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凤栖梧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3-03   点击:

  凤栖梧
  吴家早先是跑马帮的,后为在城外置了地,城内弄了铺子,安定下来,不想再过满目风霜居无定所还时常有危险的日子。
  吴老爷知道家业艰难,自然用心打理生意,在他的手里,吴家渐渐的上了轨道,十几年下来,吴家也算是在城里站稳了脚。
  吴老爷就一个儿子,这是他的遗憾,本想着多子多福的,幸而这一个儿子,比人家十个儿子都能干。吴宗扬天生一副生意头脑,只读了几年书,却是人情世故通透,世事洞明,成了吴老爷的骄傲。
  吴老爷想着改换门庭,联姻成了最好的通路。一是官家一是书香门第,官可以贵,书香能清贵,总之他是打定了主意,结个不一样的亲家。好让吴家提提身份。
  几年琢磨下来,官家没寻到合适的,高不成低不就,又要门第又要姑娘好,毕竟只有一个儿子,这儿媳妇过来要当家主事的。后来转到书香门第到有一家合适的。
  王家是有名的清贵书香门第,祖上有进士有举人,只是到了王老爷这一代,他只是个秀才,也不擅长经营,家里中落了。田地押得押,太太的首饰当得当。虽然没闲钱,但是王老爷爱收藏字画,三间书房满满的,不让人进,有人劝他卖字画,他说宁可杀他的头,也不能动他的画。原是个痴人。
  只是王家声誉好,素有贤名,前几年但凡撑得起来,荒年也是舍粥舍米的。如今是落破了些,可是人脉极好。一个大舅子在政府里做了官。也没人小看王家。
  王家一女一子,女儿栖凤,儿子云翔,都是极好的孩子,听话懂事,孝顺上进。儿子新学堂毕了业,想要出国读书,却为学费发愁,王老爷也是头痛。现如今不能科举了,流行的是出国留学,儿子天份好,不让去,现在找个差事也能行,但总感觉亏欠了孩子。有心求舅老爷,可是开不了口。舅老爷一向照应自家,原是看了姐姐的面。真心看不起王老爷风雅一心,不事生产。
  吴老爷是精明人,知道自家身份,王老爷必然看不起,于是辗转托人托到了舅老爷那里,舅老爷却是心中一动。姐姐家的情形,着实为难,云翔若出国,几年都是花销,家里已经是典当为生。他也想资助,奈何手头也没宽裕到那份。不管又怕姐姐伤心。
  如果栖凤能嫁到吴家,那一切都解决了,一个缺钱,一个缺名,真真名利双合的佳话。若成了姐姐一家也不再发愁了。那个吴宗扬原是见过的,虽然是商人,却是仪表堂堂落落大方,将来成就还在吴老爷之上,不算委屈栖凤。
  他没敢给姐夫说,姐夫不通事务,说了也不懂。和姐姐提了,王太太也是发愁,女儿是好的,般配的人也不好找,儿子要出国,家里没钱,也不能真让兄弟照看呀。这门亲事,也是极好的。她去相看了吴宗扬,先点了头。回来姐弟俩做栖凤的思想工作。
  栖凤是王家的掌上明珠,容貌美气质好,琴棋书画样样通,王老爷看她比儿子还珍贵,说这才是大家闺秀的样板。
  这几年下来,家里的情形栖凤也发愁,弟弟的心愿她也知道,她自己都想出国呢,知道不可能,也只好罢了。父亲的不理俗务,母亲的忧伤愁闷,亲戚的冷言冷语,唯一照看的舅舅其实也看不起她家。
  婚事提出来,栖凤是长久的沉默,那不是她想的人,可是她想要的人,在哪里她也不知道,总不能为一个梦里的人,就放弃眼前的事,纵然不合心意,可是家里的样子,看着云翔越来越沉默,父母越来越老。舅舅的话也中肯,总不能吃了家里二十年饭,不管家人死活吧。
  栖凤点了头凭舅舅去操持吧。
  吴老爷大喜过望,选中王家实在是因为王家声誉好,姑娘素有贤名,家中事务都是姑娘打理。而且舅老爷也是官场中人。
  吴老爷托人去办订亲的事项,转回家才发现家里还乱着呢。
