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杂文随笔

红楼关系——贾母和宝钗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2-23   点击:


  (一)

  贾母和宝钗没什么血缘关系,但是也要客气相待。四大家族里,薛家不是官宦人家,以皇商而居,若追溯上去,上一代,三大家族也许财力上受过薛家的益,尤其是王家,若非如此,王家的千金,一个嫁了荣国公贾府,另一个却嫁了一个商人,官商在当时地位是区别的。能让王家嫁女,只有一种可能,联姻是为了巩固某种联盟和利益。
  所以不管从哪方面论,薛家进京时,贾府都要相留。薛家已经中落,从宝钗和宝琴的父亲都亡故了,而下一代后继无人,这种局面是中落的表象之一。薛家是没什么威力了,但薛姨妈还有一个强势的娘家,看凤姐在贾琏面前的张扬威风,可知王家的势力很大,应该是四大家庭中最有实权的一家。
  留下薛姨妈一家,既全了四大家族的礼仪,也给了王家面子,捎带着也给王夫人体面。
  应该说虽是商户出身,但宝钗却是极好的,牡丹花风采。
  看宝钗的来历,还有一女,比薛蟠小两岁,乳名宝钗,生得肌骨莹润,举止娴雅。当日有他父亲在日,酷爱此女,令其读书识字,较之乃兄竟高过十倍。自父亲死后,见哥哥不能依贴母怀,他便不以书字为事,只留心针黹家计等事,好为母亲分忧解劳。近因今上崇尚礼,征采才能,降不世出之隆恩,除聘选妃嫔外,凡仕宦名家之女,皆亲名达部,以备选为公主郡主入学陪侍,充为才人赞善之职。从这段描述中可知,薛宝钗是薛家的重点培养对象,由步元春后尘之意。才貌双全的女孩子,在哪个时代,也令人高看一眼。
  宝钗进贾府的年纪,应该是十四岁,作者在她十五岁生日时,特点了一下,说是贾母因看这是宝钗来府后第一个生日,又逢十五岁,所以命凤姐隆重办理。
  十四岁的宝钗,和双玉是不同的,她个性稳重成熟知礼,通达人情世故,所以一来,就得了贾府的满堂彩。不想如今忽然来了一个薛宝钗,年岁虽大不多,然品格端方,容貌丰美,人多谓黛玉所不及(这个人多谓里的人,应该是王夫人一系的,不是贾母系的)。而且宝钗行为豁达,随分从时,不比黛玉孤高自许,目无下尘,故比黛玉大得下人之心(作者曲笔呀,夸赞宝钗,却用了个多得下人之心。)。便是那些小丫头子们,亦多喜与宝钗去顽。因此黛玉心中便有些悒郁不忿之意,宝钗却浑然不觉。(宝钗是入世的,她深知作客之道,难缠的不是主子,而是下人,所以在下人身上用心,打点好了,诸事便宜,而黛玉是出世的,她的心只在她爱的人身上)。
  宝钗是来作客的,所以诸事随和,薛家经济自主,又花钱大方,宝钗从容豁达,自然不令人烦。
  贾母对于宝钗这样的女孩子是欣赏多于喜欢,理性是赞的感性是远的。
  贾母喜欢凤姐这样的性格,而宝钗几乎是凤姐的反面。凤姐粗俗宝钗高雅,凤姐不识字宝钗博览群书。一个张扬威风,一个典雅稳重,完全是两个性格相反的人。
  所以宝钗并不是贾母喜欢的类型,以宝钗聪慧,自然也明白,可是性格是不好改的,而且王夫人是宝钗的姨母,是宝钗在贾府的靠山,王夫人和贾母的审美是相反的,顺得哥情失嫂意,不可能让人人满意,那干脆还是顺其自然。作自己吧,宝钗也有自己的骄傲,牡丹花不是随意低头的。
  贾母对于宝钗这个女孩子是不可轻视的,这样才女,如果机缘到了,也有大的前程。比如元春,比如探春,若论宝钗的资质,并不在二春之下。所以贾母是有长远打算的,女眷有自己的世界,打理好与宝钗的关系,对于贾府也是好事。对于贾母来说,金玉良缘从来不是她的计划。
  宝钗第一个生日,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才得了贾母的特意照看。
  贾琏听凤姐儿说有话商量,因止步问是何话。凤姐道:"二十一是薛妹妹的生日,你到底怎么样呢?"贾琏道:"我知道怎么样!你连多少大生日都料理过了,这会子倒没了主意?"凤姐道:"大生日料理,不过是有一定的则例在那里。如今他这生日,大又不是,小又不是,所以和你商量。"贾琏听了,低头想了半日道:"你今儿糊涂了。现有比例,那林妹妹就是例。往年怎么给林妹妹过的,如今也照依给薛妹妹过就是了(众人眼中宝钗黛玉的待遇是一样的,走的都是亲戚路线)。"凤姐听了,冷笑道:"我难道连这个也不知道?我原也这么想定了。但昨儿听见老太太说,问起大家的年纪生日来,听见薛大妹妹今年十五岁,虽不是整生日,也算得将笄之年。老太太说要替他作生日。想来若果真替他作,自然比往年与林妹妹的不同了(体察上意)。"贾琏道:"既如此,比林妹妹的多增些。"凤姐道:"我也这们想着,所以讨你的口气。我若私自添了东西,你又怪我不告诉明白你了。"贾琏笑道:"罢,罢,这空头情我不领。你不盘察我就够了,我还怪你!"说着,一径去了,不在话下。(凤姐是聪明的,对于贾母的话是认真对待的)
  且说史湘云住了两日,因要回去。贾母因说:"等过了你宝姐姐的生日,看了戏再回去。"史湘云听了,只得住下。又一面遣人回去,将自己旧日作的两色针线活计取来,为宝钗生辰之仪。(贾母还特意留了湘云给宝钗过生日,也是让湘云交好宝钗之意)。
  谁想贾母自见宝钗来了,喜他稳重和平,正值他才过第一个生辰,便自己蠲资二十两,唤了凤姐来,交与他置酒戏(都自己出钱了)。凤姐凑趣笑道:"一个老祖宗给孩子们作生日,不拘怎样,谁还敢争,又办什么酒戏。既高兴要热闹,就说不得自己花上几两。巴巴的找出这霉烂的二十两银子来作东道,这意思还叫我赔上。果然拿不出来也罢了,金的,银的,圆的,扁的,压塌了箱子底,只是勒我们。举眼看看,谁不是儿女?难道将来只有宝兄弟顶了你老人家上五台山不成?那些梯己只留于他,我们如今虽不配使,也别苦了我们。这个够酒的?够戏的?"说的满屋里都笑起来。贾母亦笑道:"你们听听这嘴!我也算会说的,怎么说不过这猴儿。你婆婆也不敢强嘴,你和我的。"凤姐笑道:"我婆婆也是一样的疼宝玉,我也没处去诉冤,倒说我强嘴。"说着,又引着贾母笑了一回,贾母十分喜悦。(凤姐说说笑笑热闹了气氛,只是还是有些酸意的,酸贾母重宝钗,疼宝玉,对他们就差了些。只是话说得体,又说邢夫人也疼爱宝玉,更是一家和睦,这个时期,邢夫人表现还算正常,的确对宝玉极好)。

