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杂文随笔

红楼关系------贾母和她的孙子们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2-19   点击:


  红楼关系------贾母和她的孙子们(一)
  可能是隔辈亲吧,无论是和孙子还是孙媳妇的关系,都比较好相处。对于孙子疼爱多于管束,呵护多于问责。
  人与人之间如果少了责任和规矩,相处起来会轻松些。
  贾母的亲孙子里,宝玉就不必提了,打小养在身边,多大的还像是小孩子一样的宠着。好东西好人都给了宝玉。
  别的不说,宝玉身边两个丫环都是贾母所给。袭人是因为干得好,人也细致。晴雯是第一美丽的丫环,眉目如黛玉。贾母认为,宝玉身边有能干的,还要有美丽的。对于贾母来说,她眼界高,心思敏,有审美能力,不似王夫人见不得美人,更见不得儿子身边有美女。而贾母却正好相反,她感觉只有晴雯那样的美人,才配给宝玉使唤。她的认知是,只有最好的才配给宝玉。当然男子都是喜欢老太太的审美,晴雯那样的美人,给了哪个儿子孙子也都会乐意。当然只有宝玉懂得欣赏晴雯的兰花一样的美丽,海棠一样的娇艳。
  贾母是懂宝玉的,算是宝玉的半个知己。比如宝玉呵护女孩子,并不是有什么心,只是天生对美的欣赏。贾母听了,笑道:"原来这样,如此更好了。袭人本来从小儿不言不语,我只说他是没嘴的葫芦。既是你深知,岂有大错误的。而且你这不明说与宝玉的主意更好。且大家别提这事,只是心里知道罢了。我深知宝玉将来也是个不听妻妾劝的。我也解不过来,也从未见过这样的孩子。别的淘气都是应该的,只他这种和丫头们好却是难懂。我为此也耽心,每每的冷眼查看他。只和丫头们闹,必是人大心大,知道男女的事了,所以爱亲近他们。既细细查试,究竟不是为此。岂不奇怪。想必原是个丫头错投了胎不成。"说着,大家笑了。王夫人又回今日贾政如何夸奖,又如何带他们逛去,贾母听了,更加喜悦。
  贾母虽然不解宝玉和丫环好,但是她尊重,她明白宝玉是一个好孩子。这比王夫人强多了。这个母亲一点不懂儿子。
  贾母唯一的关注是那块玉,黛玉初来时,宝玉问了黛玉无玉,就摔了玉,把老太太急坏了。黛玉便忖度着因他有玉,故问我有也无,因答道:"我没有那个。想来那玉是一件罕物,岂能人人有的。"宝玉听了,登时发作起痴狂病来,摘下那玉,就狠命摔去,骂道:"什么罕物,连人之高低不择,还说`通灵'不`通灵'呢!我也不要这劳什子了!"吓的众人一拥争去拾玉。贾母急的搂了宝玉道:"孽障!你生气,要打骂人容易,何苦摔那命根子!"宝玉满面泪痕泣道:"家里姐姐妹妹都没有,单我有,我说没趣,如今来了这们一个神仙似的妹妹也没有,可知这不是个好东西。"贾母忙哄他道:"你这妹妹原有这个来的,因你姑妈去世时,舍不得你妹妹,无法处,遂将他的玉带了去了:一则全殉葬之礼,尽你妹妹之孝心,二则你姑妈之灵,亦可权作见了女儿之意。因此他只说没有这个,不便自己夸张之意。你如今怎比得他?还不好生慎重带上,仔细你娘知道了(仔细你娘知道了,可知王夫人更重玉了)。"说着,便向丫鬟手中接来,亲与他带上。宝玉听如此说,想一想大有情理,也就不生别论了。
  贾母的理解能力非常强,马上明白宝玉心结在黛玉无玉,马上哄了他,说是黛玉有玉,所以此玉就是好东西了。不过是黛玉的玉陪了贾敏了。
  所以一直感觉,贾母不只是单纯的疼爱宝玉,她其实是欣赏宝玉的,能明白这个孩子的心事。双玉之事,若有一分成算,也是贾母的成全了。除了贾母,没有人明白双玉的感情。贾母对宝玉的婚事是有过公开表态的,她说的是大一大再说,条件是不论女方根基,只要模样好,这是第一条,后来又说性格好。这一点黛玉也合适呀,黛玉的模样是极好的。至于性格好,各人见智,谁都感觉自己孩子好。黛玉是贾母的外孙女,养在身边,自然都是极好的。
  
