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杂文随笔

好剧看三遍---《琅琊榜》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2-19   点击:


  2015的好剧,《琅琊榜》是一部。
  好剧与演员,是彼此的成全。
  剧本好,摄影好,好些镜头有如画的美感,看景就是一种享受。
  演员好,自然是一部剧成功的重要因素。十年前,青山绿水李消遥,十年后,明月清风梅长苏。都是胡歌的代表作。
  这一次的长苏,一出场,就是那一场梅岭的噩梦,让他惊醒,让他记得自己的重生是为了什么。有了这个背景,他的日子注定辛劳。
  云淡风轻的外表,掩不住一心的沧桑。当年有多风华多明亮,而今就有多沉重多冷静。难怪竹马一直认不出,实在是当年的他太活泼太张扬,而今个性的差异太大,大的单纯的景琰,看不透看不懂看不明。
  而他,从江左来了,便是一场风云。
  胡歌的演技好就好在,你感觉不到他在演,他好像就是那个人。他的冷静,他的善良,就是最精彩的谢府生日宴上表现无疑,那一场是重头戏,可是还是一心的维护景睿,他替那个单纯的孩子难过。那个曾经和他一样的孩子,有着水晶透明的心,而今一切都要颠倒过来,他的身份,他的境遇,此后,他成了另一个人。长苏太明白,这件事对景睿的影响。所以他不得不做,也深藏了善意与内疚。才令人照看去南楚的景睿,是希望此后的那个孩子,还能有阳光一样的笑容。他是回不去了,他希望别人还能回去。
  这一次卷土重来,他其实是明白,归途太远。
  
  麒麟才子悄然入京,名扬天下
  在进京之前,他花了十二年的时间,准备这道大菜,没有退路,只能成功。身上背负的大重,故人常常入梦,他不得不小心谨慎,一步也错不得。
  江左盟主的身份,麒麟才子的名号,给自己找了个身份。还要借琅琊阁扬名,吸引太子和誉王的视线。给一个隆重登场的机会,这一亮相就要满堂彩。出场很重要。
  太子的势力强于誉王,自然是沾了名份的光。所以誉王更重视麒麟才子的名号,得之可得天下。誉王之心路人皆知。太子的明枪暗箭,让誉王没有回头路,只有冲上去。而那位得之得天下的才子,是他的干霖。
  而梅长苏化名苏哲,已经入京,就住在仇人谢玉家,和他的儿子成了朋友。也是他的表弟,小时候就愿意在他身边的人。
  那个和他当年一样阳光明朗的少年,有着一颗没经历风霜的赤子之心。仰慕的望着梅长苏,哪里明白,这是一个改变他一生命运的人,是他欢喜的领进了家门。
  此时的梅要低调,他是闲云野鹤,有着一双流水一样的眼眸,安静平和的站在那里,就是气定神闲。胡歌是能静能动的演员。这一份沉静,就是梅长苏。
  一面扬名天下,一面低调入京,自然是另有文章。
  
  
  
