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杂文随笔

大观园的小姐们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2-17   点击:

  珍爱红楼—大观园的小姐们(一)

  大观园的小姐,一半是自家小姐,一半是亲戚。
  三春自然是正经的主子,她们的长姐是皇妃,贾府又是世袭为官,虽无实权,但身份也算是高贵了。所以三春自然能算的是千金小姐了。这三位小姐,自然是仆从中长大的,也算是锦衣玉食。只是各有各的难处。
  迎春是大老爷的女儿,自小无母,续弦的邢夫人本非门当户对的大家闺秀,进了贾府,没能拥有长房夫人的实权,为人处事又不得婆婆的欢心,丈夫又是花天酒地的人,久而久之,邢夫人的重心便是以钱为实,承顺贾赦以自保。对于丈夫的儿女们,也只是依规矩而行,自然谈不得什么关心与照顾,也只是出了事情的时候,跑来教训一下,表示一下自己夫人的权威。而贾赦,与邢夫人一样的爱钱,所以才会为了银子把女儿卖了。这样的父母,自然是没什么亲情可言了。迎春个性平和,待人和气,与世无争。她唯一的希望便是不招惹事非,平安过日子。作为一个千金小姐,这样的要求不算过分。可是这样的要求,在贾府也是奢望。
  她的大丫环司棋,能率领小丫环去砸小厨房,声势极其浩大,让小厨房鸡飞狗跳,场面极度混乱。她的奶母不仅是园中聚财的头领,而且还拿了她的首饰去当。奶母的儿媳妇,拒不认帐,反说邢姑娘让她们贴了钱,若非探春前来,不知闹至什么地步。这样的仆人对伍,自然不会给小姐带来什么益处,只是招事非罢了。这和迎春的软弱和气有关,奴才看她没脾气好性子,便欺负上来。
  姐妹们还算和气,只是她永远是旁观者,社里她是旁观,惜春还有一个绘画的机会,而她只是沉默。这样的结果是南安太妃要见姑娘们的时候,贾母干脆将她省略了。
  从上至下包围起来,迎春便是被忽略被冷落的小姐。最后便是亲生父亲五千两银子打发了她,她的婚姻更是一团糟,最后便折磨而死。
  迎春是典型的与世无争任人欺负的,可是这样的行事风格,只是让她的命运,一直跌下去。
  探春的个性正相反,庶出的影子,让她非常的敏感和自尊,为了争口气,探春对下人严格管束,主仆界线分明。积极创办社,给大观园的文化活动上了一个台阶,显示了她不凡的品味和爱好。又在管家中搞起了承包责任制,让大观园气象一新生机勃勃。
  鸳鸯拒婚中,贾母误会王夫人,探春出来替王夫人分辩,为自己争取了话语权。夜抄中,独探春拒不配合,不许抄捡,并打了狗仗人事的王善保家的给大家出了一口气。她远见卓识,看透家族中人人争斗的本质才是家族中落的原因。
  所以人赞她是玫瑰花,是凤凰。探春通过自身的努力,终于摆脱了庶出的阴影,得到了高层的认可与欣赏。南安太妃见姑娘的时候,贾母命探春出场,这就是一个肯定。
  探春的姻缘自然不会任人摆布,只是为了家族的命运,她只能一番风雨飘摇在外。
  迎春的首饰被奶母当掉,奶嫂反说邢姑娘让她们花钱贴补与小丫环争吵,当着迎春的面就如此热闹,迎春不能辖制,唯有不闻不问,可知其日后命运,唯忍。
  探春在夜抄中,当场落泪,怒打王善保家的,痛说家族命运,已知贾府未来必不能保全。而日后远去,想要顾全家族而不能,唯痛。

  珍爱红楼—大观园的小姐们(二)