  红楼关系------贾母和她的孙子们(二)
  对贾琏也是一样的疼爱,宝玉和贾琏的特点都是人生得好,外表举止也像个大家公子,这是贾母的要求,在外面一定要有礼数,不可丢了贾府的面子。
  贾琏的办事能力贾母是肯定的,所以林如海病重时贾母特命贾琏护送黛玉回去,料理往来事务,还要亲自把黛玉送回来。贾母最疼的就是双玉了,肯让贾琏跑这一趟,一是关心黛玉,二是认可贾琏的能力。
  贾母和贾琏对话的场景不同,唯一的一场重头戏,却是最没面子的一次。凤姐生日,贾琏偷情被凤姐抓了个现形,闹到贾母跟前。
  贾母对琏凤这对夫妻还是极好的,给凤姐过生日,让凤姐风风光光享受了一天,众人都来捧场,可是贾琏却喝了酒生事,偏生偷情,还在自家,被凤姐撞破。若换了别人,也许会暂时放下,日后算帐,免得丢人。凤姐哪里是受委屈的人,当时就闹了出来,又打又闹,把贾琏的火气闹了上来,凤姐反而装委屈,跑到了贾母那里。贾母的处理可以看出她是护着贾琏的。
  贾母笑道:"什么要紧的事!小孩子们年轻,馋嘴猫儿似的,那里保得住不这么着。从小儿世人都打这么过的。都是我的不是,他多吃了两口酒,又吃起醋来。"说的众人都笑了(让两口子大打出手,让凤姐满心愤怒的老公偷情事件,贾母却轻描淡写的一句从小儿世人都打这么过的,分明是大事化小了)。贾母又道:"你放心,等明儿我叫他来替你赔不是。你今儿别要过去臊着他。"因又骂:"平儿那蹄子,素日我倒看他好,怎么暗地里这么坏。"尤氏等笑道:"平儿没有不是,是凤丫头拿着人家出气。两口子不好对打,都拿着平儿煞性子。平儿委曲的什么似的呢,老太太还骂人家。"贾母道:"原来这样,我说那孩子倒不象那狐媚魇道的。既这么着,可怜见的,白受他们的气。"因叫琥珀来:"你出去告诉平儿,就说我的话:我知道他受了委曲,明儿我叫凤姐儿替他赔不是。今儿是他主子的好日子,不许他胡闹。"(贾母很会转移视线,先说了贾琏给凤姐赔礼,又说了凤姐也有不是,也要给平儿赔礼,让凤姐有所收敛)。
  邢夫人记挂着昨日贾琏醉了,忙一早过来,叫了贾琏过贾母这边来。贾琏只得忍愧前来在贾母面前跪下。贾母问他:"怎么了?"贾琏忙陪笑说:"昨儿原是吃了酒,惊了老太太的驾了,今儿来领罪。"贾母啐道:"下流东西,灌了黄汤,不说安分守己的挺尸去,倒打起老婆来了!凤丫头成日家说嘴,霸王似的一个人,昨儿唬得可怜。要不是我,你要伤了他的命,这会子怎么样?"贾琏一肚子的委屈,不敢分辩,只认不是(他的委屈不过是媳妇没替他遮掩,把事情闹大了)。贾母又道:"那凤丫头和平儿还不是个美人胎子?你还不足!成日家偷鸡摸狗,脏的臭的,都拉了你屋里去。为这起淫妇打老婆,又打屋里的人,你还亏是大家子的公子出身,活打了嘴了。若你眼睛里有我,你起来,我饶了你,乖乖的替你媳妇赔个不是,拉了他家去,我就喜欢了。要不然,你只管出去,我也不敢受你的跪(表面上看处处教训贾琏,其实是给贾琏面子,赔个礼了事,总不至于给台阶不下,若是凤姐闹腾起来,回了娘家,事情就不好收场了)。"贾琏听如此说,又见凤姐儿站在那边,也不盛妆,哭的眼睛肿着,也不施脂粉,黄黄脸儿,比往常更觉可怜可爱。想着:"不如赔了不是,彼此也好了,又讨老太太的喜欢了。"想毕,便笑道:"老太太的话,我不敢不依,只是越发纵了他了。"贾母笑道:"胡说!我知道他最有礼的,再不会冲撞人。他日后得罪了你,我自然也作主,叫你降伏就是了。"(这也定了调子,不许凤姐得罪贾琏,否则贾母会帮贾琏的)。
  贾琏听说,爬起来,便与凤姐儿作了一个揖,笑道:"原来是我的不是,二奶奶饶过我罢。"满屋里的人都笑了。贾母笑道:"凤丫头,不许恼了,再恼我就恼了。"说着,又命人去叫了平儿来,命凤姐儿和贾琏两个安慰平儿。贾琏见了平儿,越发顾不得了,所谓"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听贾母一说,便赶上来说道:"姑娘昨日受了屈了,都是我的不是。奶奶得罪了你,也是因我而起。我赔了不是不算外,还替你奶奶赔个不是。"说着,也作了一个揖,引的贾母笑了,凤姐儿也笑了。贾母又命凤姐儿来安慰他。平儿忙走上来给凤姐儿磕头,说:"奶奶的千秋,我惹了奶奶生气,是我该死。"凤姐儿正自愧悔昨日酒吃多了,不念素日之情,浮躁起来,为听了旁人的话,无故给平儿没脸。今反见他如此,又是惭愧,又是心酸,忙一把拉起来,落下泪来。平儿道:"我伏侍了奶奶这么几年,也没弹我一指甲。就是昨儿打我,我也不怨奶奶,都是那淫妇治的,怨不得奶奶生气。"说着,也滴下泪来了。贾母便命人将他三人送回房去,"有一个再提此事,即刻来回我,我不管是谁,拿拐棍子给他一顿。"
  三个人从新给贾母,邢王二位夫人磕了头。老嬷嬷答应了,送他三人回去。(看贾母举重若轻,大事化小,把一件家庭纠纷解决了,还不许凤姐再提此事,这样的手腕可比凤姐打打闹闹厉害多了。王家势大,此事原是贾琏失礼于前,若非如此,真闹腾起来,两个亲家还有头疼,那时贾琏更是为难。所以,贾母全是一心为贾琏打算)。
  看贾琏在贾母面前的从容讨喜,可知小时候原和宝玉一样,是招老太太喜欢的。
  后文中贾琏资金周转不开与鸳鸯借当,其实也是明知道贾母疼他,就算日后还不了,闹开来,贾母也不会追究于他。
  
