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杂文随笔

    红楼关系------贾母和她的孙媳妇们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2-18   点击:


  红楼关系------贾母和她的孙媳妇们(一)
  贾母直接的孙媳妇是凤姐和李纨,还有一个尤氏,算是隔房的。
  凤姐是最得贾母的宠爱,算是凤姐的后台。李纨是书香门第的小姐,文化修养自然是有的,远高于凤姐,奈何凤姐能言善辩,八面玲珑,惯会奉承贾母,所以凤姐的风头极盛,加上贾珠没了,李纨退出了权力平台,就留凤姐一个人风光去了。
  从黛玉进府第一日,就看出了凤姐的与众不同。别人安静,她说笑,一口一个老祖宗,完全围了贾母转,贾母果然疼她,见了她脸上就笑了。
  对于李纨,贾母虽然没有偏爱,但经济上给了照看,月钱翻了一倍,让她领着姑娘们作针线,好好教养贾兰,为贾府培训下一代去了。李也非常知趣,清静守节,好好培养自己家的儿子,不参与府中的龙争虎斗。把舞台给了凤姐折腾。
  凡凤姐在的场景,贾母都是欢喜的,有个机灵的凤姐夸着捧着,心情自然愉快。所以也要给凤姐些面子。
  比如贾母提议给凤姐过生日,给足了凤姐体面。凤姐本是个孙媳妇,上面有婆婆有姑母,根本轮不到大办她的生日,可贾母开了口,众人都要附合。
  贾母又向王夫人笑道:"我打发人请你来,不为别的。初二是凤丫头的生日,上两年我原早想替他做生日,偏到跟前有大事,就混过去了。今年人又齐全,料着又没事,咱们大家好生乐一日(领导发话了,理解要执行不理解更要执行)。"王夫人笑道:"我也想着呢。既是老太太高兴,何不就商议定了?"贾母笑道:"我想往年不拘谁作生日,都是各自送各自的礼,这个也俗了,也觉生分的似的。今儿我出个新法子,又不生分,又可取笑。"王夫人忙道:"老太太怎么想着好,就是怎么样行。"贾母笑道:"我想着,咱们也学那小家子大家凑分子,多少尽着这钱去办,你道好顽不好顽?"王夫人笑道:"这个很好,但不知怎么凑法?"贾母听说,益发高兴起来,忙遣人去请薛姨妈邢夫人等,又叫请姑娘们并宝玉,那府里珍儿媳妇并赖大家的等有头脸管事的媳妇也都叫了来。(人人都是贾母召集来的,是贾母提议并督促执行)。
  众丫头婆子见贾母十分高兴也都高兴,忙忙的各自分头去请的请,传的传,没顿饭的工夫,老的,少的,上的,下的,乌压压挤了一屋子。只薛姨妈和贾母对坐,邢夫人王夫人只坐在房门前两张椅子上,宝钗姊妹等五六个人坐在炕上,宝玉坐在贾母怀前,地下满满的站了一地。贾母忙命拿几个小杌子来,给赖大母亲等几个高年有体面的妈妈坐了。贾府风俗,年高伏侍过父母的家人,比年轻的主子还有体面,所以尤氏凤姐儿等只管地下站着,那赖大的母亲等三四个老妈妈告个罪,都坐在小杌子上了。(贾母请了这些人,算是给了凤姐体面)。
  贾母笑着把方才一席话说与众人听了。众人谁不凑这趣儿?再也有和凤姐儿好的,有情愿这样的,有畏惧凤姐儿的,巴不得来奉承的:况且都是拿的出来的,所以一闻此言,都欣然应诺。贾母先道:"我出二十两(出钱出力)。"薛姨妈笑道:"我随着老太太,也是二十两了。"邢夫人王夫人道:"我们不敢和老太太并肩,自然矮一等,每人十六两罢了。"尤氏李纨也笑道:"我们自然又矮一等,每人十二两罢。"贾母忙和李纨道:"你寡妇失业的,那里还拉你出这个钱,我替你出了罢。"凤姐忙笑道:"老太太别高兴,且算一算帐再揽事。老太太身上已有两分呢,这会子又替大嫂子出十二两,说着高兴,一会子回想又心疼了。