  吴老爷只一个妹子,早年许了田家,不想丈夫几年后过逝了,姑奶奶带着女儿云仙回了娘家。对于吴老爷来说,照看一下没了丈夫的妹妹和外甥女,这不是问题。吴家不差钱,照看几个人不是问题。原想着,不过是云仙大了,一副嫁妆打发了,几个钱的事。原想着料理了儿子的大事,就管云仙,没有先管亲戚不管自家的。
  可没想到,云仙和宗扬一起长大,早生了心事,姑奶奶也乐得女儿嫁到娘家,吴家泼天的富贵没得便宜了外人,自已命不好,该让女儿称心如意。
  姑奶奶婉转的提过一次,吴老爷当时没说话,他没好直接驳回,这个妹子这几年性格越发的怪癖,不好得罪。所以只说孩子小,以后再说,原想着让妹妹自己琢磨去。冷一冷再说。
  现在和王家的亲事一提,云仙就不干了。她原是精明能干的姑娘,这几年陪着表哥管生意,算盘打得极清。对表哥是一往情深,原想着这辈子生死就在吴家。母亲也点了头,答应帮忙,表哥和她处得也好。
  如今好梦成空,自然不能接受,在母亲的暗示下,一哭二闹三上吊,好一场大戏下来。
  吴老爷商场多年,自然不会被小儿戏闹晕了头,一面安抚妹子,一面劝导云仙,一面和儿子沟通,只要宗扬不动心,一切好办。宗扬对云仙的感觉很矛盾,半是喜欢半是觉得她真是生意的好帮手。他知道父亲联姻王家的目的,他也同意,他的心思比父亲还大。
  他只是叹息,如果表妹是王家的孩子就好了。
  姑奶奶母女闹了几场,发现全不管用,吴老爷是不动如风,态度极好,就是规劝,只说一切皆是命,吴家要名望,必须和王家联姻,谁影响了他的计划,他会翻脸。宗扬只说一切听父亲的。
  宗扬见了栖凤,惊为天人,他见的女子,都是爽利的明朗的,何曾见过栖凤这样文文静静娇娇柔柔轻声细语的女子,好似月宫仙子。那一刻,他更加坚定了与王家联姻的目标。
  宗扬态度一明朗,姑奶奶母女有些蔫了。
  姑奶奶试探女儿的态度,要不就算了吧,强扭的瓜不甜,况且也扭不得,兄长的野心她知道,自来是定了目标没得改。人生的境遇,有时岂是想什么是什么呢,总要看风向使舵呀,而且一直仰仗兄长,真开罪了吴老爷,日后更难相处。
  母亲不一支持,云仙知道无望了,可是让她就此放手,满眼世间男子,哪一个能入她的眼。最后她一咬牙,跪到吴老爷面前,左手持剪,一字一句的话,她不开玩笑,她这辈子非嫁表哥,哪怕是妾,若不同意,她就出家。
  这时候姑奶奶知道女儿的犟劲上来了,这是铁了心,不是演戏。也只好哭求哥哥,做妾就做妾吧,反正哥哥不会委屈了云仙,和宗扬十几年的情份,也不会委屈了云仙,就是名份上差点,面子没有,不过只要孩子愿意她也认了。
  吴老爷原也想过,云仙能干,在生意上自家帮手,栖凤是不会抛头露面干这些事的,如果两个人都进了吴家,原也是好事。
  媒人和舅老爷商量,舅老爷半怒半恼,可是也知道,这是吴家理亏,原可以在聘礼上找补回来。姐姐家里先瞒着,日后再说。
  舅老爷代表王家点了头,聘礼王家说了算,云仙姑娘要在栖凤有了头一个孩子才能进门,未进门前姑奶奶母女搬离吴家,此后和吴家不再是亲戚往来,姑奶奶此后是姨太太的娘了,不能再是宗杨和栖凤的长辈了。
  几经折腾,最后算是达成了一致。
  王家还不知情,只是感觉聘礼何以这般大方。云翔出国的钱有了,王家押的田地都收了回来。舅老爷感觉亏了栖凤,也拿聘礼的钱,给栖凤弄了个好地段的铺子。
  事情订下来,才知会王老爷,王老爷并不乐意,可是不能影响儿子出国,女儿也乐意,他一醉到天明,万事不管了。
  吴老爷修整了院子,给栖凤修了梧桐院,算是正房居处,给云仙的略小些,叫牡丹院。
  栖凤嫁过来,很快接收了内院事务,管理得也井井有条。她懂得随遇而安,看《红楼梦》时爱的是神仙样的林妹妹,可是现实中只能做个随和从时的薛宝钗。
  云仙的事,她原不知情,可是进了吴家,看了牡丹院的布置,就有些明白,一东一西,牡丹院的布置处处皆比梧桐院小一号,一样的格局。这还不明白。
  打听了经过,才知道还有这一出,早知道这样,她是真不愿意了。
  栖凤第一胎是女儿,名字还是吴老爷娶的,生地雪天,就叫吴雪。