  (二)

  看宝钗对待贾母给她过生日的态度,是极知礼极奉承的。做为一个客人,她深知不给主人惹麻烦,处处以主人的态度为上。
  尤其是贾母,如果说薛家没有金玉之心,单纯的看中入宫待选一事,那么元春是贾府培养出来的,宝钗要借力,所以需要贾府的指点。如果对金玉有心,那么宝玉的婚事上,贾母有一定的发言权,要争取贾母的支持,哪怕得不到老太太的青睐,也要争取贾母不反对。所以不管薛家走哪条路线,都要奉承贾母。
  到晚间,众人都在贾母前,定昏之余,大家娘儿姊妹等说笑时,贾母因问宝钗爱听何戏,爱吃何物等语(待客之礼仪)。宝钗深知贾母年老人,喜热闹戏文,爱吃甜烂之食,便总依贾母往日素喜者说了出来(人情通透,世事洞明,一个十五岁小姑娘,做到这一步,很不容易)。贾母更加欢悦(有人奉承总是好事,别人看你的喜好,说明尊重)。次日便先送过衣服玩物礼去,王夫人,凤姐,黛玉等诸人皆有随分不一,不须多记。至二十一日,就贾母内院中搭了家常小巧戏台,定了一班新出小戏,昆弋两腔皆有。就在贾母上房排了几席家宴酒席,并无一个外客,只有薛姨妈,史湘云,宝钗是客,余者皆是自己人(现在说法黛玉不是客了,说的是薛家母女和湘云是客,那等于说明黛玉在贾母心上,已经是自家孩子了)。这日早起,宝玉因不见林黛玉,便到他房中来寻,只见林黛玉歪在炕上。宝玉笑道:"起来吃饭去,就开戏了。你爱看那一出?我好点。"林黛玉冷笑道:"你既这样说,你特叫一班戏来,拣我爱的唱给我看。这会子犯不上み着人借光儿问我。"宝玉笑道:"这有什么难的。明儿就这样行,也叫他们借咱们的光儿。"一面说,一面拉起他来,携手出去。(贾府隆重给宝钗过生日,本是客人之仪,反而说明了贾母把薛家当作外人,在黛玉心中,却有些忌妒之意。宝钗有母亲有兄长,还有主人家如此礼遇,怎不让小姑娘伤感)。
  吃了饭点戏时,贾母一定先叫宝钗点。宝钗推让一遍,无法,只得点了一折<<西游记>>。贾母自是欢喜,然后便命凤姐点。(宝钗在贾府时间不长,然通透聪明,与诸人关系和睦,自然晓得贾母喜好。说这一天是给宝钗过生日,然而一切还是以贾母为中心,宝钗知趣,把贾母捧作了中心,自然让人赞叹)。
  若说起来,客人做到宝钗这份,不让人烦,只让人喜,也是乖巧。

