸,不能叫哥哥,只好换一个同类的称呼。
  她愿意等待,等他心愿得偿,她以为还有青山绿水塞上牛羊的可能,他也说了,还有十年,那是善意的欺骗,她愿意相信。
  她一直那样安静的守候,一双明眸里,总是期待总是盼望,她相信这一次,他不会让她失望。
  旧案平反后,蔺晨约长苏去游山玩水,长苏也同意了,却没提霓凰,那时烽烟未起,他还没打算上战场。苏园的人轻松愉快的设定着旅游计划。还打算让宫羽随同照看。可是长苏却没提霓凰。
  真不知那时,他的旅游计划里,未何没提霓凰,他知道他活不了十年,这一场旅行,不知何时突然就终结了,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他没想让她伴在身边。
  他还是想,悄然离开,挥一挥衣袖,不让她看见他最憔悴的时刻。可是希望她的记忆里,只有少年林殊的风华。
  后来烽烟四起,他披甲上阵,对于她竟是无言。只一句来世必践,就算此情的归结。长苏呀,这一世你都无力把握,如何相信来生,你就能主宰命运,还她一个花好月圆。
  她的深情,她的守约,这一世,终于还是被你辜负。
  秦般弱的谋略
  她的出身:滑族人,玲珑公主的大弟子。
  她的身份:誉王的谋士(过渡类的)
  她的目标:复国
  一个很美丽很也顽强的女子,只是格局弱了些,心肠歹毒了些。
  她是真的安于做一个好徒弟,完成师傅的志向。只是她师傅并不是完全的看好她,重要的资源都给了夏江。这说明公主还是有眼力的。秦的格局太小,气场太弱。而且所用的手段,皆是阴谋,少了阳谋的大气。
  麒麟才子名扬天下,她还是很乐意誉王身边多一个重量级人物,让誉王在与太子的争斗中多些筹码,毕竟没了誉王,她的雄心壮志无处施展。她的态度比谢玉积极的多,谢玉表面上也同意招揽人才,但心中却以为太子身边有他就够了,而且他不希望别人和他抢功劳。所以一次招抚不成,谢玉就献计除掉长苏,不是朋友就是敌人,对敌人不手软。而秦般弱的主意还是如何表现诚意,如何把苏公子请过来。她在誉王身边多年,深知誉王的处境危险,而且她的长处是打探消息,并无克制太子的良计,这一点还是自知。
  与长苏初次相见,她还是笑意殷殷,可惜长苏根本正眼不看她,就是最后蔺晨抓住了般弱,长苏都没亲自审问的想法,对方根本不在他眼中。他看不起对方的阴谋格局,对方的狠毒心肠。在长苏的眼中,他们本不是同一个重量级的。长苏的对手从来不是般弱,甚至连夏江都不是,只有一个箫选才是。
  当然因为长苏对般弱的轻视,也放松了防范,还是狠吃了几次亏。
  般弱最狠毒的是献计誉王炸了私炮坊,伤人无数,为了让太子倒掉,她的眼中,没有什么手段使不出来。令靖王怀疑过长苏,想起来长苏当然着恼。估计长苏是想到了这个计策的出处。般弱这类谋士不择手段才是他最厌恶和痛恨的。他恼的是靖王眼中,他也是此类了。
  这个计策,让人痛恨,但是效果却是帮了誉王,皇上不能袒护太子,誉王自以为更接近东宫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形势明朗,般弱开始怀疑长苏的用心,不是誉王,而是靖王。有时候,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看看谁是受益者,谁就是敌人。
  提醒过誉王,誉王半信,他实在是高看了自己,实不懂,长苏为何帮扶冷面固执的靖王,而他贤名天下,又是多般礼遇,他不知,他输在从前,输在本心。对方是林殊,所以一切都是合理。
  般弱最完美的计谋是四姐,成功的逼了童路倒戈,而且还探问出了长苏中过火寒毒,信息就是成功的保障,借此夏江推出了长苏的真实身份。
  把小新安插在芷萝宫,一步闲棋,却在离间计那一谋中,收获极大。当年的静妃,如透明人一样冷藏在芷萝宫,就是这样的地方,般弱也安置了一颗棋子。而且小姑娘也还聪慧,几乎是芷萝宫的大宫女,一直在静妃身边照看,所以才能在靖王面搬弄是非,还深得靖王信任。就是这个小宫女素日还是有脸面,还是静妃身边的心腹。
  就是这一离间计,让靖王对长苏失望,才有密道断铃,二人断义的那一场。逼得长苏不得不大雪天的赶至靖王府与靖王言明厉害,那一刻的长苏心急如焚,他应该是感觉了靖王的误会,可是形势急迫,却不能分解,只好先忙着劝说靖王为重。
  如果长苏不是林殊,别的谋士,在靖王断义时,就会放弃。不会有下一幕了,如果是那样,那么夏江的计划是成功了。
  靖王未战,先自断其臂。
  就是誉王失势,夏江入狱,这样的惨淡的局面下,般弱那时收拾东西走人,还得善终。心性顽强的她,却周旋于夏江和誉王之间。最后向誉王点明了身世,鼓动誉王造反。
  誉王本以心灰,甘心放弃,本来以箫选的惯例,是会留下誉王,给予恩宠,只为了平衡制约太子。所以誉王不反,还是会成为景琰的麻烦。
  知道了身世的誉王,心性大变,要为自己和母亲一生棋子的命运讨一个公道。正中了般弱和夏江的计谋。他们本来就一直想着,借了皇子的手在梁国制造混乱。内乱才是最大的杀伤力。
  猎宫兵变,誉王告败,般弱这才仓皇出逃,她与誉王的关联,天下皆知,不得不跑。逃跑的水平也不高明,还被蔺晨抓获。
  也许从一开始,自负的般弱没想过会失败,她的一生,其实也是玲珑公主的棋子。一直走在一条不归路上。

