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杂文随笔

贾母和她的孙女们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2-21   点击:


红楼关系------贾母和她的孙女们
人上了年纪喜欢热闹,管家是不愿意劳累了,守着孙子孙女们乐呵乐呵,教养一下第三代,也是一件乐事。
贾母是有点贵族范的老太太,审美是有的,见识也有的。四春都是在贾母身边长大的,元春能进宫封妃,自然有贾母的培训和指点,算是个成功的案例吧。
对于贾家来说,男子们不太争气,贾赦是混日子的,贾政的才情也有限,宁府里就更不必提了。所以才有送女孩子进宫,指望成了皇亲,好更上一层楼。培训一个合格的宫妃,也不是一天能成的。元春的资质不错,还要后天贾府的精心培训才成。
余下的三春里,再出挑的就是贾探春了,说起来贾政这一房的孩子们都是不错的,两个女孩子,一个皇妃一个王孙。男孩子们里贾珠是有前途的,可惜早逝了。贾宝玉怨不得贾母疼他,其实天资聪慧,不见他怎么读书,写的词,贾政其实也是满意的。庶子贾环是差了点,可是让贾赦赞的能袭职。
对于贾母来说,孙男弟女多了,自然也会有偏爱,不可能一律平等对待。总是活泼聪慧的招人爱,安静老实的吃点亏。其实看探春养得神彩飞扬磊落大方,就知道这是贾母的功劳了,跟着赵姨娘长大的贾环却人物猥琐,一样的都是赵姨娘的孩子,后天如此的差别,和生长环境是有关系的。
元春省亲时,亲人相见,都是无声泪下。贾母对这个长孙女,还是有感情的。一入深宫,不得相见,岂无思念之情。相对垂泪,还要彼此安慰,在那样的场景里,明明是写省亲之富贵,却只见个中凄凉。
是谁决定了元春的命运,肯定有贾府最高层贾母的手笔。贾母把元春送入宫,绝不是为了元春的幸福。从元春省亲时的眼泪,当日送她去那不得见人的地方,可知这个女孩子,虽然跻身富贵场中却并不爱慕这种日子。她喜欢的是骨肉团圆,她的才情是大观园的风花雪月,这样一个女孩子,肯入宫,只是为了孝顺二字。而贾母做出这样的安排,牺牲一个女孩子,只是为了贾府的前程。并不问大孙女乐意不乐意。
所以贾母的爱,也是在家庭利益之下,一切的行为,不能违背一个礼数。对元春是对宝玉对黛玉也是。
当然元春给贾府带来了荣光,是贾府最有成就的孩子,她飞上了枝头,令姐妹们有了大观园的幸福生活。



红楼关系------贾母和她的孙女们(二)
四春丫环的名字以琴棋书画而来,似乎也是暗示了主子的爱好和特长。
对于元春来说,深宫寂寂,弹得一手好琴,聊解心头寞寞。
二小姐迎春是一个棋字,常有的场景是和探春下棋,或者她翻一本棋谱。
探春用了一个敏字,惜介是孤,而迎春是一个懦字。连温厚的宝钗都说迎春是一个有气的死人,真真一针见血,说透迎春个性。
长房的小姐,父亲袭职,若论身份,原比探春还要高些,她又是长房独女,也比探春要精贵些。可惜没有好父母,亲娘没了,身份也是姨娘,原比赵姨娘名声好。而嫡母比王夫人差多了,连表面样子也不屑于装,父亲是荒唐酒色之人。没有父母的疼爱,也没有贾母的呵护,这个女孩子很有些可怜的意味。
幸而三春一直长在贾母身边,生活环境算是好的了,她比元春应该小不少,从书里看,黛玉入府时,元春已经入宫,年纪不会小于十五,而十多年后迎春才开始议亲,那么她比元春应该小十多岁。也就是说元春入宫后,她其实是诸妹妹的姐姐了。
贾赦夫妇只顾自己,不管孩子们,对贾琏都能打得下不了床,那还是能替他跑平安洲办理事务的孩子,对于迎春,就更不用说有什么亲情了。贾母有贵族范,对孩子们也算亲热,只是她也比较势利,还说下人是势利眼富贵心,贾母也一样,对优秀能干有前途的棋子,比较照看,比如对元春探春,对迎春,以贾母阅人的眼光,自然知道这个温柔沉默观之可亲的女孩子,不会成为家庭的荣光,所以就不管不问了,该给的教育给了该给的体面给了,能活成什么样,就看迎春的造化了。当然贾母比起邢夫人是要强多了,起码贾母还给个成长环境。
贾母和迎春也没什么对白的场景,迎春不争取不主动,贾母身边珠环翠绕,哪里会注意一朵安静的茉莉花。
南安太妃要见贾府姑娘们,其实有相看的意味。贾母明示凤姐,只让探春陪着宝钗黛玉出来,等于是屏蔽了迎春,她认为迎春不够资格代表贾府。这令邢夫人大恼,心中暗怒,不只是扫迎春的面子,也是扫了大房的体面。
接下来,长房知道了贾母对迎春婚事的态度,于是自行安排,以五千两银子卖了迎春。这门婚事,按规矩,贾赦是回明贾母的,可是贾母却没理论,由生父作主了。还不如叔父贾政,贾政感觉孙绍祖人品不佳,还劝阻两次。迎春成了贾母的弃子,就被生父当成了商品。