  
  琅琊榜——为青梅拒婚
  我以为我懂自已
  目标刻进了血液
  一步一步走来
  风霜雨雪
  梅花开过
  映我面庞如雪
  哪及你红颜一笑
  还在心头
  不能说出的想念
  不能表露的情怀
  都在那一枝
  盈盈梅花开
  他来的是时候,正遇上霓凰群主的婚事。皇上为了表明对霓凰的器重,亲自操办她的婚事。把这个武功赫赫的女子,嫁出去,会让多疑的天子,松口气。木府一只是她在撑着,她才是木府的支柱。把她嫁了出去,能消弱木府的实力。而且皇家赐婚的是林殊,她一直不嫁,给人旧情不忘的感觉。皇上不喜欢这种感觉。而各方势力,也想争夺这股势力。
  霓凰到是安心,她有自己的主意,不是任何人改变。十二年了,很多事变了,她的心不变。她不能替林殊改变什么,但能坚守自己的心,不忘初心。她是一个坚定的女子。
  夏冬因了梅岭的事对靖王也有不满,二人互不理睬,一场误会多年。而霓凰那一句,靖王自有靖王的风骨,令人感动。作为林殊的青梅和竹马,彼此一直尊重。为了是林殊的情份。
  靖王一直被皇上冷落,就是因为他的风骨,他有他的初心和坚持。他一直在外,是为了躲开朝堂风云,这时候,他不具备实力,所以也没有争权的心。唯一有的是,当年的事,他要弄清。他的朋友,究竟在哪里。
  他风尘仆仆归来,一身的尘埃,掩不住眉目间的气韵,他有他的实力。一直被所有人忽视。
  而梅长苏和霓凰在宫中遇了庭生,靖王的关注,引发了梅长苏的关注,他承诺会给庭生新的人生,不是为了给靖王礼物,而是给祈王安慰。这时候,故人重逢,三个少时的朋友,相逢不相知。最是清冷。只梅长苏明白眼前的二人,是他一生的珍爱。霓凰对他客气而尊重。靖王却是冷漠的。自祈王死,小殊生死不明之后,他的表情,就是如此。
  十几年的坚持,梅长苏知道自己的目标和方向,他的痛是自知。而靖王是不自知,他要弄明白,可是全无头绪,只是心中那一点孤愤,让他坚持。
  安排了百里溪,还训炼了三人组合,是为了自己扬名,也是为了庭生走出宫廷,千算万算,没想到,太子派的无耻。
  此时静妃的聪明初露,用香囊得以见到长公主,暗示了长公主,请她设法。
  长公主当年是受害人,而霓凰本是她亲外甥的未婚妻,还算是旧人,有些情份。她才愿意请长苏暗助。
  最肯相助的是景琰,他冲了进去,不惜剑挟太子。所有人都轻视了他的执著与无畏。他只有公理,没有权理。人不畏死,谁也无法。贵妃和太子遇了这样的人,也只有一败涂地。
  梅长苏很危险的保护了霓凰,他也是后怕。
  悄然流动的温情(博客http://blog.sina.com.cn/s/indexlist_1268198595_361.html)
  有时候
  我投向你的目光
  是温柔
  只是你不知
  有时候
  你为我的牵挂
  是流水
  只是我不懂
  知与不知
  懂与不懂
  有一种付出
  本是为了安心
  有一种关怀
  本是为了初心
  我愿意
  为你付出
  悄然无声
  只是
  为了我的心
  
  静嫔一直在宫里透明的存在着。失去了宸妃姐姐,儿子一直在外,她低调再低调地生存着。生存下来,就是成功,就是希望。她从来都是一个目光高远的人。她的希望是她的儿子。
  她意外的得知了有人会算计霓凰,便通过一个香囊引长公主前来。告知此事。第一她出不得宫,见到不霓凰,第二她相信长公主和一样关心林殊在意霓凰的安危。判断准确。
  长公主果然动了情怀,思及往事,她有她的伤心与不甘心。她直接去找霓凰,扑了空,便深夜暗访长苏。她有的她的判断,她必须要尽一份心,哪怕霓凰不知,不是为了霓凰的感谢,而是为了心安。
  这是件不能告诉家人的事,其实她并不相信谢玉的人品。而孩子们,都是阳光下长大的人,不懂得黑暗。直觉让她相信了长苏,一会定出手。
  长苏果然告知了霓凰,事先知机,并不能保证安全。事实证明,差点出了问题。他不得不让蒙统领找去找景琰,他能进宫,而且他能拚命。请誉王搬动言后请出太皇太后,把事情闹大,闹到皇上那里,给贵妃和太子一个耳光。
  把名誉给了誉王,让太子把仇恨记在誉王身上,淡化景琰的出场。霓凰是聪明人,马上谢了誉王,果然此行动令誉王得意,觉得自己捡了个便宜。沾沾自喜的誉王深深的认知了麒麟才子的高才,不是不出手,一出手,就把越妃打了下去。
  一场闯宫,景琰是最拚命的人。而声名归了誉王。
  心术不正的太子,侥幸脱了险,主要是皇上想保全他。如果说誉王还在访人才的时候,太子更多的是信赖谢玉,不是杀人就是坑人,素质太低。
  心机深沉的谢玉,不知脑子进了水,还是怎么了,为这样的人,奔忙。真是人以类聚。
  静嫔是静如处子无人知,而靖王真是一动如山人人知。
  