  秦般弱为什么会失败

  这是一个有美貌也有智慧的谋士。当然对于一个谋士来说,美不美貌问题不大。她和誉王之间是真的主与谋的关系。当然有些互动的场景,也是很温暖的。比如誉王给长苏的礼都被退了回来,她送给飞流的礼物却被留下,得意的向誉王请功,那样的她,还是有些可爱的。
  有着雄心壮志,完成师傅复国志愿,这个志太壮大了些,连她的师姐都没信心了,转而不想活在仇恨里,愿意平静的生活。可是她不肯,她真的是把师傅的目标当成了一生的目标。不愿意沉陷在女人世界里,愿意做一个师傅一样的人,走到前台,唱一出大戏。
  也就是说人家是有职业规划的,也是有职场路径的。
  树立了目标,接下来是如何布局。先是安插了大量的人手,在各府中,还有深宫,连芷萝宫那样的地方,都布了一颗棋子,闲棋也可能成为热门,当然皇后和越妃宫里也一样有人脉。她一直很重视信息,这自然也有用的,提供给了誉王大量的信息,这也是她能在誉王身边立足的原因。
  先要选一个表面的主子,能够达成目标。
  太子是正统,势力强大,她不一定能得到重视。而且从剧中看,誉王还愿意礼遇才子们,而太子架子太大,她去了也没机会。
  所以选中了皇后的养子,与太子有实力相争的七珠亲王。目标的选择是有一定道理的。誉王有野心,也有一争的实力。在宫中有皇后那个把他当作亲子的主位,在宫外六部军中都有他拉拢的掌权人物。
  应该说誉王和秦般弱对双方的关系都定位准确,就是纯粹的上下级关系,当然秦有所图,誉王也心知,无所图谁为他冒险得罪太子呀。
  以太子一贯的作风,谁挡了路,就直接令谢玉除掉,对于誉王这位女谋士却没动杀机,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他们也没把秦当作对手,秦的份量还没让他们出手,二是秦保密工作做的好,他们没发现秦对誉王的影响力。
  应该说在秦般弱选了誉王的时候,就注定了她的失败。
  首先想要通过扳掉太子扶持誉王的计划就是失败的,他们最初并未打开锦囊,并不知誉王的身份,就是誉王的身份令他在皇上那里失去了竞选太子的资格,他永远都是一个平衡太子实力的棋子。这就注定了,誉王不可能通过正规途径达成目标。
  如果是最后的疯狂,通过造反来实现目标,这个风险太大,而且誉王忙于党争,并不长于军事,他的武力谋略都不靠谱,那完全是一种自杀行动。果然誉王大败,完全退出了舞台,连做棋子的资格也没了。
  秦般弱并不在意,誉王会不会是第二个箫选,会不会过河拆桥,她的师傅是知道箫选的行事风格,肯定事先告诫过她。她和誉王的合作是各有所图,并不是忠心于誉王。所以是各取所需要。
  但是誉王的失败就注定了她的失败,选错了人,这就是失败了一半。
  只是当时她也是无人可选。必要在皇子选一个,太子不会把她放在眼中,也不会与她合作,况且谢玉也不会让多一个人来分利。余下的当时的皇子中,也就誉王有此野心有此实力。只是未知誉王的身世背景,一个信息差,就注定了选择的失败。信息太重要。
  如果誉王不是滑族公主的孩子,在太子被废的情况下,作为皇后的养子,还是有实力一争的。当然遇见上了梅长苏,失败是早晚的事。
  秦般弱另一半的失败原于格局。她的格局观太小,她的精力都用在打探消息上,自己的队伍中并没有直接能领兵打仗的人才,也没有安邦定国的能人。没有人才始终是不行的。
  只是靠了那些美人计呀离间计呀,遇的对手若是弱了些,还有胜算,遇上梅长苏这样大格局的人,就落了下风。阴谋永远输给阳谋。
  唯一的大谋略就是抓捕卫峥,但出头露面的是夏江和誉王,整个的全盘计划安排是夏江并不是她。我感觉她指挥不了那样大的动作,也安排不了大场面。
  所以蔺晨说她师傅看她资质一般,所以核心资源都交给了夏江,这就说明,作为玲珑公主,也没把希望放在她身上。她的作用是小打小闹的打探消息,给对方制造些小混乱,真正办大事就指望不上了。最后连逃跑都跑不了。
  她的优点是心性坚定,不服输。说是野心也好,说是忠心也罢,实实在在按师傅的指令去执行。

