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杂文随笔

珍爱红楼—大观园的丫环们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2-16   点击:


  珍爱红楼—大观园的丫环们(一)
  若说起大观园的丫环,自然要从怡红院提及。怡红院的主子是宝玉,是贾母最庞的孙子。所以连丫环也是出自贾母处。而且还放了两个,一个是贤出名的袭人,一个是美出名的晴雯,一贤一美,自然是完美。这也是贾母兼美的心态吧。而此二人一个是袭为钗副,一个是晴雯为黛影。袭人的个性有宝钗的一面,晴雯主要是美丽与天真与黛玉相仿。
  二人皆是外边进来的,在府中没有任何亲戚朋友与根基,一切只能靠自己。好在二人的起点高,是贾母的丫环。尤其是袭人,月例也比别的丫环高。
  袭人先来,而且做事谨慎细致,待人和气大方,所以很快占据了怡红院的第一丫环位置。晴雯虽然生的美,可是性格太过锋利,得罪的人自然多了。袭人长于人际关系,目标明确,就是作宝玉的姨娘,于是从王夫人处着手,夜谏王夫人,得到了王夫人的欣赏与肯定。此后身份改变,成了内定的姨娘,提前享受了姨娘的待遇。晴雯天真爽利,心里有什么嘴里是什么,自然投了宝玉的缘,撕扇一节是二人理解与欣赏,只是在旁人看起来,却是张扬与轻狂,自然不入那些婆子丫环的眼。
  袭人安排人给湘云送礼,却是打赏于前,自然得人缘。晴雯看不起坠儿行为,忙着撵出去,自然是得罪了人。平时里每有事非,袭人息事宁人,晴雯却是冲在前面忙着得罪人。晴雯与宝玉口角,袭人相劝,最后事情闹大,宝玉撵晴雯,还是袭人一跪,让大家下台。久而久之二人的人缘,差这极大。
  其实二人的身份都有成为姨娘的可能,但是袭人有危机感,所以一直低调行事,而且深知自己地位,所以才投靠王夫人,为自己寻找支持。而晴雯太自信太天真,本以为天长地久的事,却是被王夫人的清查给断送了。本来,她没有任何的违规行为,只是因为王善保家的告状在先,王夫人不喜欢她眉目如黛玉。这样的理由,对于她自然是委屈。可是她的身份,委屈了也就委屈了。
  袭人是留了下来,可是贾府的命运自然会影响她,所以二人最后都没能达成心愿。一个芙蓉花谢,一个桃花寂寞。总感觉袭人对于宝玉是有感情的,对贾府是有梦想的。在这一点上,她和晴雯各有各的无奈。丫环的无奈
  
