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微型小说

及良时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3-04   点击:

  再回到家乡,吴桐恍然如梦,真有隔世之感。
  李波曾劝她改回吴雪的名字,她犹豫了,一个名字并不打紧,当年改名,是为了不牵连家里,而如今呢。她遇见陈长风的时候,是吴桐,今生今世,吴桐对他有着特别的意义,她是他的小桐,名字换了,她和他之间,还有什么牵连呢。她想保留这唯一的牵连。
  分别前夜,陈长风一直强调,不能再回上海,除见他本人,不和任何人提及认识自己。吴桐本想把一双儿女托付给妹妹和李波,妹妹是真心疼爱两个孩子,尤其与和婉投缘,而李波是一个一诺千金的人。他答应的事,一定会做到。
  陈长风有一瞬间的犹豫,但马上就否决了。小桐,我的孩子没有了父亲,不能再没有母亲,没有父母的孩子,不管在什么环境里,都有他们的悲哀。吴桐无语。
  吴桐和妹妹吴霜都进了学校,吴桐的档案里丈夫在日机轰炸中死亡,他们夫妻职业都是老师。她曾想写成失踪,被李波阻止,这是陈长风的意思。
  吴桐想,她这一生,就是陈长风不在身边,也有他安排的影子。
  第三年吴桐成了小学的校长,给她做媒的人很多,有的托了吴霜夫妻,有的中间人是上级的某个领导。
  都是不能得罪的人。
  不到四十的吴桐,虽非美貌佳人,但是气质娴雅,举止落落大方,自然有人心仪。
  吴桐和李波谈了一次,凡是托他们夫妻的,都只说是孩子小,尤其是和君,一定要和君长大后再考虑。
  她这方面的上级,她都说是和妹妹妹夫商量一下,人们都知道李波是首长,自然要关心姐姐的婚事,有一定的发言权。
  其实她还是把问题都推给了李波。
  李波没想到,他遇到的大问题不是吴桐的工作和生活,而是再婚事宜。
  在上海那几年,他亲眼看见了他们夫妻如何相处,应该说是默契,他们之间有一种奇妙的相知和信任。就比如人都传陈长风死了,可是吴桐就相信他活着,而且一定会回来。李波也不相信,陈长风会那么轻易的死去。他感觉那个人像猫,有九命。而且他有着顽强的求生意志,有妻有子,他岂会轻易死。
  他之所以为吴桐拒婚,完全是因为,他也相信陈长风会回来。
  别人也罢了,李波的一个上级,也加入了作媒的队伍,他是为自己的一位战友提的,战友快四十了,一直未婚,前些年因为工作耽误了,一见吴桐,就心生好感,托了他。
  这一次李波有点动心,男方是他敬重的一位领导,人品正派,有担当。如果陈长风不出现,这个人是最好的人了。而且就是陈出现了,也不能是过去的身份,另一个身份,还不知什么样子。
  他第一次开口相劝,吴桐知道李波一定承受了某些压力,也是为了她好。有时候她也想妥协,只是看见院子里的梧桐花,首饰盒里的桐花胸针,她再不能平静。那些风雨萧萧的日子,他都一直尽力为她撑一片天。她虽然不过问他的公事,但是她知道,他不是没有别的选择保全性命,但那样可能会连累她们母子。他做的决定,很多时候是顾忌了她和孩子。
  她这一生都太任性,当年的逃婚,后来的结婚,现在还用吴桐这个名字,都是任性。可是已经这样了,就任性到底吧。毕竟有一个人曾宠过她的任性。
  她的态度明确,李波还想再劝,吴桐想不能让人家一直做挡箭牌呀,找个理由一劳永逸。
  这一次的理由还是吴霜提及的,干脆就说算命先生说了,吴桐命里克夫,要结婚也要老年再说。
  对于姐姐的再婚,吴霜并没有说过什么。她是女人,比李波感性,姐夫当年是什么人她知道,她和李波为什么非住陈家,陈长风帮过李波的忙,她也知道。她表面大大咧咧,其实心里明白。只是她不愿意把事情想的太深,太累,她一生轻松惯了,就是当年因了姐姐离家,父亲冷落梧桐院,她也不放心上。顺其自然,走哪算哪,她一直都是最轻松的生活方式。姐姐对姐夫的感情,她明白,虽然姐姐真的不提陈长风,不提上海,可是她的眼神,她看梧桐花的样子,就已经一切明了。她想如果李波和她分开了,她也不会再接受别人。
  经了这一次拒婚,人们的态度就冷淡了下来,不管吴桐的话真假,人家都说到这份了,也许怕孩子委屈,也许是夫妻情深,也许真的是算命先生的话。
  母亲的世界是大人的世界,和婉进不去,没人问她的意见,可是十几岁的孩子,已经非常敏感了。她敏锐的捕捉着一切的信息,独自分析。
  离开上海时,她已经十二了,母亲和小姨夫都和她说过,不提上海,不提父亲,不要问为什么。她点头答应了。她不知为什么,可是她已经习惯了生活在一个有秘密的环境里。从前上海的家是这样,父母在家中不提外面的事,现在还是这样,这个家里不提上海不提父亲,不提过往。
  有时候她会想父亲,那是非常疼爱她的人,有一双锐利的眼睛,但对她的要求,都有求必应。春天的时候,他抱着她看桐花,母亲有时候会教训她,但父亲从来没有,他看她的眼神都是温和的。有着阳光的感觉。也有的时候是忧伤的,很多年以后,她懂了那眼神,生离死别的感觉。
  母亲的再婚,和君不懂,她明白,她知道母亲一次次拒绝。
  那一天母亲做了许多菜,请了小姨和小姨夫,也不说为什么,还喝了酒。和婉注意到,母亲多倒了杯酒,放在那里。后来和婉想起,那酒是父亲爱喝的,那天是父亲的生日。
  她们一家子,和别人家不同,一直都是这样。也许一生都是如此。
  
  审核编辑:粒儿     推荐:粒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独多虑

下一篇: 《 少年游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粒儿: 吴桐的美丽,吴桐的温婉,更有吴桐的执着,在这浅淡的文字里跃动,如院中独自绽放的桐花。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 粒儿

    很不错的小说,似乎是某个长篇里的章节片段。问好作者!感谢赐稿。还有,请作者在投稿时,正文里不要再出现文章标题。谢谢!

    2017-03-04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