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杂文随笔

红楼关系------媳妇们之间的明争暗斗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2-18   点击:


  
  红楼关系------媳妇们之间的明争暗斗
  婆媳的关系是天敌,妯娌也一样,只不过婆媳之间是长辈与晚辈,媳妇自然要表面上客气不能冒犯尊严。而妯娌之间,因是同辈,竞争更激烈些矛盾更多些。
  邢夫人王夫人是最直接的妯娌,二人出身不同,教养不同,背景不一样,在府里的各自境遇不,没什么共同语言,贾母偏二房,长房自然不满意。但这两位妯娌,纵然有矛盾,在贾母的弹压下,也没有公开闹腾什么。总体来说,贾母的威势还在。
  邢夫人在婆婆和丈夫面前都没什么底气,贾母还给她面子,有事情教训,也要打发人才说。而贾赦才是没给她什么尊严,居然让大老婆去作媒,纳母亲的丫环做姨娘,那件事,充分的暴露了邢夫人的尴尬地位。
  王夫人娘家硬气,本人争气,儿女双全,有女为贵妃,自然不同于邢夫人的地位。贾政是道学家,对这个嫡妻还是尊重的。二人行事,还是有商有量,贾政那个怕老婆的笑话,多少说明了,对这位正房夫人的尊重。而且看贾政的庶出子女,都是在宝玉之后才出世,证明王夫人还是有地位的。
  贾母让凤姐管家,算是一种平衡吧,虽然凤姐倾向姑母,但等于还是给了长房面子,凤姐不奉承婆婆,那是凤姐不大瞧得起邢夫人。
  鸳鸯事件后,长房的地位愈下,这令邢夫人暗恼,加之周边人等的挑拨,对王夫人这个风光的妯娌开始有了忌妒之心。
  邢夫人陪房亲戚在贾母寿辰期间得罪了尤氏,凤姐命人捆了,本是亲戚之间的礼仪,本不是什么对错的问题,邢夫人故意难为凤姐,公开求情,凤姐满心委屈,王夫人马上让放人给嫂子面子。不考虑凤姐的立场。在这一点上王夫人是聪明人,不想因几个仆人的事,得罪失势的邢夫人,免生不必要的麻烦。一敷衍就不考虑规矩了。
  王夫人在妯娌相处上是通透的人,她比邢夫人硬气有底气,而贾母又偏向自己这边,自然要对邢夫人担待几分,也显得自己大气。这样示弱反而显得自己大家风度。
  邢夫人在园子捡到绣春囊,封好了给王夫人,本是一种讽刺,管家的王夫人管理不善的意味。王夫人马上乱了阵脚,慌张指责凤姐,这充分的说明了王夫人的脆弱,而也担心事情闹到贾母那里,自己失了颜面,担心失去管家的权限。
  后来的夜查大观园,就是邢夫人派了自己的陪房王善保家的前来监督,王善保家的惯于兴风作浪,先是告了晴雯的状,后来又出主意,夜里清查。结果别人都无事,独王善保家的孙女司棋有问题,本来是邢夫人给王夫人发难,最后成了邢夫人没面子。这一战,邢夫人又输了。
  邢夫人失了势,得不到婆婆的欣赏,只能看着弟媳妇威风,心中不悦是肯定的。所以小打小闹找点麻烦,给王夫人添点堵罢了,大面上也不敢折腾什么。
  而王夫人并不争风,保存实力要紧,对邢夫人表面上客气,小事上不计较。
  
  红楼关系------媳妇们之间的明争暗斗(二)
  另一对妯娌是凤姐和李纨。
  情形和邢王二夫人之间一样有些微妙,本来是李纨为长孙媳妇,而且李纨还有一子,凤姐只一个女儿,只是奈何李纨没了丈夫,要清静守节,只得带领姑娘们学规矩做针线,而管家的风光都落在了凤姐身上,偏生凤姐个性张扬,威风八面。
  凤姐外有娘家做靠山,府里还有亲姑妈作支持,自己又长袖善舞,奉承贾母欢喜,得了贾母的宠爱。而李纨本是书香门第的小姐,自然稳重大方,少了凤姐的机敏泼辣,不及凤姐会讨喜,所以凤姐成了焦点人物。
  贾母为了平衡,增加了李纨的月钱。李纨得钱,凤姐得权。当然李纨的钱是固定的,而凤姐有权在手,自然有人孝敬钱财,凤姐还不满足,拿了众人的月钱放贷取利。