  (三)

  贾母和宝钗的关系更多是一种客气和尊重。因为是主客之间,必然如此。
  贾母常去的地方是双玉那里,所以宝玉那里弄成了小姐的闺房,而黛玉那里成了上等的书房。
  带刘姥姥逛园子的时候,各处都要转转,一是贾母有游玩的乐,二是让刘姥姥看看贾家富贵,也算是一种炫耀吧,当然以贾母的层次是不屑于这种张扬,只是一种心境吧,富贵不与人知,也是寂寞。
  一进了宝钗的往处,贾母大吃一惊,她之所以惊讶,是因为她之前没有来过。宝姑娘进园子住的时间不短,贾母都没来过,可知对宝钗的态度了。贾母因见岸上的清厦旷朗,便问"这是你薛姑娘的屋子不是?"众人道:"是。"贾母忙命拢岸,顺着云步石梯上去,一同进了蘅芜苑,只觉异香扑鼻。那些奇草仙藤愈冷逾苍翠,都结了实,似珊瑚豆子一般,累垂可爱(皆是草木不是花木,可知宝钗品味之雅致了,这种淡雅是入了骨子里的)。及进了房屋,雪洞一般,一色玩器全无,案上只有一个土定瓶中供着数枝菊花,并两部书,茶奁茶杯而已(年轻的姑娘这样的装饰真是少见,尤其是居于富贵之地,宝钗有独特的品味,并且内心强大,不受周围的影响,能坚持做自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周边人的眼神和建议也是让人犹豫的。而宝钗年纪轻轻,品味独特,而且还能坚持)。床上只吊着青纱帐幔,衾褥也十分朴素。贾母叹道:"这孩子太老实了。你没有陈设,何妨和你姨娘要些。我也不理论,也没想到,你们的东西自然在家里没带了来。(贾母是贵族,并不接受宝姑娘这种淡极始知花更艳的品味)"说着,命鸳鸯去取些古董来,又嗔着凤姐儿:"不送些玩器来与你妹妹,这样小器。"王夫人凤姐儿等都笑回说:"他自己不要的。我们原送了来,他都退回去了。"薛姨妈也笑说:"他在家里也不大弄这些东西的。(宝钗表面这种温婉,骨子里却是很有主意,立志坚定)"贾母摇头说:"使不得。虽然他省事,倘或来一个亲戚,看着不象,二则年轻的姑娘们,房里这样素净,也忌讳。我们这老婆子,越发该住马圈去了。你们听那些书上戏上说的小姐们的绣房,精致的还了得呢。他们姊妹们虽不敢比那些小姐们,也不要很离了格儿。有现成的东西,为什么不摆?若很爱素净,少几样倒使得。我最会收拾屋子的,如今老了,没有这些闲心了。他们姊妹们也还学着收拾的好,只怕俗气,有好东西也摆坏了。我看他们还不俗。如今让我替你收拾,包管又大方又素净。我的梯己两件,收到如今,没给宝玉看见过,若经了他的眼,也没了(贾母这番表白实是有些说明,她不是不关心客人,只是没想到宝钗如此淡泊)。"说着叫过鸳鸯来,亲吩咐道:"你把那石头盆景儿和那架纱桌屏,还有个墨烟冻石鼎,这三样摆在这案上就够了。再把那水墨字画白绫帐子拿来,把这帐子也换了。"鸳鸯答应着,笑道:"这些东西都搁在东楼上的不知那个箱子里,还得慢慢找去,明儿再拿去也罢了。"贾母道:"明日后日都使得,只别忘了。"(看了出来吧,给黛玉换窗纱的时候,贾母马上说出了什么纱,什么样子,可是送宝钗的东西,鸳鸯都不知在哪里放着呢,差别大了。黛玉是自家孩子,宝钗是别人家的孩子)。

  (四)