  惜春是宁府的小姐,自小长在荣府。从书中看,她好像只是名义上的宁府小姐。宁府所有的大事小事,连尤氏的两个妹妹都出场了,却无惜春的影子。甚至于贾敬的后事,都无一笔写惜春。这样的反常与不合情理,自然让人猜测。
  对于这个比自己儿子年龄还小的妹妹,贾珍也从无一笔写关心。说起来书中真像个哥哥的还是薛蟠。贾府的男子对妹妹,都没什么感觉。贾琏不照看迎春,连邢夫人也不满意,觉得丢了大房的面子。宝玉对探春,也不过是应景的给个礼物。全无薛蟠对宝钗的情份,一会是衣服一会是首饰,出趟门专有一大箱子是妹妹的礼物,这才让宝钗能有闲情给贾府上下送礼,连赵姨娘母子也有份,博了个作人大方的美名。说起来,没了父亲,薛家的对外事物是由薛蟠负责,也就是说薛蟠的经济支配权是非常大的。养在深闺的宝钗,自然不能出面经营,可是这个哥哥对妹妹是非常大方的,宝钗替湘云请客,一句话,又是螃蟹又是果品,花费可不小,刘姥姥说够庄户人家一年的开销了。这样的事,估计宝钗没少做,后来又是暗中关照岫烟,这些时候,宝钗说话薛蟠办事,都是非常妥当的,从不曾误过妹妹的事,可见薛大公子心虽除了花天酒地还是有这个妹子的。因了宝玉挨打的事,母亲妹子都误会他,他酒后恼了,说妹妹护着宝玉,宝钗一哭,他便不敢多言。第二天忙着赔礼致歉的,很是有个兄长的样子。可是这样的场景,在贾府兄妹间是从不曾有的。薛家的亲情是家常化的,有着温暖与亲切。而贾府的人与人情份是规矩是礼仪,就是没有情份。难怪探春说,一家子乌眼鸡似的,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贾母说上下都是一双富贵眼。这样的氛围难怪会有惜春对宁府后来的冷漠与断绝往来。
  惜春出场的镜头不是太多,都暗示了出家。周瑞家的送宫花时,她在和智能玩,还笑言出家。后来的灯迷又是清冷的海灯。她的爱好的是绘画,是什么让她迷上了丹青,那样的爱好,是不须别人陪伴,只要自己就能完成的。社的繁华与热闹,她是观众。姐姐的们的世界她走不进去,她的世界别人也进不去。探春说她孤介,尤氏说她心冷意冷。一介孤一个冷,写尽惜春给众人的印象。
  花红柳绿锦绣繁华都不曾入了她的心,她是人在红尘心向尘外,妙玉的出现让她有过心的震动吧。一样的大家小姐,看妙玉出尘,她是不是有些心动,有些叹息。
  她的重头戏是撵入画那一节,入画之错,凤姐尤氏皆说可赦,独她不赦。是什么原因让她如此的孤介,为了撵入画,不惜与尤氏反目,说出以后再不往来的话。最后那一句,我若不了悟,也舍不得入画了。一个舍字,说出暗藏在心中的情意吧,一个悟字,点尽红尘的缘份。
  她是有了心事,立了主意的人,所以一言一行,已经不会顾忌别人的感受了,是无情是无奈,她终是放手,放了红尘,还有何惜。
  
  珍爱红楼—大观园的小姐们(三)

