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杂文随笔

景琰眼中的长苏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3-05   点击:



  得麒麟才子可得天下,在琅琊阁的大力炒作下,长苏的身上蒙了层光环。既让太子和誉王争相抢之,也在京城打开了知名度。这是长苏和蔺晨谋划的效果。不曾出场,就已经名动京城。连梁帝也听闻了,还和高公公不以为然的说了起来。皇上是不信的,一个江湖谋士,和天下有什么关联。他认为梁国是他说了算,得了他的圣心,才得天下。那个时候,他还是属意太子的。他的孩子虽多,可是也没什么出众的。最出众的那个贤名太旺,被他干掉了。太子的水平,其实作为皇父,他岂会不知,被一个誉王压得死死的,这就是皇上喜欢的局面。誉王是没资格参与竞争的,只是用来平衡局面的。景琰因为赤焰案与皇上有心结,皇上不喜。其余的皇子,有残疾的,不能考虑,太胆小的不能考虑,太小的不能考虑。也没多少儿子任他挑来垗去。
  这样的才子,靖王却没多少反应,他不喜欢这类人物。他认为他皇长兄和故友林殊,都是被那些阴谋之士算计了。他本能不喜欢他们。他耿直爽利,在他情义如山的天空里,是爽直是阳光,是光明正大。
  是长苏自己撞进了他的视线。在后宫里,他安抚庭生,是长苏自己主动说要把庭生营救出宫,他马上起了疑心。不知苏先生如何留意一个小小的罪奴,庭生的身份特殊,不能有一丝一毫的闪失,那是祈王唯一的孩子了。所以他的表情和语气都不友善。他办不到的事,他不明白对方凭什么能做到,不过是一个客卿。
  结果人家就是办到了,借了迎战百里溪,连同另外两个孩子,一起出了宫,最后被皇上赏赐给了霓凰,最后又归到他的府中。他认为这是苏先生奉送他的人情。理由就是对方要扶持他,干一番大事业,为的了更大的利益,才会舍弃风头强劲的太子和誉王。
  他想要替祈王和林殊昭雪,就要走一条不同以往的路。以往的他,十三年了,他连当年的真相都没弄明白,更别替他们昭雪了。他想为他们正名,没有权势是根本不可能的。而眼前的太子和誉王和当年的旧案,影影绰绰也有关联。二人为了党争,所行所事,根本入不了靖王的眼。靖王怎会把希望寄托在二人身上。这样的局面下,他要替兄长和朋友尽心,只有自己参与夺嫡,才有机会,重审旧案。他是被情义逼到了这条路上。而他自己也明白,凭他的能力做不到,不得不重用梅长苏这样的人。现在对方主动前来投靠,他自然接受。只是还是和对方谈了底线,不管做什么事,都不能碰触底线,他不要成为祈王和林殊讨厌的那类人。
  后来长苏展其才,事情一步一步往有利于景琰的方向发展,靖王一步步入了朝堂,也得到了皇上重用。
  认可了对方的才能,还是对人品没信任。这才会因了情丝绕事件,出言指责。因为私炮坊被炸,怀疑是对方给誉王献计。因为营救卫峥事件,中了夏江的离间计,认为长苏是一个动辄言利,没有情义的人,二人道不同不相为谋,若非长苏靖门立雪执意挽回,那一次就中了夏江的圈套,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这个时候,所有的观众,都替长苏心疼,一个病人,劳心劳力的谋划,明明最大的受益人是靖王,吃苦拚命的事都是长苏在做。没有一个肯定,没有一句安慰的话,不是冷面就是冷言,还会密道断铃,把一个病人逼的飞雪连天上门苦劝。
  只是站在景琰的角度想一想,他也知道利害得失,可是和情义冲突的时候,他总是毫不犹豫的选择情义,不计个人得失深陷险境也不顾的营救赤焰旧人,只是为了将来见到林殊的时候能有个交代。他所努力所坚持的一切,都是为了情份,为了对祈王的仰慕,对林殊的看重。这样的景琰,也令人敬佩。在一个只知言利的环境里,他能守着心中的情义,何等难得。只是苦了梅长苏,对于林殊来说,有朋友如此,自然是安慰。
