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微型小说

知音识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3-03   点击:

  人生际遇难知,有梦也只能草草。可是初心难舍,有些梦永远是生命的支撑。
  吴桐在上海的日子还是轻松的,没有了深宅大院,没有了家中的嫡庶之争,真的是恍如隔世,唯一的牵挂是母亲和妹妹。她还是相信父亲对母亲的尊重,这些年下来,母亲无子,二姨娘是父亲的青梅竹马表兄妹,还掌握着家里的部分生意,可就是如此,母亲在内宅的地位仍然是稳稳的,所有重大场合,都是母亲出场。她知道二姨娘肯定闹过,她要为她的几个儿子争取,可是每一次都是落败而归。有人说是因为老爷宠着自己,才对母亲另眼相看。她却知道,是因为她长得像母亲,是因了母亲,父亲对她另眼相看。父亲看她时,有宠爱有纵容,似乎是成全着自己一个年少的梦。母亲的美,更在神韵,是一种雅致,天然风华。
  吴桐临走前,母亲给了她一封信,让她找云翔舅舅的一个同学,那个同学是学校的系主任,谋个差事还是容易的。
  喜欢学校的生涯,虽然只是助教,对于吴桐来说,最重要的是安身,她不缺钱,从父亲手里弄来的钱,足够她花销几年,她原来的打算是,在上海补补英语,一年两后还是出国看看。
  既然出来了,索性山河万里国内国外去游历一番。
  相遇陈加南,原本是偶然,可以擦肩而过。陈的公司和学校有点关系,办公用品什么都是从他们公司进货。陈有时来结帐,送货自有他的下属在做。那一天桐花开得正美,吴桐被叫去给后勤帮忙,助教总是兼着勤杂工的工作,属于哪忙就去哪。
  吴大小姐从前是连衣服都不洗的,如今磨砺下来,真真是入得厨房出得厅堂了。她苦笑着抱着一大叠杂务,不妨撞在一个人身上,她忙着道歉,一边走路一边想事情,真是个坏习惯。那人弯腰帮她把东西弄好,递给她,吴桐抬头,一张年轻朝气的面庞,并不是很帅气,只是眼神锐利,似乎直指人心。她和父亲在商场上出入过,太知道人的眼神有多厉害,这个人不好惹,她暗自道。道谢后马上离开,这样的人还是远一点,他站立的姿势,应该是受过专门的训练。不只是一个普通人。
  后来陈来学校多了,二人相见,也只是点头示意,吴桐并不多言。她不想多事,她于上海原是个过客。
  那一天下雨,吴桐没带雨伞,被人服侍惯了,有时候就少了些周到。
  她在桐花下躲雨,有人在雨中走来,不急不忙的样子,雨丝打湿了他的衣衫,他就是那样从容。
  陈加南注意到吴桐,是因为吴桐的气质,看一眼就知道这个穿着朴素,却举止不凡的女孩子不是本地人,家境相当好,只是吴桐看他那一眼,马上低头的表情,让他明白,对方应该注意到了他的身份。好一个聪明女子。他喜欢聪明人。
  一起在树下避雨,相对无言,却不觉尴尬。后来陈的伙计来给老板送雨伞。陈接了雨伞,随手递给吴桐转身走了。
  吴桐的生活平静而规律,周末的时候,去学校附近的补习班补英语,平时就在学校。上海的繁华如云烟,她从不涉足。
  陈加南的日子却是跌宕起伏。唯一的亲人就是阿旺了,阿旺的侦探所不死不活的,挣的钱勉强糊口,陈加南会找些理由贴补一下他。他给阿旺介绍女友,阿旺说他有心仪的女子。只是可能高攀不上。对方是个老师。陈加南笑话他懦弱,喜欢就去追,追不上再说,哪里不战而败。
  陈加南深得上级的器重,连他的婚事,上级也要过问。陈也头疼,他年纪不小了,家里在催得紧,只是没有中意的人,他不想将就。上司有上司的意图,借得力干将的婚事,也有巩固联盟之意。
  上司介绍的女孩子,家中极有背景,女孩子也时尚漂亮,实足的上海丽人,各方面无可挑剔,连陈都感觉,这样的女子,于他都是高攀了。