  云仙过了门,二人的相处原也各有分寸,栖凤料理家中事务,云仙还在店里帮忙。表面上井水不犯河水,宗扬很满意这样的结果。
  对于宗扬来说,梧桐院里的一切,都是雅致的高贵的,好似他人生的梦境,梦里的仙子,永远平和永远从容,不争不怒不急不燥。
  牡丹院是活泼泼的,有争有吵有叫有闹,云仙还是爽利的性子,院门一关,就是她的世界,她还要做那个小表妹,他是她的大表哥。
  十几年转眼过去了,宗扬果然出色,成了商会的会长,在城里真是有名有姓的人物了。
  栖凤两个女儿,大女儿比小女儿大了七岁,宗扬的四个儿子,都是云仙生的。所以云仙也感觉扬眉吐气。
  宗扬最喜欢的却是大女儿吴雪,吴雪的眉眼似母亲,个性却和宗扬一样,有杀伐气。这个女儿身上有着栖凤和宗扬影子。
  因了吴雪,云仙不得不让一步,她不似母亲不识人间烟火,大小姐当争则争,一步不让,比如祭祖这样的事情,一定是栖凤出场。比如栖凤生日,云仙必须来敬酒。大小姐那双眼睛明明栖凤的样子,却有着宗扬的锐利,令云仙感觉到了寒气。
  宗扬把吴雪宠上了天,教吴雪骑马,教吴雪打枪,他会的毫不保留的都教给了女儿。就是吴家的长子,也没这份宠爱。见了栖凤也要规规矩矩的叫大姐。
  吴雪太知道家里的情形了,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母亲是正房,可是二房原是父亲的表妹,这情份就有了。母亲虽然在梧桐院,可是外面的生意有云仙的份,这就不同了。
  幸而父亲宠她,她才能维护栖桐院的权威。
  大小姐的婚事,宗扬和当年吴老爷的想法一样,联姻是最好的结盟。
  对方的门第高过吴家,在城里经营百年,若非对方死过老婆,还看不上吴家门第。因是续弦,前房又有一双儿女,般配的人家不舍得女儿委屈,只能往低里找了,这一找,吴雪落进了对方的眼神。
  宗扬略一犹豫,也感觉委屈吴雪,可是对方的门第,可以让吴家上一个台阶,这是他父子经营多年的梦想。
  婚事成了吴家大事,栖凤不同意不反对,云仙更畏惧吴雪了,吴雪结了这门亲事,日后在吴家真是可以横着走了。
  吴雪这时候,才明白,原来吴家的小姐,和当年没落的王家小姐没什么不同,都是用来高嫁高卖的。
  那一夜天阶月色如水,桂花香透,她吹了一夜笛子,终在黎明前做了决定。她看了母亲的一生,她不要做第二个栖凤。或许她不及母亲,母亲不是续弦。
  她走的时候,和母亲说了,妹妹还小,吴霜天真活泼,不知世事。以后全靠母亲了。栖凤还美丽的脸庞上淡淡的笑着。我能让你走,可是你走了,就不能在城里了,以后也不知能不能回来。而且你父亲肯定会说大小姐死了,世间再无吴雪这个人。
  吴雪抬头,我做的决定,不会后悔,跨出了吴家的大门,以后我就是吴桐。不管在那里,我都希望是一棵梧桐树。
  茫茫江水,开往上海,吴雪,现在是吴桐了,眼中有牵挂,但目光是坚定的,她的人生,现在开始了。
  
  
  
  
  
  
  审核编辑:白玉兰     推荐:白玉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下一篇: 《 蓝莲之恋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白玉兰: 小说里两代人的婚姻都是在秉承着门当户对,女人成了家庭门第跳级的筹码,可悲,无奈!吴雪的逃离是自己的解脱,但能改变一个时代的婚姻观念吗?推荐阅读!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 月涵

    春天来了

    2017-03-04

    回复

  • 白玉兰

    春风中,白玉兰正在孕育着生命,含苞待放!问好!

    2017-03-03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