  红楼关系------贾母和她的孙子们(三)
  贾宝玉和贾琏都得贾母疼爱,而另一个孙子贾环,贾母却是正眼也不瞧。
  贾环是庶出,但对老太太来说,也一样是孙子呀。书中说贾环形象差人物猥琐,可是赵姨娘毕竟是美人,探春生得俊眼修眉神彩飞扬的,贾环的容貌不会差到哪里,他缺的是气度和修养。
  如果说贾母厌恶庶出,可是三春都是庶出呀,贾母还不是带到身边教养,为的是将来替贾府作棋子。贾府男丁不多,子孙并不多,贾环原也该得到奶奶的疼爱呀,即使不如宝玉,也该有些照看才是。
  可我们看,书里面,贾府为数不多的男孩子,却是和姨娘长大的,明明人们厌恶赵姨娘,可是却让贾环跟着她长大,说起来贾环长成那样,和赵姨娘的影响是分不开的。成长环境对于小孩子来说是极重要的。
  从书里看,几乎都不见贾母提起贾环,没有任何祖孙在一起的场景,让人奇怪。
  感觉造成这种局面的可能,贾母不喜欢赵姨娘,探春是个女孩子,毕竟是嫁出去的,而且贾家的女孩子,有选秀的资格,毕竟严格教养,否则丢人丢大了。赵姨娘的上位,应该不是长辈允许的,贾母要厌恶一个人,虽然不至于像王夫人撵晴雯一样除之后快,但可以冷落着。而赵姨娘所依赖的就是贾环了,母凭子贵,所以贾母偏不抬举贾环,让赵姨娘希望落了空。
  难怪贾赦说母亲偏心,其实老太太是偏心,不过还不是在赦政之间,而是在环玉之间。所以赵姨娘母子深恨宝玉。
  宝玉可以在大观园里读书,比他年纪小的贾环,却在大观园无立足之地。这是作者要贾环无立足之地呀。
  通常来说,隔辈之间要亲些,可是如贾母这般对待贾环的,确是不多见,是表面文章都不做。
  
  审核编辑:落叶半床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落叶半床: 老祖母疼爱孙辈是无可厚非的,打心眼里疼爱的,也是有限的。贾母的疼爱是看每个人的实际情况的,不会也不可能一视同仁。贾环不受待见,也是有根底原因的。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