  两个孙媳妇一个张扬一个内敛,性格上原也互补,一个安心教子,一个疯狂敛财。一个素有贤名,一个上下暗恨。道也是贾家两道风景。
  凤姐是聪明人,对于李纨这个寡嫂,表面上也客气,那原是贾府的牌坊,贾母王夫人都特特的加了月钱,以示尊重,她自然也敷衍一下。反正花的不是她的钱,不过经她的手罢了。
  但是管理家事的凤姐,还是忌妒李纨的月钱高,平素不说什么,李纨领了姑娘们为社的事来请凤姐赞助的时候,凤姐就表达了出来。当然她也得到了李纨毫不客气的回击。李纨还一肚子委屈呢。
  凤姐儿正抚恤平儿,忽见众姊妹进来,忙让坐了,平儿斟上茶来。凤姐儿笑道:"今儿来的这么齐,倒象下贴子请了来的。"探春笑道:"我们有两件事:一件是我的,一件是四妹妹的,还夹着老太太的话。"凤姐儿笑道:"有什么事,这么要紧?"探春笑道:"我们起了个社,头一社就不齐全,众人脸软,所以就乱了。我想必得你去作个监社御史,铁面无私才好。再四妹妹为画园子,用的东西这般那般不全,回了老太太,老太太说:`只怕后头楼底下还有当年剩下的,找一找,若有呢拿出来,若没有,叫人买去。'"凤姐笑道:"我又不会作什么湿的干的,要我吃东西去不成?"探春道:"你虽不会作,也不要你作。你只监察着我们里头有偷安怠惰的,该怎么样罚他就是了。"凤姐儿笑道:"你们别哄我,我猜着了,那里是请我作监社御史!分明是叫我作个进钱的铜商。你们弄什么社,必是要轮流作东道的。你们的月钱不够花了,想出这个法子来拗了我去,好和我要钱。可是这个主意?"一席话说的众人都笑起来了。李纨笑道:"真真你是个水晶心肝玻璃人。"凤姐儿笑道(探春聪明,社本是她提议办的,所以要赞助的话,也是她说的,并不是李纨开的口,凤姐不愿意出钱,不敢得罪玫瑰花般的探春,素来李纨温厚无事,以为人家好欺负呢):"亏你是个大嫂子呢!把姑娘们原交给你带着念书学规矩针线的,他们不好,你要劝。这会子他们起诗社,能用几个钱,你就不管了?老太太,太太罢了,原是老封君。你一个月十两银子的月钱,比我们多两倍银子。老太太,太太还说你寡妇失业的,可怜,不够用,又有个小子,足的又添了十两,和老太太,太太平等(这二十两并不是给李纨一个人的,原有贾兰的份例呢,凤姐还忌妒)。又给你园子地,各人取租子。年终分年例,你又是上上分儿。你娘儿们,主子奴才共总没十个人,吃的穿的仍旧是官中的。一年通共算起来,也有四五百银子。这会子你就每年拿出一二百两银子来陪他们顽顽,能几年的限?他们各人出了阁,难道还要你赔不成?这会子你怕花钱,调唆他们来闹我,我乐得去吃一个河枯海干,我还通不知道呢!"(凤姐这话暴露出来她素日的醋意了,她忌妒李纨的月钱多,可她不想想,人家李纨有个儿子,那是贾母的第一个重孙子呀,有些优待,是因为贾兰。人家李纨的钱财是固定的,就是那份明面上的收入,将来贾兰的花用,都在这里面。人家自然要存着呢。现如今姑娘办诗社,本该官中赞助一下,支持一下文化活动。凤姐粗俗,还要人家李纨出钱,这是哪里的理呀)。
  李纨笑道:"你们听听,我说了一句,他就疯了,说了两车的无赖泥腿市俗专会打细算盘分斤拨两的话出来。这东西亏他托生在诗书大宦名门之家做小姐,出了嫁又是这样,他还是这么着,若是生在贫寒小户人家,作个小子,还不知怎么下作贫嘴恶舌的呢!天下人都被你算计了去(回击的好,凤姐可不是没事就算计人吗,连个寡妇的钱都要算计,还算算人家一年多少收入,她想干吗呀)!昨儿还打平儿呢,亏你伸的出手来!那黄汤难道灌丧了狗肚子里去了?气的我只要给平儿打报不平儿。忖夺了半日,好容易`狗长尾巴尖儿'的好日子,又怕老太太心里不受用,因此没来,究竟气还未平。你今儿又招我来了。给平儿拾鞋也不要,你们两个只该换一个过子才是。(李纨聪明,并不直接驳凤姐的回,总不好说不能给姑娘出钱玩吧,拿凤姐打平儿的事,理论凤姐,转的妙。凤姐连身边的人都不客气,可知为人)"说的众人都笑了。