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杂文随笔

探春于贾府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3-03   点击:

探春于贾府
探春在贾府四春中,是作者最为欣赏着墨最多的一位。
说起来元春是最为贾府荣耀的,皇妃的身份给了贾府新的资本,她身在高位,却有着难得的清醒与低调。省亲时反复强调的是不可如此奢华,要低调为本。她不慕荣华,所向往的是田园之家的天伦之乐。这样一个有见识又聪明的女子,在皇宫那样的地方,自然是清冷与孤寂的。她的危机感很重,令她能比贾府的人更易明白世事无常。
探春是另一种风格,敢想敢干。她是庶出,母亲是人人不喜的赵姨娘。这一身份让她的个性敏感,不愿被人小看了。所以愈发的自尊自重,管理极严, 比任何主子都强调主仆之分。她比别人都努力,一直在为自己创造机会,她向往的是做个男儿,能出的去,做一番事业。当然在那样的社会里,一个女子受限制的地方太多了。没有权利的时候,她组织了姐妹们的社,海棠花好,正是分明。这个社,一下子提高了大观园的文化生活,让众人有了个写以抒心事的地方。为众人的聚会更加雅趣。
有权利的时候,也只是暂时代凤姐一段时间,对于这样的差事,李纨是不放心上的,宝钗是要不得罪人的。只有她是真心为贾府,想要做些事情的。她去赖家吃了次饭,聊天中得知赖家的管理,把园子包出去,不仅节约还有收益。于是马上现学现用,在大观园搞起了承包责任制。这样的机敏与胆识,自然是贾府中少有的。
这个管家不好当,现在面对母亲赵姨娘的事情。赵姨娘的史弟没了,本是回了太太的,可是王夫人却不理会,让回探春。袭人母亲的事情,她还要亲自管理,吩咐凤姐行事,如今赵姨娘的事情反推给了三姑娘,分明是不体量探春。而赵姨娘也糊涂,看不清其中分明。总感觉自己依规矩二十两银子,不及袭人四十两银子有体面,所以闹上堂来。而探春自然明白,这是个关口,此时妥协了,自己好不易得来的管事的权利就成了空。自己大干一场的心胸也就落了空。
所以只能公事公办,而赵姨娘如何明白其中原委,只是看重了那二十两银子,也难怪,她一月二两银子,那二十两等于她一年了。探春只能咬牙顶住,任赵姨娘大哭大闹,心中委屈分明,却是无人可诉。她的庶出身份,一次次被糊涂母亲提起,不只是谁给谁没脸。让她的尊严何处,让她的身份,一次次成为众人的笑柄。而这个母亲还在那里尽兴。她不理解赵姨娘,就如赵姨娘不理解她为何有了权不帮自己人一样。探春志向高远,自然看的是大局,而赵姨娘的心境必竟是现实的,二十两银子于她比什么都重要。她们的目标不一样,环境不一样,心态不一样。探春要尊严,赵姨娘要实惠,探春是依规矩行事,赵姨娘想的是自己女儿出了头,自己也该体面一下。
那样的场面,自然是心酸的。面对着自己的母亲,探春只能满口是规矩,而赵姨娘只是哭闹,一味的指责她攀高枝,忘了根本。什么是根本,在贾府只有权利才是根本。探春明白了,所以要借规矩立威,赵姨娘不懂,所以多年只能任人轻视。
过了这一关,余下的事就好作了,探春马上拉了平儿与众人开始商议大观园的事。这园子一包出去,果然情形不同,一派生机。这本是一个好的开端,有了这样一个开源节流的开始,于贾府是一种新的开始。
连凤姐不得不赞叹,果然不凡,也深知探春读书识字,见识更在自己之上。有相敬之心,这于凤姐自然是难得的,威风张扬的凤姐,也有不得不服的时候。
此次管家下来,众人再不敢小看三姑娘。接下来夜查大观园,是探春的重头戏。一群人查在那里,那里是安静宾服的,只有探春这里与别人不同。先是开门以待,气氛马上不同了,主动与被动马上不同了。凤姐自然晓得探春的厉害,马上有收场之意,偏王善保家的不明白,上来挨了一掌。这一掌打得痛快,不知多少人称快,连凤姐心中怕也是欢喜的吧。探春立场鲜明,丫环的东西不许动,只能动她的东西。这样的气势,贾府中独一无二。
这样一个有胆有识的女子,自然是贾府的凤凰。所以南安太妃要见姑娘们,贾母只让探春代表贾家出场,贾母的心意是非常明显的,探春是能代表贾府的人物。
所以如果探春一直在贾府,以她的能力与实干精神,会让贾府的子孙受益不少。只是若让贾府中落必要让贾府的人物都离开,先是元妃,后是探春。探春远嫁,必有利于贾家,而且与元春的心事一样,都有不得已之处。
可是元妃没了,探春远走,贾府的凤凰们都远了,自然贾家是要中落了。
  审核编辑:罗军琳     推荐:罗军琳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璇宝养蚕记

下一篇: 《 靖王对长苏的三次误会

编者按:
散文编辑   罗军琳: 既能够代表贾府的人物,自是有着举足轻重的厉害之处。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 沁芳闸

    三姑娘是带刺的玫瑰,闻着是香的,想碰却是有刺的。

    2017-03-03

    回复

  • 罗军琳

    篇篇都可作序,章章引人入胜。欣赏!

    2017-03-03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