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杂文随笔

如果蜗牛也有爱情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2-15   点击:


  如果蜗牛也有爱情
  世间万物皆有爱情,只是爱能不能相遇你的那颗星辰。
  原著中一切平铺直叙,实习生许栩和姚檬去警队报道,季白休假。许栩在四哥面前小露一手,说出了对方有个漂亮的堂姐和他与季队的关系。这就让四哥惊叹这个容貌还很稚气,却专业能力超强的小姑娘,绝对是个好苗子,在季队面前大赞。四哥是个厚道而善良的人。
  电视剧改编的很精彩,一上来就是季白去缅甸为朋友寻找父亲的遗物。在火车上一人战多人,在缅甸找回烟斗,镇定从容又心思敏捷。季队绝对是实力派呀。一下子抓人眼球。
  小说中加入了生活场景,许栩在公园跑步,遇见了刀片事件,而电视剧中单纯的对社会不满引发的刀片案,加入了豪门旧时恩怨,一下子情节复杂了。杨宇一出场就是满满的怨气和疯狂的报复,新仇旧恨令这昔年叶氏创始人之一的公子,成了一个疯狂的报复者。季队棋快一步,营救了叶家女婿。
  周播剧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吸引观众的视线,所以一亮相是放了三集。
  看小说的时候就感觉王子文很适合演许栩,王凯演季白出乎寻常的帅气。
  叶子成了季白的发小,和季白之间有着非同寻常的友情。这个失去了父亲而有了心魔的女孩子,是引发叶门大案的幕后推手。对亲情的渴望,对友情的珍重,让这个美丽娇弱的女孩子,身上有一种矛盾而复杂的情结。和季白在马场赛马,那是一个青春的亮丽的女孩子,面对堂姐叶俏时又转换成了另一个人。她也有着严重的双面人的感觉。
  叶子在季白面前,就是一个正常的女孩子,几分天真几分柔软,可是一出现在叶家人面前,就是一个全副武装的刺猬。不过叶子很美。
  
  
  如果蜗牛也有爱情---她的名字叫叶子
  十多年前,叶子失去了父亲,案件一直没有结论,这成了她心头的阴云,她直觉和叔父有关,没有证据,只有直觉。
  活在叶家,富贵不缺,只是缺少了爱,所幸她还有友情。
  一开端就是季白远赴缅甸为叶子寻找她父亲的遗物,这份情义,不是钱财,而是一种怜惜。
  阳光下马场里,叶子在马上的样子,明朗青春活泼,有着年轻人的朝气,像一朵盛放的玫瑰花。
  只是转过头来,提及往事,提及叶俏,眼中不散的忧伤与仇恨,让她的明亮打了折扣,这是一个心里有故事的人,当然她心里也住了一个魔鬼。一个会让叶家失色的魔鬼。
  接下来的案情,出场的是叶俏,一个庸俗刻薄的女人,和丈夫正闹分居,对于被绑架的丈夫,看的出爱有多深恨有多重。她口口声声任其生死,可是一低头,又是担忧与牵挂。
  许栩的推断是叶俏老公出轨叶子,是因为二女相见叶俏那淡漠讥讽的对白,你姐夫被绑架了你来干什么,还有二人一样的首饰。
  当然了对叶俏心有仇恨的叶子,自然不是来帮忙的,真的是来看热闹的。
  季白没有认可这一论断,他认为叶家堂姐妹自小就有矛盾,积怨已深。
  叶子像一个迷,随着迷雾散去,她的样子,会越来越清晰。
  
