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木兰花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7-02-23   点击:


  父亲给她取了个美丽的名字玉兰,可她知道,她没有玉兰的美丽。院里那棵玉兰花,年年开得绝美。
  亲事早就订了,父亲过世的前一年,替她订下了老友的儿子晴光。李老爷是个重情义的人,虽然女方家境一般,又没了男主人,却还是没有退亲。太太为此闹了几场,感觉女家无论家境还是玉兰皆是一般人,配不起自家,奈何李老爷坚持,每每二人大闹一场,李太太也只得认了。
  玉兰的家境真的一般,面上的架子还撑着,不过是勉力罢了,幸而李老爷每每在节礼上做功夫,表面看只是普通的衣料食品,只是衣料中总有一个信封,里面有玉兰读书的钱。也就这样,玉兰读到了中学毕业,两家到了议婚的时刻。
  玉兰的母亲老实忠厚不擅长言语,每每在李家的时候,若是老爷在家,李太太还能客气一下,若老爷不在,李太太总是冷言冷语一副恩人的派头,所以李老爷不在家,玉兰和母亲都不去李家了。
  晴光到是不似母亲刻薄也没像父亲精明,有些忠厚的样子,不多话,却总是前接后送的,不能说有失礼的地方,只是他一向无话,和父亲也是没什么话。读了几年书,还不如玉兰,早早在父亲的店里帮忙。
  到了议亲的时候,李太太有些沉不住气了,她一心想把娘家的侄女嫁进来,也好帮衬娘家,而李老爷的态度坚决。李太太不喜欢玉兰,明明是自家帮了她家,却是一脸的清高模样,丝毫没有奉承她的意思。哪像自家的侄女樱花,一脸的巴结,模样也好。儿媳妇就要这样的,听话又贴心,一切看婆婆的眼色。
  玉兰的同学劝她退了亲,和她们一起去上海读书。不要做个旧式女子,李太太哪里是好相与的。以后的日子没的过。玉兰也有些茫然,李太太的样子,她也怯的慌,表面上她清高,实在是没了清高,她不知道如何面对李太太一脸的鄙夷。还有那个樱花,比她漂亮,比她会哄李太太高兴,逢年过节都在李家看见她,和晴光也说说笑笑,一口一个表哥。让她心里闷得慌,她自己和晴光,通共没说过几句话。只有一点奇怪,年节的菜都是她爱吃的。李老爷回来的晚顾不上这些,李太太自然不会照看她。
  最后的一根稻草是因为李太太上门,明说来议亲,却连茶也不喝,坐也不坐,只是站着说,老爷的意思,越快越好,家里需要人手,晴光和老爷去外地一段时间,成了亲也好离家,最后她走的时候,很是冷淡的拒绝了玉兰母女的相送,那眼神冷漠如风,让玉兰的母亲,有些抬不得头。玉兰终于决定放手,如果李家父子不在家,她和李太太是没法共处一个屋檐下的。
  玉兰知道母亲软弱,原来是什么都听丈夫的,这些年是什么都听女儿的,反正父女俩都有主见。不似她没个主意,只说好。玉兰自己去找的李老爷,说是要去上海读书,不想耽误了晴光。她以为李老爷会愤怒,可是李老爷只是沉默。玉兰有些后悔,李太太是不客气,可是李老爷对她真如自家孩子一样。
  李老爷只是长长的叹了口气,最后点了头,还拿了钱说是给玉兰读书,这一次玉兰坚决没收,并且说,如果将来有了能力一定孝顺李老爷。李老爷说,全当是养了个女儿吧。
  和母亲走的匆忙,家里的事托给舅舅家,能卖的都卖了,毕竟去上海需要路费,到了也需要生活费。
  几年过去了,玉兰读了大学,找了份学校的工作。她喜欢做老师,这是她父亲的意愿。
  再见李家,是在一个杂货铺子里,玉兰给母亲买毛线,母亲接了些织毛衣的活计,算是贴补家用。
  李太太一下子老了许多,铺子是李家的,不大,货色还全,李太太自己做了销售员,晴光说是外出进货了。李太太见了玉兰却是亲热莫名,眼见的玉兰已经完全是上海姑娘的样子了,时尚而大方。而李太太却有了白发,看上去也温和多了。反而是李太太一直在说话,问候玉兰的母亲,又说了家事。镇子里打战,全家不得不搬了出来,李老爷病死在路上,母子俩来了上海,最后一点钱,开了这个铺子,晴光进货,她看店。日子勉强维持。
  玉兰想知道晴光和樱花是不是成亲了,可是一直没开口,李老爷的死,让她伤心和意外,不由落了泪,提起李老爷,李太太也拿了帕子抹眼睛。
  玉兰的母亲听了李老爷的事,说什么也要去李家看看,总要给李老爷上柱香,玉兰想起当年说孝顺李老爷的事,便点了头。
  两家母亲再见面,李太太热情客气,玉兰的母亲反而有些不自在。李太太的变化太多,似乎时光消磨了她的刻薄和锐气。她成了一个和气的老太太。比玉兰的母校还要老相些。这一次玉兰看见了晴光,他的变化也不小,脸上有些成年人的稳重,举止也大方。对玉兰母女都客气而礼貌。只是说了几句话,就说出去进货。
  玉兰也告辞,学校还有课,不能请假太长时间。
  反而是两个母亲有的聊,现在到成了知己,异乡人在外地,自然话题许多。母亲回来,表情有些恍然。
  母亲说樱花在她们离开第二年嫁了人,说是李老爷本来也妥协了,同意这门亲事,只是晴光坚决不答应,还闹离家,李太太才怕了。樱花一看这样,就嫁了自己的一个同学,二人去了外地。
  李太太说没想到晴光是中意玉兰,那些年,家里的仆人都知道,玉兰爱吃什么,都是晴光自己观察了盯着后厨做的,只是他话少,他的心事谁也不知道。
  母亲的意思玉兰明白,现在李太太的意思玉兰也懂了。她只是有些犹豫,校长给她介绍了一个老师,双方见了面,印象还好,只是见了晴光,她想起了李老爷。便有些犹豫了。
  婚期订在春天,玉兰花的季节,两家合一家,人口少,也有个照应。李太太现在是什么都听儿子的,对玉兰也好。院里有一棵玉兰树,晴光说,就是看中了这棵树,记得玉兰家就有这样的树。
  花开时节,玉兰恍然若梦,似乎转了一圈子又转了回来。人还是那个人,只是好似又不一样了。只有花开还是美丽。
  
  审核编辑:白玉兰   精华:白玉兰  推荐:白玉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一个陌生男人的邮件

下一篇: 《 麦子又黄了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白玉兰: 一篇温情的爱情小说。时光荏苒,一些都在变,可喜的是晴光对玉兰的爱情没有变。有情人终成眷属,圆满的结局更让人心暖!赞!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