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微型小说

同根生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2-27   点击:


  唐太太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幸福的女人。
  这源于唐先生的深情,虽说是媒妁之言,可是成亲七八年了,唐太太无子,众人皆劝唐先生再娶一房,唐先生却只笑笑。直到唐太太生子天赐,唐太太自然扬收吐气,也深谢先生的专情。
  哪想到才得意没几天,唐先生就领了人回来,这对于唐太太来说,好似被人打了一耳光,却不能抱怨什么,在亲戚里唐先生这样的极少,多少人还没唐先生有钱有势,都已经有小老婆了,娘家人也劝她,儿子都生了,你是正房奶奶怕什么。
  唐太太有些伤神,却很快镇定下来,那一刻有什么不一样的,唐先生于她不再是丈夫,而是唐老爷了。
  二房并不是花容月貌的美人,年纪也不比唐太太年轻,容貌不及唐太太呢,唐太太是标准的大家闺秀,脸若银盆眼若水杏,有薛宝钗的风韵,自然是正房的样子。
  新人是唱评弹的,众人知唐先生爱听评弹,听就听了,没想到真娶回来了,而且不是正当红的,先也红过,如今年纪大了,就不及新人声壮了。
  新人命薄,生了女儿,就没了,女儿出世的时候,紫藤花开,她随口给女儿取了紫藤的名。
  大少爷比小姐大两岁,又是正房生的,自然是捧凤凰一样长大,小姐自小就是在后院里,太太没亏待小姐,也不会厚待,交给奶妈就是了,该给的月钱不少给,其余就不过问了,不是太太心大,太太是根本无视这个小姑娘。不过是庶出的丫头,以后给点陪嫁就是了。所以对紫藤是完全的无视不是轻视。
  大少爷到不是故意欺负妹妹,实在是男孩子都有个狗都嫌的年纪,天赐也不例外,只是天赐有些不悦,这个小姑娘怎么吓她也不哭,从来不告状,只是静静的看着他,软软甜甜的叫哥哥。
  大少爷开始不介意,后来也不好意再捉弄她了,而且太太也不许,太太不愿意让儿子和紫藤在一起,几次叮咛下人,让紫藤离少爷远点。
  大少爷功课一般,又是洋学堂,又是各类的家教,却只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人也聪明,可是心思不在这上面,吃喝玩乐都会,唐太太只此一子,自然啥不得多说一句,老爷要教训,也拦在里面。唐先生久了便不多管了,反而开始管教紫藤。小姑娘恰恰相反,凡是老师教的,必是一点就通一说就明,功课好的让人惊讶。老爷叹息,为何紫藤是个女娃。
  兄妹俩的关系是客气多于亲情,因着唐太太的干涉,天赐也不好多接近妹妹,只是每年紫藤的生日,总要送她些贵重的玩具,他手里有钱,自然大方。紫藤每次都开心的样子。这个家里,没人记得她的生日,亲爹也是常忘了,太太眼里根本没她这个人,只有这个纨绔哥哥,还记得她。
  两人都上了大学,天赐是花了钱,紫藤是考进去的。风气不同了,女子在社会上做事的也多了,唐老爷也开始让女儿听听生意,见见几个大客户,这些少爷是不做的,去了也只是说哪家的菜好吃,哪家的花园子修的好,哪家演什么新剧,评弹没人听了,都是看新剧。
  光阴似水间,太太也老了,唯一的眼中刺就是紫藤,看见紫藤就想到了她的娘,那个温柔如水的女子,唐老爷看她的眼神是不一样的,有怜惜有珍重。居然是珍重。
  太太只是操心儿子的婚事,不想儿子看中的是城里最有名的孙家的小姐。
  孙小姐是大学的校花,追的人多了,天赐也是其中之一。花送了衣服送了,各种礼物流水似的。太太见了孙小姐一次,也赞叹儿子有眼光,门第是门第,模样是模样,落落大方,极气派。
  孙小姐虽然是新女性,却也传统,婚事听家里的。孙家门第高过唐家,有人作官,唐家就是商人。本以为难成,谁知孙家又热情起来。
  唐先生心里奇怪,孙家为何前倨后恭。儿子原配不上孙小姐,但是只此一子,自然想要他娶个好的,既管束了儿子,又持了家。心里也是欢喜的。
  往来多了,谈婚议嫁的时候,媒人吞吞吐吐说了实情,孙小姐还有个孪生哥哥,外面一向不走动,是因为身有残疾,但人物极好,请了人在家里读书。只是腿不好,所以说亲难了些。好的人家不乐意,差的孙家不肯,毕竟是唯一的儿媳,还要将来管理家事,孙家是看中了紫藤,想要亲上作亲。
  唐先生和唐太太都沉默了。唐太太自然是乐意,不过是个庶出的小丫头,能嫁到孙家,也是烧高香了,若不是新时代了,不论嫡庶,哪里会有这样的好事。可是唐先生不肯,女儿原也是明珠一样养大的,儿了原不及女儿,手心手背都是肉,那孙家的儿子,若是极好的,也不会换亲了。
  事情僵持下来,紫藤也得了消息,这事没人问她,她也不好表态,自小就知道和哥哥不同,可是落到换亲的地步,也是委屈的。
  唐家第一次爆发了战争,就是当年唐先生娶二房,唐太太都没和老爷闹,如今却闹了起来。唐太太作主订了亲事,唐先生大发雷霆,摔了花瓶,太太也不示弱摔了杯子。
  天赐先高兴了几天,后来知道了事情的原委,脸上不在有笑容。孙家的要求是紫藤先过门,一月后嫁女儿。唐太太也同意了,唐先生气病了。事情这样了,他做不出退亲的事,不干脆躲了。
  唐家没有办喜事的样子,老爷太太不说话,少爷小姐都沉默。
  离婚期还有半个月的时候,天赐和太太支了一大笔钱,说给孙小姐去上海买首饰,那的样子好花样新。唐太太自然乐意。
  天赐带着紫藤去,说孙小姐的要求,要未来嫂子做个伴,唐家自然不理论。谁想到,说好三天回来,结果十多来也没影子。婚期到了,孙家来了人。唐太太才着急起来。孙家也急,小姐也一去不归,这三个人弄得什么名堂。
  两家正乱着,电报来了,说是三人去国外留学了,婚事双双作罢了。两家都气恼,孙家说是唐家拐了自家女儿,可是孙小姐自己给家里打了电报,说是她到了上海就和同学走了,并没和唐家兄妹在一起。
  唐家老爷太太都大病一场,太太不知儿子如何会这样,明明是疼到骨子里,一切顺了他的心,娶他要娶的人,怎么他还会骗了她的钱,带了紫藤跑了。紫藤没钱,若非天赐的钱,怎么出得起国。
  到是紫藤的奶妈说了句话,太太不把小姐当孩子,少爷虽然花天酒地的,可是真把紫藤当了妹子。
  
  审核编辑:白玉兰     推荐:白玉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胭脂红

下一篇: 《 冷清秋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白玉兰: 同根生的兄妹,却因各自母亲在家里的地位不同,让他们有了不同的待遇。一场换亲让兄妹之间的感情更加深厚了!很美的文字!推荐阅读!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