凤姐儿忙笑道:"竟不是为诗为画来找我,这脸子竟是为平儿来报仇的。竟不承望平儿有你这一位仗腰子的人。早知道,便有鬼拉着我的手打他,我也不打了。平姑娘,过来!我当着大奶奶姑娘们替你赔个不是,担待我酒后无德罢。"说着,众人又都笑起来了。李纨笑问平儿道:"如何?我说必定要给你争争气才罢。"平儿笑道:"虽如此,奶奶们取笑,我禁不起。"李纨道:"什么禁不起,有我呢。快拿了钥匙叫你主子开了楼房找东西去。"(连说带玩笑,缓和了气氛。妯娌二人过完了招,还要其乐融融,装装样子,太平无事才好,日后还要相处,而凤姐试探了一回,发现这个嫂子无事安稳,有事还是相当锐利的)。
  凤姐儿笑道:"好嫂子,你且同他们回园子里去。才要把这米帐合算一算,那边大太太又打发人来叫,又不知有什么话说,须得过去走一趟。还有年下你们添补的衣服,还没打点给他们做去。"李纨笑道:"这些事我都不管,你只把我的事完了我好歇着去,省得这些姑娘小姐闹我(姑娘们是先闹了李纨,自然是和李纨接触多,而且李纨文化修养在那里,而且也对诗社活动热情参与)。"凤姐儿忙笑道:"好嫂子,赏我一点空儿。你是最疼我的,怎么今儿为平儿就不疼我了?往常你还劝我说,事情虽多,也该保养身子,捡点着偷空儿歇歇,你今儿反倒逼我的命了。况且误了别人的年下衣裳无碍,他姊妹们的若误了,却是你的责任,老太太岂不怪你不管闲事,这一句现成的话也不说?我宁可自己落不是,岂敢带累你呢。(凤姐说两句不值钱的好话还是乐得的,一口一个好嫂子,算是对刚才的恶意算计有了个交待)"李纨笑道:"你们听听,说的好不好?把他会说话的!我且问你,这诗社你到底管不管?"凤姐儿笑道:"这是什么话,我不入社花几个钱,不成了大观园的反叛了,还想在这里吃饭不成?明儿一早就到任,下马拜了印,先放下五十两银子给你们慢慢作会社东道。过后几天,我又不作诗作文,只不过是个俗人罢了。`监察'也罢,不`监察'也罢,有了钱了,你们还撵出我来!"说的众人又都笑起来。凤姐儿道:"过会子我开了楼房,凡有这些东西都叫人搬出来你们看,若使得,留着使,若少什么,照你们单子,我叫人替你们买去就是了。画绢我就裁出来。那图样没有在太太跟前,还在那边珍大爷那里呢。说给你们,别碰钉子去。我打发人取了来,一并叫人连绢交给相公们矾去,如何?"李纨点首笑道:"这难为你,果然这样还罢了。既如此,咱们家去罢,等着他不送了去再来闹他。"说着,便带了他姊妹就走。凤姐儿道:"这些事再没两个人,都是宝玉生出来的。"李纨听了,忙回身笑道:"正是为宝玉来,反忘了他。头一社是他误了。我们脸软,你说该怎么罚他?"凤姐想了一想,说道:"没有别的法子,只叫他把你们各人屋子里的地罚他扫一遍才好。"众人都笑道:"这话不差。"
  凤姐既然说了好话,李纨自然见好就收,带了姑娘们离开。凤姐是场面上的人,自然要说漂亮话,能收能放能软能硬,李纨也是聪明人,差不多就算了,只要别人不找她的事,她也乐得安稳过日子,好好教养儿子。凤姐得权,李纨要的是培养自家儿子成材。本来是井水不犯河水的事。
  邢夫人还想着从王夫人手中夺权,李纨可是没想着抢凤姐的风光。
  
  
  红楼关系------凤鸟儿和老梅
  凤姐和李纨辈份一样年纪相仿,都是贾府的孙媳妇,可是一个明朗活泼是凤辣子,一个安稳平和,是什么让她们差别那么大,是出身环境是教养学识,是身份地位,生活经历,一个是八面玲珑,一个是安份守已。
