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情感散文

凤姐泼醋记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2-19   点击:


  凤姐是贾府表面上最厉害最风光的女子。
  她是四大家庭的小姐,出身高贵,看她对嫡出庶出的反应,她应是嫡出了。这样的出身,加上嫁的又是贾府的荣国公的公子,算是顺风顺水了。王夫人是她的亲姑母,又多了层靠山。她也该是长在荣府的了,她的丫环平儿和老太太的丫环是自小的交情。应该是太顺的人多是张扬的。凤姐的张扬比别人多了分专横。
  凤姐和贾琏也是青梅竹马,估计那时也是贾琏事事听凤姐的,作为小姐,凤姐是可爱的,那时她不管家务事,顶多是出点主意,大家如何玩的精彩。而贾琏形象好,又是气质翩然,想必这是一种良缘。凤姐当时是称心如意的。应该说一切都按着凤姐的心意发展。她进了贾府,得到最高决策者贾母的欣赏和肯定,成了府中的管理人。一时风光无限。和贾琏也是妇唱夫随,那琏二爷是个省事的,只要有酒吃,就不管那么多事了。凤姐的日子是顺风顺水的。她和贾琏的第一次冲突就让府中的人大吃了一惊。
  年少时风花雪月,景色无边。那时节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真的是眉眼盈盈。日子久了,凤姐的心没有改变,依然是想着管好贾府,和贾琏和和美美,然而琏二爷却觉的烦了。凤姐的管束在那个时代对他是严了些。他耐心的敷衍着,一直相安无事。对于外人的嘲笑他也只是一笑了之。他太明白凤姐的厉害,不想和凤姐正面冲突。也许年少的情谊还在梦里,贾琏不想惊了从前的梦。于是他找寻着机会暗中操作。如果从情上来说,是他先负了凤姐,如果说从当时的时代来说,他还是乐意顾念凤姐的。
  凤姐过生日,得到了贾母的隆重礼遇,贾母请尤氏操办,自己出面凑银子。凤姐的心是喜悦的。她在贾府多年,应该说为府中也劳心劳力,身在高层的贾母是明白的,贾母是借此机会表达她对凤姐的赞扬之心,另外也有为凤姐助威的意义在里面。自古管事的都是得罪人的,没人支持管理的难度太大了。精明的贾母,要帮一帮自己的好经理。一切都是喜乐融融的。曹公是高手,在这样的气氛里潜藏着凤姐人生以来的第一次危机。
  凤姐的酒喝多了,没办法,都来敬酒,那一层也得罪不起,人家一半是给她面子还有一半是冲着老太太。喝来喝去,她自知撑不住了,要回房去清醒一下,自已找机会溜了出来。平儿是敬业的,这时候也没忘了留心凤姐。平儿扶着凤姐回房。凤姐心里踏实了些。能有个好帮手也是让人幸福的。才走了没几步,就瞧见自已房中的丫环探头探尾,引起了凤姐的怀疑。应该说凤姐头脑还是非常清醒的。没有细节逃过她的眼睛。贾琏派来的哨兵水准太差,没藏好,暴露后,经不起三言二语的恐吓,就招了,二爷如何给银子于鲍二家的,如何让鲍二家的去房中。凤姐大怒。自然那丫头要挨打了。第二个丫环聪明,看躲不过,忙出来报了。凤姐仍是一掌,此刻的凤姐,怒上心头,逢人就打,这时平儿该躲远些才是。只是太过忠心。
  到了窗前,听见贾琏的抱怨,这二爷本就糊涂,想必吃了酒更不清醒了,话说的过了,那鲍二家的更是傻,那是凤姐的房间呀,她居然诅咒凤姐早死,让平儿扶正。这下子凤姐更加怒了,先打平儿,冲进去,和贾琏开战,平儿委屈,当时情况也难自处,于是闹着要碰头。亏的外面的丫环婆子拦着,那些丫环婆子们都精着呢,贾琏的事都知道,都悄悄等着凤姐回来看戏呢,戏开始了,自然要出来找个角色。这一闹,前边的人都知道了,主子们又过来劝的,这时候,凤姐马上变了角色,由泼妇变作了受气的小媳妇,跑向贾母那里,贾琏此时也变了脸,夫妻二人很是默契,一个软了一个倒威风了,贾琏持剑去追凤姐,这戏配合的天衣无缝。凤姐闹到了贾母那里,凤姐想,已经这样的,大闹一场,好给贾琏点厉害。贾琏也冲了过来,在贾母的愤怒下才走了,凤姐大哭,说是贾琏和鲍二家的商量要害她,把平儿扶正。贾母先怪平儿,这时尤氏等人都替平儿说话,说两口子打架拿平儿出气,平儿没有不是。贾母马上让人去安慰平儿,看来老太太对平儿是很喜欢的,要不凤姐是主,平儿是仆,怎会如此厚待平儿。
  接下来平儿进了大观园,在李纨那里住了一夜,于情于理,平儿该去李纨那里,李纨和平儿关系平素就好,此时到李纨那里自然会得到安慰。凤姐自是跟了老太太,贾琏酒醒自悔不已。
  第二日邢夫人带了贾琏来见贾母,这邢夫人也是明白事的,知道这时候自己这个婆婆要不出面就没份量了。贾琏忙给贾母赔礼,贾母让他给凤姐道歉,贾琏原是好管的,本来昨天他是丢进了面子,如今再赔礼更加的无趣。可是贾琏还顾全了大局。给足了凤姐面子。接下来贾母让二人给平儿道歉。这对平儿可是天大的面子,那二位可都是主子呀,贾母对平儿真是不错也很是公道。总感觉贾母此时对平儿的态度不像是对妾而是对二房的态度。你想贾母何时如此对过赵姨娘。那还是明公正道的姨娘,而且有儿有女的。身份比平儿高多了。可是贾母连正眼也不看她,看来平儿的为人还是深得老太太的喜爱。这也可能和平儿的为人有关,也可能是平儿和鸳鸯等人关系的缘故。也可能暗指平儿将来扶正的可能。
  平儿自是明白人,马上上前给凤姐道歉,这下子凤姐自然满意了。这个丫环好,既能办事关健时还能给凤姐台阶下。三人和好,给老太太行了礼,老太太真是周到,凤姐贾琏打架,老太太还替他们想以了平儿,知道平儿的份量,于是成全了他们的组合。
  三人回房,有说有笑,这事算是如此了结了。只是贾琏的心中留下了一层波痕。凤姐的梦也醒了,他知道贾琏的心是离她远了。
  那么明丽精明的凤姐,对于那时的规则也是无可奈何,她闹也闹了,可是仍然管不了贾琏的心,也不可能改变社会规则。她的悲哀是注定
  
  审核编辑:落叶半床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十年

下一篇: 《 今晚笔舞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落叶半床: 表面上的风光注定是不能长久的。凤姐的优缺点都很明显,经历和结局也是很惨的一个。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