  景琰对长苏态度的转变是在芷萝宫里听小新说了夏江的离间计之后,才明白是如何误会了长苏的苦心,对方一直在遵守当初约定的底线,反而是他一直误解和否认对方的努力。这个时候,他的心结打开了,对长苏有了新的认知。
  这个时候,他能重新认识对方,领悟对方的一片苦心。
  猎宫的时候,他已经对长苏的身份有了怀疑。这自然和静妃与长苏相见的场景相关。他确定对方的身上有着他不知道的故事。
  誉王起兵时,谈论迎战计划,长苏那个完全是林殊拔剑的动作,已经让他怀疑了对方就是林殊,只是当时情况危急,不容细思,才跳了过去。
  只是他叮咛蒙统领,父皇母妃不能出事,苏先生也不能有事,那句话,真让我们替长苏开心。这时候,景琰对他的认知,还是停留在谋士梅长苏的身份上。也就是说做为梅长苏,也得到了景琰的认可,从最初的轻视,中间不断的误解,到此时的认可和器重。他已经成为景琰心上除了父母之外的最重视的人。
  从梅长苏来说,他更愿意做林殊,而不是梅长苏。可以理解成一个人对少年时代的追忆,也可以说是对再也回不去的年华的向往。但是不管是长苏还是林殊,都得到了景琰的重视和认可。
  旧梦和下跪
  十三年后,箫选开始梦见故人,他主动和静妃谈及宸妃,并令静妃祭奠宸妃,因为他梦中见了乐瑶。这时候他的心态有了变化。
  也就是说他开始感到不安。
  恐惧制造疯狂,他忌惮祈王与林帅的友好往来,担心他们有谋反的实力,会动摇他的皇位。这说明了他内心的恐惧不安,当然也说明了,他贤明不及祈王,军中的影响力不及林帅。就是这种不及,又无力应对,又缺乏了解和信任,所以才有了赤焰案。才会乐得借夏江的刀,诛自己的亲朋故旧。夏江和谢玉就是看透了他的恐惧和忌惮,利用了他的心魔,成功的打击了祈王和赤焰军。
  当时求情的喊冤的人都受到了大大的株连,在祈王说出父不知子子不知父的时候,这一场悲剧已经注定。
  宸妃死了,晋阳长公主死了,这两个人,一个是皇上的宠妃,一个是皇上亲妹妹。
  当时箫选杀的痛快,像一个屠夫一样,血流成河。我一直感觉,他对他的子民,没有感觉是他的子民。他看中的只是个人的权利。
  时间能淡化一些什么,能安抚一些什么,随着时间的流逝,当年的风波渐渐平息,人们慢慢遗忘,当然也许只是表面的平静。
  这个时候箫选老了,太子和誉王的相互制衡,让他高枕无忧。这个时候,旧事旧人开始袭上心头,是他挡不住的。贵为君王,他也不能阻止,那些人在他的梦里出现。
  本来静妃是宸妃最好的姐妹,同气连枝,若是箫选还对宸妃有怨,是不会有静妃的封妃的。其实在他接受了静妃的时候,证明他的心开始有了变化。
  应该说心态的变化是微妙的。
  这时候,金殿的呈冤,箫选依然暴怒,依然不肯低头,可是他的内心已经无当年的强悍。形势也不是当年。
  剧中加了他与林殊的对面。这时候景琰对他已经不再尊重,对林殊说,不愿意见他就不见了。还是林殊走进了金殿。
  林殊是有些话想说,对于当年旧案,他是要昭雪,但是对于这个翻云覆雨的舅舅,他也有很多的话藏在心里。
  终于还是面对了面,听那个曾经残暴的老人,讲他的忌惮,讲他的不肯让林殊恢复身份。
  林殊还是坦然相对,他可以不恢复身份,他争的本不是他的身份,他要的是昭雪洗冤,是林家是赤焰军的清名。
  对于天下的论述,二人没达成一致。箫选一直以为那是他的天下,林殊朗声,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
  直至最后,林殊昂首离开,此生不复相见。箫选惶然下跪,真相大白的时候,他没有欺骗的理由了,那时候,对于故人,对于亲人,他才有了那一跪。跪的是什么,是那些再也回不来的人,白白成了他心魔的牺牲品。跪的是,明明林殊还活在眼前,就是不让对方恢复身份。跪的是他的旧梦。
  那一跪,是他唯一的一刻内疚。
  