红楼关系------贾母和她的孙女们(三)
有的人把一手烂牌打出了一片天。
这话非常适合用在探春身上。探春比迎春的境遇其实还差,她的母亲赵姨娘,为人粗鄙短视,深为贾母和王夫人厌恶,她的兄弟贾环经常暗算宝玉,王夫人心知肚明。
在二房这里,探春有长姐有哥哥们,而且她的姐姐还是贾府的凤凰,入宫为妃,有这么个优秀的嫡出长姐在前,她是压力不小呀。
若论生存环境,探春其实不易,不过这个女孩子,自尊心强,聪敏优秀,属于有雄心壮志那一类,探春的成长,更像是庶女翻身记,从贾母诸多孙子孙女中一跃成为一朵美丽的玫瑰花。
贾母喜欢活泼爽利的女孩子,看看她宠上天的凤姐,就知道女孩子该走哪条路线了。所以探春敢说敢做,反而让贾母注意到了她的存在。
她的问题是赵姨娘母子经常去打扰她,她不想让人把她和她们划到一个圈子,引发王夫人的注意,既带累了她的前程,也会给赵姨娘带来风险,于是她素日亲近宝玉,一是宝玉人物好,体贴女孩子,二是宝玉是嫡子,这样会让王夫人放心,所以给宝玉做鞋子。
在大观园办了海棠社,有极强的组织能力,也是成立了一个圈子,让贾母看到探春和双玉宝钗等人在一起。提升了自己的价值。贾母是欣赏探春的,贾母本身是锐利派的人物,对于同类有好感。
从南安太妃相看贾府姑娘,只令探春出场,就已经说明了问题,探春的婚事,连二房都不得作主了,她是贾府的一粒棋子,一粒闪闪发光的棋子。以发挥光芒,给贾府带来最大的利益。
中秋夜宴,姑娘们熬不住都提前离场了,只有探春陪到最后。贾母睁眼笑道:"我不困,白闭闭眼养神。你们只管说,我听着呢。"王夫人等笑道:"夜已四更了,风露也大,请老太太安歇罢。明日再赏十六,也不辜负这月色。"贾母道:"那里就四更了?"王夫人笑道:"实已四更,他们姊妹们熬不过,都去睡了。"贾母听说,细看了一看,果然都散了,只有探春在此。贾母笑道:"也罢。你们也熬不惯,况且弱的弱,病的病,去了倒省心。只是三丫头可怜见的,尚还等着。你也去罢,我们散了(这句话里,其实是肯定了探春,陪着长辈过节,既是礼仪也是孝心,姑娘们都散了,只余一个探春,说明探春礼仪和体能都过关)。"说着,便起身,吃了一口清茶,便有预备下的竹椅小轿,便围着斗篷坐上,两个婆子搭起,众人围随出园去了。
贾母说别的姑娘们弱的弱病的病,可知姑娘身体差了不是好事,起码要能应付一个节日的事务安排呀。
贾母疼探春,连别人都要议论,可知探春是入了贾母的眼了。贾母安排她的婚事,虽也是不能自主,便好过贾赦给换银子卖了呀。



