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杂文随笔

别样红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3-01   点击:


  怡红院的丫环都是不凡的,只是一个宝玉连名字也叫不上的小红,作者也是深付笔墨。
  小红的身上充分体现了作者别具苦心的矛盾。她的出身是家生奴才,开始只说父母是管租子的,后来又说是大管家的女儿,看她在怡红院备受大小丫环的欺负,不太可能是管家的女儿。看林之孝家的数落宝玉对袭人和晴雯的称呼,又劝宝玉早睡。宝玉挨打了,前去探视,这样的管家在府中是很有分量的。而且奴才的调配都要经她的手,司棋的婶子想去小厨房,就给她送礼打点。凤姐还托她给找几个得力的丫环。小红可是连秋纹那样的丫环都敢大骂几句,小丫环们也不把她放在眼里,她若有那样的母亲,那些家生的奴才如何敢小瞧她,俗话说不看僧面还看佛面呢。作者先给了她个平淡的出身,后来又非要扯上贾府唯一姓林的奴才作背景。宝玉以为黛玉要走时,林之孝家的来看望,宝玉说是林家的人来接黛玉了,让打出去。这样一句话是疯言,还是作者另有所指。也许这个林家与黛玉的林家真有某些缘故。
  她的名字也隐了黛玉的名字,黛玉是绛珠,为红色。而她名为红玉。绛珠是世外的美玉,而红尘中可不就是一块红玉了吗。作者极爱黛玉,处处写以仙笔,她的名字怎会轻用。所以红玉去玉成了小红。回凤姐时说是为了避开宝玉和黛玉的玉字。可十二官中还有宝官和玉官呢,怎么又不避了呢。她的名字也是改得矛盾。
  她的故事倒也简单,只是件件不凡。人人都想在怡红院,守着个美玉一样的凤凰,自以为能有指望。只有她最先想到了,千里搭长棚没有不散的宴席,再过三五年不过各人干各人的事了,倒不必为眼下的事生气。这番见识在丫环中倒是少见。连贾母的丫环鸳鸯也没为自己三五年后的归宿思虑。她在贾母身边又岂是长远。袭人平儿也不过是想着能在主子身边一辈子,没想到世事变化,哪都能顺着人的想法。这个小红却把人生的变化看在眼前,而且还付出行动。对这个女孩子太多争风吃醋不能出头的环境厌倦了,在凤姐面前表现了一回,便得遇贵人,长远的出了园子。她那样的女子不适宜大观园,倒是凤姐那还好些,容颜俏丽性情妩媚的女孩子,也到不了凤姐身边。倒是她这样有心计,口齿敏捷的在凤姐那倒能施展开。还能提前进入生活的务实阶段。反正她也知道自己做不成姨娘,还不如早作打算谋个未来。
  在情感上,她也不是非宝玉如何,如晴雯把命都搭了上。遇见贾芸,二人投缘,也不犹豫,马上心会神知的手帕传心。在书中用手帕传情的还有宝玉和黛玉。黛玉题的风雅她自是没有,但是用手帕表明心意,却是懂的。一样的珍藏着!贾芸也是二爷,书中没提到什么大爷,看来和宝玉一样,大哥是早早没了。只是宝玉是凤凰一样的长大,这个二爷却要奔走混碗饭吃,比起地位是没有宝玉的高贵,而论生活的圆通却在宝玉之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人情世故早是历练出来了。与小红相配倒是心智上的旗鼓相当,都是无梦而面对现实的人。知道生活才是一切,那些多愁善感的情绪倒是不放在心上。
  这样的情缘倒是简单透明,彼此有心,就直接表白了。不似宝玉那样争争闹闹多年,不知道宝玉赔了多少不是,黛玉流了多少眼泪,最后才换你心为我心,心心相映。红芸的情好像是宝黛的另一面镜子,照见了另一方手帕的影子。
  每个女孩子都盼望着一段好姻缘,也都在心中思虑着。黛玉的辗转也是等着柳暗了花明,而小红的换你帕为我帕,何尝不是一种期望!
  只是书中没有交代这场情缘的结局,也许作者本无意揭开结局。情深处本就没有了断
  
  审核编辑:渭雨轻尘     推荐:渭雨轻尘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渭雨轻尘: 一个人,有智,有定见,则自然有利于避开命运的陷阱。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