  殊凰恋
  在整个的赤焰案中,牺牲的太多了,最闪亮的一段情缘,殊凰恋就被埋藏了。
  年少的青梅竹马,心心相映,是最美好的情感的一种,又蒙赐婚,何等幸运。梅岭那一战之后,如果平安归来,就该办他们的婚事了吧。在梅岭坠下的时候,林殊明白,他这个身份不能再现世间,属于林殊身份的人生终结了,那么霓凰心上的林殊哥哥也消失了。
  他愿意就这样让她记取他当年的风采。那个小火人一样的林殊,骄傲明亮飞扬爽直,就把那朵完美太阳花的记忆留给她。
  终还是牵挂她,那个独自撑起穆府重担,守卫南疆的女子,她的人生是何等的艰难。他派了卫峥去帮扶,没想到她认出了卫峥,埋下了日后认出长苏是林殊的伏笔。他只是尽已所能想要帮她一点,他本来答应过照顾她一生的。那个美丽聪慧的女子,是他一生唯一的钟爱。
  长苏失去了林殊的身份,林殊强健的体魄,林殊灿烂光明的人生,不得不换了容颜,改了身份,用另一种方式昭雪旧案,用机谋用心计,走一条完全不同于林殊的路。那个时刻,他放手了,放开了霓凰,不想连累她,更不想她的人生被他牵连。
  十二年后,他回来了。
  他遇见了她,她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娇俏的小姑娘,是威风凛凛飒爽英姿的穆府女主人。他病骨支离,她风华绝代,他更不愿意提及往事,他不想她认出他。
  可是她认出了他。敏慧加上直觉,认出了这个完全不同于林殊的苏先生,就是魂牵梦绕多年的林殊哥哥。
  他认了她,瞒不住的情绪,排出倒海压来,若不相见,还能自持,此一逢,如何不真情流露。
  只是大事未成,一切都要按规则来办。她懂事她体贴,知道他要昭雪旧案,不能给他增加一点麻烦。
  不得不回云南,后来为了能离他近一点,她宁愿去给太皇太后守陵,只是为了心理的距离近一点。
  如此的隐忍,如何的自苦,原指望冤案重审后,能与他携手山水,哪怕是十年,一年,几个月都好,得偿此生深情。
  他的世界太大,他的责任太重。一个接一个。好不容易熬到旧案平反,他却不能复其身份。本想同游山水,他却要披挂上阵,他心中他永远是赤焰的少帅林殊,那是他的梦想与心愿。她只得成全,只是这一别,就是今生的永别。
  唯一能说的,就是来世必践。这样的承诺,于今生是抓不住了。
  这一别,连方向都不同,他要回到他的战场,她要守卫南彊,征程万里,后会无期。
  这一场情缘,始于年少,终于此生。不相负,来世缘。
  好想好想能换一个结局,哪怕是夏冬和聂锋那样白首一生,也是幸福。为什么殊凰就只能一句来世,就把今生情断了。
  对于林殊,完成了所有的使命,旧案昭雪,再上沙场,终结于林殊的命运。可是对于霓凰,这一世的深情,只余思念和怀想。
  青梅竹马
  给了爱
  两小无猜
  给了情
  这一世的承诺
  给了梦想
  所有的真心真意
  只是少了一份
  烟火红尘
  不能携手同游
  不能举杯同醉
  那来世的相约
  请你一定一定
  要记得
  别让今生的秋水
  来世还是
  清寒
  