  宝钗是寻找一切机会,拉近和贾母的关系,甚至也如凤姐一样直接奉承了。
  宝玉挨打后,众人自然随了贾母时常探望,宝钗一开口就是赞叹贾母。宝钗一旁笑道:"我来了这么几年,留神看起来,凤丫头凭他怎么巧,再巧不过老太太去。(这话说的真叫直接,和凤姐奉承的水平比起来,太实了些,也弱了些,看来宝姑娘并不长于此。人家凤姐夸赞黛玉是说黛玉的气派和贾母嫡出的孙女一样,这一句夸赞了黛玉和三春。看宝钗呢,要夸赞贾母巧,还要扯上凤姐不如贾母,虽然贾母是长辈,凤姐不好说什么,可是听了总是不太入耳,可知宝钗奉承的极别比凤姐低太多了)"贾母听说,便答道:"我如今老了,那里还巧什么。当日我象凤哥儿这么大年纪,比他还来得呢。他如今虽说不如我们,也就算好了,比你姨娘强远了。你姨娘可怜见的,不大说话,和木头似的,在公婆跟前就不大显好(贾母也是妙人,宝钗夸赞她,她就扯出了宝钗的姨母王夫人,是个木头人,我们知道刘姥姥曾经说过王夫人未出阁时是个爽快人不拿大,可不是木头性了,这是做了儿媳妇成了木头人了。贾母说在公婆面前不太显好,那说明,当年贾母的丈夫,对这个儿媳妇印象也一般了)。凤儿嘴乖,怎么怨得人疼他(说的还是疼凤姐,她们是同类人)。"宝玉笑道:"若这么说,不大说话的就不疼了?"贾母道:"不大说话的又有不大说话的可疼之处,嘴乖的也有一宗可嫌的,倒不如不说话的好。"宝玉笑道:"这就是了。我说大嫂子倒不大说话呢,老太太也是和凤姐姐的一样看待。若是单是会说话的可疼,这些姊妹里头也只是凤姐姐和林妹妹可疼了(把林妹妹和凤姐姐放在一起,宝玉真能比呀,贾母疼爱凤姐,所以把黛玉比凤姐)。"贾母道:"提起姊妹,不是我当着姨太太的面奉承,千真万真,从我们家四个女孩儿算起,全不如宝丫头(真是有来有往,宝钗夸赞了贾母巧,贾母就要夸赞一下宝钗,说比自家四个丫头好,这分明是谦虚了。国公府的三春和黛玉,哪个也是好的。再说夸赞别人家的孩子,谦虚自家的,这才是远近之分)。"薛姨妈听说,忙笑道:"这话是老太太说偏了。"王夫人忙又笑道:"老太太时常背地里和我说宝丫头好,这倒不是假话。"宝玉勾着贾母原为赞林黛玉的,不想反赞起宝钗来,倒也意出望外,便看着宝钗一笑。宝钗早扭过头去和袭人说话去了(宝钗说了半天奉承话,得了个自已比贾府四个女孩子好,这话听着好似是夸,但又说明了,她比人家的四个孩子远了)。忽有人来请吃饭,贾母方立起身来,命宝玉好生养着,又把丫头们嘱咐了一回,方扶着凤姐儿,让着薛姨妈,大家出房去了。因问汤好了不曾,又问薛姨妈等:"想什么吃,只管告诉我,我有本事叫凤丫头弄了来咱们吃。"薛姨妈笑道:"老太太也会怄他的。时常他弄了东西孝敬,究竟又吃不了多少。"凤姐儿笑道:"姑妈倒别这样说。我们老祖宗只是嫌人肉酸,若不嫌人肉酸,早已把我还吃了呢。"(怨不得凤姐招贾母爱呢,时不时哄贾母开心,又得了人奉承,又得了中心人物的感觉)

  (五)

  贾府的事,贾母是有绝对发言权,而薛家宝钗是有发言权的。贾母是多年媳妇熬成了婆,人家从重孙媳妇做起,到自己有了重孙媳妇,期间经历是厚厚一本家战史。如今成了老封君,就算不能说一不二,但礼数上众人都不敢轻慢,过去的官家,最怕人家参一个不孝顺之名,所以表面的荣光贾母是有了。至于人心,谁也不能百分百做到让人敬伏。人生事,要个表面已经不易。
  而宝钗是薛家的娇客,不一般的娇客,薛姨妈是深知儿子指望不得,唯一能依靠的这个聪慧的女儿。最初薛家有待选之心,宝钗是当元春培养的,谁敢小视。
  薛家长居于贾府,多个客人罢了,贾府不差房舍,薛家要借贾府之名,借就借吧,亲戚之家,总要往来。但不能插手贾府内务。幸而薛姨妈不是心大的,整个前八十回,无一句提及她有金玉之心。宝钗有情,那是宝钗的事,做为薛家的女主人,薛姨妈的确没有什么言语和举动,算计宝玉的婚事。
  宝琴出场时,贾母那般宠爱,问及宝琴的婚事,书中描写是薛姨妈认为是替宝玉问寻,薛姨妈固也愿意,说是愿意的。那说明,薛姨妈并无非要宝钗嫁宝玉的念头。
  薛家把宝钗当作了明珠,自然要找个有玉的方配,但普天之下,不是只有宝玉一玉呀。
  书中写付试的妹子秋芳姑娘,是因为哥哥想要攀附豪门,生生把花容月貌的妹妹托成了大姑娘。似乎在暗指什么,付家的心思,就在贾府,作为贾政的门生,贾政也另眼相看,自然想与贾府结亲。我感觉他未必一定相中宝玉,毕竟宝玉是元春的兄弟,身份不一般,不是一个付家能高攀的。也许想着是贾府子弟就好。
  从书中看,年纪有些混乱。比如宝钗过了十五岁生日,刘姥姥二进贾府,贾母和她叙年纪,那时贾母七十出头。到后文贾母过八十大寿,中间几乎过了七八年,如此算,那宝钗的年纪都二十三四了,这在过去,早过了待选的年纪,所以那时宝钗早已经不可能待选入宫了。
  