  被竹马误会,碎了一地的骄傲
  一个情丝绕,让梅也万分被动,他舍得一切,也舍不得让霓凰有一点闪失,可惜有时候太自信,也是吃亏的。他没想到越妃和太子的无耻和胆大。
  知道司马雷进宫,他明白不是皇后,是越妃和太子。急智补洞。动用了蒙统领,动用了景琰,搬动了誉王。只是为了他在意的霓凰安全,保住景琰不被太子恨上。那一刻他是慌乱的,已经站力不稳,失了从容。
  能让他动心的,一直都让他动心。
  然而,景琰有斩将夺帅之勇之才,却无识人之心。在霓凰对梅满满的信任与感激里。他竟然以为人家是算计。冷言冷语,连太子都不会对麒麟才子去说,都让他说了。他对人家简直是人格的侮辱了。梅的眼中有失神,他的竹马,一直是这样。十几年后还是这样,是大幸还是大不幸,他能和蒙说身份,能在霓凰面前承认,就是不能告诉他,实在是因为,他的脸就是晴雨表。
  他已经被情丝绕紧张的心,让景琰轻易的打击了。他只得坐下来,倒茶。是安慰是心痛,个中滋味难品。
  楼台会的精彩是景琰的底线“我答应与你合作,你认我为你的主君,那么你就必须明白我的底线。他是光明磊落的可以,明明身处弱势,与太子不能相争,还要躲在誉王身后,一个没壮大起来的不得宠的郡王,还如此的底气,挑三捡四的和谋士亮牌,真令人惊叹。景琰就是牛。只是太伤人了,太小看了长苏。
  “殿下的底线我决不会触碰,也希望殿下日后对苏某不要再有任何的猜疑。”一个已经留下了阴诡印象的谋士的恳求只能是恳求而已。萧景琰的犹疑梅长苏看在眼里,他选择了微笑地直视。“金陵城中风云已起,还望殿下早做决断,”说完,拱手施礼。长苏保证了不碰底线,然而对方没相信,日后夏江轻易的就让他起疑。实在是他对长苏没一点信心。长苏欣赏这份底线,可被最重视的人猜疑,这份痛,只能低头。
  本来是打败了百里溪,破了情丝绕的局,搭救了庭生,步步惊心,然而,却没有在景琰那落一个好,反而成了阴谋之士。而落在了霓凰那里却是满满的才情,深深的感谢。怎么人和人的差别誻那么大呢。
  青梅够聪慧,竹马够天真。一手一个,都是他心里的在意。
  楼台会一个激愤,一个心伤。第一次正面冲突,收获一个正面警告。皇子的身份,还是让景琰有骄傲的资本。
  其实真正开始折腾,是从兰园开始的。之前的一切,有很多也出乎他的意愿,比如霓凰遇险,也让景琰得罪了太子,这是长苏不愿意的。更被动的是,反而埋下了,水牛对他的怀疑,成了暗伏的炸弹,一炸就是苏哥哥受伤。替苏哥哥委屈,人家诚心帮人,你还给大棒子。可是景琰也委屈,谁让你不告诉我你是谁,你也不相信我的智商。我只好这个样子。反正都在你的布局之中。
  长苏开始了他的大计划,他有信心。而景琰其实没什么信心,他有的只是那一点孤愤和执著。长苏有的是智慧,他有的是勇气。智慧遇了勇气,本是双剑合壁。
  胡歌演的让人心疼,你都替他委屈。而王凯演的让人无奈,人家就是理直气壮。
  一个谋士不容易当,尤其是给靖王当,全剧中所有的忍耐都是在景琰面前,任他犹疑任他讽刺,此中滋味,真不好受。一直直在忍,却不能说,我就是你要找的人。他对景琰是有些感动与不能说出真相的情亏吧。
  故园在门难进
  霓凰领长苏来到林府门前,这是出乎长苏的意料。对于直觉,霓凰深信,她有一种感觉,长苏懂她,这不是一个陌生人,是一个故人,一个心念多年,这一生最重要的人。所以她带他来,这一生对她最重要的地方。
  从来至这里,霓凰的眼中便是泪眼朦胧,她一生最幸福的时光在这里,而今物不是人已非,只有情还在。刘涛的古妆美,尤其是这样柔婉的场景,演绎的深情而沧桑。
  对着曾经繁华地林府,她伤感她叹息,而长苏,一直站在那里,根本移动不了半步,他勉强的开口,只能转身离去。他进不去,没有洗清林府的冤情之前,他不会进去,这是他的志向。另一种可能是他不能进,此时他并不想在霓凰面前说出身份。他怕他进去了,再也不能控制情绪。人的控制力是有极限的,林府,是他的极限。他不能碰触,只有转身,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悄然泪下,独自伤痛。