  是一世痴心还是向红尘低头

  年少的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后来的皇家赐婚,本来最顺其自然水到渠成的事,却陡生了变故。夫家成了谋反之族,一夕间灰飞烟灭。
  而云南穆府没有被牵连进去,有两个原因,一是婚事是皇家赐婚,也就是说当年穆府允婚是奉旨,二是已经失去了赤焰军,箫选要考虑南境的安然,不可能这时候,找个理由把穆府端了,那样损失太大,会影响他的政局稳定。或者因为当年的穆王爷,还得箫选的信任,没和祈王走的太近。常理来说,手握重兵的王爷与皇子往来密切,本是君王忌讳,而穆王爷没犯忌。所以才得脱身。
  后来就是霓凰披甲上阵,保一方安定,她毕竟是个女孩子,就算再得人心,也要嫁人,皇上的想法现实,先令她保境,过几年嫁出去就是了,到时候自然兵权落入小王爷手中,所以没有太过限制于她。
  十二年后,长苏进京,就是皇上要给霓凰择婿。一个郡主的婚事,要皇上亲自来安排,可知特别了。
  皇上的心思就是猜忌,霓凰声名大震,他开始注意到了她。而且她毕竟曾经许婚于林家,早点嫁出去了,也掉了箫选一桩心结。
  小说中作者是安排了赤焰旧人聂铎,最后霓凰选了他,并不是剧中始终此情不变,宁可来世必践,也不违当年旧盟。
  这是最大的改编了。
  小说中的霓凰对于林殊哥哥也是有情的,但是梅岭之后,世人皆以为林殊死了,她也是信了。所以才在十几年之后伤痛慢慢淡去,开始接受现实了。而聂铎是赤焰旧人,有着赤焰的痕迹,这是她接受他的原因,我以为是他身上有着林殊的影子或者特质,让她有故人的感觉。不能与初恋的人共渡,就找一个同类人,相对亲近的人。
  而电视剧中没有安排这个人物,让霓凰此心不变,把相思熬尽,只有林殊一人,不管是生是死。
  其实没遇见长苏之前,十几年之中,霓凰并不确信林殊还在。一个人十几年无音讯,当年又是谢玉屠岭,存活的可能性太小,
  所以那十几年的岁月,完全是以为最亲近的人已经不在了,即使如此,她也愿意一个人在心中保留他的记忆。
  剧中强化了一种打破生死的爱恋,比如夏冬以为聂锋死了,也是一直深情不改。而只是订亲的霓凰也一样真情不改。
  皇上的招亲,郡主只是敷衍,不能明拒,就开出条件,婉拒。
  在金殿呈冤时,她更是对天下对林殊表明心迹,十三年来,此约未废。这是一生都不废的誓言。她就是林家的儿媳妇。
  小说中的霓凰和电视剧中的霓凰是不同的,一个对生活妥协了,一个只对情感负责。
  我们更敬重的是剧中的霓凰,这一生爱就爱了,不管你是光芒万丈的少帅还是被定为谋反的林家人,都是她的热爱。哪怕十三年后,你变了模样,改名换姓,再也不能重回身份,也一样的此情不变。
  就是今生无缘,也要来世必践。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就是不能白首,也要相爱于心。就是今生不能,还有来世。