  (六)

  贾母和宝钗的相处模式,更像是两个家庭的往来,睦邻友好。
  贾母赞赞宝钗优秀,宝钗捧捧贾母比凤姐巧。
  贾母做个好主人,宝钗是个好客人。
  其实贾母给宝钗过十五岁生日时,就证明了宝钗已经放弃选秀了,选秀是有年纪要求的,一般来说过了十五,就不参加了。
  薛家一双儿女的婚事,薛姨妈必须要考虑的。四大家族联姻对于薛家是最好的,对于一个中落的皇商家庭,能和四大家庭保持更好联盟,联姻是最好的手段。另外三家都是官,对于薛家都是高攀,但也不是决无机会。
  比如王家比如贾府,从书里看,史家似乎只是和贾府有联姻的关系,和王家薛家没有单独的描写往来密切。
  王家和贾府,一个是薛姨妈的娘家,一个是姐姐的婆家,这两家自然最为妥帖。
  王家的子弟没有写有没有年龄合适的,但贾府有,贾府的嫡枝里,还有贾政这一房的两个儿子没有成家,环玉兄弟。女孩子中三春都没有出阁。
  所以男孩子里年纪最合适的是宝玉,人物好,出身高,又是亲姐姐作亲家,薛姨妈若要心动也是正常。
  女孩子里三春都是庶出,其实还是有可能的。比如探春优秀,那是贾府的优秀棋子,另有文章。可是迎春的资质贾母都不看好,嫡母也不看重,父亲更是不理论。如果薛姨妈谋一谋,也是有机会的。
  宝钗的资质上佳,若论人物,也配得上宝玉了。只是贾府对宝玉寄予厚望,薛家门第就单薄了些,不只是商家问题,而且是薛家里无出众的读书人,这是贾政不喜的地方。如果贾府想扶持薛家,薛大公了也不堪造就呀。
  宝钗久在大观园,如果对宝玉有想法,就不能绕开贾母的欣赏,可是她也明白,贾母喜欢的不是她这类型的女孩子。这就是难度了。
  宝琴的出现,像一道光照亮了贾母的视线,马上让王夫人认作干女儿,留在自己身边。又送了舍不得给宝玉的好衣服。这一下子,让众人都侧目了。连宝钗也忍不住有妒意了。
  宝琴来了,披着一领斗篷,金翠辉煌,不知何物。宝钗忙问:"这是那里的?"宝琴笑道:"因下雪珠儿,老太太找了这一件给我的(何等偏爱)。"香菱上来瞧道:"怪道这么好看,原来是孔雀毛织的。"湘云道:"那里是孔雀毛,就是野鸭子头上的毛作的。可见老太太疼你了,这样疼宝玉,也没给他穿。(以宝玉对比宝琴)"宝钗道:"真俗语说`各人有缘法'。他也再想不到他这会子来,既来了,又有老太太这么疼他。"湘云道:"你除了在老太太跟前,就在园里来,这两处只管顽笑吃喝。到了太太屋里,若太太在屋里,只管和太太说笑,多坐一回无妨,若太太不在屋里,你别进去,那屋里人多心坏,都是要害咱们的(大家庭矛盾纷争)。"说的宝钗,宝琴,香菱,莺儿等都笑了。宝钗笑道:"说你没心,却又有心,虽然有心,到底嘴太直了。我们这琴儿就有些象你。你天天说要我作亲姐姐,我今儿竟叫你认他作亲妹妹罢了。"湘云又瞅了宝琴半日,笑道:"这一件衣裳也只配他穿,别人穿了,实在不配。"正说着,只见琥珀走来笑道:"老太太说了,叫宝姑娘别管紧了琴姑娘。他还小呢,让他爱怎么样就怎么样。要什么东西只管要去,别多心。"宝钗忙起身答应了,又推宝琴笑道:"你也不知是那里来的福气!你倒去罢,仔细我们委曲着你。我就不信我那些儿不如你。"说话之间,宝玉黛玉都进来了,宝钗犹自嘲笑。(这是公众场合,宝钗还能如此表态,可知贾母对宝琴的偏爱,让宝钗非常的吃惊和心酸,她多年努力,也未得贾母赠衣呀。现在贾母还特特的使人来说,不要她管束宝琴,分明是给足了宝琴面子,却没了她的面子)。

  (七)

