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微型小说

杏花天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3-03   点击:


  杏花天
  她是家里的长女,原是父母的骄傲,读书识字料理家务,皆是让人赞叹!
  唯一的不悦是婚事,说亲的时候,父母相中了一家,她相中了另一家,大姑娘长这么大,第一次做自己的主,弟弟妹妹都惊叹,温婉安静的杨静玉,也有自己做主张的时候,她一向是父母树给弟妹的榜样,比得他们个个成了邻家的小明。
  静玉也奇怪,如何就着了迷,不过是惊鸿一现,对方的模样,都没太看清楚,只是儒雅天然,他站在那里,吹着笛子,晚风斜阳都成了他的背景,那首曲子好像是乡间小调,并不流行,却吹得满园花飞,人已经痴了。
  父母相中的另一家,门当户对也罢了,主要是对方家一口承诺,静玉过了门,可以让静玉的兄弟静竹去他们厂里做管事,这对游手好闲的静竹自然是好差事。
  沈家两个女儿一个儿子,自然是宝贝儿子,对静玉是欣赏,对儿子却是疼到骨子里。
  静竹也巴望能做管事,在厂里转悠,还威风。自然在父母面前念叨这门亲事多么体面。
  候选人都是亲戚介绍的,虽然静玉和父母意见不一致,老道的沈老爷哪面也不想得罪。虽说吹笛少年陶宗笛家境差了些,不过人物却是好,一派天然文雅。
  婚事先放着,哪头也没说死。静玉却买了笛子,请人教着,心思明显,众人默然。
  这一次静玉想再不能做一个听话的孩子,她要为自己争取一次,哪怕婚后随陶宗笛去异乡也好,宗笛接了南部的一家学校的音乐老师之职。原没打算成亲,只是姑父姑母盛情之下,不好不来。毕竟他是姑父资助的学费。
  静竹暗中找了宗笛,言明自家已经看了另一家,不过是看他姑父的面子,不好推托。宗笛脸上没有表情,客气点头。然后留了封信走了。
  宗笛走了,沈家决定答应另一家,静玉却坚决不同意,她感觉其中自有问题。怀疑家里人动了手脚。
  静玉修书离家而去,和同学去读书了,婚事就罢了。
  几年过去了,静玉的心中,还是有笛声响过。同学们都笑她痴迷,如何为一个见了一面的人着迷,人家还不知在哪里。
  就这样吧,她也劝自己,也许今生再难相逢。也许人家早已经成了家。当年他悄无声息走了,心中未必有自己,否则应该和自己说一声的呀。
  姻缘自有天意吧,她想着,那些人能遇见,那些人不能相遇,不也是命运的安排吗。
  只是一次次又不肯放弃,没有确切的消息,如何先就放了手。
  笛子随身带着,几年吹下来,已经极好了。她终于能吹奏当年他吹的那首曲子了。
  毕业后她没有回家,父母已经不计较她了,兄弟却是不理解。
  这一年春节,她转车回家探望家人。在站台上候车,列车晚了点,不知什么时候到,小站上没几个人,她心绪无聊,轻轻的吹起了笛子。
  吹完了,猛一抬头,看见有个人在身边,有些惊讶,出门在外,一个年轻女孩子自然是谨慎的。她低头,快步走开。
  那个人轻轻开口,声音好似隔了几个光年,静玉,你是静玉吗。
  静玉转身,借着灯光看过去,有些熟悉有些茫然,居然是宗笛。
  多年前一见,没想到在这里相遇。宗笛是回去看望姑母的。
  二人相见都有些恍然如隔世。
  他乡遇了故人,自然有话说,不过还是静玉说的多,宗笛一直在听,偶然微笑一下,便是窗外的月色也会闪神。
  下车的时候,他主动送静玉回家,在沈家门外,他说,你吹的曲子真好听。
  弟弟妹妹皆已成家,静玉成了家人关注的焦点人物,又是宗笛送她回来,自然有人议论。
  母亲要托人去问,静玉点头。
  事情却有些不妙,宗笛是没有成亲,但是他姑母却给相中了一个,二人见过几面,通了几次信,本来这次是要订下来的。
  静玉惆怅,还要错过吗。
  她站在他的园子外面,笛声响起,她能表白的都在笛单中,这笛子是因他才学的,这曲子还是他当年吹过的。
  还未立春,风冷天寒,她就那么静静的吹着,月色如水,她想,这一生恰好你在这里,我如何还肯错过。你也在这里,就是命运的关照了。
  她停下来,笛声响起来,回头时,宗笛站在那里,他吹的比她好!
  
  审核编辑:白玉兰     推荐:白玉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清如水

下一篇: 《 知音识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白玉兰: 一见钟情,以笛传情,希望有情人终成眷属!推荐阅读!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