红楼关系------贾母和她的孙女们(四)
宁府的秘密很多,比如秦可卿的死,比如尤氏怎么当了宁府的女主人。还有就是惜春的身世。只一句宁府贾珍的胞妹,一笔带过。写她的文字,永远是形容尚小。黛玉进贾府十多年,迎春都出了阁,这个小姑娘还是小孩子。
先说她的年纪吧,贾蓉是她的侄子,已经娶妻多年了,这个小姑娘,还是幼女形象。中秋夜宴上,贾母让尤氏回去夫妻团圆,尤氏说了一句,快四十的人,那么贾珍的年纪应该是四十左右,惜春在作者笔下也就是十多岁的样子,这兄妹二人差了近三十岁的年纪,可是介绍贾敬时,冷子兴说:宁公居长,生了四个儿子。宁公死后,贾代化袭了官,也养了两个儿子:长名贾敷,至八九岁上便死了,只剩了次子贾敬袭了官,如今一味好道,只爱烧丹炼汞,余者一概不在心上。幸而早年留下一子,名唤贾珍,因他父亲一心想作神仙,把官倒让他袭了。他父亲又不肯回原籍来,只在都中城外和道士们胡羼。这位珍爷倒生了一个儿子,今年才十六岁,名叫贾蓉。如今敬老爹一概不管。这珍爷那里肯读书,只一味高乐不了,把宁国府竟翻了过来,也没有人敢来管他。
这段文字里,只提到了贾敬袭了官,如今一味好道,只爱烧丹炼汞,余者一概不在心上。幸而早年留下一子,名唤贾珍,因他父亲一心想作神仙,把官倒让他袭了。这里面只说留下一子,根本没提女儿的事,如果惜春是贾敬之女,那么贾珍袭职时,年纪也就不小了,有了惜春,他也已经奔三十了,那么贾敬出家的年纪也就五十左右了。一个人如果五十左右去修道,也不算年轻了。
说惜春为何居于荣府也是借子兴道:"便是贾府中,现有的三个也不错。政老爹的长女,名元春,现因贤孝才德,选入宫作女史去了。二小姐乃赦老爹之妾所出,名迎春,三小姐乃政老爹之庶出,名探春,四小姐乃宁府珍爷之胞妹,名唤惜春。因史老夫人极爱孙女,都跟在祖母这边一处读书,听得个个不错。从严格意义上来说,迎春探春是贾母的亲孙女,惜春是侄孙女。
从书里面湘云是贾母娘家的孩子,没了父母,在贾府也只是作客形式,并不能常住。而惜春却一直常居于荣府。她有哥有嫂子
却没在宁府长大。这也罢了。可是她父亲贾敬死了,整个的后事料理中,却无惜春的影子。这就怪了。秦可卿的后事,她不出场也罢了,那是侄儿媳妇,可是贾敬是她亲父。
所以惜春的身世给人感觉也是个迷,她极小的时候,就来了贾母身边,好似是贾母硬作主把她抱了过来,也就是说惜春不能居于宁府,宁府并没有这个小姑娘的容身之地。
贾母宠的是双玉,这个小姑娘的待遇和迎春探春一样就好了,她长于绘画,贾母只是在画图时想到了她。看见宝琴雪下折梅好,就让她画上去。
说笑了一回,贾母便说:"这里潮湿,你们别久坐,仔细受了潮湿。"因说:"你四妹妹那里暖和,我们到那里瞧瞧他的画儿,赶年可有了。"众人笑道:"那里能年下就有了?只怕明年端阳有了。"贾母道:"这还了得!他竟比盖这园子还费工夫了。"(看来惜春不长于这种定制型绘画)。
  说着,仍坐了竹轿,大家围随,过了藕香榭,穿入一条夹道,东西两边皆有过街门,门楼上里外皆嵌着石头匾,如今进的是西门,向外的匾上凿着"穿云"二字,向里的凿着"度月"两字。来至当中,进了向南的正门,贾母下了轿,惜春已接了出来。从里边游廊过去,便是惜春卧房,门斗上有"暖香坞"三个字。早有几个人打起猩红毡帘,已觉温香拂脸。大家进入房中,贾母并不归坐,只问画在那里。惜春因笑问:"天气寒冷了,胶性皆凝涩不润,画了恐不好看,故此收起来。"贾母笑道:"我年下就要的。你别拖懒儿,快拿出来给我快画。"
祖孙俩为画有这一段对话,说明贾母对四姑娘是不错的,老太太记得她的特长,给她找个任务,也是扬名的一种方式。图画好了,老太太也好说与人听。
比起满本书来,贾母和迎春都没有一句相关的话要好多了。