  天才也要照顾别人的感受
  天才通常是被人敬重的,但季白例外,他太知道自信是好的,但是一旦自恋,不顾忌别人的感受,是不适宜他这个团队,他要的是遵守规则和纪律,在这个团队里,时时都会遇上危险,所以规则有时候很重要。
  徐栩的优点他是知道的,可惜这种长于心理近于天才的优势,他并不看重,他更看重的是规则。所以一直想用体能这一点把徐栩赶出队伍。而一个细节让他看到了徐栩的另一面。
  徐栩好意点出队友姚蒙对季队的爱慕,准备了季队爱吃的食品,而姚蒙大大的尴尬,这让徐栩明白了人对感情的不同态度,所以马上承认了错误,她为自己的冒失而遗憾。这一点打动了季白,一个肯顾忌别人感受的人,还是让他能接受的人,他不接受自恋到自我的人。
  所以一件小事最能看出一个人的习惯和本质。
  《士兵突击》上袁朗欣赏双硕士吴哲,吴哲就有些天才的意味,有些高傲有些明智,但他能和许三多做朋友,从智商上吴和许完全不是一类人,但是吴哲能欣赏许三多的优点,这一点打动了袁朗。懂得欣赏别人,懂得尊重在意别人,就是一个可以成为队友的人。
  徐栩的心理分析,能看出别人看不到的心理隐秘,她直觉到了叶子,在张士庸绑架案中的作用。叶子给季白打电话告白,遗憾这一生不能回头,遗憾季白只把她当作妹妹。心魔已生的叶子,策划的对叶家复仇计划太深,已经不能回头。
  
  
  
  有些人天生是男神
  季白就是妥妥的男神,姚檬在学校的时候,就把他当成了偶像,也许就是这个原因,她愿意来这里,不是所有的人,都有机会和心目中的男神在一起共事的,不管结局如何,能走近你身边,就已经是幸福。
  而此时的许栩的情不自知,她只是一心想要留下来,过了体能这一课,但相对于季白的专业能力,她还是非常信服的,她还在推理阶段,季白已经成功的营救了人质,在行动力上季果然胜了一筹,所以虽然季一直对她的体能不满意,她还是愿意一拚,通过三个月的努力留下来。与季白这样的人共事,许栩还是非常愿意的。
  天才许栩因为天份,一直顺风顺水,遇上了季队,完全不介意她的天份,只是盯了她的弱点,一直打压,这是一种新鲜的挑战,你的优势对方不看重,你的弱势成了对方不喜的原因。
  而青梅竹马的叶子,因为父亲的死亡,对叶家心生仇恨,她唯一的选择就是用不正当的手段复仇。季白把她当作小妹妹关心照顾,而她希望的是爱人。如果季白爱她,也许爱情能化解她的怨恨,可惜,她与他终是无缘。
  在叶子心中,季白也是她的爱慕与牵挂,可惜她在自己选择的道路上不肯回头。只有以悲剧结束了。小说中叶子季白没有感情的牵连,电视剧里增加了人物的多面性,感情戏加码。
  人都有弱点,即使是一个拐卖妇女儿童的魔鬼,也因为对母亲的孝心,愿意说了真相。季白不是心理专家,可是一样成熟的运用心理学在审训中。
  