过后儿又说`都是为凤丫头花了钱',使个巧法子,哄着我拿出三四分子来暗里补上,我还做梦呢。"说的众人都笑了。贾母笑道:"依你怎么样呢?"凤姐笑道:"生日没到,我这会子已经折受的不受用了。我一个钱饶不出,惊动这些人实在不安,不如大嫂子这一分我替他出了罢了。我到了那一日多吃些东西,就享了福了。"邢夫人等听了,都说"很是"。贾母方允了。凤姐儿又笑道:"我还有一句话呢。我想老祖宗自己二十两,又有林妹妹宝兄弟的两分子。姨妈自己二十两,又有宝妹妹的一分子,这倒也公道。只是二位太太每位十六两,自己又少,又不替人出,这有些不公道。老祖宗吃了亏了!"贾母听了,忙笑道:"倒是我的凤姐儿向着我,这说的很是。要不是你,我叫他们又哄了去了。"凤姐笑道:"老祖宗只把他姐儿两个交给两位太太,一位占一个,派多派少,每位替出一分就是了。"贾母忙说:"这很公道,就是这样。"赖大的母亲忙站起来笑说道:"这可反了!我替二位太太生气。在那边是儿子媳妇,在这边是内侄女儿,倒不向着婆婆姑娘,倒向着别人。这儿媳妇成了陌路人,内侄女儿竟成了个外侄女儿了。"说的贾母与众人都大笑起来了。(老年人就是爱热闹喜庆,而凤姐恰恰能令贾母开怀大笑。)
  赖大之母因又问道:"少奶奶们十二两,我们自然也该矮一等了。"贾母听说,道:"这使不得。你们虽该矮一等,我知道你们这几个都是财主,分位虽低,钱却比他们多。你们和他们一例才使得。"众妈妈听了,连忙答应。贾母又道:"姑娘们不过应个景儿,每人照一个月的月例就是了。"又回头叫鸳鸯来,"你们也凑几个人,商议凑了来。"鸳鸯答应着,去不多时带了平儿,袭人,彩霞等还有几个小丫鬟来,也有二两的,也有一两的。贾母因问平儿:"你难道不替你主子作生日,还入在这里头?"平儿笑道:"我那个私自另外有了,这是官中的,也该出一分。"贾母笑道:"这才是好孩子。"凤姐又笑道:"上下都全了。还有二位姨奶奶,他出不出,也问一声儿。尽到他们是理,不然,他们只当小看了他们了。"贾母听了,忙说:"可是呢,怎么倒忘了他们!只怕他们不得闲儿,叫一个丫头问问去。"说着,早有丫头去了,半日回来说道:"每位也出二两。"贾母喜道:"拿笔砚来算明,共计多少。"尤氏因悄骂凤姐道:"我把你这没足厌的小蹄子!这么些婆婆婶子来凑银子给你过生日,你还不足,又拉上两个苦瓠子作什么?"凤姐也悄笑道:"你少胡说,一会子离了这里,我才和你算帐。他们两个为什么苦呢?有了钱也是白填送别人,不如拘来咱们乐。"(看看贾母拉着上下主子替凤姐出钱,还要让鸳鸯平儿等出钱,这下子好了,钱有了,还命尤氏操办,干活的人都指派了。弄了钱,还找了干活的人,让凤姐享受一番,替凤姐想的多到位)。
  尤氏等送邢夫人王夫人二人散去,便往凤姐房里来商议怎么办生日的话。凤姐儿道:"你不用问我,你只看老太太的眼色行事就完了。"尤氏笑道:"你这阿物儿,也忒行了大运了。我当有什么事叫我们去,原来单为这个。出了钱不算,还要我来操心,你怎么谢我?"凤姐笑道:"你别扯臊,我又没叫你来,谢你什么!你怕操心?你这会子就回老太太去,再派一个就是了。"尤氏笑道:"你瞧他兴的这样儿!我劝你收着些儿好。太满了就泼出来了。"二人又说了一回方散。(尤氏也是有些醋意的,一样的身份地位,贾母独独的照看凤姐,还要别人替凤姐出钱忙活,果然官中出钱也罢了,现在是合府替凤姐出钱。按钱的支出来看,多是一个月钱,也就是说上下等人,都要拿一个月的工资给凤姐一个中层领导过寿。别的中层,岂能没有羡慕妒忌恨呀)。
  
  
  红楼关系------贾母和她的孙媳妇们(二)