红楼关系------贾母和她的孙女们(五)
湘云是贾母娘家的孙女了,打小在贾府玩大的时候,黛玉宝钗未来时,她是宝玉最投缘的玩伴。
贾母也是疼她了,娘家的小一辈里,就只这个活泼开朗的小姑娘,长在身边。可惜小姑娘没了父母,跟着叔婶过日子。外面的体面是给了,内里的疼爱是少了。所以她喜欢往贾府跑,这里有贾母的疼爱,宝玉的呵护,她的少年时代,贾府是她的乐园。
贾母对人好,就是送丫环,比如宝玉的袭人晴雯,黛玉的紫鹃,湘云的丫环翠缕也是贾母的丫环。先是袭人后是翠缕,性格上翠缕更便宜,都是天真爽利型的。和自家主子说说笑笑,都是心无城府,有个贾母的丫环在身边,史家的人对湘云多少要客气些。还怕小丫环去贾府告状呢。
湘云是招人爱的,小时候和宝玉玩玩闹闹,还穿了宝玉的衣服哄贾母开心,让贾母以为是宝玉呢,最后倒说是扮了小子好看些。
这样的小姑娘自然让人疼,只是不合大家闺秀的谱,少了些稳重和心机。
后来黛玉进府,那是贾母的外孙女,自然让贾母多疼些。再后来宝钗来了,端然牡丹花风范,让人赞叹。
和黛玉比,湘云少了些书香气韵,和宝钗比,又少了些大度从容。
最初贾母也许有心湘云和宝玉,只是有了黛玉宝钗,湘云就没那么亮眼了,到是湘云的直爽有口无心,让贾母有些头疼。特特的提起,年纪大了,不要叫宝玉的小名了,似乎是在教规矩了。
史家自然是明白人,看贾府无心,就给湘云相看人家了,估计是定了,贾母自然也不必说什么了。
宝琴一来,就独占众人青睐,贾母更是疼得紧。又是养在自己身边,又让王夫人认了作干女儿,这样宝琴就成了贾母的孙女了。后来又是给衣服,湘云说黛玉忌妒,其实她有些吃味吧,后来下雪天,又从贾母那里弄了件名贵大衣。
贾母算是有爱心了,也不能照顾周全,一个时期总有一个时期的欣赏人物。湘云是喜欢贾府的,但也知道贾母顾不上她,所以才会提醒宝玉记得去史府接她。贾府是她的快乐时光,没那么多规矩,不用做针线到三更半夜。幸而贾母在,她才能常来常往。
  审核编辑:千千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珍爱红楼-- ---凤姐的时代

下一篇: 《 贾母和黛玉

编者按:
散文编辑   千千: 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人上了年纪喜欢热闹,管家是不愿意劳累了,守着孙子孙女们乐呵乐呵,教养一下第三代,也是一件乐事。 光不说是红楼梦里由原作者写出来的故事,就是身边教子育儿教孙也是有多个版本的故事。参照作者笔下的贾母和她的孙女们,对于贾家来说,男子们不太争气,贾赦是混日子的,贾政的才情也有限,宁府里就更不必提了。元春的资质不错,出挑的就是贾探春,迎春是一个棋字,湘云是招人爱的,宝钗来了,端然牡丹花风范, 宝琴一来,就独占众人青睐……这些小女孩儿,在作者的细细点评下,竟如四季的花朵,各有风姿。如何教子,想必读者会在文章中找出自己想要的经验。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