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微型小说

半零落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3-06   点击:


那年他不是没有犹豫过,和妻儿一起走,长夜里,他一个人在梧桐树下徘徊,很少有事情,让他纠结一夜。他一向是一个冷静有决断的人。
终于在天快亮的时候,他长叹一声,他不能走。如果他在这里,她们才是安全的,如果他消失了,以他掌握的信息,哪一方面都不会放过他。他会带累妻儿。原以为幸福就在咫尺间,终还是隔了天涯。
李波的归期太急,陈长风几乎乱了分寸,什么东西能带,什么话交待吴桐,都要思量。阿旺是他在上海唯一的心腹,或者是兄弟,留下阿旺对他有莫大的帮助,有些事情他只能交给阿旺,信任是最艰难的事。他本可以放心把家人托付给李波,李波有古君子之风。李波的底细,陈比吴霜还了解,李提及盈盈时的关切,眉目间的担忧,是爱人之间才有的揪心,后来盈盈离开上海,他拉了吴霜在江边转了一夜,他是想靠他的爱人,近一点再近一点。
后来盈盈牺牲,李波和吴霜结婚,陈长风佩服李波的顾全大局,和他对吴霜的怜惜。这样一个人,虽然在某些方面心软犹豫,并不是陈所见过的特工中最出众的,但李波的心软,反而才是他最让人敬重的地方。还有他的细致与周全。
但是终还是把阿旺交给了吴桐,世事难料,以后吴桐的未来,他再不能相顾,吴一个女子带两个孩子,着实不易。阿旺的用处是,生死之间,阿旺可以让吴桐他们出国,他有偷渡的路线。这是李波做不到的。
匆忙间安排吴霜和阿旺见面,告诉二人,对外说是远亲,平时往来不必太多。有正常的联系即可,非大事不要见面。
突然间陈宅就余了长风一人,他的心也空了。这一生的亲情与温暖,都离他而去了。
陈长风一直配合苏先生的谈判事宜,也是有些危险的,频繁的与重庆往来,事若机密太难。
终于一切谈妥,苏先生可以带他的人出国,陈长风也在之列。苏先生对于长风送走妻儿,心知肚明,但表示了理解。他们之间,半师半友大半生,他愿意在某些方面,放他一马,前提是陈必须对他绝对忠心。
临出先前,陈长风想起他早年前暗伏的一颗棋子,多年未启动,现在不妨联络一下,他总有些不踏实,事情太顺利,反而让人茫然。
他在咖啡馆留了暗号,第二天下午他出现后,一个老年侍者端来一杯咖啡,他马上警觉,这样的地方侍者多是年轻人。那人端上咖啡,然后伸手要见小费,电光石火之间,长风看清了,他手心里有一个极小的字,险。
长风明白了,问题一定在那条船上,让一艘船出问题的办法太多,爆炸沉船,都有可能。而他的选择是要么现在逃跑,不一定跑的了,就算他动用全部的暗子,也许能离开 这里,可是此后仍然在他们的名单上。还不如,上了船,让他们以为他也死了。
报纸的报道极简单,一艘开往香港的船因不明原因发生爆炸,船上人员无一生还。
那一次爆炸,多年后仍然是长风的恶梦,他伤了脸和腿,潜水逃出。苏先生原来教过他,必须有一样保命的技能是人不知道的。潜水就是长风的保命技能,他们相信他会死,因为长风说他不会游泳,没人见过他游泳。
此后他改名常顺,一个伤了脸的瘸子,嗓子也沙哑,头发半白,像一个老头,混在逃难的队伍里,他有了新的身份。
他终于和他的妻子生活在同一个地方,呼吸一样的空气,他可以远远的看他们,他们不会知道有一双眼睛,望着他们。
在彭家饭店安定下来,长风才和阿旺接触上。
当年为了吴桐学的厨艺,成了他后半生饭碗。
他一直没有接触吴桐,他知道,虽然阿旺第一眼都没认出他来,可是他相信这世上有一个人只看他一眼就能认出。
那一天和婉结婚,他站在大堂里和吴桐面对面,只一眼吴桐就湿了眼眶。阿旺和老板聊天去了,吴桐起身,走过来,把喜糖放在他手里,多年后,他们还能说话,还能握手,还能在同一个天空下,他非常满足了。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人生难得是欢聚,唯有别离多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问君此去几时还,来时莫徘徊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一壶浊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推荐: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眼波横

下一篇: 《 霜飞晚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西部井水: 简笔画式的小说,不错,只是开头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到后面才明白。推荐阅读。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