  湘云是宝玉最早的青梅竹马,因为太早了,所以在宝玉的心上,这个妹妹和三春一样,好像自小就在她的世界里。
  那时宝钗黛玉未至,史府在京,这个贾母娘家的孩子,一直被贾母常接进府。那时贾母的心中,因为是有替宝玉打算的。湘云的身份与宝玉原是般配,而且是贾母娘家的亲戚,这自然合贾母的心。贾府已经有了两位王家的小姐,这宝玉的夫人,贾母自然不想在着落在王家了。王家在贾府的势力已经非常大了,王夫人与凤姐,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掌管着府中的大小事务。贾母是贵族出身豪门夫人,自然晓得其中的厉害。应该说湘云是贾母替宝玉考虑的最早的人选之一。
  所以派去伏侍湘云的丫环自然是贾母的丫环了,先是袭人后是翠缕。然后从书中看,宝玉对湘云只是一个伙伴的态度,而湘云对宝玉也是如此。而湘云天真爽快的个性,并不符合贾母心中的理想闺秀,也非王夫人心上得意的管家人选。
  所以黛玉进府,贾母的目光落在了黛玉身上,黛玉是贾母的外孙女,这自然比湘云的关系近多了。薛家进了京,金玉之说自然合了王夫人的意。黛玉与贾母是至亲,宝钗是王夫人最满意的人选。这时候,湘云于贾府的意义就只是亲戚了。
  然而这一切,湘云不知,宝玉不知。她与他仍然是从前的玩伴,她来了先问宝玉,宝玉也只是玩的时候会想起她,她与他之间,是两条平行线,她看了他与黛玉的和和闹闹,她看了宝钗的稳重大方。她的世界太单纯,史家的人情冷暖,没有让她世故,贾府的明争暗斗,没有让她暗藏心机。她依然纯净天然,她只要她的世界美丽而欢喜,她只愿意琴棋诗画书酒花,她只愿意花好月圆,姐妹们不散,有诗有酒。周围的一切,她愿意能远离多远多远。
  宝玉的世界里有黛玉,湘云的世界里,只愿意是永远的童年时代。宝玉有情,湘云有梦。只是他的情里不是她的梦。她的梦里,他的情不在她身上。
  湘云在大观园没有固定的居处,贾母曾说给她设一处,她只想了宝姐姐,于是便和宝钗同住。她是个单纯的孩子,一心认了这个姐姐,便真作了人家的妹妹。一心的亲热着,恨不得把心掏出来。她就是这样的人,喜怒于心,都有脸上。说黛玉小性子的时候,也是直言,不管对面是宝玉。赞宝钗好的时候,一片热诚,不怕宝玉听了烦恼。
  金玉双玉的事迟迟定不下来,她的婚事却是最早订下来的。白首双星,她的那一节回目,看见一样的麒麟也会有片刻的茫然。她的一生,早没了父母,豪门千金一样的做活至深夜,一样的做不得主。那婚事自然也是叔叔所订,也由不得她,几回魂梦里,有没有叹息与惆怅。
  进了薄命司,她自然也有伤心事。她的婚事才貌仙郎却是劳燕纷飞,暗然神伤。命运于她自然不得主张,她只能随遇而安,任水漂泊。好在她的天性中有着乐观的成份,怎样的风雨,也能让她处之泰然吧。在史府做的那些活计,在以后的岁月中,也许会成为她安身立命的资本。
  大观园的海棠花桃花,会是她一生最美的花颜吧。那个时空里,她可以谈笑自若,可以对酒当歌。此后年年,她一定会在月下怀想当时。是她人生中,最灿烂的华年吧。
  
  珍爱红楼—大观园的小姐们(四)

宝钗和黛玉是应该一起出场的,有金必有玉。宝钗这金遇了黛玉的玉,也算是牡丹相遇了芙蓉花,各有风华。
  二人最先的关系有些瑜亮的感觉,也许心中都有些叹息,既生瑜何生亮,既有金何必玉的感叹。作者在对二人的安排上总是依了旗鼓相当的意味。宝钗是四大家族的门第,黛玉便是书香门第的清华。宝钗有母亲哥哥,黛玉虽然寄人篱下,但是贾母的外孙女,有贾母亲自安排人照料,丫环是贾母的,平时还暗中给些零用钱,贾母总是用行动表明,她对黛玉的宠爱是和宝玉一至。薛家有金玉之说,贾母便总把双玉挂在嘴边。
  宝钗博览群书,黛玉诗词清贵,二人在各个方面实力相当。也只有这实力相当,才有竞争的意味。若是差之太远,也无故事。黛玉先至,占了天时,与宝玉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这情份自然比宝钗深厚。宝钗行事大方为人稳重善笼挌人心,有后来居上之态,但也只是赢了人缘,始终在宝玉心上不及黛玉。宝玉看二人,必然不同。遇了宝钗也有些心事恍惚,但也只是茫然,自知宝钗是姐姐与自己无缘,那份可惜,是可惜无缘,却是必然与黛玉有缘的。他的心上,黛玉就是在那里,永远不会改变,这一生化灰化烟也只是黛玉。而宝钗纵然美若天仙,也只是别人的风景,所以才会可惜。
  而宝钗黛玉的关系一度很是有些紧张,黛玉因了金锁,多生了嫌隙,自然无限心事难诉,只在平时冷言讽语。而宝钗以成人心态相对,只是沉默或者一笑。也只在宝玉说她似杨妃的时候,才博然一怒,机带双敲,又借负荆请罪讽刺双玉,让双玉没了言语。可知素日宝钗不是不能应对,不应对黛玉。
  双玉诉心事,终于恍然相悟,你好我自好你失我自失,此时黛玉心明,知自己在宝玉心上。黛玉所重是心,自然放心。宝钗一直清醒,懂得随缘。偶有失态,也是年少芳华。而冷静下来,还是深知顺其自然。
  借了黛玉说错酒令,温婉劝之,黛玉是天真本色,自然十分感念,为后来的金兰契打下了基础。二人和睦,更胜旁人。本来都是客居之人,心态原有相同之处。都是才女,怎不知知音难遇,所以释了前嫌,便是相惜。
  金兰契那一节,最是温暖。两个女子诉说心事,黛玉也是清高,若非交心,怎会说尽落寞。宝钗安慰原是温厚本色,于她本是寻常。而黛玉敏感却是深感其情。原来牡丹与芙蓉,也是相宜。花水清颜,原是欢喜。
  只是宝钗走后,却是秋风秋雨起,黛玉心事又转苍凉。宝钗未来,却送了燕窝与冰糖。宝玉前来,对于宝玉来说,每天必要见一面黛玉,风雨无阻,也唯有这样,他才能安心。
  大观园里因了宝钗黛玉,才更有风景无数。那个诗社若无宝黛风姿,该是何等寂寞。不管是宝钗的淡极始知花更艳,还是黛玉的孤标傲世携谁隐,还是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又或者偷得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她与她才是高山流水相遇成岚,良辰美景也要相望相知。
  不管后来宝玉是娶了谁,是如何的对月思黛玉,是如何的意难平。都无关宝钗黛玉当年的金兰契,那一刻的清风朗朗花香幽幽。
  