  无端泪下
  林殊的一生里,始于林殊终于林殊,中间一个梅长苏的时代。
  少年林殊的光芒万丈,最后林殊的归于战场,单从始与终是完美的。只有中间的梅长苏是痛苦而清醒的,十四年的时间里,削于挫骨,忍人所不能忍,才能昭雪旧案,其实这个阶段,完成的也是林殊的使命,作为林家儿郎的使命,作为赤焰少帅的使命。
  梅长苏喜爱的是林殊的形象和精神层面,那是赤子之心,那是清明世界里的阳光少年。本来人的一生中最美好最纯净的时光就是少年和青年时代。一个人即使没有遇见大的变故,正常的经历下,过了青年时代,思想也会变化。其实长苏的思想观价值观都和少年林殊是一致的,这是他最后迫不急待的归于战场的思想基础。他的思想一直没变,改变的是因为要达成昭雪旧案这一目标,而不得不变换的行事手段。在阳光下做一朵太阳花,容易。在暗夜里仰望星光,更难。一步一步走向阳光,拨开黑暗,更难。其实梅长苏的路,远比林殊的路要艰难的多。
  兵者,诡道也。也就是作为林殊,熟读兵法,战场布局,也是有取有舍,有直有曲。而作为梅长苏,虽然要算计要布局,要不得不面对那些曾经的亲人使用一些手段,可是所有的目标都是揭开真相。就如景睿所说,真相就是真相,他不过是挣开真相的那支手。
  从他回京之后,兰园案也好,何文新一案也罢,都是事实本来如此,那些人都非良善,都是罪有应得,都是让多少人含冤莫白,忍无可忍的恶人。我觉得就是林殊遇了这样的事情,也会抱打不平,为人出头,当然也许出头的手段不同。那是因为林殊的身份,而长苏只是一个江湖盟主,他没有林殊地位和身份。不同身份的人,做同一件事,完全不会使用相同的手段。有的人一句话的事,有的人跑断了腿,所以用不同的方法,完全是正常的。
  所以完全不必介怀,自己是不是搅弄风云,他一直以来的行事,就是揭开真相罢了。
  若说布局,唯一的一场大戏,就是谢府风云。扳倒谢玉是必须的,只有谢玉倒了,才能引出当年旧案的真相。谢玉踩着无数人的鲜血上位,却从不内疚,那里面也有他的故友,也有他的亲戚,他心中只有自己。
  揭开景睿的身世,宫羽的寻仇,宇文念的认兄,都是本来的事实。作为女儿,要找到杀父仇人,这没错。宇文念替父找子,本是孝道,也是没错。而可怜的卓家,一直替仇人作杀手,也该明白自己儿子的死因。所有的人,都有权利知道真相。长苏不过是把这一切,放在了一个有利的时间和场合端了出来。
  卓家清醒了,作了人家二十多年的刀,才知道对方是害子仇人。而宫羽也要给自己父亲一个交待。一切的一切,都不是长苏制造的。谢玉制造了这一切,就应该受到相应的惩罚。
  此后的一切,都是对方谋局,长苏反而是破局了。
  卫峥一案,本就是夏江与誉王联手,剑指靖王。长苏自然要反戈一击,这是自卫。而代价何其惨重,把自己弄进了悬镜司,还要受中了离间计的景琰的误解与猜测。步步走来,本不容易,步步为营,步步是险。
  猎宫击退誉王的谋反,最大的受益者反而是梁帝,没被亲儿子给干掉,还能高高在上的做皇位。
  最后金殿呈冤,历数旧案,为父鸣冤,不过是一个儿子应该做的事。
  所以我一直感觉长苏,所行所言,皆是情理之中,而且是费尽心机,力求减轻对无辜人的伤害。可是哪里真的有完全的无辜,就是景睿也享受了候府几十年的供养,承担真相也是他的份内之情。
  长苏总是为了自己的谋士身份自卑,谋有阳谋,何来自卑。行事的目标是最重要的,而且整个过程也算是光明磊落。
  他眷恋的是那回不去的幸福时光,那些他生命中最亲近的人,都回不来了。他的家族他的军队,他的少年时光,都回不来了。
  有时候,你看他笑着,却倍感心酸。
  有时候,你看他站着,却感受他的憔悴。
  他披甲上阵,得偿所愿,却让人无端泪下。
  
  审核编辑:罗军琳     推荐:罗军琳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贾母与迎春

下一篇: 《 长苏的江湖夜雨

编者按:
散文编辑   罗军琳: 只有一种情义,在不同的角色中续相识续相知,不由让人万千交集感慨,沧桑的不仅是人,还有回不去的时光岁月。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