  宝琴更像一面镜子,照出了贾母对宝钗的真实态度,理性上贾母欣赏宝钗,稳重大方合礼但感性上贾母更喜欢活泼开朗的女孩子。若论管家宝钗为上,若论招人喜爱,还是宝琴。宝琴年轻心热,活泼明净,又才貌双全,自然是最合人意了。
  宝琴更像是一个虚拟的人物,她的完美更像是黛玉和宝钗的合二为一,取二人之长。
  贾母有着高超的审美艺术,喜欢一切美好的事物,会享受有品味。她疼爱宝玉就希望天下最好的东西和人都给宝玉。所以若说贾母真的心动,也有可能。在门第上宝琴家也是商人,但薛蝌比薛蟠强百倍,属于不生事,能扶持的人。这就比宝钗好了。
  贾母因又说及宝琴雪下折梅比画儿上还好,因又细问他的年庚八字并家内景况。薛姨妈度其意思,大约是要与宝玉求配(贾母是行动派)。薛姨妈心中固也遂意,只是已许过梅家了,因贾母尚未明说,自己也不好拟定,遂半吐半露告诉贾母道:"可惜这孩子没福,前年他父亲就没了。他从小儿见的世面倒多,跟他父母四山五岳都走遍了。他父亲是好乐的,各处因有买卖,带着家眷,这一省逛一年,明年又往那一省逛半年,所以天下十停走了有五六停了。那年在这里,把他许了梅翰林的儿子,偏第二年他父亲就辞世了,他母亲又是痰症(这段介绍里,说是宝琴的父亲已经给宝琴订了亲,对方是书香门第梅翰林的儿子,这自然算是极好的人家,总是门第清贵了,但自然不如贾府和宝玉了。但是又不能悔婚,宝琴也是可怜孩子,还没出阁父亲就没了,母亲又病了。可是也奇怪了,母亲病了,这兄妹不在家里侍疾,说是送妹发嫁,后文中宝钗又对邢岫烟说,梅家合家不在京里,宝琴的婚事也要拖一段时间了。那说明婚事并不急,人家梅家都没忙着迎娶,反而是薛家把人急急送了京里。若梅家有诚意,完全是派人去薛家去迎亲,怎么成了女方赶着了。起到了京里人不在。又是一个家庭故事,那位母亲,应该是嫡母不是生母,所以父亲没了,这兄妹才离了家,寄居在薛姨妈这里了。否则在孝比天大的时代里,这兄妹俩不在家里为母亲侍疾,自己常住亲戚家里,成什么道理)。"凤姐也不等说完,便唉声跺脚的说:"偏不巧,我正要作个媒呢,又已经许了人家。"贾母笑道:"你要给谁说媒?"凤姐儿说道:"老祖宗别管,我心里看准了他们两个是一对。如今已许了人,说也无益,不如不说罢了。"贾母也知凤姐儿之意,听见已有了人家,也就不提了。
  如果贾母真心说媒,自然是放弃了宝钗,如果贾母假意说媒,早知道宝琴订亲与梅家,那也是婉转告诉宝钗,我没有相中你,你不合适的一个方式。

  (八)

  就如黛玉入不了王夫人的眼。宝钗的个性也不得贾母的喜。
  宝钗之聪慧,自然明白有些事不可勉强。她依然是贾家的客人,只要还是个客人,就要礼敬长者,尤其是贾母,那还是她姨母的婆婆呢。
  但一个人对另一个生了怨气,就算理性上控制住了,告诉自己不可有这种情绪。但不经意对景,还是会表现出来。
  贾府中落的表现是王夫人找人参。用药需要用了,才发现自己这里没了,贾母那里也去问,邢夫人那里也打听,最后还是贾母那里寻了些。素日不愁这个,是有人孝敬有人送,自然不用担心现用了没有。
  一时,周瑞家的又拿了进来说:"这几包都各包好记上名字了。但这一包人参固然是上好的,如今就连三十换也不能得这样的了,但年代太陈了。这东西比别的不同,凭是怎样好的,只过一百年后,便自己就成了灰了。如今这个虽未成灰,然已成了朽糟烂木,也无性力的了(贾母处的,东西是好,只是放的时间长了,失了药效)。请太太收了这个,倒不拘粗细,好歹再换些新的倒好。"王夫人听了,低头不语,半日才说:"这可没法了,只好去买二两来罢。"也无心看那些,只命:"都收了罢。"因向周瑞家的说:"你就去说给外头人们,拣好的换二两来。倘一时老太太问,你们只说用的是老太太的,不必多说。"周瑞家的方才要去时,宝钗因在坐,乃笑道:"姨娘且住。如今外头卖的人参都没好的。虽有一枝全的,他们也必截做两三段,镶嵌上芦泡须枝,掺匀了好卖,看不得粗细。我们铺子里常和参行交易,如今我去和妈说了,叫哥哥去托个伙计过去和参行商议说明,叫他把未作的原枝好参兑二两来。不妨咱们多使几两银子,也得了好的(宝钗留意世事,所以尽知,王夫人以前应该没有购买过,都有人孝敬)。"王夫人笑道:"倒是你明白。就难为你亲自走一趟更好。"于是宝钗去了,半日回来说:"已遣人去,赶晚就有回信的。明日一早去配也不迟。"王夫人自是喜悦,因说道:"`卖油的娘子水梳头',自来家里有好的,不知给了人多少。这会子轮到自己用,反倒各处求人去了。"说毕长叹(感觉了落寞,自有人孝敬,如今少了这个,还要托人去买,失落是有的)。宝钗笑道:"这东西虽然值钱,究竟不过是药,原该济众散人才是。咱们比不得那没见世面的人家,得了这个,就珍藏密敛的。"王夫人点头道:"这话极是。"(宝钗这句话,很有曲意。她本意是安慰姨母素日大方,都送了旁人,这样王夫人听了面上有光,可是才周瑞家的回了,贾母的人参是放了时间长,失了药性。这话有些讽刺贾母没见过世面,得了这个珍藏密敛的)。
  其实整个贾府包括四大家族中,若说有人见过世面,就是贾母,老太太活了八十多岁,从史家到贾府,都是富贵人家,而且都是四大家族的鼎盛时期过来的,最是有见识。比如给黛玉糊窗子的软烟罗,就是薛姨妈凤姐没见过不知道的东西。

