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微型小说

眼波横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3-04   点击:

  李波喜欢校园的气氛,那里有最年轻的气息,他们代表了希望和未来。
  最早注意到吴霜,并不是上级的安排。实在是这个女孩子亮眼,一切的学生活动,她都是积极份子,能唱能跳,活力十足,也许开朗也有天生,她的脸上永远是快乐的笑容。有时烦恼,也只是一阵风的时间。
  上级把陈长风的资料给他的时候,他才明白,吴霜的家族好复杂。
  深宅大院里的女孩子,居然也有那样的质朴和单纯,能吃苦肯学习。
  李波主动的接触吴霜,他在年轻人中本就有良好的声望,一接触下来,二人极是投缘,能聊得来。
  最后的主题是说动吴霜去上海,去投奔她姐姐。
  吴霜爽快的同意了,她也牵挂几年不见的姐姐吴桐,愿意去那里一半是工作,一半是投亲。
  李波反而有些担忧,他和上级反复说明,发展吴霜可以,但重要的复杂的工作,并不交给她,她太天真,应付不来复杂的斗争。她的身份,就是最好的工作。
  工作总是复杂而危险的,李波心情沉重的时候,只要看见吴霜的笑脸,就觉得轻松许多。有时候会想念在上海的未婚妻盈盈,那个美丽的南方女子,现在是一个同志的妻子,当然是为了工作那种。
  在陈家院子里,看见梧桐树的时候,吴霜很开心,她说姐姐喜欢梧桐树,这真是她的家。
  陈长风那天特意早回来,陪他们一起吃饭,李波的身份是吴霜的未婚夫,他们都在学校工作。
  陈长风对李波客气而周到,对吴霜反而是有些真心的爱护。吴霜是那种女孩子,让人总愿意把她当作妹妹呵护。
  住在陈家是最好的打算,李波不得不暗示吴霜提出,幸而陈主动留客。
  陈长风总是早出晚归,但无论多晚,他都会回来,有时回来只是在家里一两个小时,他也回来,看的出来,他是个家庭观念很重的人。
  那一次盈盈被捕,李波挑了个吴桐和陈长风都在的机会提了几句,陈长风深深的看了李波一眼,然后沉默了几分钟,最后说苏先生的太太金女士,也是那个地方的人,也许有什么亲戚关系也说不定,老乡总能攀些关系。
  李波汇报给了上级,后来盈盈托金女士的帮忙,果然放了出来。当然盈盈不能再留下来,不得不离开上海。李波满心惆怅,那天夜里,他说是和吴霜一起看电影,实际却拉着吴霜在江边看月亮,吴霜说他浪漫,他苦笑。他不知道盈盈坐那艘船走,只是希望能离她近一点。不知何时再见。
  为了工作方便,李波离开了学校,开了家商行,和陈长风提起时,陈长风对太太说,你也入股吧,自家亲戚,总要帮个忙。
  以后的事情,有些默契有些心照不宣。
  那一次不得不冒险提出要日本人医院的地形图,情势危急,李波犹豫要不要和陈长风谈,之前的事,都是暗示,彼此心知。他仔细研究陈长风的资料,陈是从小镇出来的,在大学里遇见了苏先生,后来一路跟着苏先生辗转。苏先生于他是师是友,就是因此,他现在才在这个位置上。可是当初他本可以选更风光的位置。比如管行动和情报,可是陈长风却没有,反而只是在特务委员会挂了个副主任的名,实际的工作,反而是教育和安保方面的多。这有两种可能,一是陈长风不想成为了别人的靶子,或者不想成为打击别人的箭。他也许一直想要的是留条退路。他低调安静,从不上任何媒体,不接受任何访谈,所有出名露脸的事,都不出场。
  当李波从上级那里知道,陈长风的父亲死于日本人的飞机轰炸时。李波下了决心,他直觉陈是一个爱家的人。
  在陈的书房里,李波说了他的意图,陈长久的沉默,然后叹了口气,拿出纸笔,画了地形图,你可以在这里看,不能带出书房。
  后来的事情,就容易了许多。此后不管是托运药品,还是偶然打听什么消息,都是水到渠成。
  李波一直想要不要和陈长风把话挑明,上级劝他慎重,陈有倾向之意,但其背景太复杂,他身上有着深深的苏先生的烙印,而且此人深沉隐忍,不是一个轻易改变主意的人。
  吴霜爱着李波,他一直知道,他心里还想念着盈盈,后来组织上告诉他,盈盈在一次战斗中牺牲了,劝他接受吴霜。
  李波深深的知道,陈长风所作的一切,不是为了他自己。他说他已经没有回头路了,他是为了妻儿。
  李波和吴霜简单的办了婚礼,那天陈长风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不过他能来,都让李波惊讶,为了安全,陈长风轻易不离开固定的活动区域。
  那一年李波接到撤退的命令,上级的意思是对于陈长风,可以暗示一下,如果他愿意一起走,可以带他走。李波明白这是因为上个月陈长风相助营救了一个重要的人物。
  李波和陈长风谈了一个多小时,陈长风答应慎重考虑。
  最后陈长风的答复是让吴桐和孩子走,并一再请求李波照应,李波一口答应,本是至亲自当照看,吴桐是吴霜的姐姐,此后就是他的姐姐。
  陈长风最后强调,他的事情太复杂,一时难见真伪,只是自有良知,天地可知。只是除了他本人去接吴桐,不让吴桐和任何假借他名义的人见面和离开,而且不要再来上海,不要提上海,如果可能,让吴桐回老家去,或者出国。
  李波点头,他也知道,这一别,可能今生不能再见了。他对这个人感觉很复杂,他不像他穿的制服那样,他有另外的一面,隐忍和细致。而且他记得吴桐有一次整理书房的时候,李波看见陈长风早年写的一副字。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
  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李波回到了熟悉的地方,和自己的同志在一起,他的脸上真的有了开心的笑容。上海的事情,都过去了。
  
  审核编辑:粒儿     推荐:粒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少年游

下一篇: 《 半零落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粒儿: 在那特殊的年代里,总会有那么些人无法掌控自己的性命,他们唯一能掌控的便是自己的心吧,一番报效祖国的壮志豪情。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