  珍爱红楼—大观园的小姐们(五)

  大观园的生活是小姐们最幸福最无忧的一段时光,在这个鸟语花香的桃花源里,暂时远离了人世的纷争红尘的纷扰,琴棋诗画书酒花,最是欢喜的华年。
  姑娘们总是天真的,这里面只有李纨是与众不同的。她的身份是夫人,可是没了丈夫,便只得安心守节,远离了权利的舞台,看了别人风光。她的任务之一便是,领着姑娘们学规矩。李家本是书香门第,这符合贾政的意愿。贾政一心想着从科举进入官场,当然没能如愿,但一直愿意与读书人为伍,不管是作戏还是真情,他和贾赦与贾珍总还是有些区别的。所以在贾珠的媳妇人选上,自然愿意从书香门第里考虑。
  李纨与凤姐尤氏是不同的,她必竟有着书香门第的生活环境和教养,所以在贾府里,自然有些孤独与落寞,加之贾珠的过世,更让她远离了那个繁华热闹的权利中心。王夫人把自己的内侄女凤姐推上了管家的位置,而让儿媳妇冷落在了大观园。因为贾府给予了李纨高标准的经济补偿和精神奖励,所以李纨也从心理上接受了这样的安排。每日里陪伴着小姑子们,当然她的生活重点是管教儿子,她后半生的指望都着落在贾兰身上了。我们看王夫人对待宝玉的态度,总强调自己后半生就靠宝玉了,有些牵强,必竟王夫人还有元春和孙子,这句话放在李纨身上才正确。
  大观园是明朗的,尤其是诗社的出现,给了众人一个聚会的理由。李纨积极投身在这项活动中,每一次评论巧妙的平衡着宝钗黛玉的名次,很有些大家风范,所以说诗社是其乐融融有她的功劳。李纨是乐意生活这样继续的,必竟她虽然远离了权利,可是在姑娘中还是能说一不二的。
  凤姐的生病,给了李纨一个走上前台的机会,与宝钗探春协同管家。但她是清醒的,明白这只是暂时的权宜之计。她们不过是一个代理。所以探春热心宝钗负责,李纨便有些顺其自然的意味。得罪人的事不干,顺水人情的话多说。
  赵姨娘大闹议事厅,她脱口说出探春有拉扯赵姨娘的心只是不好说,这话说的让探春恼,却是实情。探春心意,其实大家都明白。她敏感而自尊,要树立主子的威严,可是从内心深处,还是非常在意赵姨娘的。李纨平时不多事不惹事,可是人情世故看的分明。也许对于探春故意表明,很有些不以为然,所以才会说了真话。
  李纨的口才也是极佳的,与凤姐的一场口角。足见其功力,只是平时沉默不发,与宝钗有些相似。稳重是给人的感觉,而遇事时的突然一击才是厉害。她带了众姐妹去凤姐那里拉赞助,凤姐自然有些头疼。贾府是进的少出的多,已经让管家的人烦恼,偏还要维持着旧时的体面与排场。而李纨带了姑娘们来,这五十两银子不多,可是凤姐也要出在明面上。她随口说出李纨的经济待遇比她高好几倍,一句小气惹了李纨。李纨便把算计天下人的帽子扣在了凤姐身上,最后以替平儿打抱不平收尾,弄得见多识广的凤姐忙着赔礼。这是凤姐的精明处,不会真的与李纨较真。而李纨的口才也让人耳目一新。原来她的沉默不是软弱,原来她的安静不是清高。红尘俗务,她比谁都精明。
  也许李纨比任何人都喜欢大观园这一方乐土,在这里,她是姑娘们的嫂子,大家都要尊敬她。离了大观园,她只是贾母的一个孙媳妇,比起凤姐的彩袖辉煌,她自然暗淡了不少。太婆婆喜欢机敏的人,她不是。婆婆护着娘家人,她不是。所以只有大观园,才是她的天地。