  贾母给凤姐过生日,拉了一家子出钱出力,大家都不得不奉承领导。凤姐果然那一天,做了上席,可是作者不喜欢她呀,非让她的生日过得七零八落的,先是宝玉跑出去祭金钏了。接下来,又让自己老公好死不死非那天偷情,还在自家院子里,还要与人一起怨恨自家老婆管得宽,让吃醋的凤姐听见,一场大闹,夫妻妾乱打一痛。
  凤姐是刁钻的,非要占上风,故意跑到贾母那里告状,惊动了合家,为的是让贾琏低头赔情,宁可让生日宴成了笑话。若是别人贤良也许会悄然离开,以后过了这日子,再和贾琏算账,再去收拾鲍二家的,当时不会闹场。因为闹的是自己的生日宴,打的是自家老公的脸。那当然贾琏也是无趣,不给凤姐体面。但凤姐一闹,却是这一房都没脸。
  凤姐哭到贾母跟前,果然贾母给了她体面,第二天命贾琏赔礼。老太太是喜欢这种感觉的,一向霸王一样的凤姐,有了事,还要求她来收场,多有成就感呀。
  邢夫人记挂着昨日贾琏醉了,忙一早过来,叫了贾琏过贾母这边来。贾琏只得忍愧前来在贾母面前跪下(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贾琏虽然荒唐,却罪过不大)。贾母问他:"怎么了?"贾琏忙陪笑说:"昨儿原是吃了酒,惊了老太太的驾了,今儿来领罪。(是为孝顺而来)"贾母啐道:"下流东西,灌了黄汤,不说安分守己的挺尸去,倒打起老婆来了!凤丫头成日家说嘴,霸王似的一个人,昨儿唬得可怜。要不是我,你要伤了他的命,这会子怎么样?"贾琏一肚子的委屈,不敢分辩,只认不是。贾母又道:"那凤丫头和平儿还不是个美人胎子?你还不足!成日家偷鸡摸狗,脏的臭的,都拉了你屋里去。为这起淫妇打老婆,又打屋里的人,你还亏是大家子的公子出身,活打了嘴了。若你眼睛里有我,你起来,我饶了你,乖乖的替你媳妇赔个不是,拉了他家去,我就喜欢了。要不然,你只管出去,我也不敢受你的跪。"贾琏听如此说,又见凤姐儿站在那边,也不盛妆,哭的眼睛肿着,也不施脂粉,黄黄脸儿,比往常更觉可怜可爱。想着:"不如赔了不是,彼此也好了,又讨老太太的喜欢了。"想毕,便笑道:"老太太的话,我不敢不依,只是越发纵了他了。"贾母笑道:"胡说!我知道他最有礼的,再不会冲撞人。他日后得罪了你,我自然也作主,叫你降伏就是了。"(贾母事事讲礼,比如她现在就说凤姐最有礼的,凤姐暗中取利放贷也许老太太真不知道)。
  贾琏听说,爬起来,便与凤姐儿作了一个揖,笑道:"原来是我的不是,二奶奶饶过我罢。"满屋里的人都笑了。贾母笑道:"凤丫头,不许恼了,再恼我就恼了。"说着,又命人去叫了平儿来,命凤姐儿和贾琏两个安慰平儿。贾琏见了平儿,越发顾不得了,所谓"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听贾母一说,便赶上来说道:"姑娘昨日受了屈了,都是我的不是。奶奶得罪了你,也是因我而起。我赔了不是不算外,还替你奶奶赔个不是。"说着,也作了一个揖,引的贾母笑了,凤姐儿也笑了。贾母又命凤姐儿来安慰他。平儿忙走上来给凤姐儿磕头,说:"奶奶的千秋,我惹了奶奶生气,是我该死。"凤姐儿正自愧悔昨日酒吃多了,不念素日之情,浮躁起来,为听了旁人的话,无故给平儿没脸。今反见他如此,又是惭愧,又是心酸,忙一把拉起来,落下泪来。平儿道:"我伏侍了奶奶这么几年,也没弹我一指甲。就是昨儿打我,我也不怨奶奶,都是那淫妇治的,怨不得奶奶生气。"说着,也滴下泪来了。贾母便命人将他三人送回房去,"有一个再提此事,即刻来回我,我不管是谁,拿拐棍子给他一顿。"
  太婆婆料理这种家务事,是极喜欢的,孙子孙媳妇一家人,合合乐乐的给她磕头,自然欢喜。
  
  红楼关系------贾母和她的孙媳妇们(三)