  有些结局早已经注定
  叶子在叶家长大,她一直认为父亲的死亡和叔父有关,这种没有证据的执著,只是凭着一种本能,一种认为叔父是父亲死亡后的既得利益者,如果父亲活着叶氏是她的。而没了父亲,她的股份在公司少的可怜。看了堂姐叶俏趾高气扬,想起父亲一生的辛劳,她的内心埋下了仇恨的种子。
  她采用的方法也极简单,联和叶家的女婿一起算计叶家,比如把她掌管的海外部弄成巨额亏损,当然其中一部分是把钱转了出去。叶家那位花心的女婿游走在叶家两个女人之间,自以为倜傥,其时不过是叶子复仇的工具,当然叶子也成了他敛财的工具。彼此利用,一个为了仇恨一个为了钱财。
  手段不算太高明,小姑娘的行为,很快被叶俏识破,那位自以为是的张士墉自以为是的送妻子和情人同样的礼物,女人直觉很准确,随着叶子带给叶家了巨额亏损,加上她和张士墉关系的败露,情仇家仇,混合在一起,她成了那个悲剧人物。
  叶俏一直的仇恨堂妹,这个美丽聪明的堂妹一直是她心头的刺。叶父对侄女表面上的疼爱不过是表面文章,表现一下接掌了兄长创业的收益。而叶俏还因此忌妒叶子,这也是个傻子。她母亲因为丈夫花心而自杀,她同样面对出轨堂妹的丈夫,内心的绝望可想而知。只是她身上的亲情还在。比如还是营救了被绑架的丈夫。比如杀了叶子的人本是叶家的长子。她看到了一切,愿意替兄长顶罪。在这个表面刻薄行事乖张的叶俏身上,其时还是有着至亲的亲情。
  叶家的人都少了亲情,叶子失了父亲,自然没了亲情,而叶俏兄妹面对父亲的花心母亲的自杀,对父亲半是畏惧半是仇恨吧。
  有些结局早已经注定,叶子不择手段走上复仇之路的时候,就已经把自己可能幸福的人生推上了不归路。
  朋友也不能改变的结局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观,这一点朋友也影响不了。
  比如叶子有季白这样的青梅竹马的朋友,他的阳光他的向上,丝毫也没有改变她复仇的脚步。
  每个人心底都有个故事,叶子的故事,就是陷在过往里,不肯抬头。如果她肯放下仇恨,开始新的生活,以她的才貌双全,完全可以有不同的人生。得到属于她的幸福。
  不管如何,她叔父还是抚养长大了,给了表面的疼爱,和完整的受教育的机会,也算是尽了心。
  有些事情,如果换一个角度,也许是另一个世界,可惜我们常常不肯,放自己一马。把自己逼得太紧,违背了自己的本质,只能是离自己太远。真实的叶子,就应该是一个阳光灿烂的女孩子。
  警队的两个新人,徐栩和姚檬都很尽职,一个半夜三更跑到案发下场,模拟当时的情况。一个突然醒来,想起叶俏那个链子,她们都发现了疑点,叶俏不是杀人凶手。她恨叶子是真,但并没有杀她。
  迷雾重重
  案情看似简单,实际错综复杂,叶子的死,自然让季白心痛,但职责所在,他必须放下情感,集中精力破案,这是职责,也是现在唯一能替朋友做的事。
  与叶子关系不好的叶俏主动承认自己是凶手,她有明确的杀人动机,丈夫出轨叶子,而且二人自小就有矛盾,表面上合情合理。然而在许徐栩在现场模拟之后,马上推翻了她的口供。现场有争斗痕迹,而叶俏却毫发无伤。她是为了自己的亲人在顶罪。
  接下来叶澜远出现在现场,替女儿叶俏分辩,接下来在警局叶梓强看见妹妹和父亲,情绪失控,当场暴怒,这是一个情绪极度不稳定的冲动型人物,他承认自己才是凶手,然后一番审问下来,却发现他不是,他只是在争吵中失手把叶子推下了楼,而那时,叶子没死。他也是懦弱的吧,当场惊魂不定,被父亲那为看似木头人的所谓忠心的经理给支走,那位才是真正的凶手。
  叶家被人算计多年,加之叶子因父亲死亡对叔父一家的仇恨演绎成了报复,先是张士墉与她一起合谋监守自盗,让叶家蒙受巨额损失,这时候叶澜远让步,愿意转让百分之十的股权给她,奈何叶子仍然不罢手,这才激怒叶梓强失手伤人,而又被总经理利用。那位总经理低调多年,早已经暗换了仓库管理人员,是为了自己走私方便。这时候叶澜远清醒过来,主动查库存,发现了重大的问题,于是报警。然而总经理已经逃走。
  叶家给人的感觉象是自己人不和,被外人利用,先是张士墉后是那个总经理,而叶子也因为复仇不成反被外人利用,让叶家一败涂地。那也是她父亲的心血呀。仇恨让她蒙了眼睛,她父亲的死亡应该是另有文章,与叔父其实无关。她凭的是直觉,并不是证据,什么时候,也要看证据呀。凭了直觉,把仇恨埋在心里多年。搭上了自己的幸福和一条命。
  叶子想把别人当作复仇的棋子,自己也成了别人的棋子。棋子的命运,总是最悲惨的,自己不能决定的命运。
  张士墉故意把叶子的住址提供给冲动暴怒的叶梓强,而总经理随后出现在现场,一切都是冲着叶子去的,叶子的合作伙伴是在过河拆桥,想要独吞那笔钱,借叶家的人对付叶子罢了。
  可惜叶子不能知道父亲死亡的真相了。
  
  审核编辑:罗军琳     推荐:罗军琳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麻雀的职场

下一篇: 《 西游记的那些感想

编者按:
散文编辑   罗军琳: 这是一部由小说改编的爱情与推理剧,片名颇有兴味,这蜗牛之慢竟然是用来欣赏对情感迟钝热慢的人呀。作者在驾驭剧评与讲述并行的能力上可以说有格局,更有细节。读来引人入胜!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