  只是因为懂你

  旧案昭雪之后,就是外敌入侵,而且是联合的外侵,像是串联好了。
  此时的太子是内忧外患,自旧案重审,与皇上的心结是再也打不开了。迫于形势,箫选同意重审,低头认错,但内心的失落和不满却是还在。不过是形势比人强,不得不低头。所以景琰成了他心头的一根刺,想拔也拔不掉,但终是刺心。
  说起来留给景琰的真不是什么好摊子,一打仗就看出朝中无将,这也罢了,武将都想了求和,这样的精神状态,难怪景琰恼怒。一番教训,也只是警告他们一下,不能把他们都撤换,稳定还是要的。
  他最愁的是将帅。
  这时候长苏请缨,景琰本能的拒绝,他忧心的是长苏的身体状态,可是面对长苏的大义凛然,那一句不能只考虑个人不顾大局,景琰无语,林殊占了大义,是他们一直认可的大义。
  景琰是想亲自出征,可是大臣们长苏还有他自己都明白不妥。那个不让人放心的皇上,虽然是父子,只是他的心性,没人信的过。他真能干的出来,太子前脚走,他后脚站在金殿上夺权,另立太子的事他是干得出来的。没有一个后方的保障,这仗没法打。最稳妥的是太子坐阵,保障各方调度。
  所以景琰只得留下来坐阵,保障一个稳定的大后方。
  长苏反复请战,景琰深知他的能力,以他的身体状况拒绝。长苏反复说明,他的身体还好,不会撑不下来,那样岂不误了蒙大哥。景琰提出要他的良医作保。这是无奈的推辞了。
  其实长苏进京这两年,他的身体情况,景琰是知道的。只是他始终认为不太严重,调养就好。他愿意相信这个解释,才会心安。长苏也一直树立这样形象。在关乎国之安危的大局面前,景琰说不出阻止的话来,只能要一个良医的保证。他以为,那个保证,长苏弄不来。
  长苏说服了蔺晨,或者说不是说服,是明知不可为而为的决绝,让蔺晨不得不低头,他认识的梅长苏,想做的事情,没有做不成的。他在意一切,唯独不在意他的命。
  如果说蔺晨深知冰续草的效用,只让长苏撑三个月,都拦不住。何况是半知半解的景琰。
  蔺晨拦不住梅长苏,而景琰如何能拉的住林殊。林殊是天生的战神,他的光芒都在战场,战场是林殊的舞台。他也是武将,当然明白战场对于武将来说意味着什么。
  他太懂林殊,太懂对于林殊来说战场意味着什么。
  如果能换过来,景琰也不介意拚尽此生,打一场胜仗。
  他拦过,拦不住,他懂他,就像懂自己。他们是一类人,都是把使命看的重过生命的人。
  所以,送行时,他就感受到了,林殊一去不回,却不能留下他来,只为那是他的选择,他的坚持,他的理想。