  贾母常讲礼数是第一的,这说明这个老太太骨子里是维护封建正统的,只不过年纪大了,人就慈和了,对孩子们多有娇惯,另外她的修养强于邢夫人王夫人,所以有审美有格局,并不似邢夫人那个愚蠢,王夫人那么狭隘。
  只是人都是有喜好的,她喜欢一切热闹的事物,喜欢被人捧着奉承着,所以多疼了凤姐。若论礼数第一那是李纨。只是李纨是守着规矩的,在长辈面前难免拘禁了。没有凤姐讨喜,人们喜欢那些能令自己愉快的人。
  在大面上贾母是关照李纨的,比如给凤姐凑份子过生日,她就免了李纨那一份,既是保障李纨的经济,也是一种优待吧,给一个孙媳妇过生日,免了另一个孙媳妇的份子钱。而凤姐惯会奉承贾母,忙说她出了。这样一免一出,让人看着热闹也和气。
  众人芦雪庵联句,正玩得热闹,贾母来了。只见几个小丫鬟跑进来道:"老太太来了。"众人忙迎出来。大家又笑道:"怎么这等高兴!"说着,远远见贾母围了大斗篷,带着灰鼠暖兜,坐着小竹轿,打着青绸油伞,鸳鸯琥珀等五六个丫鬟,每个人都是打着伞,拥轿而来。李纨等忙往上迎,贾母命人止住说:"只在那里就是了。"来至跟前,贾母笑道:"我瞒着你太太和凤丫头来了。大雪地下坐着这个无妨,没的叫他们来踩雪。"众人忙一面上前接斗篷,搀扶着,一面答应着。贾母来至室中,先笑道:"好俊梅花!你们也会乐,我来着了。"说着,李纨早命拿了一个大狼皮褥来铺在当中(细致)。贾母坐了,因笑道:'你们只管顽笑吃喝。我因为天短了,不敢睡中觉,抹了一回牌想起你们来了,我也来凑个趣儿。"李纨早又捧过手炉来(取暖),探春另拿了一副杯箸来,亲自斟了暖酒,奉与贾母。贾母便饮了一口,问那个盘子里是什么东西。众人忙捧了过来,回说是糟鹌鹑。贾母道:"这倒罢了,撕一两点腿子来。"李纨忙答应了,要水洗手,亲自来撕(凤姐不在跟前,就显出李纨的孝顺细致来,都是亲自动手,又是垫子又是暖炉子,可知是贤惠的)。贾母又道:"你们仍旧坐下说笑我听。"又命李纨:"你也坐下,就如同我没来的一样才好,不然我就去了。"众人听了,方依次坐下,这李纨便挪到尽下边。贾母因问作何事了,众人便说作。贾母道:"有作的,不如作些灯谜,大家正月里好顽的。"众人答应了。说笑了一回,贾母便说:"这里潮湿,你们别久坐,仔细受了潮湿。"因说:"你四妹妹那里暖和,我们到那里瞧瞧他的画儿,赶年可有了。"众人笑道:"那里能年下就有了?只怕明年端阳有了。"贾母道:"这还了得!他竟比盖这园子还费工夫了。"
  这个场景里的李纨还是机灵的,只是不擅长言辞,但机灵劲是有的。李纨虽也知贾母偏心凤姐,但凤姐就是活泼能言招人喜,那没办法,她是书香门第的大小姐,作不来那等奉承的事,可是她一样有孝心,也知道贾母是维护她的利益,孝顺也是真心。
  一般来说,太婆婆和孙媳妇的关系要好于婆婆和儿媳妇,可能是隔了一辈了,显得亲热。而且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
  
  红楼关系------贾母和她的孙媳妇们(四)
  贾母和尤氏之间礼数多些,毕竟尤氏不是亲孙媳妇了,侄孙媳妇又是宁府的当家人,虽然尤氏出身差些,但能力极是还是强的。
  表面上看尤氏没有凤姐的威风张扬,仆人们不似那般畏惧,但各有各的处事之道,尤氏和邢夫人一样地位有些尴尬,都没娘家背景,在府中也无子女,老公都是不听劝的,但尤氏人缘比邢夫人好太多。一则尤氏宽厚,二则她不似邢夫人那么贪财。
  凤姐过生日,贾母令尤氏操办,一句比往日办得都热闹,可知尤氏是尽力了,该花的钱也花了。