  胡歌转身的身影,那般的无力与勉力支撑。有些情怀,他只能一个人咽下,哪怕是对了他一生最重要的青梅,此时也唯有沉默。内心强大,意志坚强,也有此时的慌乱与痛楚。
  林府还在,皇上故意让它荒凉着,是提醒人们,他的权柄不容碰触。是提醒他的无情与凉薄。
  也是提醒那些心怀忠贞的人,还有一个赤焰军存在过。
  那响起的音乐,荒凉的景致,都是让人意识到,过去的没有过去。一直以另一种形式存在。
  光生
  过去的不会过去
  一直以另一种形式存在
  只要有心
  只要有梦
  那一切的理想
  不管如何的凋零过
  都会在
  暗中
  生长
  积蓄
  一次风暴的来临
  让它重生
  让它飞翔
  尘尽光生
  璀璨明丽
  不惊才不出手
  兰园藏尸案,是第一次出手,目标是太子的钱袋子,户部。
  江左盟里汇集了很多人,有些人就是曾经被恶官弄得家破人亡的人。比如兰园里的受害人,就是童路的妹子。这些人身负仇恨,无处可伸,这些人,是勇于牺牲敢于出手的,也是忠心的。十几年的准备,不只一个百里溪。
  要自然而然的引出来,所以要以购宅子当借口,还要拉了景睿和豫津做证人,而且这二位地位高家世显,报了案,没人敢小视。
  可怜的景睿要下井去发现那一幕,真够这孩子几天睡不好觉了。难怪长苏总深感不安,进京是因了景睿,而今这一幕的引线,还是他,这孩子不知不觉中诚实的做着长苏的棋子。
  高兴的是誉王,一个长苏买个房子,都能让太子的钱没了踪迹。誉王的高兴是实打实的,对长苏的礼遇也是实打实的。相比景琰的冰冷面孔,实在是差之太大了。
  景琰有一点可气,明明要用人家谋士谋划,离了人家成不了他的大业,可还要嫌弃人家没底线,误会人家的品质。
  “梅长苏,又是这个梅长苏!满京城的院子他不找,他偏偏找了这一个!他好端端地走在路上,他又掉进了井里面!他这不是存心跟本宫作对吗?”这就是皇上立的太子,如此的令人无语,可笑可耻。他是个轻易就动杀机的人。没当上皇上,就已经有了他父亲的狠毒。
  少年时的尔豪,也是帅哥一枚,十几年过去了,太子的形象真令人吃惊。
  太子令谢玉出手,只是天泉山庄,也挡不住飞流,那个武功上有天资的孩子,足以令他们放弃。而长苏始终挺立的身姿,他的魂始终是林殊。始终奇怪,景琰没奇怪过吗,一个江湖盟主,柔弱的很,为何比他还冷静淡定,他可是在战场上出没的呀。只能说,水牛不注意细节。对人有了诚见,就蒙了心。幸而他有个聪慧的母亲。
  蒙统领找了处好宅子,利于和景琰挖地道,这是个外表粗而心细的人。他手舞足蹈那一句,,“哎没事,我经常跳。”然后就是那句“靖王就算是不跟你见面,他也可以通过密道来跟你私会”,真心的可爱。他心里,靖王就应该主动跑来,哪里明白,靖王一百个看不起长苏。
  长苏一开始主动坦承身份的人就是蒙统领,可知此人可信,而且在他面前,长苏能轻松一刻,难得的轻松时光,能在他脸上看到笑容,看到蒙统领吃了飞流给的酸果子,他的笑容与调皮,这才是林殊的时光。
  其实很多的小细节,还是林殊,可惜竹马都忽略了。也就是他的忽略,才令长苏安心,能骗过夏江。
  兰园案后,长苏准备搬家,搬进蒙统领给他选的宅子,可以和景琰暗见的地方。
  
  
  审核编辑:落叶半床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落叶半床: 好的剧是值得看上三遍,以致一看再看。也许吸引人的不止一处,但总有让你动心的地方。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