  珍爱红楼—大观园的小姐们(六)

  贾府一下子来了四位小姐,有薛家的李家的邢家的,好不热闹。贾母是爱热闹的,自然欢喜,尤喜宝琴。宝琴的美丽与风姿,一下子上下轰动。引得探春说出,这些人并她姐姐(宝钗)都不及她。这份赞誉着实隆重。宝琴是商人家庭,随了父亲各省行走,自然是见多识广的,在眼界上要高于众人。
  所以这四位之中的重头戏自然是宝琴,贾母命王夫人认作女儿,也不命园中居住,只随了自己,把不舍得给宝玉的衣服都给了宝琴,还亲命自己的丫环去告诉宝钗,宝琴还小,不要管紧了她。这份细致与呵护,直追双玉。连宝钗也端不住了,忙说不知自己哪里不如她,叹息各人有各人的缘份。
  更难得的是宝琴来的时机对,正是宝黛金兰契之后,最是和睦。所以黛玉对宝琴,也如宝钗一样视如自己之妹子。宝琴的出现,很有些锦上添花的意味。正是热闹的时候,她更加一份繁华。
  接下来写宝琴,完全是依了完美的笔法,才貌双全又见识广博,性格又好,年轻心热,宝钗不及她的热情,黛玉不及她的开朗。所以难怪贾母见了喜欢,本来贾母和她可没什么血缘关系,也不是什么亲戚。贾母的态度,自然影响了众人,于是赖家的忙选了好花相送,也算是相得益彰。人比花娇,更映得宝琴的无双。
  可是这样一个人物,身上却有诸多疑问,父亲在世时订了门好亲,对方是书香门第自然清贵,薛家自然千肯万肯。可是父亲过了世,薛家送女进京,男方却上任远走了,并不留下家人接待这未过门的媳妇。而从宝钗口中来说,这亲事要拖一段时间,可是薛宝琴与哥哥却不去回家照料生病的母亲,而是住在亲戚家,耐心的等待梅家的信息。不在梅边在柳边,出自宝琴的迷语,自然让人怀疑她的婚事与梅家无缘。而她的词中又有明月梅花一梦,是梅花是梦,还是她的心事成了空。
  贾母看了宝琴与宝玉雪中折梅,大叹人物艳丽,极是相赞,似有为宝玉求亲之意,闻之许亲,极是惋惜。后来的宝琴没了下文,她宛如园中最亮丽的花朵,只是美得有些遥远。
  岫烟在贾府的待遇与宝琴正好相反,因了自家的贫寒,因了邢夫人的不得意,更因了邢夫人的冷漠,她在府中的日子自然是不好过的了。高层没有欣赏她的,邢家无钱无势,自然下人也不把她放在眼里了。她不得不当了棉衣用来打发下人的赏钱,即使如此,也不悲不怨的,反而从容大方。
  她自然是美丽的,只是她的美丽是需要时间来发现的。没有宝琴那惊人的亮丽,有的是那种温婉与雅致。时间久了,连凤姐这样的人,都能越过对邢夫人的嫌恶而关照于她,何况是务实的薛姨妈,为她与薛蝌牵线。宝钗自然是更有识人之明,最先关照岫烟的就是她。
  这样一个女子,有远山闲云的优雅,原也是有本之出。她本是妙玉的学生,难怪有如此气韵。她的婚姻是最明晰的,不管薛家如何,必竟薛蝌还算是书中不多得的佳公子。宝玉赞叹他的气质才是宝钗的亲兄弟。
  所以她与宝琴,成了鲜明的对比。当年宝琴奢华,她寒素。日后宝琴于梅家的婚事不顺,而她却嫁的好夫婿。有时候命运真的难言!