  二人对话的场景并不太多,但都极和气。中秋宴上,贾赦离开后说是伤了脚,贾母命邢夫人前去照看。贾母听说,忙命两个婆子快看去,又命邢夫人快去。邢夫人遂告辞起身。贾母便又说:"珍哥媳妇也趁着便就家去罢,我也就睡了。"尤氏笑道:"我今日不回去了,定要和老祖宗吃一夜。"贾母笑道:"使不得,使不得。你们小夫妻家,今夜不要团圆团圆,如何为我耽搁了。"尤氏红了脸,笑道:"老祖宗说的我们太不堪了。我们虽然年轻,已经是十来年的夫妻,也奔四十岁的人了。况且孝服未满,陪着老太太顽一夜还罢了,岂有自去团圆的理(贾母本也是体贴尤氏,本是隔房的晚辈,自然要宽容些,尤氏却是明白人,深知礼仪,以一个礼字留下来)。"贾母听说,笑道:"这话很是,我倒也忘了孝未满。可怜你公公已是二年多了,可是我倒忘了,该罚我一大杯。既这样,你就越性别送,陪着我罢了。你叫蓉儿媳妇送去,就顺便回去罢。"尤氏说了。蓉妻答应着,送出邢夫人,一同至大门,各自上车回去。(对于尤氏来说,与其回到府中看宁府里花天酒地一团混乱,还不如守着贾母博个孝字呢)
  对于尤氏来说,宁府和荣府是共生相存,而长辈中只一个贾母了,贾母又是个明白人。比邢夫人王夫人都通达,所以好好在贾母跟前行事,将来有事,贾母说句话,就是极好了。
  薛姨妈为侄子求娶邢夫人的侄女,就是命尤氏料理的。薛姨妈看见邢岫烟生得端雅稳重,且家道贫寒,是个钗荆裙布的女儿。便说与薛蟠为妻。因薛蟠素习行止浮奢,又恐遭踏人家的女儿。正在踌躇之际,忽想起薛蝌未娶,看他二人恰是一对天生地设的夫妻,因谋之于凤姐儿。凤姐儿叹道:"姑妈素知我们太太有些左性的,这事等我慢谋。"因贾母去瞧凤姐儿时,凤姐儿便和贾母说:"薛姑妈有件事求老祖宗,只是不好启齿的。"贾母忙问何事,凤姐儿便将求亲一事说了。贾母笑道:"这有什么不好启齿?这是极好的事。等我和你婆婆说了,怕他不依?"因回房来,即刻就命人来请邢夫人过来,硬作保山。邢夫人想了一想:薛家根基不错,且现今大富,薛蝌生得又好,且贾母硬作保山,将机就计便应了。贾母十分喜欢,忙命人请了薛姨妈来。二人见了,自然有许多谦辞。邢夫人即刻命人去告诉邢忠夫妇。他夫妇原是此来投靠邢夫人的,如何不依,早极口的说妙极。贾母笑道:"我爱管个闲事,今儿又管成了一件事,不知得多少谢媒钱?"薛姨妈笑道:"这是自然的。纵抬了十万银子来,只怕不希罕。但只一件,老太太既是主亲,还得一位才好。"贾母笑道:"别的没有,我们家折腿烂手的人还有两个。"说着,便命人去叫过尤氏婆媳二人来。贾母告诉他原故,彼此忙都道喜。贾母吩咐道:"咱们家的规矩你是尽知的,从没有两亲家争礼争面的。如今你算替我在当中料理,也不可太啬,也不可太费,把他两家的事周全了回我。"尤氏忙答应了。薛姨妈喜之不尽,回家来忙命写了请帖补送过宁府。尤氏深知邢夫人情性,本不欲管,无奈贾母亲嘱咐,只得应了,惟有忖度邢夫人之意行事。薛姨妈是个无可无不可的人,倒还易说。(此事原不好办,一面是邢夫人,一面是王夫人,这二位妯娌并不是没有矛盾,只不过大面上过得去,如今让尤氏料理此事,邢夫人又是难缠,所以要办得双方满意,能和贾母交差,也非易事。从后来看,料理的不错,说明贾母是认可尤氏的能力的)。
  人和人的关系,最难相处的是近亲,若稍微远些,反而到好相处。
  
  审核编辑:罗军琳     推荐:罗军琳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散文编辑   罗军琳: 儿媳的儿媳是孙媳。这俗话说:隔辈更亲着呢。所以,个人看红楼,尤喜爱这贾母与孙媳妇们之间的精彩与热闹!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