  黛玉进贾府时,众生出场。黛玉的眼中,凤姐是彩绣辉煌的神仙妃子,未曾出场,先声夺人,作者重笔而墨。一语未了,只听后院中有人笑声,说:"我来迟了,不曾迎接远客!"黛玉纳罕道:"这些人个个皆敛声屏气,恭肃严整如此,这来者系谁,这样放诞无礼?"心下想时,只见一群媳妇丫鬟围拥着一个人从后房门进来。这个人打扮与众姑娘不同,彩绣辉煌,恍若神妃仙子:头上戴着金丝八宝攒珠髻,绾着朝阳五凤挂珠钗,项上戴着赤金盘螭璎珞圈,裙边系着豆绿宫绦,双衡比目玫瑰佩,身上穿着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袄,外罩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下着翡翠撒花洋绉裙。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身量苗条,体格风骚,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起笑先闻(凤姐一亮相,就让人惊叹,服饰明亮色彩鲜明,而人之张扬毕现)。黛玉连忙起身接见。贾母笑道,"你不认得他,他是我们这里有名的一个泼皮破落户儿,南省俗谓作`辣子',你只叫他`凤辣子'就是了(贾母喜悦明显)。"黛玉正不知以何称呼,只见众姊妹都忙告诉他道:"这是琏嫂子。"黛玉虽不识,也曾听见母亲说过,大舅贾赦之子贾琏,娶的就是二舅母王氏之内侄女,自幼假充男儿教养的,学名王熙凤(假充男儿教养,这是凤姐的成长特征,她不是按淑女贤妻培养的)。黛玉忙陪笑见礼,以"嫂"呼之。这熙凤携着黛玉的手,上下细细打量了一回,仍送至贾母身边坐下,因笑道:"天下真有这样标致的人物,我今儿才算见了!况且这通身的气派,竟不象老祖宗的外孙女儿,竟是个嫡亲的孙女,怨不得老祖宗天天口头心头一时不忘。只可怜我这妹妹这样命苦,怎么姑妈偏就去世了!"说着,便用帕拭泪(眼泪说来就来,演技生动)。贾母笑道:"我才好了,你倒来招我。你妹妹远路才来,身子又弱,也才劝住了,快再休提前话。"这熙凤听了,忙转悲为喜道:"正是呢!我一见了妹妹,一心都在他身上了,又是喜欢,又是伤心,竟忘记了老祖宗。该打,该打!"又忙携黛玉之手,问:"妹妹几岁了?可也上过学?现吃什么药?在这里不要想家,想要什么吃的,什么玩的,只管告诉我,丫头老婆们不好了,也只管告诉我。"一面又问婆子们:"林姑娘的行李东西可搬进来了?带了几个人来?你们赶早打扫两间下房,让他们去歇歇。"
  本来安静严整的厅堂,因凤姐出场,马上气氛大变,这样的人生来就焦点人物,春风至人前,礼仪生百媚,有着俗世的热情,也有着精明的本相。
  而李纨的介绍,简单一句话,当下贾母一一指与黛玉:"这是你大舅母,这是你二舅母,这是你先珠大哥的媳妇珠大嫂子。李纨的形象就淹没在这群体介绍中了。无服饰无容貌描写。我们记住的只是一个名字,而凤姐是一个活色生香的鲜亮人物。
  作者重笔写凤姐,曲笔写李纨,李纨是形象生动是一步一步写出来的。后来进了大观园,探春办诗社,李纨大力支持,并带着姑娘们去弄活动经费,那时她给人的感觉不再是槁木死灰了,而是鲜灵活泼了。让我们看见了闺中的李纨是如何的明朗大方。
  她素日的形象是不得已,寡妇的身份,限制住了她,贾府对她的要求是不管俗事,带领姑娘们作针织教规矩,让她清静守节,而她也把人生的重心转向了教子成材。
  过程中凤鸟儿张扬得势,老梅安静忠厚。结局中凤姐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老梅却是因子得封,教子有方,有了头戴凤冠的一日。
  
  审核编辑:罗军琳     推荐:罗军琳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散文编辑   罗军琳: 此章节正如作者开篇所言:婆媳的关系是天敌,妯娌也一样,只不过婆媳之间是长辈与晚辈,媳妇自然要表面上客气不能冒犯尊严。而妯娌之间,因是同辈,竞争更激烈些矛盾更多些。 所以,这才更有看头,才称得上是明争暗斗!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