  不冷不热的交往着,他不热情但周到,他不主动但细致。女孩子同时也有好几个人追,也在犹豫着选那个,陈不是条件最好的,却是让她有心动的一个。陈沉默如金,却望一眼必知她的喜好。可怕又可爱。只是她也明白,陈对他并不是太上心。
  陈加南在收集情报的时候,偶然间听闻有人打听一个外省来的叫吴雪的女子,对方来头不小,引起了他的注意,所有资料分析下来,没理清头绪。半夜醒来,突然感觉,吴雪就应该是吴桐。
  这一追查,才恍然明白,好厉害的一个女子。逃婚逃得漂亮,硬从庄家的眼皮子底下走了,而且不易容不改装,反而从容的上了火车。
  现在他明白,她为何只在学校里,不经常外出了。
  吴家对外宣布女儿死了,这说明吴家已经不想插手庄家的寻人行动了。
  他一直犹豫,要不要插手,庄家来头不小,请的人也是极有势力,他出面都要费一点周折,而且他出面也要有理由,无缘无故的,人家找离家的未婚妻,他是什么身份呀。
  他吩咐下属盯紧了此事,还在吴桐身边加了人,让他们一定保证吴桐的安全。有事随时向他汇报。
  那一天不是好天气,风急雨大,下属的电话打了过来,庄家的人找到了吴桐,他的人在那里拦着。
  陈加南到的时候,气氛并不轻松。众人在一个公园的亭子里相持。他惊讶吴桐平静的神情,好似此事和她无关。他看见了庄先生,他的年纪应该比吴桐大快二十岁了,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吴桐的声音清脆冷冽,庄先生这里是上海,我不是吴雪,家也不在你说的那个地方,你认错人了,你可以去我们学校看档案,我小学中学都在上海读的。我是北方人,但十年前,就来了上海,和我舅舅一起来的。
  庄先生走失了未婚妻,虽然对方说是人死了,他岂可吃这个亏,一年多打听下来,找到了吴雪。可是听对方的口气,他便明白了,吴雪另外做了全套的手续,她是有名有姓的吴桐,她有吴桐所有的身份。他有些犹豫了,强行带走人,不是不可能,可是对方气定神闲的样子,还有那些莫名出来阻拦的人,都不像是一般人。
  这时候,他注意到了走过来的陈加南,一个年轻人,可是气场强大,这样的雨天,人家居然也没打雨伞。
  陈走过来,声音不大,但一字一句,都有极强的压迫感。她不是你找的人,她有她的未婚夫,是我。庄先生震憾,他不得不重新打算,这个年轻人的身份,他不知道,可是他的眼神,有杀气也有定力。
  庄先生的人走了,陈加南坐在吴桐对面,我不来,你怎么收场。吴桐微笑,宛若桐花。她打开手里的皮包,陈也惊讶了,居然是一枚手雷。吴淡淡的说,三军可夺帅,婚事不能强。这世间,我不想做的事,没人能逼我。
  陈加南就是在那一刻,决定了,他就是她的未婚夫。
  这一追就是一年,往来并不频繁,却总是在吴桐要忘记他的时候,他出现了。吴桐有些犹豫,她想出国,手续也要办得差不多了。陈加南的出现,是个意外,却又让她心动的意外。
  陈吴结婚的时候,阿旺来了,他先是吃了一惊,陈加南问他有没有追那个女孩子的时候,他苦笑了,她结婚了。
  
  
  审核编辑:下寨龙池     推荐:下寨龙池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杏花天

下一篇: 《 秋霜洁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下寨龙池: 行文冷静得让人感到作者似乎没有用心创作,但这样满大街一抓一把的情节,若写不出新意来,还不如这样处理来得简洁有力,不拖泥带水,阿旺虽然着笔不多,却读来有趣。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