  (九)

  其实黛玉和宝钗都是优秀的女孩子,只是关乎宝玉的幸福,也关乎贾府的联姻,自然要慎重。
  贾母已经有了凤姐和李纨这两个孙媳妇了,其实已经有了娶孙媳妇的经验了。这两位门第都不错。凤姐是王家的小姐,李纨是书香门第的千金。都对贾府的发展有益处。其实四大家庭里联姻是重要的手笔。贾府中贾政和贾琏都是从王家娶的亲,联盟非常稳固了。这说明了贾府还是非常看重王家的势利的。
  史家估计也有意和宝玉联姻,已巩固与贾府的关系,所以才会默许贾母接湘云去贾府长住,应该说最早的时候,贾母应该也是有这个打算。毕竟史府是自已的娘家,门第不错,后来黛玉宝钗来了,贾母的心才淡了。湘云个性爽直,活泼明朗,那份爽直,个性是好的,只是做个当家主事的管家奶奶,就有些单薄了。
  和薛家联姻其实意义最浅,凤姐已经是王家的女儿,宝钗是王家的外孙女,这个资源有些浪费了。
  所以贾母对宝钗是不得罪不亲热,她希望薛家自动放弃联姻的打算。
  对于宝钗的选择来说,如果亲上加亲是最好的,商户的女儿,若嫁高门不易,只有亲上加亲,可以淡化她的出身。能选择的就是王家和贾府了。
  王家其实应该也有适龄的男孩子,因为后文中有一节是凤姐帮忙娘家娶亲的事宜,不过对方的门第也是候府。应该说王家没有考虑薛宝钗。当然也可能薛家也没看上王家的孩子。毕竟宝钗本人资质极好,若只看门第,孩子不好,也委屈了宝钗。
  宝钗相中金玉良缘,不只是因为贾府的门第,也因为了宝玉的人物极好,虽然淘气些,可小孩子都打这么过的,将来大了,自然会好的,贾母肯定是这样想的,薛姨妈也会这么想。就是这样,也比薛大公子强多了。
  薛家住在贾家,也有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意味。否则宝钗年纪大了,本不应该住在大观园里了,毕竟宝玉是表弟年纪也不小了,若为清誉论,她是应该搬出的。

  (十)

