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微型小说

浣溪纱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2-23   点击:

 
  那时的夏家,方圆百里都知道,数一数二的大茶商,几代人经营下来,极具规模。只是到了夏若梅这一代,另生了变故。
  夏老爷夫妻恩爱,奈何中年才得若梅一子,自然是娇惯了些,有些文不成武不就的意味。老爷也不敢逼得紧了,一是太太会伤心,二是自己也下不了手。捧在手心里,和捧凤凰一样捧大的孩子,怎忍给给一个白眼。他深知孩子是让自家惯坏了。
  若梅无别的爱好,就是天生一副好嗓子,戏曲的词,听一遍就会唱,能比最好的小生,唱得还入味,有时他跑到戏班客串,班主极是为难,不敢得罪夏老爷,可是若梅唱的实在是好,有时救个场什么的,也不挑戏,扮上就成。夏老爷自然不喜,可也不意看儿子不高兴,就全装不知道。彼此也太平无事。
  年纪一天天大了,儿子还是生意不理,家事不顾,夏太太也着了急,唯恐娘家会恼,若梅一出生就和舅家的表姐订了亲。那个表小姐却是才貌双全,早早去上海念书了。
  后来就有了流言,说若梅和唱小旦的绿萼姑娘好上了,夏家也听了几句,老爷这才慌了,儿子若是偶尔唱两嗓子也罢了,全当娱乐了。可是若真的娶了戏子,那是另一回事,况且还有个表小姐呢。
  于是和舅家张落着议亲,舅家也有些着恼,若梅不思进取,有些配不上自家孩子,可是两家关系素来亲厚,又是自家妹子,不好说什么。原想着若梅纵然不成气,可也没大的恶行,自家孩子嫁了过去,有亲姑母照看,也吃不了婆婆的亏。婆媳关系自来是最难处的。多少良缘,都让婆婆给拆了。戏文上的孔雀东南飞,不就是吗。
  表小姐被家里叫了回来,家中排行第七,是最得宠的小女儿,有些说一不二的风范。也为了这个,才愿意让她嫁到姑姑家。
  表小姐情知这门婚事订了多年,自然不好说退亲的话。表面上应承着,性子到是温和了许多。私下里却打听了若梅的事,听闻若闻和绿萼的事,反而眼睛亮了。她在上海见了世面,才不乐意被家里押着嫁了人。外面的世界那么大,还想着和同学一起留洋呢,钱早存了,家里给钱一向大方,这难不倒她。
  和若梅见了几面,二人相处极好,成亲那天一切顺利,可是第二天拜公婆的时候,新娘子成了绿萼姑娘,夏太太当即就晕了,老爷还沉得住气,却也明白被小一代给算计了。
  调包计好成功,此时表小姐已经上了船,由若梅代转了信,说是早有了情投意合的男友,二人双宿双飞了。
  这下子两家都晕了,却也无奈了。夏老爷第一次动了家法,把若梅打得动不得。
  绿萼却是聪明人,能忍能等,连丫环的活计也抢着做,一心照看太太,夏太太是心软的人,儿子动不得,老爷生了气,眼前的姑娘到也是美丽佳人,儿子的心爱。此时表小姐跑了,婚事办了,夏家也做不出赶了绿萼出门的事,只好如此了。
  时间过得快,转眼五六年过去了,绿萼自从给夏家生了儿子,早站稳了脚。此时却嫌弃若梅一心还在戏曲上,她是早不唱了,帮着料理家事,有时也参与生意。夏老爷原不喜她,可是不想儿媳妇到是做生意的料,想着也好,家业总要有人管理,儿子是扭不来了,一心醉在戏上。已经成了家,孙子都有了,总不好再打一顿。
  表小姐回来了,并没有什么情投意合的男友,她在国外学的是戏剧,和若梅到是有的聊。有时她写个剧本,若梅对新戏也有兴趣,二人到是说到三更半夜。
  绿萼自然不悦,可是不好说什么,毕竟表小姐是婆婆的亲侄女,当年若非表小姐的调包计,她也做不得少奶奶。表面和气,暗地里却让下人散话,说表小姐后悔了,想重做夏家的儿媳妇。
  表小姐经不得这些流言,收拾了东西打算去上海,若梅想去,表姐给打开了另一扇窗子,让他开了眼界,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绿萼发动了公婆相助,自己又是一哭二闹三上吊,非说若梅变了心,又想着表姐了。若梅被缠得无法。终是没走成。
  表姐走时,他赶到车站相送,车走远了,望不到了,还是怅然的,不想回去。这时候,突然想起,父母原是有眼光的,表姐原是好的。而绿萼却是自己选的,却合了父母的意。
  他一个人往回走,耳边突然想起小时和表姐一起听的牡丹亭。
  你道翠生生出落的裙衫儿茜
  艳晶晶花簪八宝钿。
  可知我一生儿爱好是天然
  恰三春好处无人见,
  他自语:可知我一生儿爱好是天然
  审核编辑:白玉兰     推荐:白玉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好好先生

下一篇: 《 胭脂红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白玉兰: 娇惯长大的若梅自小就和表姐订了婚,成人后却和戏班的绿萼恋爱了。表姐的一个小伎俩,最终让若梅和绿萼成了婚。婚后几年若梅却感觉和表姐有着共同爱好,而且交流越来越多。这真是此一时彼一时!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