  没有可以相信的人

  对于箫选来说,他是一个制造悲剧的人。长苏的悲剧他是制造者,祈王的悲剧他也是制造者,甚至誉王也是。
  长苏虽然奋斗十几年,昭雪旧案,可是明明活着的林家少帅,却不能复本来身份,不能站在朝堂上,这不是悲剧吗。当然长苏可以不在意,可是他为什么不在意,是因为他没了林殊的容貌,林殊的心境,他觉得他不配用林殊的名字。林殊的骄傲,让他不肯站在朝堂上被人猜疑。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当然是箫选。
  而这个制造悲剧的人,其实也是一个悲剧,他没有可以相信的人。他曾经相信过的人,都离他而去了,他认为他们都背叛了他。
  他与林帅青梅竹马,皇子伴读,曾经是他最信任的人。为他洗过冤,为他打过江山,拥立他登基。这样的人,也让他不安。因为他与皇长子祈王走的近。因为祈王贤名远播天下闻,因为林帅拥兵自重,这两个人本是舅甥关系,他们的联手,是可以动摇他的位子,那是他不能舍去的东西,是他生命中最重的皇权,就是六亲不认,也不能失去。
  于是两个让他忌惮的人,令他惶恐。
  曾经一个是他的长子,他肯定也宠过他,那是宠妃的孩子,也曾经是他的骄傲。而林帅是他的挚友,曾经生死与共过。可是当他们联手的可能会让他失去他的位子,他就中了心魔。再不信任他们。曾经有多亲近,后来就有多仇恨。不管他们有没有做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有那个能力,于是就在心中定了他们的罪。
  最先离去的两个人,曾经是他最看中的两个人。
  后来是他的妹妹晋阳公主,还有宸妃,都是他的亲人。
  后来他看中太子,可是他闻耳了太了对他的抱怨,他废了太子。
  再后来是他宠爱过的誉王,真的让他看见了什么是逼宫,什么是造反。他曾经害怕林帅和祈王反,他们没反,是他没想到的誉王反了。形势危急的那一刻,他真的惶恐了。
  他立靖王作太子的时候,是十分满意的。
  可是金殿呈冤,让他几乎崩溃了。他不肯揭开的心结,靖王揭开了,儿臣附议,哪里是附议,一切都是太子的筹谋。他明白,没有东宫的支持,满朝文武,岂会与他做对,为十几前的人,却喊冤,他不肯给予清名的皇长子,他的皇七子执著的要给。
  他痛哭他咆哮,也挽不回尊严。
  挡不住的真相,他一生也不要面对的真相,他根本不关心的真相,成了绊倒他的石头。
  那一刻,他不是后悔,是无力。
  他不信自己错了,他感觉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的皇位,他无错,他是输给了权势。输给了羽翼已丰的景琰。
  在他心中,这是逆子,却是一个不受他掌控的逆子。
  他是向势力低了头。
  
  审核编辑:沁芳闸     推荐:沁芳闸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景琰眼中的长苏

下一篇: 《 最理想的婆媳王夫人和宝钗

编者按:
散文主编   沁芳闸: 她以未亡人的身份在金殿下跪,要求申冤,她是相思入骨的郡主。很多人更喜欢电视剧的改编,因为很多人对真情还是有个执着的。她因为送对了礼,平时阴谋诡计不少的人此时笑的可爱,她是秦般弱。人有执着是对的,但把自身利益看的太重,格局太小,终究注定了她的失败。长苏的江湖里,走过一个又一个人,而他终于是向长苏低下了高贵的头颅。他说,我是你的舅父呀,我从小抱过你亲过你带你骑过马。舅父呀,那个毁了他全家的人,终于向他低下了头。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 月涵

    非常感谢你的欣赏,琅琊榜,真是难得好片子,有一种精神的力量

    2017-03-06

    回复

  • 沁芳闸

    一段段文字,激起了我的回忆。月涵,我平时是不看电视的,但有时候太奇怪了,竟让我遇到了(甄嬛传),看到了(琅琊榜)。于是,前面的看了十多遍,后面的看了五六遍。但,还想看,因为你的文字。

    2017-03-05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