  珍爱红楼—大观园的丫环们(二)
  如果说小红是玉格,那麝月该是金格了。
  如果说怡红院排四大丫环,前两位是袭人晴雯,那余下的二位应该是麝月和小红了。袭人为金晴雯为玉。金玉一直是对着写。麝月一直是袭人的心腹,宝玉说她公然又一个袭人,王夫人也认为麝月是袭人调教出来的,所以麝月为金,小红名红玉,是隐了玉字的红。
  小红虽然在怡红院里被受打压,但光华难掩,有其自身的光芒。小红出场文字不多,却是大手笔。与贾芸一见互生好感,手帕结盟,很有些敢想敢做的勇气与天真。这样的人物,在怡红院里却要让秋纹碧痕指挥着打压着,自然有些暗生心事。她与凤姐相遇,算是遇了伯乐。其爽利的言谈,明朗的举止,一下子得了凤姐的缘,马上调走。凤姐与小红,很有些缘份。
  麝月好在一个头脑清醒口齿敏捷,所以怡红院每遇风波,都是她来调停,以礼以规矩,把那些闹事的婆子们弹压一下。这时候便是她的好处了,袭人不会拌嘴,晴雯性子太急,都不是谈判讲规矩的料。而麝月宣之则来,来之则胜,胜之则退,其从容自然另有一段风度。难得的是居于丫环的高层,可是对丫环婆子们和容悦色,并不似晴雯一味发脾气,所以麝月的人缘要好于晴雯。
  小红和麝月在怡红院没有什么往来,小红去了凤姐处,麝月是怡红院留至最后的人,也许在凤姐和宝玉落难的时候,二人各有用处。又是另一段文字,可惜不得见。
  作者对让小红名中带玉,自然另有深意,而麝月如月的光芒,自然会在贾府落难后,给宝玉以支持和照顾。
  珍爱红楼---大观园的丫环(三)
  怡红院里有名有姓的丫环有十好几个,出场有故事的还有碧痕和秋纹,这二位一起责骂给宝玉倒了杯茶的小红,言语十分恶劣,那份气势,真让人叹息,原来奴才和奴才的差别如此之大。真是有脸的打压没脸的。
  秋纹是紧跟袭人的,所以能在清查中幸免,没有让王夫人给撵出去,在王夫人心中,袭人是放心的,那么跟袭人的丫环,自然也算是放心了。这算是秋纹站对了队伍,所以才得以保留在怡红院。作为二等的丫环,这样也算是一生存之法。毕竟她是没机会成为袭人晴雯那样的准姨娘候选人,那么能较长时间的保留自己的丫环身份,自然是所求了。
  碧痕的出场更多的是暗出,晴雯把黛玉拒之门外之先是因与碧痕拌嘴,从晴雯的个性来看,脾气大而且急,可是说话行事缺少逻辑性,自然不能服人,所以吵架常是先声夺人,可是不久就败下阵来,把自己气的半死。碧痕能与晴雯吵架,看来在丫环中的身份还不低,要是小丫环,自然只有挨骂的份了,自然不能争起来了。晴雯与宝玉吵架后,后来宝玉晚间回来,与晴雯闲谈,说要洗澡,晴雯打趣碧痕服侍宝玉的情景,可见此人与宝玉的关系不算远,当然没有袭人晴雯的身份了。
  碧痕后来的章节便少了,清查时,也没说是撵了还是留了下来,也许是年纪大了,放出去了。其实能放出去,不参加清查,不等到贾府没落,也是一种福气了。
  芳官与春燕,算是有点缘份,春燕的母亲是芳官的干妈。芳官受干妈的气,二人争吵曾引起怡红院高层的关注,因了宝玉的关系,芳官得到了公正的待遇。事后,宝玉曾托春燕照顾一下芳官,可知春燕的为人,不是其母亲那一类的,所以宝玉才会相托。芳官被王夫人所撵,春燕后来没了文字,贾府的春天过后,这只燕子不知飞向何处。
  珍爱红楼---大观园的丫环(四)
  怡红院的丫环故事多些,必竟宝玉的身份多些,光姨娘候选人的机会,就让诸多丫环另生心思。而别的小姐处情况就简单了,黛玉的大丫环是贾母派来的紫娟,这紫娟既是贾母的大丫环,就有可能与袭人一样,是每月拿一两银子的大丫环了。
  若说这些丫环没有奴性,当提紫娟。她出于贾母处,自然有了见多识广的底蕴,所以行事大方稳重。而且为人细致有耐心,正适合黛玉这样的主子。黛玉敏感多愁,和宝玉相处又爱使小性子,也唯有紫娟能从容应对,既让黛玉暖心,又让宝玉安心。
  紫娟更像是个知心姐姐,时常以开导劝解黛玉,黛玉体弱,自然又要费心料理黛玉的饮食,所以说这个小主子照顾起来真不是省事的活计。紫娟把黛玉当作了妹妹,所以才会忧心黛玉的未来,才会有慧紫娟情辞试忙玉,试出宝玉对黛玉的一片深情,是连一个走字也听不得的。
  看透了人情冷暖的紫娟,深知黛玉的幸福寄在贾母身上,没了贾母,黛玉只有凭人欺负的份。才与黛玉诉说心事,让黛玉早作主张早订大事,免得误了终身。紫娟对黛玉的知冷知热,忧心忧事,完全是一个亲人的态度。
  双玉不管将来结局如何,这份深情的付出中也有紫娟的一片真心。好比当年双玉争吵,最后袭人来劝,四人相对流泪,无限心事无限情怀,原在不言中。
  
  珍爱红楼---大观园的丫环(五)
  宝钗的丫环莺儿,自然也是不同的。
  薛家入住贾府,自然与薛姨妈和王夫人的关系有关,人家姐妹和睦,乐意住在一起彼此有个说心理话的人,愿意互相有个帮衬。但是这其间与宝玉也有关的,如果没有金玉之心,薛姨娘真的大可不必跑在贾府做客,客人和主人总是有区别的。
  莺儿的命运自然是与宝钗联系在一起了,宝玉都说将来宝姐姐出阁,必是要带了她去的。莺儿一家都在薛家,也就是说她家的命运是和薛家紧相连了。所以金玉之事,岂能没有莺儿的影子。所以探宝钗那一节,比通灵金莺微露意,这里就是莺儿说出了宝玉的玉上的字与宝姐姐的锁上字是一对。不离不弃,莫失莫忘,这一节自然是无限情意。
  如果说紫娟关心黛玉的命运,那么莺儿一样要关心宝钗的命运了。而且莺儿认了宝玉的小厮茗烟的娘作干娘,两家认了干亲,关系极是和睦。贾府那些人,莺儿的干娘偏是茗烟的母亲,不可谓太巧。
  莺儿的个性不似宝钗沉稳,和贾环玩能指责他赖自己的钱,在园里摘花,理直气壮说别人使不得,她使得,每个姑娘都有份例,独宝钗那一项一直免了。
  在宝玉眼中,她娇憨婉转语笑如痴,而且心灵手巧。三姑娘和宝玉都请她打络子。可知其手工极佳。
  金玉有缘,她自然是跟了过去,是如何的命运,却是不得知。
  
  
  审核编辑:罗军琳     推荐:罗军琳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珍爱红楼----本是桃花

下一篇: 《 大观园的小姐们

编者按:
散文编辑   罗军琳: 如此这般细缕分明说红楼,甚是清爽。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