  贾府夜查大观园后,宝钗迅速搬出。这说明宝钗是一个有决断力执行力的女孩子。
  邢夫人把在大观园弄来的绣春囊封存了送与管家的王夫人,这位二太太马上惊慌失措,质问凤姐,最后面对邢夫人的特使,更是头脑发昏,同意了夜抄。重点是针对丫环们,合着在王夫人等人眼中,那些年轻的丫环们,个个都是有嫌疑了。
  凤姐特意优待了宝钗,和王善保家的说,不能抄捡亲戚,这话说的妙,宝钗是薛家的代表,一头扎到蘅芜院,的确有失尊重。而且如果没问题,自然是打扰了宝钗,如果宝钗的丫环有问题,更是打王夫人的脸,所以还是不去的好。此时凤姐与邢夫人婆媳关系紧张,更不肯得罪王夫人。而王夫人所重者就是宝钗。
  表面上宝钗得到了优待,可细思下来,又是麻烦事。对于宝钗来说,别处都查处了,不查她这里,是人家主人客气,可是于她来说,别人丫头查了,洗脱了嫌疑,她这里反而没法言说了。进退都是难堪。一向平和稳重的宝钗,其实最是清高。满园芳草,不爱花朵,这样的一个女孩子,怎会落入事非之中。
  于是第二天一早,就和李纨打了招呼,说是母亲需要照看,要回家几天,后来证明人家是搬家的前奏。李纨自然不好作主,一语未了,只见人报:"宝姑娘来了。"忙说快请时,宝钗已走进来。尤氏忙擦脸起身让坐,因问:"怎么一个人忽然走来,别的姊妹都怎么不见?"宝钗道:"正是我也没有见他们。只因今日我们奶奶身上不自在,家里两个女人也都因时症未起炕,别的靠不得,我今儿要出去伴着老人家夜里作伴儿。要去回老太太,太太,我想又不是什么大事,且不用提,等好了我横竖进来的,所以来告诉大嫂子一声(直奔主题连素日寒暄都省了,不似宝钗平时说话风格)。"李纨听说,只看着尤氏笑。尤氏也只看着李纨笑(这两位嫂子笑得好奇怪,人家母亲病了,要回去照看,她二人不说派人问候,反而相对发笑,可知都是明白人)。一时尤氏洗沐已毕,大家吃面茶。李纨因笑道:"既这样,且打发人去请姨娘的安,问是何病。我也病着,不能亲自来的。好妹妹,你去只管去,我自打发人去到你那里去看屋子。你好歹住一两天还进来,别叫我落不是(李纨落谁的不是,自然是王夫人了。王夫人对这外甥女可比对儿媳妇厚道多了)。"宝钗笑道:"落什么不是呢,这也是通共常情,你又不曾卖放了贼(好大的锋芒)。依我的主意,也不必添人过去,竟把云丫头请了来,你和他住一两日,岂不省事(连湘云都打发至这里了,以后湘云就住在这里了)。"尤氏道:"可是史大妹妹往那里去了?"宝钗道:"我才打发他们找你们探丫头去了,叫他同到这里来,我也明白告诉他。"
  正说着,果然报:"云姑娘和三姑娘来了。"大家让坐已毕,宝钗便说要出去一事,探春道:"很好。不但姨妈好了还来的,就便好了不来也使得(痛快)。"尤氏笑道:"这话奇怪,怎么撵起亲戚来了?"探春冷笑道:"正是呢,有叫人撵的,不如我先撵。亲戚们好,也不在必要死住着才好。咱们倒是一家子亲骨肉呢,一个个不象乌眼鸡,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探春的话最是爽快,一家子亲骨肉还是明争暗斗,何况亲戚呢,当然这话说得太爽直了,邢夫人王夫人听了谁都不爽,清查大观园,其实就是邢夫人王夫人二人争管家权斗法呢,不过是主子争斗,丫环遭殃。而宝钗是个聪明人,她是王夫人的亲戚,自然不好夹在其中,而且她家堂弟还订了邢夫人的侄女为媳妇,这两边现在都是亲戚了。
  一走了之吧,也不必和贾母回明了。宝钗搬走,后来到和王夫人说明了,还劝王夫人省了园子的支出,到是老成治家之语,人多事非多,花销多,能省则省吧。

  (十一)

  看后四十回,也许是高公太喜欢宝钗了,马上掉了转向,一向对宝钗只是礼遇的贾母,突然间非宝钗不能做宝二奶奶了。
  提议金玉良缘的不是王夫人,而是贾母了。
  薛家似乎不是一个商户,在薛大公子打死人命入狱,生死不知的时候,贾府还未中落,贾母却急急的给宝玉订了这样的人家。人丁单薄也罢了,还有个惹事生非声名狼藉的大舅哥,贾母是这样爱宝玉的吗。就算姑娘好,可是这个好姑娘并不是宝玉的所爱。
  感觉上高公是为了金玉而金玉,一定要在黛玉还在情形之下,订此计,而掉包计还是贾母乐意的,一下子慈爱的外婆养大了外孙女,突然间一转身成了狼外婆了,不顾黛玉的死活,不管宝玉会不会人事不知,就让宝钗用黛玉之名出阁,这分明是打三个人的脸。贵族范的贾母做不出这样的事。养了黛玉十多年的有血亲的贾母也对外孙女做不出这样的事。如果贾母忧心黛玉的身体,不能嫁宝玉的话,那完全可以拖时间,不会行如此激烈手段,要黛玉的命。她纵然疼宝玉,也不会踩着黛玉的命去搞什么调包计。除非薛宝钗不是商户女,而是公主什么的。宝玉娶了宝钗,能救贾府的命,才有可能。
  而牡丹花样的宝钗也不是泥捏的,她这个心有锦绣的女孩子,也有她的骄傲,住在贾府里,却把屋子弄得跟雪洞似的,明知贾母不喜,还一已为之。这样的宝钗,怎么会用黛玉之名嫁人。简直是把宝钗的颜面扫尽了。丢人的不是黛玉,是她薛宝钗了。薛家又是嫁不出去女儿了,何至于用她人之名,她又不是攀高附贵的尤二姐。
  掉包计的高明在于戏剧冲突的厉害,一面是金玉良缘,一面是黛玉焚稿断痴情,可是黛玉之情,本是生命之爱,岂会断了。两相对比,一面是花烛良缘,一面是黛玉魂归离恨天,妥妥的两相对照,突出双玉情深的悲哀。
  审核编辑:罗军琳     推荐:罗军琳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珍爱红楼―――宝钗最真实的一面

下一篇: 《 贾母和湘云

编者按:
散文编辑   罗军琳: 纵你再好,也要有缘人疼你,惜你,懂你。宝钗这个大气入世而又心有锦绣的女孩倒是现世很多老年人的喜爱呢。至于贾母的心思,那个历史环境和大家庭的氛围也自有她的主张了。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