  珍爱红楼—大观园的小姐们(七)

  李家姐妹的出场似乎是对李纨家族的一个补充,本来李纨原是大家族,可是书中对其娘家的描写极少,所以在浩大的投亲对伍中,也出现了一下,李家姐妹自然也是才貌双全的了,大观园的小姐个个都是神仙容貌。
  李纹李绮姐妹和母亲一起被贾母盛情留下住在了稻香村,随后也在诗社中惊鸿一现,诗词上自然也能与宝黛相随,也只是相随一下,大家闺秀的身份自然相宜了。她们的笔墨不多,多是应景而写。李府在京中应该是有房屋,所以她们并非一直住在大观园。
  她们的进京没有交待何事,邢家是投亲,宝琴是出阁,而李家母女全家进京,却未写原因,也许是因了李家事务,也许也与两姐妹的婚事相关。李纨虽然没了丈夫,可是嫁进贾府,必竟是进了大家族,这婚事还是算理想的。而今两姐妹至婚嫁年纪,李婶自然会想与李纨商议,而且贾家这样的人家所接触的层次必竟还是很高的。在贾府还是有机会与上层接触的。南安太妃在贾母寿宴上见众位姑娘的时候,贾府就命宝钗黛玉宝琴一同出场,这自然也是一种机会。
  当然也可能是一个李纨的伏笔。书中由凤姐点明过李纨是个有钱人,李纨这一年好几百两的银子的收入,而花费却是官中的。所以十多年下来,李纨的储蓄还是不错的。而且李纨其实是个非常精明的人,她深知在贾府这样的人家,什么也靠不住,只有靠自己和钱。为了儿子,她必须有钱。而后来贾府的形势大变,先是江南的甄家被抄,而此家与贾府往来关系极密切,还有东西藏在贾家。这事情连宁府的仆人都晓得,李纨更是明白。所以李纨肯定会事先作好防范,而能帮她的自然是娘家人了。李婶一家在贾府常进常出,替李纨转移一下资产还是容易的。如果能这样,将来贾府事败,李纨与兰儿自然不会被官府所押,二人无职,所以有可能放出后独立生活。靠了这些钱财,李纨和儿子的日子自然不会有麻烦了。
  所以李纹李绮的出场,便是为了李纨。

  珍爱红楼—大观园的小姐们(八)

  另一个想写的人物是香菱,她虽然没有大观园小姐的身份。可是其根基才貌行事举止皆不在那些小姐之下,连凤姐都说一般的主子不如她。
  说起来她也是书香门第出身,父母的掌上明珠,若非遇了变故,飘泊在红尘,其境遇每况愈下,她的人生自然也是宝黛般的优雅与恬然。
  她的第一劫是看花灯被仆人弄丢,这一去与家人再难相逢。再出场便与薛家相关,她本遇了冯公子,如果真的随了冯公子,也算是生命中的一个转折。只是偏杀出了个薛大公子,一场好梦易醒,冯公子被打死,她落进了薛家为仆。
  没有一字写她的心境,而她似乎也真的没了心境,所有往事都沉默,所有希望都寂寞,她接受了命运的一切安排。只是天份中的那份才情,总有悄然绽放的时刻。
  她有幸随宝钗进园,认黛玉为师学诗。那么多小姐偏选的是黛玉,也许在潜意识里,她最喜欢的人生还是黛玉那般的清华高贵。师从黛玉进入诗社,那样的人生才是她本该的人生,那一段时光才是她与家人离散后唯一的欢喜时光吧。那时的香菱才是英莲吧,她总有一刻寻得了自己。
  她离开大观园,便是梦醒的时候吧,只是人在其中不自知。金桂的进门,将她的命运逼进了死角,她的天真无心,让她在对方的算计下无处存身。
  前八十回将她的命运一波几折,最后的花谢花飞,却是满园的芙蓉神伤吧。
  
  审核编辑:落叶半床     推荐:落叶半床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珍爱红楼—大观园的丫环们

下一篇: 《 红楼那些事儿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落叶半床: 红楼让人爱不释手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它塑造了许多性格不一各有特色的女性角色。当然这些命运波折的小姐们,是百花园中不可忽视的。花开花落,花谢花飞。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 落叶半床

    正文中最好不要带与文章本身无关的内容,谢谢配合!

    2017-02-17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